珍爱 第三部分 第八章 狠治无赖(4)

    金生水,我有些明白了,在你的叙述中,你提到了胡兵的胡作非为,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们,胡兵是个危险人物?郑局长兴致勃勃地问。

    我点了点头,说:局长,你猜得不错,胡兵确实是个危险人物。

    郑局长立即纠正道:金生水,我不是猜的,据我目前掌握的况,已经成为古城梦乐园宾馆老板的胡兵跟近年来的几起少女神秘失踪案有牵连,我们暂时没有惊动他,目的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我明白过来,心想,既然胡兵已经成了警方的监控对象,接下来的事就会好办多了。

    见郑局长和美女警官文静对我越来越充满信任,我继续说:那天,胡兵和陈冬冬握着菜刀在大街上转来转去,就是找不见孙二狗的影子。

    就在我猜测这两个王八羔子为什么要追砍孙二狗时,胡兵突然扭回头来,发现我手无寸铁,他顿时横下心来叫住陈冬冬,打算拿我当出气筒。

    胡兵一直记恨着那次我在学校门口英雄救美害得他被刘美玲扫耳光的事,他和和陈冬冬商量了一下,然后挥舞着菜刀直朝我冲来。

    我发觉况不妙,等到冲在前面的陈冬冬近我时,我本能地往侧面闪开,侧用肩膀使劲往陈冬冬上一撞,趁着陈冬冬摇晃的大好时机,我急忙伸出手去紧紧抓住陈冬冬的手关节,使劲一扭,陈冬冬的菜刀掉在了地上。

    瘦瘦高高的胡兵见了,急忙冲过来,手中的菜刀舞出了大圈小圈。我迅速将陈冬冬掉在地上的那把菜刀捡到手上,摆出一副与胡兵拼命的架势。

    胡兵大吃一惊,急忙倒退回去,吓得人们纷纷避让。

    就在我与胡兵剑拔弩张时,陈冬冬从腰间抽出另一把菜刀,往我上砍来。

    我往旁边躲闪,站稳脚跟后,立即将手中的菜刀朝陈冬冬上砍去。

    结果是,陈冬冬没有砍中我,我却准确无误地砍中了陈冬冬的胳膊,虽然菜刀只是在陈冬冬的胳膊上迅速划了一下,但陈冬冬的胳膊也裂开了一道口子,一股鲜血从口子处流了出来。

    正好这时,刚调到潜龙镇派出所当所长的肖智经过这儿,他见了胡兵和陈冬冬,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

    金生水,我打断一下,你提到的肖智就是我们公安局的肖副局长?郑局长严肃认真地问。

    我点了点头,也严肃地说:局长,在我还没有彻底让你相信我是警方的生死卧底之前,我们的谈话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半句,尤其是你说的肖副局长,更不能让他知道我对你说的只言半语。

    郑局长严肃中不无惊讶地审视着我,半晌说道: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说我们公安局内部有问题,难道指的就是肖副局长?金生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除非你证据确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局长,只要你有耐心,我会很快让你相信他就是古城黑帮潜伏在古城公安局里的那个败类。为了证明我是警方的生死卧底,证明林芳是刘敬宗副局长安排在古城黑帮边的线人,我有必要从头到尾说起。我说到哪儿了?

    文静提醒道:你说到自己用菜刀砍伤陈冬冬后,肖智刚好经过那地方。

    我充满感激地对文静点了点头,说:当时,肖智对陈冬冬连吓带吼,他说陈冬冬整天打打杀杀的扰乱潜龙镇治安,他要把陈冬冬抓起来。

    陈冬冬吓了一跳,急忙用求救的目光看着胡兵。

    胡兵立即过去将陈冬冬那只被我砍伤的胳膊抬得高高的说:肖所长,我们没有打打杀杀的,是金一鸣的儿子金生水砍伤了冬冬。瞧,冬冬的胳膊流血了,你可得主持公道,将金生水抓去闭室里养蚊子。

    肖智将目光转移到我上,见我手中还握着菜刀,就问:你就是江南剑客金一鸣的儿子?为什么要用菜刀砍人?

    我流着委屈的泪水说:这菜刀是陈冬冬的,我也觉得奇怪,怎么陈冬冬一见到我就挥舞着菜刀冲向我了,要不是我夺下他手里的菜刀进行正当防卫,我早就被他砍没了。肖所长,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我并没有犯法。

    肖智相信我说的是真话,可我丝毫无损,与胡兵一丘之貉的陈冬冬却挂了彩,这事如果处理不好,肖智在何欢面前不好交待。

    肖智与何欢都是古城人,肖智调来潜龙镇派出所当所长没几天,就听说了何欢他姐姐的宝贝儿子胡兵在潜龙镇胡作非为的事,只是肖智与何欢很要好,他对胡兵的可耻行为睁一眼闭一眼。

    肖智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含沙影地说:潜龙镇是个文明古镇,岂能让你们这些花花公子如此胡闹?你,你,你,你们三个都给我到派出所去讲清楚!

    肖智将我和陈冬冬、胡兵带到派出所后,把我们交给了甲乙丙丁几个手下,简单交待几句就走了。

    甲乙丙丁都认识胡兵和陈冬冬,也知道他们是流氓无赖,只是他们想到胡兵他舅舅何欢是潜龙镇镇长,加上我已经砍伤了陈冬冬,他们简单了解况后,就将胡兵和陈冬冬放了。

    我没有这么走运,甲乙丙丁要完我的口供笔录,马上把我铐了起来。

    就在甲乙丙丁准备把我押去关起来时,肖智带着潜龙镇顺祥批发店老板宋德文走进了审讯室。

    后来我才得知,这天宋德文正好来派出所找肖智,他和肖智是大学同学。两人闲聊中,肖智把我用菜刀砍伤陈冬冬的事说了。宋德文暗中兴奋,觉得我为他出了一口气。

    原来,陈冬冬曾经冒充他父亲陈大江在宋德文的顺祥批发店进了一批折合八千元人民币的货物,当时陈冬冬说钱周转不过来,能不能先写借据。宋德文想到陈大江是老主顾,就让陈冬冬写了一张借据。

    令宋德文想不到的是,早有预谋的陈冬冬用来写借据的那支笔,里面的墨水是一种特殊药水,陈冬冬写的那张借据不到半天就变成了一张白纸,批发单上的名字也没有了。

    宋德文很愤怒,以为这事与陈大江有关,就去找陈大江理论。谁知陈大江一口否认,说他根本没有叫陈冬冬去顺祥批发店要过货。

    宋德文又找到陈冬冬,陈冬冬也否认自己去顺祥批发店进过那批货。幸好宋德文多了个心眼,用另一张批发单模仿陈冬冬的笔迹,写上了陈冬冬的名字。

    涉世未深的陈冬冬记不准当时在批发单上是不是用他带去的那支笔签字的,只好承认了那批货是他冒充陈大江去顺祥批发店要的,但他并没有将那批货带回家里,而是低价卖给了别人。

    宋德文陈冬冬赶紧还给他八千块钱的货款,陈冬冬索耍起了无赖,说他已经把卖得的钱拿去赌输给别人了,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

    宋德文采用了好多种方法,终于着陈冬冬重新写了一张借据,然后拿着借据去找陈大江要钱,谁知陈大江却说这事与他无关。

    宋德文气得半死,天天去催陈冬冬要这笔钱,可陈冬冬以种种理由为借口,一拖再拖,赖着不还宋德文这笔钱。

    宋德文自认倒霉,只好死捏着陈冬冬另外写的借据,希望陈冬冬能够把那八千块钱的货款还给他。然而,陈冬冬一拖再拖,每次宋德文派人去催要,陈冬冬都说手头紧,再缓一缓。

    这天宋德文来派出所找肖智,从肖智嘴里得知陈冬冬被我砍伤后,非常解恨,他早已听说了我那些打抱不平的事,对我很感兴趣,就多了一个想法对肖智说:老同学,陈冬冬的行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倒是觉得金生水充满正义。算了,你抬抬手把他放了。

    肖智显得很为难地说:老同学,我一直对生前的金一鸣充满敬佩,可金生水毕竟用菜刀砍伤了陈冬冬,加上这件事牵连到何镇长他姐姐的儿子胡兵,如果我放了金生水,恐怕会引起何镇长的愤怒。

    宋德文说:老同学,我听说何镇长即将调回古城市人民政府了,你不必担心。再说了,金生水砍伤的又不是胡兵,而是陈大江他儿子陈冬冬,你就给个面子吧。

    肖智想了一下,说:面子我当然给你了,可你得让我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宋德文点了点头:也是啊,用什么样的理由才说得过去呢?

    肖智说:这样吧,老同学,幸好金生水只有十五岁,犯的事儿又不是很大,如果你愿意救金生水,只能帮他交点罚金,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宋德文两眼一亮,急忙问:老同学,多少罚金,你爽快说一句。

    肖智说:看在咱俩是老同学的关系上,我给你开个后门,你有所表示就可以了。

    宋德文说:有所表示也得有个数呀,老同学,你说吧,多少罚金。

    肖智说:五百块,你认为怎样?

    宋德文笑了。他说:老同学,感谢感谢!虽然我平时只是批发些零零碎碎的货物,赚到的钱只能勉强养家糊口,但五百块罚金并不多,我还拿得出来。说罢,他从上掏出钱来递给肖智。

    肖智边写罚单边说:老同学,你真是雷厉风行!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救金生水?

    宋德文说:因为我和你一样,很敬佩江南剑客金一鸣生前的见义勇为,同时也很敬佩金生水的惊人之举。老同学,你说我应不应该救金生水。

    肖智说:应该!老同学,走吧,我带你去领人。

    肖智说完,将宋德文带到审讯室,对甲乙丙丁吩咐了几句。甲乙丙丁不敢得罪这位新任上司,立即把我放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