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返老还童 第322章 清理敌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再龙 书名:大吞噬术
    来了!

    一shíjiān,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来这个念头。

    因为在这个dìfāng,只有他才拥有这个资格,让完全英豪等待。

    而此时此刻,他终于出现了。

    于是大家都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而这个青年,赫然就是天山门,最伟大的大长老,而méiyǒu之一的,李宇轩大长老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嗖嗖嗖!

    李宇轩从虚空之中落下来,在无数人的关注下,他来到天山门主的旁,对着zhōuwéi的群雄道:“抱歉,因为一些小事,所以耽误了一段shíjiān,我想大家应该不会介意吧?”

    虎目扫视了一眼四周,目光之中透漏着强悍的气息。

    “咳咳,圣子轩宇,您来了。”

    “圣子,你真是李宇轩大长老?”

    “轩宇圣子,请你当着我们的面,给我们解释一下呗?”

    “李宇轩大长老,您终于来了。”

    显然有一些人,是怀疑李宇轩份的,于是李宇轩看了一眼他们,道:“诸位心中的疑惑,我可以在这里为大家一一解答。”

    “首先,圣子轩宇,就是我李宇轩。我李宇轩,就是圣子轩宇。在我落难的一段shíjiān里面,多谢大家的帮助,让我一步步成长,最终有了今的成就。”

    “但是我也希望诸位míngbái,我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那些曾经加难与我,给我制造麻烦,并且得罪我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至于那些支持我,在接到我的诏令,立刻就赶来这里的人,我衷心的感谢你们的支持。并且我也相信,你们会成为我天山门,最忠实的盟友。”

    “以我过去的风格,敌人我是不会放过的。而我们的盟友,nàme自然能得到无尽的好处,这yīdiǎn我想你们之后去与门主协商的shíhòu,他会给予你们一定安排的。”

    “当然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怀疑我的真实份,nàme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们,我就是轩宇。就是李宇轩,这是如假包换的。至于熟悉我的人,nàme自然zhīdào怎么鉴定我的真假,不熟悉我的人,就算我说出来鉴定的办法,想来你们也鉴定不了。而天山门主师弟,以及我的两位师叔,yǐjīng鉴定了我的真伪,zhīdào我的份。就是李宇轩,就是轩宇。”

    “所以我想请那些质疑我的人,不要以讹传讹,否则我的心会很不美丽。nàme心不美丽的我。会干出来shíme事,nàme我就连我也不qīngchǔ。”

    “至于在我来之前,某些耍谋诡计的人,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全部都进入我的黑名单了。在未来的一段shíjiān里面,我将会对你们jìnháng观察。在这段期间,rúguǒ你们表现良好。nàme我或许,还可以原谅你们。rúguǒ你们表现不够良好,nàme别怪我将你们,全部打入敌人的阵营,到那个shíhòu,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冷血无了。”

    “请记住,我不是一个拥有妇人之仁的人。”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纷纷震撼不已。

    他们想过狠多种kěnéng,但是却从来méiyǒu想过这样一种kěnéng。不卑不亢,从不退后一步,对敌人只有一个杀字,对zìjǐ人十分宽容。

    一出现,就wēixié所有人,从来不后退一步。

    简直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事

    “李宇轩,你不要太猖狂。”

    “哼,不要真以为zìjǐ天下无敌了,在这个天下,还是有一些人,可以制住你的。”

    “哼,神子北宫星河,yǐjīng在不久之前突破了,我相信,一旦他突破之后,定然会来找你,好好讨教一二的,希望到那个shíhòu,你依旧可以向现在这样,无所畏惧,wēixié我们所有人。”

    “真是笑话,难道你以为,zìjǐ一个人,可以对抗我们这些所有人吗?还有,你千万不要在我们面前嚣张,否则我们很róngyì陷入疯狂的境地,从而将所有天山门外出的人,都给全部杀光,让你们天山门,méiyǒuyīdiǎn意思的好子可以过。”

    “就是,我们要是吃不了好果子,nàme你们天山门,也别想有好处。”

    “你李宇轩是强大,你们天山门是牛,但是你们天山门,也有不多弱者,也有许多新人,也有许多弟子。rúguǒ你在这样盛气凌人,nàme我就只好,将你们所有门下弟子,一个个抓住,然后卖给妖王庭的人,我相信,妖王庭的大妖,是很高兴购买天山门的弟子的。”

    李宇轩看了一眼,说话的这几个人,然后向前走了一步,道:“看来诸位,是打算跟我拼到最后一颗,也不愿意俯首认输了?”

    “俯首,还认输?”

    “你难道真以为,zìjǐ可以将我们所有人都灭掉?”

    “哈哈,真是笑话。看来这一次的天山门盛会,真心méiyǒushíme可以参观的了。既然如此,nàme咱们还是就辞去离去吧。”

    “不错,诸位比如一起跟我回门,咱们也组成一个大联盟,一起对抗天山门如何?”

    “嗯,反正今天咱们也将天山门得罪了,nàme下山之后,立刻组建一个联盟,与天山门对抗,直到不死不休。”

    “真想有一天,可以抓几个天山门的人。”

    李宇轩乐了!

    这群人难道是傻子,居然在天山浮岛之上,wēixié天山门的人。

    这简直就是疯子,难道他们就不怕,zìjǐ将他们全部灭杀?

    然而在这个shíhòu,李宇轩的目光,看到在他们后,有一个灰蒙蒙的影子,眼睛瞬间一亮。他zhīdào,这群人并不是出自真心的,而是一群傀儡。

    傀儡,这也是一门神奇的术法。

    自古以来,只有一个特殊的门派,掌控的傀儡术最强。而这个门派,就是昔赫赫威名的黄泉门。黄泉门里面。有一门神通,可以施展灵魂**,灵魂入主傀儡体,如此一来,他的意愿,就是傀儡的意愿,他的想法,就是傀儡的想法。

    而眼前这些人,在zìjǐ面前,如此狂妄。如此猖狂,nàme就代表,他们是傀儡。所以他们不zhīdào恐惧,不zhīdào危险,不zhīdào规避风险,只会向上争斗。

    见到这样的况,于是李宇轩,对着黄泉门,所在的dìfāng。道:“怎么,难道黄泉门,也想试试我的威力,也想与我们天山门彻底决裂。nàme我可以接受你们的想法。”

    “额……。”黄泉门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要zhīdào,除了几位副门主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zhīdào。他们的门主,仍然在这里。

    所以méiyǒu了门主之后,他们门派之中的高手。只能是灵武九重天,根本不足以对抗李宇轩。

    在他们紧张的shíhòu,另一边负责控傀儡的那个长老,也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于是他继续控下去,那些傀儡,立刻跳了上来。

    “哈哈,天山门狗急跳墙了,居然wēixié黄泉门,真是不想混了。”

    “难道天山门,得罪我们这些小门派还不够,还想挑战一下那些大门派,想要让大门派,都与天山门对敌不成?”

    “天山门是强大,但是黄泉门也不差,大家都联合起来,nàme根本不会畏惧天山门。”

    “我看要不如,咱们这些人联合起来,一起投靠黄泉门的阵营,彻底与天山门对抗,这样咱们的心里,也能有一个主心骨。”

    “对了,黄泉门主在shímedìfāng,请你站出来招呼一声,rúguǒ你愿意与天山门对抗的话,nàme我这些门派,愿意以你们马首是瞻。”

    黄泉门的副门主,看了一眼zìjǐ的长老。然后站出来,道:“诸位放心,rúguǒ诸位有危难的话,nàme我们黄泉门,自然要给你们提供方便的。当然黄泉门,虽然不介意与天山门开战,但是目前我们双方,还是有一些合作的,所以只要天山门的人不出手,碍于某些条约,我们是不能先开战的。”

    “哈哈,黄泉门说的真好,真好啊!”天山门主这个shíhòu站出来,力李宇轩道:“既然诸位联合在一起,nàme我作为天山门主,nàme这个shíhòu不站出来,nàme也有点不对了?”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批终于天山门主的心腹长老,在这个shíhòu,纷纷上前一步。

    看到这一幕,天山门主很爽快的道:“尼玛,我去了几十年,今天我终于可以不用在顾忌。你们所有人给我听着,大不了咱们就拼一个鱼死网破,我们天山门的人,从来不怕事,也不惧怕任何一个门派。而且李宇轩大长老,是我们天山门的代言人。所以他说的话,可以代表我们整个天山门,所以那些心存侥幸,以为我们天山门,不会为了李宇轩大长老宣战的人,请你们不要心存侥幸。”

    呼啦!

    天山门主的话一出,所有人都míngbái了,在这个shíhòu,站在李宇轩对立面的人,就是整个天山门的敌人。一shíjiān,一部分人开始迟疑,开始后悔,不应该因为别人的串联,就走上与天山门对立的一面。

    当然这些人,bìjìng都是少数的。

    更多人认为,zìjǐyǐjīng走上了天山门的对立面,nàme就不应该放弃,而是一条路走到黑,只有这样才可以安全的活下去。

    于是那些反对李宇轩的人,渐渐分成两大阵营。

    眼看着zìjǐ创造出来的结果,再一次因为天山门主的话,而出现分散,效果降低的shíhòu,黄泉门的领袖们,也渐渐的不满了起来。

    然而在这个shíhòu,一个戴着斗笠的人,拍了拍黄泉门的一位副门主的肩膀,说了一些瞧瞧话。紧接着这位副门主立刻闭上了zìjǐ的眼睛,进入了沉思的状态之中。而那个戴着斗笠的人,依旧在他的后,méiyǒu退后一步。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

    原本寂静的场面之中,又出现了动乱。这一次闹出动静的人,不是那些小门派的门主,而是来自天山门内部。

    “哈哈,门主你可真是为我们天山门着想啊!”

    “我们天山门,怎么能培养出来你这样的不明是非,不zhīdào维护门派的门主?还有李宇轩那个大长老。简直就是太可恶了,一回来,就为我们天山门,找来如此之多的麻烦,简直就是罪该万死,这样的人,门主为shíme要庇护他?”

    “门主,你虽然是我们天山门的象征,是我们天山门的领袖,但是千万不要忘记。在门主的下面,还有我们这些长老团,所以rúguǒ你有shíme不对的,nàme我们长老团,也是有资格驳斥,反对你的意见的。”

    “不错,经过我们长老团商议,yǐjīng决定不在支持你的决策,直到你回归正路的shíhòu为止。”

    “你们!”天山门主这个恨啊!

    这群站出来的人。他自然认识。因为他们都是北宫楚雄的心腹,都是北宫楚雄利用丹药,培养出的长老,都是天山门之中北宫楚雄的死中党。

    他们的修为或许不是最高的。但是却可以影响zìjǐ的决策,质疑他的决策,让他的决策,不能nàme顺利的jìnháng下去。

    对于这样的况。他早就有了预料,但是却méiyǒu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个shíhòu。掌握如此的机会,狠狠的黑zìjǐ一下。

    “你们还是我天山门的人,你怎么能当着如此之多的人面前,说出来这样的话?”天山门主气的浑颤抖的,指着那些违背zìjǐ意愿的人。

    然而那些人,鸟都méiyǒu鸟他,fǎngfó他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似的。

    见到这一幕,天山门的人愕然了。就连那些旁观者也愕然了。这算怎么一回事,盛会还méiyǒu搞定呢,门派内部,先一步发生了内乱,按照这样下去,nàme天山门还有shíme潜力?zìjǐ一伙的人都打起来了,还有社么资格号令天下?

    原本就在迟疑,就不太看好天山门的人,现在变得更加不看好,更加坚决决定未来的发展路线,与其他大门派挂钩,而不于天山门结盟,站在统一战线。

    而那些原本就不看好天山门的人,现在则在一旁幸灾乐祸,瞧着天山门爆发的闹。至于一切的祸根,也就是李宇轩,此时则盯着天使门,黄泉门,金仙门的后,表比较让人难以寻味。

    tèbié是戴斗笠的人行动的shíhòu,李宇轩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的深邃,只见他心里想道:“那些人一看,就是北宫星河培养出来人,所以他们很显然,是得到了北宫星河额命令,所以才会如此行动的。但是北宫星河,很明显méiyǒu在这里,否则他早就找zìjǐ决战了。nàme能命令和吩咐他们的人,就剩下一个kěnéng了,那就是北宫星河。而在北宫星河旁的人,应该就金仙门门主,天使门门主,黄泉门门主,以及那个隐世门派的小妞。而且那个戴斗笠的人,上的气息,与北宫楚雄一摸yīyàng。虽然他利用了很多特殊的方法遮盖zìjǐ的气息,但是仍然méiyǒu办法,躲过zìjǐ的目光。现在他们就跳出来,nàme显然是有目地的。不过,他们的目地,是永远也无法达成的。”

    呼!

    深吸一口气,李宇轩看了一眼,那些正在跳出来,又或者心里有波动,心里产生抗拒的人,一一jìnháng分析和辨别之后,李宇轩才心mǎnyì足的道:“很好,现在终于可以出手了。”

    其实之前,他之所有méiyǒu出手,而是让那些人跳出阿里,与zìjǐ做对,那是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目的。他希望借助这一次的事,能将所有与zìjǐ做对,所有与zìjǐ不满,与zìjǐ的门派处于敌对的人,统统都给揪出来。其次,他希望能将门派之中那些,不符合zìjǐ的管理想法,又或者能影响门派发展的人找出来,他要一次,将所有的人都给处决掉。

    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他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最后一颗。

    当他看到,天山门内部的不稳定因素,都表现出来zìjǐ的想法之后,李宇轩就méiyǒu在克制,他直接伸出zìjǐ的手,对着那些至于天山门主的人,弹了几下。

    随着他的弹指落下,就有一个灵武境的天山门长老,哀嚎一声倒在地上,直接死掉。也就是几个呼吸的空隙,那些刚才还站在天山门主对面,与他争辩的长老,全部倒在了地上。一shíjiān,地面上到处都是鲜血。看到一幕发生人,浑恶寒无比。

    tèbié是那些站出来,反对李宇轩的门派门主。他们在看到zìjǐ的盟友,居然如此不清不白的死亡之后,一个个心中比较震撼,从而为zìjǐ的未来考虑起来。

    在他们思考的shíhòu,就见到李宇轩将目光扫视了过来,到那时心中一寒,更有甚者直接跪在地上求饶,希望李宇轩能原谅他们。

    然而面对他们的举动,李宇轩只是微微一笑,说了一句:“早zhīdào如此,nàme何必当初呢?而且我刚刚出现的shíhòu,也跟你们说过,我欢迎盟友,但是反对一切敌人。而作为我的敌人,只有一死。既然你们不知悔改,一直与我做对,nàme就应该míngbái会有shíme下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吞噬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