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爱你 第一部分 引子

    假如有一位曾经给过你无限关的女人被另一位深着你的女人伙同他人暗害,你将怎么办?也许,你在痛苦中会对那位深着你的女人由生恨,仅此而已。而我,有的不仅仅是这些,我还会坚定不移地查下去,将所有的幕后黑手揪出来。因为,我是警方的生死卧底。

    也许你认为,我提到的这个问题很愚蠢。果真如此,希望你能谅解,毕竟我问你的这个问题只是假如,请你不要生气。可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假如了。它已经让我失去了那位曾经给过我无限关的美丽女人。

    她就是林芳,大我十岁,是个十全十美的绝世美人。当年,林芳在我们家乡母亲辈的眼里,成了迷倒所有男人的狐狸精。然而,正是她这么个被谣言缠的绝世美人,在我父母遇车祸双双仙去后,是她给了我无限的关,让我明白了很多事理。

    这位被我思夜想的美丽女人,在她成为警方最出色的线人这些年里,一直无怨无悔地默默付出,暗中帮助警方将一起又一起扑朔迷离的悬案成功破获。

    可是后来,她却被人秘密暗害,然后凶手伪造成是她在医院上吊的样子,让法医鉴定她为自杀亡。幸好这个案子引起了古城公安局郑局长的高度重视,她的尸体才得以冰冻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否则她的尸体火化了,她自杀的假象就会成立,凶手就会逍遥法外。

    我在调查此案的过程中,经历了很多险象环生的过程。震惊的是,此案真相大白后,我除了痛恨古城的黑恶势力之外,还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原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有我们的亲人、人、同事、朋友,也有我们已知或者未知的敌人。如果我们因为自私的而不顾一切,我们很快就会迷失方向。那么,在这座城市里,最可怕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

    记得2010年7月中旬,那天下午,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突然涌入古城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214病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按住,迅速从我上搜出那支dap92式毫米小口径自动手枪,然后把我“请”送到古城公安局的审讯室里。

    负责讯问我的警察说:金生水,你为什么有这支手枪?说。

    我捡到的。

    捡到的?你在哪里捡到的?说。

    我在第三人民医院脑外科一楼捡到的。

    你是哪天捡到的?说,快说。

    我在自己住院的第二天捡到的。

    住院的第二天是哪天?说,快说。

    警官,我是哪天住院的已经记不清了。医院有记录,你们可以去调查嘛。

    我们当然要去调查的。坐在他们中间位置的警官说。他用威严的目光盯着我。不一会,他问了我第二个问题:你熟悉这支枪的能吗?

    当然熟悉!这支dap92式毫米手枪是我国第一代小口径自动手枪,其口径mm,使用dapmm普通弹,全枪重量(含一个空弹匣),枪长1,弹匣容弹量20发,能在50米处穿透钢盔后还可穿透50毫米厚的松木板,其弹头侵入人体形成的空腔效应是para弹的倍。该枪在同类武器中重量最轻、长度最短,可靠最好,威力最大,堪称世界第一。

    然而,我回答他们的却是:我不熟悉这支枪的能。

    他们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只好跳过这个问题,改问我第三个问题:金生水,你为什么去第三人民医院太平间亲吻那具女尸。

    因为她是我的芳姐,我的恋人。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你不老实!金生水,我希望你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我没有犯错,怎么坦白从宽?

    没有犯错?那我问你,那支手枪是怎么回事?你去医院太平间又是怎么回事?

    我沉默了。一直沉默。

    他们加大了审讯力度,二十四小时轮番讯问我,不给我休息和思考的余地。

    我仍然保持沉默。

    见我态度强硬,他们将我关进了闭室,每天由两个高大威武的警察把我“请”出来,再由他们对我轮番讯问。可我是警方的生死卧底,自从与我单线联系的省公安厅组织领导“老枪”意外亡以及刘敬宗和林芳几乎在同一时间离奇遇害死亡后,我无法证明自己是警方生死卧底的份,同时也不敢轻易暴露自己的份。

    我已经获知,古城黑帮有人潜伏在古城公安局里,要是我稍有闪失,那些与我息息相关的人就会死于黑帮之手。我十分明白,参加审讯的警察里面就有古城黑帮的“那个人”。

    就在这天,我和那个负责此案的警官对了一眼,顿时明白他的用意。他走到我面前大声训斥,却在不经意间将小小的纸条塞进我的手里,我迅速将纸条夹在了指缝中。

    回到有如铜墙铁壁的囚室里,我第一个动作就是把那纸条展开,凑到那只有碗口大的窗户下看。纸条上有一行字:兄弟,对不起,这次行动我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你千万要稳住,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我冷笑一声,猜测这只老狐狸说不定就是古城黑帮里的“影子”。看来,古帮黑帮即将有新动作了,我有必要和古城公安局郑局长见面,把我的卧底份秘密告诉他。否则晚了,说不定古城又会发生很多扑朔迷离的悬案了。

    然而,接下来一连三天,我就像一个被人遗忘的垃圾袋堆在一个肮脏腐臭的角落里,再也没有一个人关注。也许是他们从我嘴里问不出什么,已经对我厌倦了。

    可我知道潜伏在古城公安局内部的“那个人”不会忘记我。毕竟,“那个人”还以为我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也许他会杀人灭口,让我永远哑掉;也许他会想办法把我弄出去,让我继续为他们“卖命”。

    在这关键时刻,我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担心外面那些与我有着息息相关的人的安全。

    经过几天来的观察,我发现那几个审讯我的警察都是专家,简直聪明到了极点。他们冷不丁会问一句:你是被人指使才去医院太平间的对吧?或者说:那支枪是他配发给你的对吧?要是我忍不住稍微点了一下头,那就上当了!而我总是冷冰冰的回答:根本没有谁指使我。或者说:那支枪是我在第三人民医院捡到的。

    他们问不出所以然,只好将我关进看守所的囚室里。我理解他们的难处,毕竟知道我是警方卧底的人,除了与我单线联系的省公安厅组织领导“老枪”和我的亲密人林芳,其他人都不知道。可我不敢对他们说实话,因为他们当中的“那个人”是古城黑帮潜伏在公安局里的内

    那个给我递纸条的人,说不定是古城黑帮头目之一。在古城黑帮还没有彻底被铲除之前,如果我在“那个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卧底份,很多与我有关系的人就会无辜被害。

    “哐”的一声,终于有人打开了铁门,虎背熊腰的看守迅速闪开,“那个人”立即出现在囚室门口。他从上掏出一包玉溪牌香烟,抖出一支点燃,用右手送入嘴里吸了两口,冷冷地看着我说:金生水,只要你如实坦白交待,你还有机会出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他左手握着那包玉溪牌香烟在前晃了晃,用食指在烟盒上轻轻地敲了三下。

    我会意,就说:你能不能给我一支烟,让我考虑考虑。

    他点点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燃,扔到我脚边,说:你不要浪费时间,还是尽快将你的同伙揭发出来,否则你会罪加一等,会在牢房里度过漫长的岁月。

    我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吐出一串烟圈后说:我很想坦白,可我没有犯错,哪来的同伙?

    别死撑了,我警告你,这可是你最后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了。

    你想立功受奖我理解,可你找错人了。

    你再考虑一下吧,否则你就断送自己的自由了。他说完后,“砰”的一声关上铁门,踏着啪哒啪哒的脚步声离去。

    我迅速掐灭烟斗,小心翼翼的剥开烟丝,里面果然裹着一张纸条,展开一看:兄弟,你的案子归我管,我不会让你受苦的。我会很快将你转移到安全地方,你千万要稳住。

    稳住?为了古城百姓,为了我的芳姐,我当然要稳住了!只要我能见到郑局长,将我的真实份告诉他,“那个人”很快就会和古城黑帮一起消失……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绝色少妇的缠绵爱:芳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