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问题少年(6)

    金生水,继续往下说呀,你和李艳去到她父母的雅秀饭馆后,你做出了什么令人们刮目相看的事?郑局长说,然后抬腕看了一眼手表。

    我说:局长,当时我和李艳走进雅秀饭馆的一楼公用餐厅,我们正好赶上一个从古城去到潜龙镇游玩的黑脸壮汉在大声吵闹。

    这个黑脸壮汉走进雅秀饭馆后,点了满满的一桌酒菜,大吃大喝,直到肚皮撑得溜圆溜圆,才偷偷将他事先准备好的一只死苍蝇丢进菜汤里,大声嚷嚷,说菜汤里有一只绿色苍蝇,这餐饭他不但不结账,还要李艳她父母赔他一百块钱去医院洗胃。

    李艳她母亲闻声而至,站在黑脸壮汉边耐心解释。不起作用,李艳她父亲从厨房里跑出来,对黑脸壮汉说:老板,你也看见了,我们餐厅干净整洁,厨房也干净整洁,不信你可以去厨房看一看,如果发现有一只苍蝇,别说一百块钱,就是一千块我们也愿意给你。

    黑脸壮汉不愿去厨房,还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小雪亮的厉斧,“咣当”拍在餐桌上,问李艳她父母是否愿意和平解决。李艳她母亲赵雅秀吓得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

    见状,杨俊正想过去劝那黑脸壮汉,这时我想到李艳把她多年来积攒的五百块钱借给了我,急忙抢在杨俊前面,快步走到黑脸壮汉面前鼓起勇气说:你是故意来这儿闹事的,刚才你将一只死苍蝇放进菜汤里,被我看见了。

    餐厅里静得出奇,那些用餐的客人听了我的话,尽管对黑脸壮汉心怀怨恨,也因为他的凶神恶煞和他拍在餐桌上的那把厉斧吓得不敢吭声。

    黑脸壮汉见我瘦瘦削削的一个少年,也敢多管闲事,就凶巴巴的瞪眼怒吼:你哪来的小杂种,多嘴多舌的,不怕老子用斧头开了你的脑袋瓜子?

    我气愤地说:我不是小杂种,我是金生水,是江南剑客金一鸣的儿子金生水!

    你是金生水?嘿嘿,老子还是木生火哩!黑脸壮汉哈哈大笑。笑罢,又凶神恶煞地对我说:金一鸣我是认得的,瞧你这小样,竟敢冒充江南剑客金一鸣的儿子,看今天老子怎么把你的脑袋瓜子给开了。

    说完,黑脸壮汉伸手去抓他拍在餐桌上那把厉斧。谁知我的速度更快,抢在他前面抓起那把厉斧,快速向他砍去。只见一条白光从半空中划过,他脸上立即裂开了一道白白的大口子,转眼之间,口子里才汩汩地冒出一条红来。

    黑脸壮汉吓出一冷汗,呆呆地盯着我,想不到我这么瘦削,却有如此惊人之举。

    他终于战战兢兢的问:你是金一鸣的儿子?

    我说:我是金一鸣的儿子金生水!

    黑脸壮汉这回相信了,虽然我父亲已经去天国了,但黑脸壮汉还是很害怕的。他回过神来,“哎呀”一声,急忙用手捂住喷出血来的脸,站起往门外跑。

    大厅里用餐的客人都惊得目瞪口呆,都想不到我这么个瘦削少年,会有如此惊人的本领,致使一个满脸横的黑脸壮汉为我狼狈而逃。

    我砍伤黑脸壮汉后,也吓了一跳。我想不通自己哪来的力气,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黑脸壮汉制服了。我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发现有个客人将手上的半截香烟丢在脚边,我索扔掉厉斧,像兔子一样灵活地跳跃过去,快速抓起那截烟头,蹲在地上吸了一大口,接着呛得一阵咳嗽。

    丢掉烟头的客人以为我神经不正常,急忙起坐到另一张板凳上,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扔掉烟头,泪眼汪汪地对他说:的,我又不会砍你,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吓成这样,没一点骨气!

    我站起来,发现餐厅里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就连借钱给我的李艳也睁大眼睛不解地瞅着我。我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索放声大哭。

    杨俊和宋德文走到我边,问我为什么哭。

    我边哭边说:我不哭才怪,以前都是那些坏蛋王八蛋欺负我和芳姐,今天我总算给刚才那个坏蛋一次深刻的教训了。

    杨俊和宋德文面面相觑,接着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离开雅秀饭馆时,我擦干眼泪对众人说:你们记好了,我是金生水……

    我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发现林芳很着急,餐桌上的饭菜没有动过一筷,就问:芳姐,你干吗不吃饭,刘敬宗呢?

    林芳说:水水,刘敬宗不是叫你去冉老六的商铺买酒吗,你死跑哪儿去了,等你半天都等不回来,刘敬宗能不走嘛。

    林芳想到我没有把酒买回来,刘敬宗趁机要了她,她又生气地说:你这小祖宗,越来越不听芳姐的话了,真把芳姐气得!

    我说:芳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刘敬宗喜欢的不是你炒的菜,而是你的子,他狗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芳火冒三丈地说: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赶紧回来。叹了口气,又说:刘敬宗是派出所所长,咱俩还需要他的保护呢,算了,不说他了。水水,知道今天是什么子吗。

    芳姐,今天是什么子?

    是你十五岁生!你瞧,芳姐给你做了满满的一桌菜。唉,都是刘敬宗搅和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你生这天来,现在菜都凉了。

    芳姐,你辛苦了。我说着,有泪在眼眶里转。

    我从上掏出刘敬宗给的那一百元和李艳借给我的五百元钱,递给林芳:芳姐,这些钱里面,除了那一百是刘敬宗叫我买酒的,其余的是我争取来的,你先拿着贴补家用。芳姐,以后你不用讨好刘敬宗了,也不用去菜市场卖豆腐了,免得被人说三道四。以后我来养活你。

    林芳睁大眼睛问:水水,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我说:芳姐,你放心,反正不是偷的抢的,你尽管用。

    尽管用?水水,你不说清楚,芳姐敢用吗。说,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芳姐,你放心,反正不是偷的抢的,你尽管用。

    林芳火了,走过来伸手想揪住我的耳朵,打算用武力来我说出钱的来历。

    我迅速闪开,流着泪说:芳姐,我已经十五岁了,你别动不动就打我。

    水水,你不说清楚,今天芳姐非打死你不可!林芳说着,转去找扫帚。

    见状,我急中生智地说:芳姐,这些钱是我在大街上捡到的。

    捡到的?林芳抓起扫帚的手松开了。迅速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对劲,重新抓起扫帚盯着我说:世上哪有这种好事,让你平白无故捡到这么多钱。

    我说:芳姐,难道你连我也信不过吗?说完,我又为自己的撒谎感到难过,顿时伤心伤肺的哭起来。

    这么一哭,林芳以为自己冤枉人了,终于相信了我善意的谎言……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