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第一章 我没有强/奸女尸(二)

    龙强在愤怒中朝着我这边冲过来时,文静迅速把他拉住。与此同时,古城黑帮潜伏在古城公安局里的“那个人”进屋来了。“那个人”简单了解况后,拉着一块马脸对龙强说:小伙子,要学会人化执法,否则火气大了对体不好!

    龙强在他这位顶头上司面前压住了火气,重新坐回原处。

    “那个人”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龙强叫出去,叽叽咕咕的交待了一番。

    龙强重新回来后,投到我上的目光有些慌乱。他突然改变口气对我说:金生水,你少年时代的事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怎么住院的?住院后为什么要去太平间强/那具女尸?

    我不喜欢龙强,就说:龙警官,请你注意自形象,别动不动就拿“强/”来吓唬我!你要我说自己是怎么住院的,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要警告你,下次再问我,千万要注意措词。

    不客气地说,你的经验不够丰富。看得出来,你是刚从警察学院毕业分配到古城公安局当刑警的,我不与你计较,只给你一个小小的忠告。

    哟,哟!瞧你那小样,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有了向我大发雷霆的念头吗?念头是行动的胚胎,一旦有了不好的念头,往往会走向极端。所以,我请你打消这个不良念头。

    金生水,别瞎扯了,你还是老实坦白交待吧!否则,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后台,照样给你罪加一等!龙强说,重新恢复了他的形象,在文静面前露出他的威严和阳刚之气。

    我看了文静一眼,她向我微笑着点点头。她的意思我明白,于是我对龙强说:龙警官,你说的是什么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我真有罪,就算市长是我小舅子,我仍然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我看得出来,你很想急于求成!谁不想呢?早几年前我也很想急于求成,结果又怎样?往往想急于求成的人到头来总是事与愿违,甚至一事无成。

    龙警官,你刚来刑警队,还嫩着哩!刑警办案的最基本条件就是要学会顺藤摸瓜,要是你能耐心听我讲我少年时代的事,将来你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刑警,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颇有名气的作家!可是,你没有耐心,我估计你一辈子都会碌碌无为,可惜你父母给你这副魁梧的材了。

    文静不住轻笑起来。龙强急了,将脸涨得红红的对我说:金生水,请你严肃点,赶紧将你是怎么住院的,住院后为什么要去医院太平间亲吻那具女尸一并坦白出来。

    哟,哟!瞧你那小样,又着急了不是。好吧,你要我说自己是怎么住院的,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也看见了,我虽然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可我有很多不平凡的经历,其中让我最难忘的,就是给过我无限帮助和关的林芳。

    龙警官,不瞒你,我是个习武之人,体一直很硬朗,直到林芳死在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后面那株歪脖子柳树下后,我痛不生,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有一天中午,我午睡时突然梦见林芳天使般地站在云端,用飘飘渺渺的声音向我召唤:水水,来吧,来吧,随我踏上天国的阶梯,成为银河系里最闪耀的一颗吧……

    芳姐!我呼唤着林芳从梦中惊醒,然后爬起来,恍惚中追赶着她,一直追赶到了古城第三人民医院。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去找医生,问他们为什么要将林芳冰冻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医生问我是林芳的什么人,我说是她的亲人。医生问我要证明,我一时拿不出来。结果,医生以为我是个疯子,对我连吼带骂,还催促我赶紧滚蛋。我气得不行,索一头撞在墙壁上,当场昏倒在地。

    医生吓了一跳,急忙叫人来把我抬到了脑外科……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为我清洗伤口的女医生黄婷婷长得有几分和当年的林芳相似,我不住心潮澎湃,在意乱迷中紧紧抓住黄婷婷的手说:芳姐,带我走吧。

    黄婷婷摇摇头,对她旁边的罗医生说我病较重,应做进一步检查。

    据了解,罗医生一直对黄婷婷想入非非,可黄婷婷是个冷艳美人,加上罗医生听说黄婷婷的老公是古城家乐贸易有限公司总裁林森,故不敢轻易下手。

    罗医生给我详细检查后,将黄婷婷拉出门外,我隐约听到他说我的脑组织完好无损,简单包扎即可,无须住院。黄婷婷立即反对,说我胡话连篇,脑组织完好无损并不能说明问题,必须让我住院做进一步观察。

    于是我就留在了医院。我留在医院的主要原因,是我想从黄婷婷的上找到当年林芳的影子,所以我故意对黄婷婷胡话连篇。

    我刚住进脑外科214病房时,这个病房正好有位老人医治无效死亡,尸体被其家人哭天抹泪的抬了回去。他们离开不到两个小时,黄婷婷和罗医生又将一位英俊帅气的男人送入这间病房。

    这位英俊美男子就是古城颇有名气的青年作家赵学。据了解,赵学深着一位名叫陈妙龄的坐台小姐。前不久,他去省城开笔会回来,听说陈妙龄在洪水暴发中落入艳江,最后连尸体也没有打捞到。

    失去陈妙龄后,赵学痛苦了好一阵子,然后在心灰意冷中跳楼自杀。当时恰巧有辆拉蔬菜的货车从楼下路过,赵学正好跳落在蔬菜上面,又因站立不稳一头撞在车厢上,将脑袋撞开了一道口子。

    那辆货车司机发现后,立即将赵学拉到古城第三人民医院,担架直奔脑外科。

    进了手术室,赵学发现为他清洗伤口的黄婷婷是他大学同学,立即想起去岁夏天的一个夜晚,黄婷婷在痛苦中要求他和她去宾馆开房,他却将黄婷婷送回她家,当时黄婷婷很失望。

    原来,黄婷婷在大学时把赵学当成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然而,大学毕业后,黄婷婷却发现赵学与坐台小姐陈妙龄得如胶似漆,一气之下,黄婷婷嫁给了古城家乐贸易有限公司总裁林森……

    金生水,你和赵学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对他了如指掌?文静问我,投到我上的目光不再是那么的勾人魂魄,而是有如两把锋利的尖刀。

    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说:文警官,赵学是古城的知名作家,谁不认识?再说吧,我失去芳姐后,赵学也失去了他的心上人陈妙龄,我和他算得上是同病相怜关系,刚才向你们反映的况,都是赵学告诉我的。据赵学说,他总觉得自己欠着黄婷婷什么,当黄婷婷为他清洗包扎好伤口后,他红着脸说,婷婷,我没事的,你让我走吧。

    黄婷婷对赵学的话避而不答,而是告诉她旁边的罗医生,说赵学的病较重,应做进一步检查。

    罗医生给赵学详细检查后,将黄婷婷拉出门外。当时我正好去洗手间,隐约听到罗医生说,婷婷,伤者的脑组织完好无损,简单包扎即可,无须住院。

    黄婷婷立即反对,她说赵学脑组织完好无损并不能说明问题,必须让赵学住院做进一步观察。因此,赵学也住进了脑外科214病房。

    当时我就想,黄婷婷曾经上了赵学,她本来想给赵学单独安排一间病房的,可其他病房里的病人都安排得满满的,只有我住的214病房空着一张病,无奈之下,黄婷婷只好让赵学和我一起住在脑外科214病房里。

    赵学睡的那张病,刚好是那位医治无效死亡的老人躺过的病。我以为赵学会受不了的,谁知他见病房里只有两张病,加上我对他很友好,他心里还算满意。

    我读过赵学写的文章。他的文章写得好,人也长得英俊帅气。他刚住院,那些漂亮小护士就希望自己能天天侍候他,尤其是刘小凤和王丽红,我看得出来,她们很喜欢赵学。

    其实,我和赵学都无须住院,我们真正受的伤,并不是脑门上撞开的那一道口子,而是伤心的伤。可罗医生在黄婷婷的串通下,硬说我们的脑袋瓜子伤得较重,必须住院进一步观察,加上我很想留在医院,而赵学又蒙在鼓里,结果我们都留在了医院。

    我和赵学在脑外科214病房相处三天后,我们彼此之间增加了更多的了解。尤其是我,了解赵学比他了解我更多更多,所以我知道他的很多秘密。

    到了第四天晚上,已是午夜时分,天气仍然高温。将近一个小时没有起风了,仿佛它们都钻进了魔术师的袋子里,出来时变成了四处乱窜的气,使得病房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混合味道。

    这样闷的鬼天气,容易让人着火,也容易让人无来由的绪低落。着火的是我,绪低落的是赵学。

    一旦这样闷的鬼天气出现,我就会在昏昏沉沉中梦见林芳天使般地站在云端,用飘飘渺渺的声音向我召唤:水水,来吧,来吧,随我踏上天国的阶梯,成为银河系里最闪耀的一颗吧……

    芳姐!我喊着林芳从梦中惊醒,然后再喊一声芳姐,声音沉闷有力、伤感!

    另一张病上的赵学被我吓得弹跳起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赵学重新躺在病上,绪比原来更低落。

    医院很安静。我起去洗手间方便时,发现走廊的壁灯突然一明一灭的,仿佛是一双双令人捉摸不定的鬼眼。我推测脑外科医生值班室的灯也是一明一灭的,当时值班医生是黄婷婷,随着灯光的一明一灭,她的影肯定也会忽隐忽现。

    不知是电压不正常还是那天晚上不正常,灯在一明一灭的同时,还发出极轻微的咝咝咝咝的响声。过了两分钟,电灯重新恢复正常。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研究,我猜测当时黄婷婷站在值班室的后窗边,目光定定的望着窗外的某个地方。

    龙警官和文警官,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那幢楼后面是山,脑外科面临山的那面有一排窗户,窗外是一个缓坡,缓坡上生长着一片柳树。不过很奇怪,那些柳树仿佛都得了一种病,几乎每一株的主杆都被层层叠叠的柳条儿吊得弯下了头,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歪脖子柳树。

    我猜测黄婷婷望着窗外时,月光如水,垂柳依依。那些歪脖子柳树在闷的夏季中伸出长长的“舌头”,一点一点地吻着地上受伤的野花野草。

    我从洗手间出来时,听到了脑外科医生值班室里的钟敲响了凌晨1点。我估计当时黄婷婷已经收回目光,移向墙上的挂钟。

    我回到214病房,刚躺下,黄婷婷就将她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和注器带出值班室,毫不犹豫地向我们这间病房走来。

    长长的走廊里空无一人,黄婷婷虽然迈步很轻,我仍然听得出她的双脚很沉重,每走一步,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都显得很清晰。

    究竟是心有顾虑,还是过于疲劳,黄婷婷来到214病房门外时,竟然犹了一下,我猜她在迅速考虑,到底是先给我服下安睡药呢还是先注赵学。

    拿定主意后,她轻轻地推开房门,闪而入。

    龙警官和文警官,后来的事你们并不了解,毫不隐瞒地说,自从那天深夜黄婷婷进入214病房后,她不仅将自己牵扯进一个迷惊魂的恐怖迷宫,而且将那些活着的死去的众多不相关的人也牵扯到那个迷宫中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