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第四章 “那个人”和郑局长(一)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金生水,你没有编故事来糊弄我们吧?龙强问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抓起桌子上那包玉溪香烟,发现文静眉头一皱,又迅速将香烟放下。

    龙警官,我说的都是实话。

    也就是说,你承认自己去太平间强/林芳的尸体了。

    我上火了,就说:龙警官,如果你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你要尊重别人!我承认那天深夜去太平间抚摸了林芳的尸体,还嘴对嘴地将真气送入她体内,我这么做,只是希望她像当年一样能够在张亮的抚中奇迹般地复活过来。

    可你总是认为我强/了她,你也不想一想,林芳是我这辈子最感动最的女人,我会强/她吗?请你不要再用“强/”这两个字眼来侮辱我和林芳最圣洁的感,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金生水,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你不知悔改,竟然还想对我不客气?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龙强也恼火地瞪着我说。

    龙警官,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从现在起,我拒绝回答你的所有提问。我要见你们的郑局长。

    郑局长还在回古城的路途中。金生水,你有什么话,跟我们说也一样。文静和声细雨地说,恢复了她女温柔的一面。

    文警官,除非你把这位龙警官请出去,否则我永远保持沉默。

    文静转脸暗示龙强。此时龙强的火气很旺,恨不能将我一口吞了。

    就在他想走过来给我点颜色的时候,古城黑帮潜伏在古城公安局里的“那个人”及时走进屋来。我顿时猜出他一直在监控室里,认真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那个人”满腔怒火,目光里有种想杀人的样子,二话不说就把龙强叫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重新回到屋里对我说:金生水,龙警官加入警察队伍还不到半年,缺乏经验,有些地方有点言过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他这人不错!当然,既然你不喜欢他,我就不让他来问你了。但是,为了证实你没有撒谎,你必须进一步把事说清楚。

    从他的话里,我猜出他的智商和商都比龙强高,也比龙强更懂得演戏。我心照不宣地说:警官,你指的是哪些事

    我指的是哪些事你心里明白!

    我不明白。

    不明白?是不是你有健忘症?

    是的,我有健忘症!我顺水推舟地说。

    他很欣赏我回答的方式。可转念间,他又察觉有什么不对劲,顿时用复杂的目光盯着我问:你想见郑局长,为什么呢?

    我发觉不妙,顿时灵活机动地说:是这样的,刚才那位龙警官没有把我前面说过的话当回事儿,而且一点礼貌也没有,我怀疑他从警察学院毕业回来就能当刑警,是不是靠关系进来的。我在恼火中,故意把郑局长搬出来吓唬他一下。

    “那个人”表复杂,里面有我读不懂的内容。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金生水,你的案子归我主管。我曾经在你们家乡当过派出所所长,你和林芳的关系我了如指掌。所以,你去医院太平间亲吻林芳的尸体,我很理解。只是我不明白,你上为什么会有那支手枪?说完,他向我暗示了一眼。

    我心领神会地说:那支手枪是我在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

    他故意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说:金生水,你口口声声说那支手枪是你在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谁能证明呢?

    我捡到枪时没有人看见。

    金生水,你不老实。

    我很老实。

    你老实?你说捡到枪时没有人看见,难道医院的人都死光了。

    医院的人没有死光,可我捡到那支枪时天刚蒙蒙亮,附近确实没有人嘛。

    金生水,我明白了,原来你在与我们打持久战,故意用些令人摸不着边际的事来糊弄我们。

    警官,你说我糊弄也好,不糊弄也罢,你们把我软在这儿,可我没有犯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没有犯法?金生水,我实话告诉你,你去医院太平间那件事儿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有那支手枪。如果你不把事说清楚,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你用那支手枪杀害了我们的刘副局长。

    我睁大眼睛研究着他,半晌问道:警官,你说我用那支手枪杀害了刘副局长,有证据吗?

    他神秘微笑,接着又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说:我们迟早会拿到证据的。金生水,我希望你能够自己坦白出来,否则你会罪加一等的。你说,快说,那支手枪从哪里弄来的?

    警官,我已经向你们重复过很多次了,那支手枪是我在古城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

    有谁能证明是你在古城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

    没有,当时脑外科一楼的走廊里静悄悄的。

    既然没有人能证明,我就觉得你在撒谎!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说我撒谎,我也没有办法。

    金生水,你再死撑下去,也逃脱不了法律的严厉制裁!你最好还是趁早坦白出来,争取得到从宽处理。

    警官,你真的希望我坦白出来?我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

    他有些惊讶,然后和坐在他边的文静悄悄议论几句。文静点了点头,起走出这间用来软我的小会议室。

    这时,他用更复杂的目光望了一眼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暗示我说话要注意分寸。我心知肚明,趁着他掏出香烟的机会,故意问道:警官,能不能给我支香烟?

    如果我给你香烟,你会说出那支手枪的来历吗?他一语双关地问。

    我点了点头:会的。

    于是,他走过来递给我一支香烟。帮我点火时,趁机凑近我耳语:兄弟,我知道刘敬宗不是你做掉的,这件事是“幽灵”安排其他人做的,警方怀疑你,是因为做掉刘敬宗的那个人也使用了一支dap92式毫米手枪。

    我睁大眼睛,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接着对我耳语:兄弟,你曾经在特种部队里服役,受到过魔鬼训练,这点小事难不倒你的,你千万要稳住,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那支枪的来历。

    我用眼睛向他保证。他突然转换话题,悄悄说:兄弟,我知道你失去林芳后很痛苦,我理解你去医院太平间看她的那种心。可是兄弟,“幽灵”已经查清楚了,你深深着的林芳竟然是刘敬宗安排在我们边的线人。关于这件事,“幽灵”本来想趁早告诉你的,又担心你承受不了打击,“幽灵”只好另外安排人无声无息的把林芳做掉。

    我心里震惊,不住对他怒目而视。他轻蔑地说:兄弟,既然林芳和我们背道而驰,她死不足惜,我希望你尽快把她忘掉,否则“幽灵”绝不会原谅你的。兄弟,你千万要稳住,稳住!我会想办法帮你洗脱罪名,让你重新获得自由。

    我暗中冷笑,迅速稳住愤怒的心,故意大声说:哎哟!警官,你点的火烧着我眼眉毛了!

    他也大声说:金生水!如果你敢和我耍花招,我烧的就不是你的眼眉毛了!说,那支手枪你是怎么得来的?

    是我在古城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

    你不老实!

    我已经很老实了。

    他假装气得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直到文静取来了他想要的笔录后,他才坐回原处,认真看着这份笔录。后来我才知道,这份笔录是警方去找古城青年作家赵学要的笔录。

    文静耐心等待他看完笔录后,悄悄对他说:郑局回来了。

    他睁大眼睛看了文静一眼,问:郑局此时在家里还是在他办公室?

    在他办公室。

    郑局刚风尘仆仆回来,也不休息一下?文静,金生水交给你了,我去会一会郑局,将这段时间的工作况做个汇报。说完,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站起来往屋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