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绯闻少妇(10)

    随着林芳上带着甜味的气不断地钻入骆健的鼻孔,骆健越来越躁动不安,体内的火焰在刹那间升腾起来。见林芳嫩得出水的脸上布满金色的蜜汁,骆健决定挑起林芳的趣和**。

    骆健在自己结实的膛上拔下一根细细黄黄的毛,平放在手掌心里,对准林芳猛吹一口气。毛飞过去粘贴在林芳白净泛红的脸蛋上,骆健顿时浑麻痒麻痒的,眼神里有了更多的内容。

    见状,林芳不住笑嗔:骆健,你想玩什么花样。

    骆健说:天气闷得人心慌慌,你说我想玩什么花样。

    谁知道你想玩什么花样。

    林芳,你贼感,我很想要你。

    你呀,说话总是没遮没掩的,粗俗!怪不得镇上的年轻女子都怕你呢。

    只要你不怕我,我就海了去了。

    林芳想到骆健对自己暗恋已久,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决定成全他一次,就说:瞧你,好好坏哟,幸好这时得满世界冒青烟,没有人过渡,否则让人听了去,镇上的妇人们不知怎么想呢。

    骆健说:这不是没有人过渡嘛。再说了,你是来证明给她们看的,有什么可担心的!林芳,你就满足我一回吧,只要你让我摸一回你的,镇上有哪个妇人再敢造你的谣,我就让她永远哑掉。

    林芳慌了,急忙说:骆健,这话说说可以,你可别当真哦!否则闹出了人命,西边的太阳就落山了。

    骆健说:林芳,你能把我比喻成太阳,这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就冲你这话,以后我不哑掉她们,也不会再让她们随便欺负你了。

    林芳忍不住笑道:邪,想不到你那大嘴巴儿还甜的!骆健,既然你不怕我把你的魂儿克丢了,今天我索豁出去了,咱俩好好快活一回吧。

    林芳,你真的愿意和我好好快活一回?哎呀妈呀,我今天终于掉进福坑了,真是谢天谢地。

    林芳见骆健美的,就羞赧地说:你天天魂一样缠住我不放,我不愿意行吗?

    想了想,林芳又说:骆健,我事先申明,就这一回,满足你后,你可得给我死了这份心!骆健,你必有向我保证,否则我宁愿守如玉。

    骆健拍着壮实的膛保证:林芳,能够与你快活一回,我这辈子知足了,我向你保证,向你承诺,只要跟你有了一回快活后,不再纠缠你了。

    说完,骆健激动得浑的肌疙瘩不停地颤抖。林芳丰满的脯也微微起伏起来,脸烫得像熟透了的红柿子一样。

    两眼贼亮的骆健迫不及待地对林芳耳语:林芳,你贼感,我现在就想要你,真的很想要你,咱俩赶紧进船舱里去把事办了。

    进船舱里去,要是突然有人来到渡口要求过渡怎么办?

    那,那,咱俩去半山腰的莲花寺吧,那儿肯定很凉快的。

    林芳朝着四周望了一眼,没有发现猫腰蹲在树下的我后,向骆健点了点头,接着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急忙改变主意悄悄对骆健说:莲花寺里有悟能大师呢,亏你想得出来。

    骆健发觉自己想错了地方,可此时他浑已经涨得满满的,就急中生智地说:那就去岸边那块玉米地里吧,昨天下了一场大雨,玉米地里的泥土还润湿润湿的,包你凉快自在。

    林芳的心越发跳得厉害了,终于大胆地在骆健的腿上拧了一把,悄悄说:你先走。

    骆健担心林芳玩花样,趁机捉住林芳的纤纤秀指,一边摩挲一边压底声音说:你先走。

    林芳抽出自己那只手,轻手轻脚下船。即将进入码头附近那块玉米地时,林芳忍不住回头望了骆健一眼,谁知骆健早已在猴急中下了船,紧紧跟随在她后面。

    正是初夏,玉米苞刚挂红帽,玉米杆子嫩幽幽的脆,玉米--绿@色#小¥说&网--悠的呻吟……

    这事发生后,骆健逢人就说他和林芳睡过了,他说自己没有死,说明林芳是个世间难得的美女,根本不像镇上的妇人们说的那样。

    奇怪的是,镇上人没一个相信骆健的话,都认为骆健想女人想疯了,骆健才编一些段子来糊弄人,过一过嘴瘾。骆健见没人相信他,气得上的肌疙瘩一跳一跳的,无可奈何。

    但是说来奇怪,镇上的大人们不相信骆健的话,却相信小孩子的话,也许这就是童叟无欺吧。

    有一天深夜,我和李艳发现了林芳的另一个秘密,当这个秘密被李艳她母亲公诸于众后,林芳在镇上的母亲辈眼里,成了真正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