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问题少年(7)

    金生水,如果你说的都是实话,说明你当年有趣的。文静停止笔录,抬起头来望着我微笑道。

    我说:文警官,谢谢你的夸奖!等我把当年发生的事都说出来后,也许你不再认为我当年有趣,而会认为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了。

    郑局长接着说:金生水,时间紧迫,你继续吧。

    我点了点头,说:自从我用斧头砍伤在雅秀饭馆闹事的黑脸壮汉后,我已经蜕变得宁死不屈,尤其是秋季开学以后,同学们谁敢鄙视我,我就把那个同学往死里打,直到对方向我求饶,我才停下手来,激动得泪流满面。

    为此,同学中除了李艳,其他人都认为我疯了。

    这年秋季,李艳出落得亭亭玉立,要脸蛋有脸蛋,要脯有脯,要腰有腰,要股有股,一下子升级成了校花,跟另一朵校花刘美玲互相争艳。

    李艳变成美人胚子后,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都有好多花花公子围着她转,吓得她天天与我寸步不离,请求我的保护。

    想到李艳给了我五百块钱,却不要我偿还,我常常感动得泪如雨下。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李艳受到别人的欺负,只要有人胆敢欺负李艳,我就跟那人拼命。

    我的行为被学校知道后,校长单独找我做思想工作,也许是校长见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榜首,对我还抱有极大的希望。可我和我父亲一样见义勇为,我对校长说:我没有错,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校长心知肚明,知道我喜欢打抱不平,劝说我几句后,挥挥手让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这天放学后,陈大江的儿子陈冬冬伙同何欢他姐姐的儿子胡兵来到学校门口,见李艳和刘美玲走出校园,这两个王八羔子色胆包天,不约而同地围过去拦住他们。

    由于陈大江常常花钱巴结镇长何欢,使得他儿子陈冬冬与何欢他姐姐的儿子胡兵在潜龙镇目无法纪,成了两个无事生非的流氓无赖。这两个王八羔子虽然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却臭味相投。

    只见瘦瘦高高的胡兵将前路堵住,矮矮胖胖的陈冬冬将后路堵住,李艳和刘美玲往左边走,他们就往左边拦,李艳和刘美玲往右边走,他们就往右边拦,嬉皮笑脸的缠着李艳和刘美玲不放。

    李艳十分害怕,希望我尽快从校园里出来。

    刘美玲却一脸怒气,对陈冬冬和胡兵的可耻行为厉声谴责,口口声声说要将此事讲给她父亲刘敬宗,让刘敬宗抓这两个混蛋去派出所关闭。

    刘美玲以为把刘敬宗搬出来,陈冬冬和胡兵会知难而退。谁知胡兵说:刘美玲,你吓唬谁呀,你爸不就是个派出所所长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舅舅还是你们潜龙镇的一镇之长呢,相比之下,你爸什么狗都不是。

    刘美玲听了,顿时紧张起来,显得比李艳更害怕。

    关键时刻,我从校园里出来,发现陈冬冬和胡兵正用下流语言来羞辱李艳和刘美玲,我不知哪来的力气,几步跳跃过去将陈冬冬一推,陈冬冬顿时被我推得往侧面紧走几步,险些跌倒。

    陈冬冬站稳脚跟,转回来,见我细皮嫩,还瘦瘦削削的,竟敢英雄救美,顿时火冒三丈地挨近我,冷不丁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雪亮的菜刀,将刀口按在我的脖颈上。

    李艳吓得一声尖叫:水水,快往后退!

    我没有往后退,还对陈冬冬说:有种你就加把劲。你不敢就是孬种!

    陈冬冬愣住了,他从未见过有这么不怕死的。

    这时胡兵对陈冬冬说:冬冬,这小子是个傻瓜,傻瓜尽说傻话!

    我心里没谱地说:傻瓜也会做傻事的。

    陈冬冬睁大眼睛想了想,将按在我脖颈上的菜刀稍微用了点力。

    我心里很慌,担心陈冬冬会“咔喳”一下割破我的喉咙,可我表面尽量装得很平静。

    陈冬冬有些发愣,就问:你小子真的不怕死?

    我说:你看我像怕死的人吗?

    见陈冬冬犹豫不决,我顿时猜出他只是个流氓无赖,根本不敢要我的命,就说:有种你就把我开了,否则我会做傻事的。

    陈冬冬见我“临危不惧”,反而担心我会要他的命了。

    他试探道:你想要做什么傻事?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傻事,就说:我做的傻事就是不做傻事。

    陈冬冬暗中舒了口气,和胡兵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陈冬冬趁机找了个台阶下:原来你小子真是个傻瓜!如果你是聪明人,今天老子就会把你的喉咙管割断,让你永远哑掉。

    胡兵却说:冬冬,这个傻瓜竟敢多管闲事,你给我把他废了。

    你们敢!知道我是谁吗?我说,眼眶里溢满了泪水,即将夺眶而出。

    胡兵一边捧腹大笑一边说:你不就是个傻瓜吗?

    我愤怒地说:你们真以为我是傻瓜?错了!我是金生水,是江南剑客金一鸣的儿子金生水!

    胡兵不屑地说:江南剑客?哈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江南剑客?你小子吓唬谁呀!

    我说:我没有吓唬你,我确实是江南剑客金一鸣的儿子金生水!你不相信,可以去打听,究竟是谁在雅秀饭馆用斧头将一个大老爷们儿砍得落荒而逃。

    陈冬冬吃惊地问:在雅秀饭馆用斧头将那个黑脸老爷们儿砍得狼狈而逃的人是你金生水?你有这个胆量?

    李艳在一旁快言快语地说:当然是水水了,难不成是你陈冬冬!

    听了这话,陈冬冬和胡兵面面相觑,此时胡兵已经笑不出来了。

    刘美玲趁机说:你们知道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金生水了,还不赶紧滚蛋?再不滚蛋,小命就没有了。

    胡兵见刘美玲多嘴,顿时气得牙痒痒的说:刘美玲,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搞到手的。

    刘美玲火冒三丈,她见我已将眼前这两个流氓的嚣张气焰*下来了,忍不住冲上去噼噼啪啪的给了胡兵几个响亮的巴掌。

    胡兵正想还手,我迅速夺下陈冬冬手中的菜刀,朝着胡兵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胡兵见事不妙,急忙把手一挥,和陈冬冬撒开丫子就跑……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