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绯闻少妇(12)

    金生水,你说得不错,当年本法西斯在中国灭绝人,无恶不作。你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说明你是个充满正义的人。郑局长说,终于对我增加了好感。

    我说:局长,尽管你赞同了我的认知,你也还不相信我就是警方的生死卧底,对吧?

    郑局长说:那是当然的了,除非你能用充分理由和事实来说服我。

    我点了点头,说:局长,只要你有耐心听我叙述往事,我会很快证明自己的份。而且,我在叙述中提到的一些人物很关键,希望局长不要嫌我唠叨。

    郑局长严肃中不无微笑地看着我说:既然如此,你继续说吧。你们乘坐周安的吉普车经过万人坑后,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说:局长,你和我父亲乘坐周安的吉普车经过万人坑后,我们来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平地。

    由于这一带紧挨着万人坑,镇上人忌讳,认为它是不祥之地,因此没有被开发利用。

    下车后,我父亲望着到处疯长的杂草和树木对周安说:周老板,你想看的地就在眼前,希望你对它感兴趣。

    周安点了点头,掏出香烟递给我父亲一颗。我父亲不吸烟,周安就自己点燃那颗香烟,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周安丢下香烟股,用脚使劲一踩,兴奋地说:这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我看上它了!

    我父亲不解地说:何以见得?周老板,当年这里可是死过很多人的。

    周安说:老哥,听说当年死的人中有一部分人是咱们国家了不起的人物。你知道吗,人死有气,气能感应影响活人,这就是奥妙之所在。比如说天来到时,树木抽叶开花,放在家里的种子也会自动发芽。这就是气在地下运行时,顺随地势走,它聚集时,也随地势停。你看,前面那些丘陇的石骨,平地凸起的土脊,都是有气在运行的标记。

    我父亲说:周老板,想不到你是个行家。

    周安说:这都是我大学毕业后,我家老爷子出来的。生意人嘛,想要找地皮建厂,讲究的就是风水。风水的法则得水最好,其次就是它能藏风,你看这一带,气行于地下,物生于地上,平地的地势有原脉,山地的地势有原骨,它们或者从东向西,或者从南到北,回环往复地运行,要前进却又有退,要停止却又有进。当脉气止聚的时候,阳调和,土层变厚,积水很深 ,草密林茂,这种地方能出大官,富可敌国。

    我父亲见周安说得头头是道,就问:周老板,既然你对这块地感兴趣,要不要进到里面去看看?

    周安说:不用了,在这里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你看,这块地的前方有秀水太阳照,后方有玄武山紧靠,左右有青龙*砂环抱。在这里,让人感觉到如沐风,神清气爽、体健康、干劲十足。尤其是那条小河,弯环屈曲,有罗星,游鱼,北辰,华表,捍门,龟蛇,狮象等兽星关拦重叠守护着它,此乃大吉也。太好了,简直太好了,这是一块宝地,我得赶紧找你们镇的父母官协商,尽快把它拿下!

    我父亲说:周老板,咱潜龙镇人认为这块地不吉利,一直没有对它引起重视,既然你独具慧眼,政府高兴还来不及呢,相信你会如愿的。

    周安喜笑颜开地说:果真如此,我更充满信心了。老哥,现在有劳你带路,我们去林芳家。

    我父亲点了点头,催促我上了周安的吉普车。

    接下来的子,周安吃住在林芳家,引来了镇上母亲辈的纷纷猜测。

    然而,当她们得知周安计划在潜龙镇投资建厂后,又埋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为什么没有这么个当大老板的同学。

    镇上的母亲辈一边妒忌林芳即将行超级好运,一边争先恐后地巴结周安,希望周安建厂成功后,能给她们及其亲朋好友安排一份理想的工作。

    结果是,她们内心咒骂林芳惑倒了一位人人梦寐以求的年轻大老板,表面却假惺惺的对林芳亲近起来。

    那年暑假,我和李艳在我们母亲的命令下,几乎每天都去林芳家,看林芳和周安有没有眉来眼去、打骂俏;有没有一起去镇政府找书记镇长协商万人坑附近那块地。

    有一天傍晚,周安被书记和镇长请去吃饭,林芳没有跟着去,而是把我和李艳留在她家,弄了一桌好菜让我们吃。

    席间,林芳总是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发觉她笑的时候特别好看,很像一朵在微微寒风中轻轻颤动的梅花。

    等到我和李艳将肚皮填得溜圆溜圆之后,林芳突然想到那年她把我拖进玉米地里,请求我吃的事,就问我:水水,我真的很想尝尝当妈的滋味儿,那次你不记恨我吧?

    想到林芳平时总是无微不至地暗中关怀和照顾我,就说:芳姐,你是好人,我怎么会记恨你呢。

    林芳高兴得直抹眼泪:水水,你懂事了,像个有文化的人了。

    我的嘴角微微往上一弯,露出了甜甜的笑形。李艳感到莫名其妙。

    离开林芳家后,李艳不解地问:水水,芳姐为什么问你会不会记恨她呢?是不是你有事瞒着我。

    我说:没什么,只是有一次,芳姐想拿大白馒头给我吃,然后让我叫她一声妈。

    李艳信以为真,就问:你吃了没?

    我说:没。

    这次我回答得很巧妙。可镇上人说我傻。幸好他们说我傻得超可

    这年暑假即将结束时,镇上的母亲辈希望发生又担心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一天傍晚,我和李艳正在我家门口跳绳,我母亲从屋里走出来说:水水,今晚咱家杀了只鸡,你去林芳家把周老板请来吃饭,快去!

    我边跳绳边问:妈,干吗请周老板吃饭?

    我母亲说:傻儿子,不请周老板吃饭,今后你考不上大学,谁给你安排工作。

    我停止跳绳,歪着头想了想,觉得也是的。再想想,想到我父亲没有工作,也可以养家糊口,又不明白了。

    李艳见我犯傻,急忙丢下绳子,拉着我往林芳家跑去。

    在我眼巴巴的乞求中,周老板带着两瓶好酒来到我家,与我父亲举杯对饮。

    席间,我母亲见周老板年轻有为,风度翩翩,忍不住好心提醒他:周老板,林芳是个克夫命呢,你住在她家,小心别让她把你的命克走了。

    周安愣了愣,放下酒杯,微笑着不加掩饰地说:不瞒嫂子,我一直在追求林芳,可她始终和我保持老同学关系,根本不给我机会。你说她是克夫命,我才不信那个邪哩,只要她愿意嫁给我,我保证疼她她一辈子哩。

    我母亲摇了摇头,觉得周安不可思议。我和父亲相视而笑。

    吃过晚饭后,李艳来到我家,把我拉过一边去,将她那樱桃小嘴凑近我耳边,喃喃而语……

    当晚夜深人静时,李艳和我偷偷溜出家门会合。李艳指了指老街西头,林芳家的窗户远远透过来淡淡的灯光。

    见我犯傻,李艳二话不说就拉着我悄声朝着林芳家那边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