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狠治无赖(2)

    金生水,你在叙述里一直提到李艳,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们,这个李艳也是个关键人物?郑局长冷不丁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局长,她确实是个关键人物。只要你听了我们后来的故事,你就会明白,有些事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郑局长也点了点头,微笑中不无严肃地说:既然如此,你继续吧。

    我望了文静一眼,这位漂亮的警花很称职,一直在认真笔录。

    我说:刘美玲即将跟随他父亲刘敬宗回古城那天晌午,当我明白刘美玲和李艳都对我有着深深恋后,我在激动中很想找个人说话,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莲花寺的悟能大师。

    为此,我来到渡口码头,沿着青石铺成的阶梯上到了半山腰处的莲花寺,几个跳跃冲进主。发现慈眉善目的悟能大师正在念经,我静静的站在一旁,等悟能大师停止念经后才说:大师,我有事请教你。

    悟能大师说:生水,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说:大师,有两个女孩子上我了,她们都是我的同学,你认识的,一个是刘美玲,一个是李艳。老实说,我也发觉自己很喜欢她们的,感觉像是,又不十分像是。大师,你说我怎么办。

    悟能大师睁大眼睛问:生水,你们都是未成年人,就懂得你我我你了?

    我红着脸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早熟嘛。

    见悟能大师沉默不语,我擦了一把眼泪,又说:大师,我爸生前说你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境界,可以预见过去现在未来,是不是真的。

    悟能大师惊讶地看着我,正想说点什么,这时林芳找到莲花寺来了。

    林芳走进主,和悟能大师打过招呼后,对我说:水水,干吗不回家吃饭?害得芳姐几乎找遍了镇上所有的大街小巷,要不是有人说你跑来莲花寺了,芳姐还以为你穿越到哪个朝代去了。

    我说:芳姐,我也想呀,大师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境界,可以预见过去现在未来,我特意来请大师帮我穿越到古代去当英雄呢。

    林芳气得伸出手来揪住我的耳朵说:你这小祖宗,做错事了不知悔改,竟敢嬉皮笑脸的顶撞芳姐,是不是找打呀你!

    我争辩:芳姐,我没有做错事,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你要我怎么悔改。

    林芳见我得理不饶人,气得顾不上悟能大师有何感想,顿时将我拉出莲花寺主,扬起手来。巴掌即将落在我上时,我拼命挣脱,像龙卷风一样呼啸着冲下山来,又卷起一路灰尘,转眼之间掠过渡口码头。

    为了躲避林芳的追打,我不停地奔跑,奔跑。左弯右拐的回到老街后,我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刘美玲家门外。发现刘敬宗从屋里出来,将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放到车上,我的心突然间变得复杂起来。

    我巴不得刘敬宗赶紧离开潜龙镇,同时又舍不得刘美玲离开,毕竟我喜欢刘美玲的原因不仅仅是喜欢,而且是想用她来报复刘敬宗。刘美玲若是离开潜龙镇回古城了,我会很不舒服,很不痛快,甚至会浑有如蚁爬一样难受。

    没有看见刘美玲,我忍不住问刘敬宗:你女儿呢?

    官升一级的刘敬宗心舒畅,这次没有为难我,就说:美玲在她房间里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走了。生水,既然你喜欢我家美玲,你去向她道个别吧。

    我走进刘美玲的房间,发现刘美玲穿着白衬衣蓝裙子,蹲在地上翘起好看的股寻找什么玩艺儿,我喊了一声:美玲!

    刘美玲吓了一跳,转一瞧,惊喜中站起来,不自地扑进我怀里,鼻子碰着鼻子。

    我的眼泪叭哒叭哒地掉落在刘美玲丰满的脯上,弄得她香气喘喘,眼圈红得像熟透了的小樱桃。

    刘美玲正想开口对我说什么,这时刘敬宗在我们后炸雷似的吼了一声,吓得我和刘美玲迅速分开。

    刘敬宗过来将我拉出门外,气愤地说:金生水,我只是让你和美玲道个别,你小王八蛋干吗将她搂抱在怀里了。

    话音刚落,林芳追赶我已经追赶到刘敬宗家门前来了。刘敬宗急忙松开抓住我的手,用惊喜的目光盯着耐人寻味的林芳。

    我见刘敬宗看着林芳的目光怪怪的,不住气道:刘所长,你还担心我会对美玲图谋不轨咧,瞧你这副德,竟敢在光天化之下用色迷迷的目光扫描芳姐,你简直太放肆了。

    水水!有你这样对刘所长说话的?你这小祖宗,不回家去,跑来这儿干吗?今天看芳姐怎么收拾你!林芳大声说着,跑过来想要揪住我的耳朵。

    我闪避开,撒开丫子就跑……

    重新来到潜龙镇渡口码头,我越想越不对劲儿,总觉得刘美玲离开潜龙镇回古城后,我报复刘敬宗的机会就没有了。我气得像醉虾一样蹦蹦跳跳的在码头上骂刘敬宗,正好被潜龙镇有名的包打听孙二狗看见了。

    孙二狗从古城回来,刚通过停泊在潜龙镇渡口那艘铁壳渡轮渡过来,正准备去杨俊家向杨俊他母亲卖嘴皮子,混一顿好酒好菜填鼓肚皮。

    孙二狗见我一边流泪一边骂人,忍不住问:生水,你又哭又骂的,谁得罪你了?

    我边流泪边说:我哭就哭,骂就骂,你管得着吗。

    孙二狗愣了愣说:瞧你弱不风的一毛头小子,竟敢这般回答你大爷?

    我擦了把眼泪,盯着孙二狗说:我敢在雅秀饭馆用斧子砍人,还有什么我不敢的。

    孙二狗听了,顿时连骨头都软下来了。也许他听说了我在雅秀饭馆用斧头砍伤那个黑脸壮汉的事了,突然改变口气说:你小子有金大侠的刚,我服你了。说完,他颠的走了。

    我死死盯住渡口的那艘铁壳渡轮想了半天,想来想去,想到了刘敬宗离开潜龙镇后,林芳会不会另找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来做靠山,继续做那种男女偷欢之事?

    想到这儿,我心里特别难受,急忙离开渡口码头,一整天都奔走在大街小巷,希望能够找到一份事做。

    可是,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新月异的潜龙镇逐年增加好多外来人口,使得在潜龙镇找事做的人多如牛毛,而且个个强力壮,谁会要我这样瘦瘦削削的少年呢?

    找不到活儿,我心里有种空的感觉。

    晚上回到家里,我勉强吃了几口饭菜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壁沉思,谁都不想见。

    当晚,林芳在隔壁房间一边叹气,一边将那张龙凤弄出“吱呀吱呀”的怪叫声。

    我听着不好受,泪水夺眶而出,暗恨自己没有本事,让林芳为我默默地承受着这么大的委屈。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