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第三章 护士的发现(一)

    金生水,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龙强将信将疑地问。

    是真的,不信你们可以去医院调查。

    文静停止笔录,抬起头来瞪了龙强一眼,说:你别打岔,让他继续说下去。接着对我说:金生水,你反映的况对案件很有帮助,你继续往下说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天深夜我将刘小凤吓跑后,我回到脑外科214病房,发现赵学在麻药中睡得像死猪一样,我就没有惊动他。直到第二天早晨,我等赵学睡醒后,才问他是否发现半夜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赵学揉了一下双眼,迷惑不解地看着我说:昨晚我一直躺在上睡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疑团顿生:凌晨1点,黄婷婷注入赵学体内的是什么药物,竟使赵学任凭那位穿白衬衣的神秘女子使唤?赵学为什么醒来之后,会忘记昨晚发生的事

    兄弟,你为什么要这样问?――赵学不解。

    我停止猜疑,想了想说:没什么,也许是昨晚我做怪梦了。

    赵学说:兄弟,是不是又梦见你的芳姐了。

    我不答,眼里一片迷茫。

    这时,走廊里传来了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护士进出在每一个病房送体温器,一些恢复得差不多的病人及其家属对护士嚷嚷着要出院。护士只能解释,说她们只是护士,没有权利让谁出院谁就可以出院。

    在这些护士中,有两位特别年轻漂亮,她们分别是王丽红和刘小凤。

    王丽红和刘小凤都住在医院的职工宿舍楼里,两人很要好。从平时她们的话里,我得知她们都拜读过赵学写的故事。赵学写的故事意境很美,也很感人肺腑。

    每当读着赵学写的故事,王丽红就觉得她在欣赏升在城市上空噼里啪啦的烟花。刘小凤更不得了,她把赵学写的那些故事,当成她的一种生活理想,一种值得活下去的理由。

    有一次,我听见蛾眉淡扫的刘小凤问王丽红:你知道时下古城女人最流行的一个词是什么吗?

    王丽红说:是什么?

    感!刘小凤答。想了想又补充:大多数古城女人都有一种错觉,以为高大威猛、格外向的男人就是感男人,她们这是肤浅之见。

    王丽红问:小凤,那你认为什么样的男人才是感男人?

    刘小凤说:感不是装饰品,而是一种内在的体现。我认为男人的感首先通过深刻的内涵放出来,它是一种隐藏的力量。比如214病房里那位天才作家赵学,他称得上是感男人。

    王丽红明白过来,顿时嬉笑着伸手在刘小凤的脑门上轻轻点了一下,说:你这鬼丫头,整天把那位作家挂在嘴上,羞不羞呀你。

    刘小凤斜着媚眼儿看王丽红,扑哧笑道:你别说我,其实你也喜欢赵学。记得赵学住院那天,你说他与众不同,简直令你心跳加速。

    王丽红绯红着脸说:我不否认自己喜欢赵学,只是我没有你说的那样深奥。我喜欢他,是因为他部的沟沟,还有他的眼睛,哇!他的眼睛明亮得犹如秋天里的井水,让人好心动!

    刘小凤接着说:还有呢,赵学望人时的眼神,总是勾人魂魄,不知秒杀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还有他那感的嘴唇,太美了,美得让人忍不住要贴上去了。

    见状,绰号胖妞的合同工开口了:瞧你们那小样!赵学是古城女人的偶像,不知有多女人为他流鼻血,又不知有多少女人为他变成了痴,你们别梦想了。

    胖妞将这话甩给刘小凤和王丽红后,扭着丰*气咻咻的离去。

    胖妞也喜欢赵学,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配。见刘小凤和王丽红年轻貌美,有议论赵学的资本,她心里不平衡,趁机打击她们一下。

    胖妞是院长的亲戚,刘小凤和王丽红担心她在院长面前打小报告,只好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就此打住话题……

    这天早晨,刘小凤和王丽红争先恐后地朝着走廊尽头的214病房快步而来。

    她们同时涌入病房,见赵学半躺半靠在上,她们内心顿时燃烧着熊熊的的火焰。

    尤其是刘小凤,她对赵学一见钟。自从赵学住院后,她就暗恋赵学了。

    刘小凤为赵学痪起了单相思,夜晚总是失眠。那天深夜,刘小凤睡不着,只好离开宿舍,来到脑外科楼下徘徊。结果,她发现我从通往太平间那条水泥路回来,尤其是我说的那句话,使她感到震惊和害怕。

    进入214病房后,刘小凤不敢接近我,而是抢在王丽红前面,将体温器递给赵学。

    王丽红有些遗憾,只好走到我的病前。尽管我也长得英俊帅气,可王丽红想到我是个“疯子”,或多或少有些害怕,只好怯怯的将手里的体温器递给我。

    我想起半夜里黄婷婷给赵学注的那一针,赵学醒后全然不知,突然担忧起来。

    我将王丽红递过来的体温器扔在一边,板着严肃的面孔说:量什么体温?我没病!你赶紧去告诉黄婷婷医生,我要出院!

    王丽红急忙后退一步,说:金先生,黄医生昨晚值夜班,现在还在家里休息,等她下午来上班,我再将你的话转告给她好吗?

    也好。这体温器你拿走吧,我没病,不需要量体温。我固执己见地说。

    王丽红鼓起勇气劝我:金先生,不管你有病没病,体温还是要量的。

    我不量!

    王丽红没招了,把目光投到刘小凤上。

    刘小凤不敢回头看我,她见赵学拿着体温器犹豫不决,就向赵学抛了一个媚眼,轻笑道:还不赶紧将体温器放到腋窝里去?再不放进去,我要亲自动手了。

    赵学知道刘小凤对他有意思,可他见我不量,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于是把体温器递给刘小凤,说: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体温很正常,不用量了。

    刘不凤咯咯地笑,丰满的脯在笑声中微微起伏。刘小凤说:作家,你头上还缠着纱布呢,体温很正常?我倒是觉得你在说胡话呢。

    赵学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随便你怎么认为,反正我不量。

    刘不凤越发觉得赵学有品味。她扮了个鬼脸,轻笑道:你不量,我也没办法。不过话说回来,你最好不要做淘气包,不要绪低落,而是要好好养病,我希望你健康,幸福!

    王丽红也在一旁劝说:作家,小凤很关心你呢,你可别辜负她的一番好意,还是把体温量了。

    赵学再次摇了摇头,轮廓分明的脸上布满了淡淡的忧郁。见状,刘小凤为他感到很难受的样子。但只一会,又用灼的目光盯着她,如潮涌。

    赵学见刘小凤的目光里闪着火花,只好避开,转脸看着对面病上的我。

    我顿时想到头天晚上发生的事,赵学全然不知,认定他病得不轻,也劝他:兄弟,别为难护士,她对你好着哩,你还是量一下吧。

    赵学回敬我:兄弟,那位护士也对你好呢,你怎么不量?

    我说:我没病!

    赵学说:我也没病!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刘小凤大胆地转回头来,见我笑得开怀,顿时面露惊骇之色。

    当我收住笑声用咄咄人的目光盯着她时,她想起我半夜时分怪异的举动,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我滑下来,将脚板进一双拖鞋里,吓得刘小凤急忙缩到王丽红背后。

    王丽红不知道刘小凤是什么意思,就回头斜睨着刘小凤。

    兄弟,你要去哪里?赵学问。

    我出去走走。我回答,一步一步的离开病房。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