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第十二章 初尝禁果(下)

    李艳是在一个沉沉的子里回到潜龙镇的。奇怪的是,当晚她来莲花寺见金生水时,月亮竟然喜洋洋的从云兜兜里跳出来了,月光将她那张美的脸照耀得白生生的。

    李艳见到金生水时,幸好悟能大师不在莲花寺,他白天正好去古城梅花山的尼姑庵看望紫云真人了,否则他会对金生水严加看管的。

    金生水和李艳在寺院的后里,一个说李艳你坐你坐,一个说水水你坐你坐,两人都相当客气。结果,金生水和李艳同时坐在铺着柔软毡子的方上。

    金生水转过脸来打量李艳,李艳便咯咯地笑。金生水问李艳嫁到古城后过得好不好。李艳骗金生水说过得很好呢。金生水问李艳肚饿没有。李艳说不饿还饱着呢。

    金生水突然说:“李艳,你瘦了。”

    李艳哭了,不住说:“还不是想你想瘦的。”

    金生水也流泪了,说:“李艳,是不是胡兵常常欺负你,你在憔悴中才变得这么瘦的。”

    李艳说:“不是,是我想你想瘦的。”

    金生水见李艳固执己见,加上他心里装着林芳,不敢随便言语,只好陪伴着李艳,望着窗外空中的月亮想心事。

    “水水,你不说话,我心里憋得慌。”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李艳,如果你有心事,你先说吧。”

    “水水,除了想你,我还会有什么心事呢。”

    金生水又沉默了。

    李艳没话找话地说:“今晚的月亮真圆。”

    金生水只好说:“圆得就像一个白白的糍粑。”

    “还有那些星星很美!”

    “像蓝宝石一样。”

    李艳突然转换话题:“水水,这段时间芳姐有没有回来看你?”

    “以前经常来,只是这个月没有来。芳姐说她在古城的一家寿险公司从事营销工作,也许是这个月许芳姐很忙,抽不出时间吧。”

    “水水,芳姐没有骗你,她确实在推销保险。前几天,我在古城的幸福路碰见芳姐了。”

    金生水眼睛一亮,急忙问:“真的?”

    “谁骗你了。当时芳姐穿着一干净整洁的职业装,人很精神,我就感觉她过得很好的。”

    金生水听了,心里顿时乎乎的,对林芳有了更多的思念。

    “水水,你还和刘美玲有联系吗?她有没有写信给你?”

    “有。”金生水如实回答,“可我一直没给她回信。”

    李艳暗中舒了口气。

    夜深的时候,金生水说:“李艳,你睡上,我铺张席子睡地上。”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

    李艳想哭,就说:“水水,是不是我嫁给胡兵,你嫌我的子脏了。”

    “尽讲傻话,我在为你着想呢。”

    泪*从李艳的眼睛里滚出来。

    金生水发现后,只好口是心非地解释:“李艳,我是怕别人骂你在外头偷男人呢。”

    “我不怕。”

    “我怕。”

    “水水,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

    “李艳,就算我不怕吧,可这儿是莲花寺,是净地。”

    “水水,我是真心你的,就冲着我对你的一往深,相信佛祖不会怪罪我们的。”

    “即便如此,我一时间还是适应不过来。”金生水说完,起找来一张席子铺在地上,合躺在上面。世界寂静下来。

    外面的月亮仍在空中散步,星星仍在眨着眼睛嘻笑。

    李艳在上难于入眠,翻转时故意使劲把弄得吱呀响。不见金生水有动静,她故意咳嗽一声。

    金生水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李艳趁机找到了话题:“水水,你还未睡?”

    “嗯。”

    “水水,既然你睡不着,讲故事给我听吧。”

    “讲什么故事?”

    “讲鬼故事吧。”

    “李艳,你是知道的,我嘴笨,不懂讲。”

    “那讲天狗吃月亮的故事吧。”

    “李艳,你是知道的,我嘴笨,讲不好。”

    李艳叹息,只好坐起来,伸手推开窗户,望着外面被月亮照得白花花的世界说:“水水,我会想方设法挣三十万块钱来退还当初胡兵给我下的彩礼,然后和他离婚。”

    金生水为李艳难过。他知道胡兵是个流氓无赖,李艳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可他想不出什么可以安慰李艳的的话,只好沉默不语。

    静了一会,李艳说:“水水,那天我在古城幸福路碰见芳姐,她知道我想和胡兵离婚后,很支持我呢。她说我和你才是天生的一对呢!水水,假如我哪天离婚了,你会娶我么?”

    金生水不知如何回答,毕竟他心里一直牵挂着把自己扶养长大的林芳。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了林芳,但他总是希望自己今后能够和林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想了片刻,为了不让李艳失望,他只好说:“李艳,我还没有考虑到将来是否要结婚呢,我现在只想陪伴师傅一起念经习武,强健体。”

    李艳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水水,你傻不傻呀,难道你想和悟能大师一样当和尚吗。”

    金生水无语。这时,窗外有颗流星在空中飞跑,他急忙在心中许了个能够尽快见到林芳的心愿。

    李艳见金生水是个榆木疙瘩,只好心跳跳的翻下来躺在他旁,鼓起勇气说:“水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保守,赶紧搂我呀。”说完伸过手来寻找金生水的裤腰带。

    金生水有些紧张,顿时惊慌地说:“李艳,别,别,别……”

    “我不管,今晚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快活一回。”李艳香气喘喘地说。

    她实在无法控制,于是涨红着脸将自己剥得*。

    随着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口进来,一个闪着淡淡光泽的美妙*顿时展现在金生水的眼前,使他突然发觉,人类是最完美的艺术,尤其是光芒人的漂亮女子。

    就在金生水稀里糊涂的思考中,李艳将滚烫的体紧贴过来,吓得金生水不敢动弹。

    李艳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索不依不饶的退掉金生水上的*布,用手摸弄着那个受宠若惊的玩艺儿。

    不一会,她带着吟般的声音说:“水水,其实你是我的,你很大,很有感觉,赶紧要我吧。”

    金生水的心里装着林芳,因此变得复杂而茅盾。该死的是,那玩艺儿在李艳的抚中打开了**的闸门,很快就湿了一片沟壑。尽管如此,金生水仍然压制住自己,打算坚守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嗅着从李艳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以及李艳上每寸肌肤都透着的迷人的魅力,金生水还是无法抗拒如此美丽的惑,更何况此时的李艳已经全部溶化在他怀里,浑流淌着金色的蜜汁,他能不为此感到陶醉和刺激吗。这个时候,他的拒绝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可是,该怎么做呢?还是处男的金生水有些手足无措。

    李艳察觉后,主动伏击,以女上男下的方式将金生水带入体内,久旱逢甘雨一样疯长着她对金生水的恋。渐渐的,金生水在慌乱中变得浑膨胀,膨胀,突然间有了一种飞翔的感觉……

    金生水熟练后,变被动为主动,力度的强大不时让李艳为之亢奋而喊叫。整个晚上,她攀爬在金生水上的手指间都流淌着柔绵绵的幸福和快乐,大脑在兴奋中有种说不出其精妙的神圣之美。

    不可否认,这种感觉金生水也是有的,每次到了温暖的幽谷,他便想到天里挂在草上的闪耀晨露在风吹拂中纷纷滑落,令他疯狂着迷得像探险者一样进入芳草丛中幸福地颤抖,以蜜蜂般的嗡鸣来感受一朵花的绽放。

    这一夜,金生水在初尝果中,大脑里一直浮现着林芳的影子,使他有了一种不该有的想法,结果是:他把李艳幻想成林芳,让李艳将他由一个男孩变成了真正的男人。

    这一夜,李艳如潮水,不停地引导金生水以强大的力量穿着她一起腾飞,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使她疯狂着迷,恨不能快点和胡兵离婚,回来与金生水永远生活在一起。

    然而,人生并非尽如人意。次李艳依依离别金生水回到古城后,由于胡兵把她看管得很严,使她再也没有机会来到莲花寺与金生水重温旧梦,只能在度如年中对金生水倍加思念。

    作者题外话:因为本人每天只能上传一章节,虽然不是收费阅读,但是也触怒了一些十分了不起的爷们。既然更新不快,我只能尊重他们的高见,即起停止更新,否则遭来骂声,何苦来着?同时,衷心感谢他们的提醒,使我有了机会与其他网站签约出版这本书。真的很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