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第十三章 特殊工作(下)

    走进一家饭店,在刘美玲的宴请下,金生水和李艳各怀心事地吃完午饭。接下来,金生水以为李艳会离开,谁知李艳见了他后难舍难分,硬是缠着他和刘美玲一起来到了迎宾大酒店八楼,三人提前进入会场。

    刘美玲说得不错,金生水来古城这天,古城迎宾大酒店八楼确实有一场演讲会,林芳被古城的好几家同业公司联名邀请作为这次会议主讲人。林芳无私奉献,免费传经送宝。

    来参加这次演讲会的,都是古城各家保险公司的营销人员,谁也没有想到会场上出现了三张不熟悉的面孔,他们还以为金生水、刘美玲和李艳是其中一家保险公司的特邀佳宾。

    演讲开始时,林芳走了进来,脚步轻盈地迈向讲台。她的出现,仿佛有一道紫气霞光将整个会场照亮,惊得不少人目瞪口呆,她是何等的美啊!

    她的脚步是如此的和谐、轻柔,整个人在移动中是如此的娴雅,就像绵绵白云,悠悠行过碧蓝如洗的晴空,给人爽朗亲和的感觉。她上处处闪耀着人格魅力的光辉,以及她所蕴藏的艺术上的灵感和才华。

    林芳路过金生水边时,突然愣住了。但很快,林芳见刘美玲和李艳坐在金生水旁边,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毕竟金生水是她养大成人的,她很了解金生水的个。她的内心微微震动,既为金生水的执著感到温暖,又为金生水的冒然而来感到无可奈何。

    此时,林芳那温柔的目光使金生水有种被抚和洗礼之美感,高耸的有如雪峰般明亮,两个将要飞翔的**随时换起男人的**。她红晕的脸上焕发着粲然的微笑,透着感睡意的天然花瓣样红唇颤动着晨露,两排反出圣光的牙齿恰似一粒粒整齐有序的珍珠。

    她圆圆的乌黑的大眼睛闪烁出成熟的智慧的祥和的光芒,披肩秀发比黑夜的翅膀还黑,微微飘起来时有着一股蛇动的魅力,令金生水罢不能,有种和她一起飞升的渴望。

    林芳长得实在太美太成熟太有魅力了,像她这样的绝色美女确实罕见!从走进会场开始,便有一股强流猛然震着穿过金生水的灵魂,感到非常奇妙。林芳穿的职业服装大方得体,显得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楚楚动人,光芒四,仿佛百花丛中的仙子!尤其是她圣洁柔美的上跳跃着绝妙的音符,那些音符是金生水梦一般抚慰心灵的地方,已经完全支配着他的感官,使他的灵魂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

    林芳走上演讲台,彬彬有礼地微笑着面向大家,开口说了两句问候大家的话,会场里顿时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她的声音娓娓动听:“今天,我和大家讨论的主题是――如何将我们手中的保单推销出去。”

    会场里顿时安静下来。

    “我们每个人都有梦想,都想成功。我们如何让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走向成功呢?首先,我们必须制定一个完整的生涯规划,而且要在我们为自己制定生涯规划之前,一定要明白,到底是iq(智商)重要还是eq(商?社会?感)重要。根据专家的经验累积和调查显示,eq的重要在于其所占比例高达80%,iq只占20%,显然eq比iq重要得多!因此,它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熟悉自己的商品,对它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同时也要认识自绪和他人绪,妥善管理好你的人际关系,广结人缘,不断通过老客户认识新客户,竖立时间观念,对客户履约……”

    正演讲着,胡兵突然撞入会场,径直来到李艳边,开口便说:“李艳,你以为跑来这里会旧人我就不知道了?找死呀你!你不是一直闹着想要和我离婚吗?嘿嘿,实话告诉你,我一直不和你离婚,并不是因为你好看,而是因为我想折磨你。”

    话音刚落,顿时引来众人的目光,会场里一片窃窃私语。

    李艳气得浑颤抖,想和胡兵顶嘴,遂想到金生水和刘美玲坐在旁边,话到嘴边又咽回肚子里去,装成没事人一样望着前方。

    林芳接着演讲:“作为营销精英,我们不仅要学会以口才为依托的沟通能力、把握全局、进行敏锐思考、判断和处理问题的能力,而且要学会理论联系实际的知识和技巧,比如决策能力、团队合作、领导艺术、谈判技巧与沟通等等。学会这些,我们才懂得在什么样的场合有什么样的应变能力、预测能力、综合能力、组织能力,并能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市场和国际化竞争中不断发展,不断取胜……”林芳的声音像汩汩琴声,潺潺流水。

    此时,胡兵用目光斜睨着金生水,见金生水全神贯注地听着林芳演讲,索挤到金生水旁边说:“姓金的,实话告诉你,我已经不是当年的胡兵了,如果你敢勾引李艳,我会让你死无葬之地!”

    金生水想发火,刘美玲迅速碰了他一下,抢在前面站起来说:“胡兵,这里是演讲会场,请你不要大声喧哗,否则我会把你请到公安局去的。”

    “刘美玲,你以为自己当了警察就了不起吗?我不怕你!”胡兵仍然大声嚷嚷。

    李艳知道胡兵养着一帮流氓打手,见胡兵气势汹汹,担心胡兵会趁机把事闹大,说不定还会对金生水不利。她站起来气愤地说:“胡兵,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我跟你回家!”说着快步离开了演讲会场。

    胡兵一边追赶一边说:“李艳,你以为自己是谁呀,竟然不要命的跑来这里和金生水幽会,妈的,回家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胡兵消失在门外后,林芳继续演讲:“我们跑营销的,常常被客户的故事感动,也常常因为客户的故事而伤感,甚至流泪。尽管如此,真正理解我们的人还不多。我们曾经有过不同于别人的动人故事和美好感。但是岁月会让过去成为过去,我们不希望那些曾经美好的过去只是变成回忆。就我接触到的每一个家庭来说,都有美好感人的故事,每一位想要买保险的人都有许多其本和对其家人的善良及美好的愿望。我用十二分的真诚来告诉大家,我们所做的工作,不仅是推销商品那么简单!我们为客户理财规划,经常触动的是我们灵魂深处的东西,是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和价值的判断……”

    金生水既担心李艳,又不愿放弃听林芳的演讲,因此心很茅盾。刘美玲察觉后,轻声安慰他:“水水,胡兵仗着他舅舅现在是咱们古城的副市长,平时狐假虎威惯了,其实他不敢把李艳怎样的。”

    金生水点了点头,心舒畅了好多。当他那火辣辣的目光与林芳那温柔中带着坚定的目光相撞时,他的心不住砰砰狂跳。同时,林芳见金生水的目光异样,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优雅地美着,微笑中两腮的小酒窝轻轻跳动。

    林芳对台下的营销员们说:“如今的生活与工作节奏很快,使我们忙得只关注物质和金钱,忘却了美好生活的真正意义,我们本来不该忽略的、最有价值的东西被我们忽略和遗忘了。有不少人随时随地都能花数十万数百万元买车买房,可要他们花为数不多却带来巨大保额保障的钱去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亲人买一份保险时,他们往往显得那么精打细算,有的甚至还说自己很健康,没有什么意外,买保险干吗。如果你遇到这样的客户,你将怎样去说服他?”

    营销员们面面相觑,没一个人站起来回答。

    林芳只好进一步说:“我不妨告诉大家,其实推销不在于推销本,而是如何跟客户进行沟通。只要客户认同你,你离成功就不远了。你可以非常有礼貌地对他说,人生一世,谁敢保证自己一辈子没有个大病小病和不幸发生意外的?只要你的客户稍微有点头脑,都会转过弯来认可你的。你还可以告诉他,记住要用‘我们’,不能用‘我’,你可以说,我们要正确对待物质消费,端正为感的付出方面的态度,趁早花点钱为自己和家人买份保险不会错的。实不相瞒,进入保险行业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有意义的工作,什么叫做有意义的服务,什么叫做有意义的人生!我的工作让我有了一种愿望和冲动,我的服务让我为客户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的人生让我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林芳口齿流利,出口不凡,致使在座的业内营销员们听得入迷。

    演讲结束后,林芳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了短信息的提示音。她急忙从上掏出手机,打开一看,屏幕显示:“74―5一810”。意思很明显,刘敬宗要林芳在下午五点准时赶到古城八腰岭单独与他见面。

    林芳看了短信息后,一腔炎的使命感,一种冒险的精神使她兴奋不已!她知道有急事就意味着又有新任务了。她面带惭愧,善意地欺骗金生水:“水水,你来得真不是时候,芳姐今天还要赶去外地演讲。你马上跟我去车站乘坐最后一趟回潜龙镇的班车。”

    金生水愣立当场,显得十分意外。林芳和刘美玲耳语了几句后,不容分说地将金生水拉上轿车,迅速朝车站驶去。途中,林芳进一步对金生水做思想工作,直到金生水猜出她是警方线人后,他才在兴奋中露出了笑容。

    分手时,金生水说:“芳姐,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很多专业知识,很想和你一样从事‘特殊工作’,你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水水,这可不是儿戏,希望你不要张扬。既然你有这个决心,芳姐会想办法让你实现你的愿望。”林芳说完,眼见时间不多,只好向金生水挥了挥手,钻进轿车,在大街上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后,突然调转车头,朝着郊区方向驶去。

    下午五点,林芳准时赶到八腰领与刘敬宗单独约会的地方。林芳的轿车开上八腰岭坡顶一处较宽的路边停下时,刘敬宗的轿车从另一方向缓缓驶来,紧挨着她的轿车停下。他们没有下车,只是在各自的车上将头伸出车窗,互相窃窃私语。

    刘敬宗说:“我得到线报,有一起毒品走私案已经进入古城,即将与古城绰号叫刀疤的人进行交易。林芳,这几年你利用推销保险的机会,几乎走遍了古城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你要充分以自己上门推销保险为借口,尽快帮我把刀疤找出来,并留意刀疤和江城来的贩毒分子在什么地方交易,然后及时发信息给我。”

    林芳兴奋不已:“刘局,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刘敬宗见林芳充满信心,便递给她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刀疤的资料都在里面,你回去好好看一遍,然后利用你的聪明才智,尽快找到刀疤。林芳,这次又辛苦你了。”

    “这是光荣任务,只要党和人民需要,我在所不辞!”

    刘敬宗很感动:“林芳,我让你成为警方线人,实在是委屈你了。我决定,这是你的最后一次任务,你一定要打好这一仗,等这次任务完成后,你不用再冒险了,找个男人好好过子吧。”

    林芳果断地说:“刘局,我请求你将这个决定收回!”

    “为什么。”

    “从大的方面说,我很想为党和人民多做点事;从小的方面说,我是为了锻炼自己。”

    刘敬宗感动得几乎流泪:“既然如此,等你完成这次任务后再说吧。这次任务虽然没有以前的艰巨,你也要小心谨慎。”

    林芳点了点头:“刘局,你放心,我已经摸索出一如何巧妙地接近犯罪分子的办法了。”说完发动引擎,轿车很快在刘敬宗的视线里消失……

    次晚上九点十分,刘敬宗正在局里参加局领导会议,腰间的手机突然传来了短信息的提示音。这台手机是他和林芳单独联系的专用手机,他急忙起走出会议厅,打开手机一看,屏幕显示:“110―098―203”。刘敬宗心领神会,明白“110”就是马上出警的意思,“098”,则是本市独一无二的零点酒吧。刘敬宗立即返回会议厅,凑近主管全局的郑局长耳语。

    郑局长听了,喜出望外地紧握着刘敬宗的手,悄悄说:“赶紧去吧,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得漂漂亮亮的。”

    刘敬宗点了点头,迅速离开会议厅,掏出手机给缉毒大队的大队长肖龙打电话,命令他马上召集缉毒大队的所有干警,十分钟内全体到位,进入一级待命。

    缉毒大队全体干警接到通知后,不到八分钟就全副武装,集合完毕。刘敬宗认真严肃地扫视众人一眼,简单交待完任务后,一马当先,率领大家飞车火速赶到位于古城河堤路的零点酒吧,将其围得水泄不通。

    控制住该酒吧一楼大厅的所有人后,刘敬宗做了个突击手势,率先跑上二楼,迅速接近203号包厢。一切准备就绪,刘敬宗后退两步,奋力用肩膀将房门撞开,还未等两名正在进行交易的贩毒分子反应过来,刘敬宗已经带领大家将其团团围住。

    刘敬宗不给贩毒分子喘息的机会,立即将其制服,刻不容缓地说:“知道我们吗?跪下!把手举起来!有刀想反抗?先铐住他!反抗只有死路一条!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包起来!好了,一号和二号搜他们上。”

    话音刚落,肖龙和另一名干警迅速从其中一个贩毒分子上搜出一把自制手枪。

    “还有吗?密码箱是谁的?毒品又是谁的?有多少毒品?快说!500克?是500克吗?”刘敬宗用咄咄人的目光盯着两名贩毒分子,得到肯定后,把手一挥:“好,把他们带走!”

    这两名贩毒分子被带回公安局后,刘敬宗和缉毒干警们马上将他们分开审讯。

    经过一番斗智斗勇,随携带一把自制手枪的犯罪嫌疑人王八一终于交待,毒品是他从江城购买来的,正打算在零点酒吧203号包厢卖给随携带匕首的犯罪嫌疑人刀疤,从中狠赚一笔,想不到警察如此神通广大,他们还在进行交易,警察就赶来将他们逮捕了。

    刘敬宗追问王八一在江城具体和谁交易时,王八一说是跟一个外号叫鸡眼的贩毒分子购买的,至于鸡眼是哪里人,他根本不知道,只记得当时他们的交易地点是在江城的凤凰酒家904号客房。

    刘敬宗获知这一信息,不敢怠慢,立即掏出手机,将这一重要况汇报给郑局长。郑局长听了,风风火火的赶到缉毒大队审讯室,与刘敬宗一起对这两名犯罪嫌疑人加大了审讯力度。

    次,郑局长和刘敬宗对此案进行了详细分析,最后决定以此案为突破口,想方设法将其上线挖出来。

    郑局长说:“此案非同小可,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派一位足智多谋的干警去江城,想方设法打入贩毒集团内部才行。究竟派谁去呢?”

    “郑局,既然我是分管缉毒的,这件事还是由我来作吧!你放心,我已经有人选了。”

    “谁?”

    “我女儿!”

    “老刘,不可不可,你就这么个宝贝女儿,你舍得让她去,我还舍不得呢。要不然,让肖龙亲自出马吧。”

    “郑局,肖龙是缉毒大队大队长,贩毒分子容易把他认出来,他去江城目标太大。”

    “如果不派肖龙去,再也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郑局,除了肖龙,只有我女儿是最适合的人选了!你想想啊,我女儿既是中国刑警学院1月招收的国内第一批毒专业方向本科生,又是咱们省厅领导‘老枪’唯一愿意收下的弟子,‘老枪’的手你是知道的,所以让她去江城卧底最合适不过了。”

    “老刘,就算你舍得让美玲去,可美玲本人同意吗?”

    “郑局,说来不怕你说我有私心,其实我也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去冒险哩!可她早就有了当卧底的想法,而且‘老枪’很支持她。现在机会来了,如果我不让她去,她会不高兴的。”

    “既然美玲有这种想法,让她去也未尝不可。只是,我们得找个很好的理由让她暂时‘离开’警察队伍才行,否则太危险了。”

    “郑局,你不用心,这事我女儿早就和‘老枪’计划好了。”

    “他们有什么计划?”

    “你同意让我女儿去了,我就告诉你。”

    “呵呵,老刘,你都不反对,我能不同意吗。说吧,什么计划?”

    “郑局,你还记得胡志明的车祸案吗?这个案子为什么会不了了之?说白了,胡志明是何欢的姐夫,而酿成此案的人又是胡志明的儿子胡兵!你想啊,何欢当上咱们古城副市长后,他为什么不让警方追查这件案子?还不是因为他过于溺胡兵这个流氓无赖嘛。”

    “老刘,你是个直子的人,这话对我说可以,你可别跟其他人说,毕竟何欢现在是副市长哩。”

    “郑局,我们是多年的老搭档了,换成别人我会说吗。”

    郑局长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老刘,胡志明的车祸案跟美玲和‘老枪’的计划有关?”

    “没有。我想说的是,自从胡志明开的梦乐园宾馆落到胡兵手里后,胡兵仗着他舅舅何欢是副市长而目无法纪,导致梦乐园宾馆常常有人卖娼。我女儿说了,只要她的卧底梦能够实现,她会请‘老枪’帮忙,毕竟‘老枪’文武双全,交际广,黑白两道都有他熟悉的人物。”

    “老刘,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美玲请‘老枪’帮什么忙?”

    “这么说吧,‘老枪’会秘密安排一对假装不认识的男女来咱们古城,住进梦乐园宾馆,然后我让美玲和另一名干警去查房,现场抓后,那对男女趁机行贿美玲,然后又告发她受贿。然后,你召开局党委会议,名正言顺地将美玲‘开除’警察队伍,让她秘密成为卧底特警。”

    “呵呵,想不到美玲真有一!就这么办吧!”

    刘敬宗点了点头。

    一个星期后,刘美玲果然按照她和“老枪”的计划,上演了一场真戏……

    刘美玲在全局干警们费解的目光中“离开”警察队伍后,秘密来到省城与“老枪”见面。

    事隔不久,刘美玲在省公安厅领导“老枪”的精心策划下赶赴江城,成功打入江城黑恶势力内部,成了江城凤凰酒家漂亮老板娘张香的保镖……

    刘美玲成为卧底特警不到半年,好运便降临到了金生水的头上。

    这天,林芳特意从古城赶来莲花寺,与悟能大师单独进行密谈。悟能大师连连点头。这老和尚怀绝技,喜怒无常,时而风趣幽默时而高深莫测,与别的老和尚有着很多不同之处,没有其他人在场时,他可以直接叫林芳的名字,而不是叫施主,显然他的尘缘未断。

    想到自己的徒即将离开莲花寺了,悟能大师不住感叹地说:“这孩子近来大有长进,今晚该是考验他的时候了。”

    林芳对悟能大师充满感激,顿时把正在打扫庭院的金生水叫进主,说:“水水,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吗,通过努力,我已经帮你实现你的愿望了。”

    金生水惊喜万分:“芳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和你一样成为警方线人了?”

    “还不止呢,你是通过省公安厅里一位重要领导特批的,只要你愿意,你将会成为卧底特警呢。”

    “真的,简直太意外了。”

    “水水,我先告诉你一些消息:这两年来古城的人事变动很大,比如说何欢,去年他当上古城市副市长后,迅速拉了一批人上来。肖智你还记得吧?他曾经在咱们潜龙镇当过所长,现在他也是古城公安局副局长了。”

    “芳姐,肖智与何欢都不是好人。”

    “水水,没有真凭实据,这种话可别乱说!我还是把好消息讲给你吧!自从你有了想当警方线人的愿望后,刘美玲她爸刘副局长一直通过我和大师打听你的况,知道你很用心,他很高兴。几天前,刘副局长告诉我,说是只要你没有意见,你就可以成为一线卧底特警。”

    “我当然没有意见。芳姐,对不起!原来刘敬宗是个好人,以前我误解他了。”

    “你能这么认为,说明你已经成熟了,已经真正懂得分清是非了。水水,一旦你成为卧底特警,你就要忍辱负重,毕竟这个工作需要高度保密,而且涉及到个人的生命安全!首先你要答应芳姐,你成为卧底特警后,除了大师和芳姐,其他人你都不能说出去。”

    金生水使劲地点了点头,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林芳继续说:“水水,不管我们是警方线人还是卧底特警,这份特殊工作都很神圣!尤其是你,虽然没有进过警察学院,但是你通过这几年来的自学,加上你在大师的教诲下,有了惊人的武功,因此你得到了省公安厅一位很重要的领导特批,同意让你秘密加入特殊警察队伍。换句话说,你一旦成为卧底警,也就成了一名战斗在生死线上的特殊警察了。”

    “芳姐,我明白了。”

    “水水,芳姐进一步告诉你,自从这两年来古城加大了改革开放的步伐后,有些用心不良的人趁机浑水摸鱼,秘密成立古城黑帮,无恶不作,胆大包天。为了将这伙不法之徒彻底粉碎,刘副局长提前把你的况向省公安厅那位重要领导单独作出了详细汇报,结果这位代号为‘老枪’的领导对你很关注,最终同意让你秘密加入卧底特警行列。”

    “芳姐,我太激动了!”金生水不住泪盈眶。

    悟能大师见金生水很兴奋,心里颇为安慰地说:“徒儿,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

    金生水使劲地点了两下头,将目光移向悟能大师说:“师傅,我听你老人家的,只是徒儿有些舍不得离开你。”

    “徒儿,本来师傅也舍不得你离开莲花寺的,可你已经长大成人,应该学会振翅高飞了。”悟能大师微笑道。见金生水一副低头沉思的样子,继续说:“徒儿,打铁趁,师傅希望你尽快跟随林芳去古城见刘副局长。”

    “师傅,徒儿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呢。”

    “徒儿,别婆婆妈妈的,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应该到外面去锻炼自己。说实在的,你在莲花寺陪伴师傅这些年里,师傅连看家本领都教给你了,今晚是考验你的时候了。”

    “师傅,徒儿根基尚浅,恐怕要令你老人家失望了。”

    “果真如此,我决不会让你离开莲花寺的。”悟能大师变得严肃地说。

    金生水露出了诡秘的微笑。

    悟能大师进一步说:“徒儿,这可不是儿戏,今晚你要将所有学会的东西都施展出来,认真接受师傅的考验,一旦有不足之外,师傅会加于指点,让你从中学会一些事理。”

    金生水使劲地点了点头。

    作者题外话:上传这章节后,开始进入第二部分。但因本人每天只能上传一章节,虽然不是收费阅读,但是也触怒了一些十分了不起的爷们。既然更新不快,我只能尊重他们的高见,即起停止更新,否则遭来骂声,何苦来着。同时,衷心感谢他们的提醒,使我有了机会与其他网站签约出版这本书。真的很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