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问题少年(2)

    这天傍晚,李艳见我心有所好转,缠着我和她一起去她父母开的雅秀饭馆吃饭。

    路上,我们碰见了林芳,发现她一超脱的打扮,点蜂唇,画蛾眉,仿佛贵家少妇的时俗穿戴,显得丰容艳丽,明眸皓齿。她每到一处,总是引来镇上那些想亲近她又不敢亲近她的大老爷们儿饿狼样的目光。

    有一只流浪狗在大街上寻找骨头露过林芳旁时,林芳迅速抬起一只脚猛揣在那只流浪狗上。那只流浪狗咧着大嘴“嗯、嗯?”两声,见林芳毫无?惧,它只好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见状,我忍不住问林芳,我说:芳姐,那狗又没惹你,你干吗要生它的气?

    谁说它没惹我?在这镇上,惹我生气的狗多着呢!林芳边说边打量着我,也许是她见我已经变得瘦瘦削削的,就问:你谁呀,我总感觉很面熟的。

    我睁大眼睛瞅着林芳,想了想,涨红着脸说:芳姐,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金生水。

    林芳这才“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水水呀!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也难怪,没爸没妈的孩子就是可怜啊。

    林芳回到她以前的样子,目光里露出无限的同和关。分手时,她问我:水水,人人都说我是害人精,你怕不怕我?

    我摇了摇头。

    林芳对我很感激的样子,忽闪忽闪着长长的眼睫毛说:水水,你不怕我就好,过两天就开学了,我帮你,你继续去学校上课吧。说完,林芳扭着好看的部走了。

    第二天,林芳突然来到我家,劝我去跟她一起同吃同住。

    林芳说:水水,只要你不怕我,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亲姐姐了。我知道你很想念书,从今往后,我负责管你的生活,负责送你上学念书,直到你读完大学找到了工作。

    我很不理解,就问:芳姐,你为什么要管我生活,为什么要负责送我上学念书?

    林芳说:你爸你妈死于非命,都是我男朋友周安不小心造成的,我理应替周安承担起将你养大成人的责任,否则我这辈子都会不安心的。

    林芳边说边用手抚摸着我瘦削的脸庞,叹了口气,又说:水水,对不起,这段时间我也很痛苦,把你给忽略了。

    我有些犯傻,想了一下说:芳姐,我有自己的家,我会照顾好自己。

    林芳对我充满怜地说:水水,你还小呢,怎么照顾得了自己?听话,明天就搬过去跟芳姐一起吃住吧。

    那时我还小,不是十分懂事,想到镇上的大人们说林芳会害人,多少有些顾虑。

    我摇了摇头,说:芳姐,我不会搬去和你住的。

    说完,我转走进卧室,“嘭”的把门关死。

    林芳说不动我,就去莲花寺请来了悟能大师。

    由于我父亲生前常常带我去莲花寺看他和悟能大师切磋武艺,我对悟能大师一直很敬重。

    通过悟能大师的一番劝导,已经感到孤独无助的我最终还是动摇了。

    结果,我在镇上母亲辈的纷纷议论中搬到了林芳家。

    开学时,林芳亲自送我去学校办完入学手术,然后对我说:水水,好好念书,将来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我无言。在同学们投过来异样的目光中,李艳迅速把我拉离了林芳的视线。

    后来在学校里,除了李艳,同学们都用一种怪怪的目光来审视我,都说我小小年纪就被狐狸精迷住了,将来肯定是个短命鬼。

    为此,初一的两个学期,我都在眼泪中艰难地渡过。

    进入1992年后,我实在害怕同学们的冷落,就赖在家里。

    林芳劝了我好几天,我一直用无声的泪水来抗拒她,死活不愿去学校上课。

    有一次,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林芳好言好语的劝我吃饭,我不搭理,终于把她惹毛了,突然变得凶巴巴的对我说:水水,芳姐不心狠,你就认为芳姐管不了你了是不。从今天起,芳姐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林芳了。你赶紧去学校上课,要不芳姐就去把悟能大师请来,让他给你上政治课。

    我固执地说:芳姐,就算你把悟能大师请来,我也不去学校上课。

    林芳气得浑颤抖,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在客厅里转了几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索过来揪住我的耳朵说:你这小祖宗,想要气死芳姐呀!你不就是害怕同学们说你跟一个狐狸精在一起嘛,实话告诉你,有人一直缠着芳姐呢,既然你害怕,芳姐就给你找个保护伞……

    局长,说来不怕你见笑,这是林芳第一次揪我耳朵,第一次骂我是小祖宗,第一次说话显得很有威严。

    当时我不知道林芳究竟要给我找个什么样的人充当保护伞,直到接下来的第六天,我发现林芳和找上门来的刘敬宗在上行云行雨后,我才明白,林芳因为我而放下了所有的尊严。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