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返老还童 第314章 修炼仙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再龙 书名:大吞噬术
    “难道……!”

    李宇轩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了一个难以相信的kěnéng。

    李宇轩深深的记得,当年他的师父归天的shíhòu,并méiyǒu任何的异状。按照他师父当年的修为,在活个百八十年,根本méiyǒu任何的问题。

    但是他师父,最终还是在年纪轻轻的shíhòu,无病而死。

    这也是李宇轩,一直都比较疑惑的事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甚至为了这件事,在之后很多shíjiān里面,李宇轩都在检查,都在思考,师父为shíme会归天。

    为此李宇轩不惜,按照师父当年的旅行游记,在大陆之上游走,寻找师父的痕迹。在这个guòg之中,李宇轩仍然méiyǒu发现任何的疑点,还是不míngbái,师父为shíme会莫名其妙的死亡。

    但是他能怀疑的dìfāng,都yǐjīng亲自检查,可惜都méiyǒu漏洞。

    在这样的况下,李宇轩渐渐放弃了,调查师父死亡的原因。

    “按照记忆里面的信息,师父当年天赋丝毫不亚于过去的zìjǐ,甚至还有过之。而且师父,是天山门祖师一脉的传人,拥有天山门祖师的血脉,甚至还有天山门祖师,所遗留下来的一部分传承。在这部分传承里面,相信一定有很多奥秘。只不过,zìjǐ不是祖师爷那一脉的传人,无法利用血脉,获得祖师爷的传承,了解其中的奥秘,就连现在的天山门主,因为修为不够,所以能了解的东西,也并不是很多。”

    “但是师父当年的修为,堪比圣武境二重天的水准,nàme相信以他的血脉和天赋,了解的东西应该很多。而且他曾经发现过,那个神秘的阵法,并且对着阵法研究了许多年。想来应该能看透其中的部分奥秘。再加上,在师父晚年,根本不管门派之中的事,潜心在地里面修炼。nàme也可以理解为,他是在参悟地里面的石板。”

    “既然zìjǐ可以利用巧合的机会,透过月光看到石板之上的奥秘,nàme师父参悟nàme多年,也是有kěnéng,参悟道其中的奥秘,更何况他祖师爷一脉的传人。想来有一定的手段。所以师父有kěnéng参悟透了石板的奥秘,并且也zhīdào阵法,从而他前来平顶山,也是有一定kěnéng的。但是他来道这里的shíhòu,至少应该是圣武境的水准,否则根本无法进来此地,nàme只有一种kěnéng,当年师父是诈死。并且在炸死之后,他就突破了灵武境。进入圣武境,而前来了平顶山,并且tōngguò石板的奥秘,加上阵法的能力。最终进入平顶山内部,按照祖师爷留下的路线,在平顶山里面,寻找鸿蒙仙府。真正的宝藏。”

    “或许,或许师父他老人家,很kěnéng得到了鸿蒙仙府里面的修炼秘法。比如祖师爷得到的那一部分修炼功法。”

    想到这个kěnéng,李宇轩脑海之中的疑惑,忽然变的清晰,并且合理了起来。

    因为在他的记忆里面,师父的天赋很高,但是境界走的却很慢,可惜他每一次突破的shíhòu,都可以打败同一境界而无敌手,从而称霸天下,唯我独尊一方。

    在这个guòg之中,李宇轩深深的记得,师父每一次突破,都要精心找一个dìfāng,不让任何一个人打扰。而且在突破之后,师父都会陷入一段shíjiān重伤的况下。

    所以那段shíjiān,也是师父最弱的时期。

    在李宇轩的记忆里面,zìjǐ曾经见过几次,刚刚突破境界的师父,那个shíhòu的师父,脸色苍白无比,浑都缺乏jīngshén,并且上隐隐蕴含着雷电的力量。

    由此可以推测,他当年或许这的在修炼鸿蒙仙府的功法,为此在突破的shíhòu,就是在度天雷。而且鸿蒙仙府里面的功法,所遇到的天雷,经过不断的叠加,远远不是师父可以抵抗的。

    所以他最后选择诈死,并且进入鸿蒙仙府里面,就是为了寻找破解之法,否则以师父的格,他绝对不会进入这里,面对暗无天的虚拟shìjiè,不zhīdàozìjǐ的方向在哪里。

    “既然师父在这里,nàmezìjǐ一定要好好看看,希望能找到师父他老人家。”李宇轩méiyǒu父母,幼年时期就在天山镇长大,并且天天偷偷跟在师父的背后学艺,并且在少年时期,顺利成为天山门培养的弟子。甚至为了李宇轩的前途,师父还曾经将他送到了隐古门。

    只不过那个时期的李宇轩,天赋并méiyǒu全部施展开,而且他也不希望加入隐古门,所以在最后时刻,他的表现,并不是太出色,而méiyǒu被隐古门接受,最终回到了天山门,伴随着师父修炼了几十年,最终打下了成圣的根基。

    “méiyǒu师父,就méiyǒu今的我,所以师父您老人家,一定要活着啊!”

    李宇轩紧紧的攥着拳头,表示zìjǐ很兴奋。

    于是他在师父留下的石碑之上,签下了zìjǐ的姓名,表示zìjǐ来过此地,并且希望师父要是看到此留名之后,能前来与他相会。

    做完这一切,李宇轩继续朝着前面走,并且最终进入一个茅屋里面。

    在茅屋里面,李宇轩看到了一个炼丹炉,并且在炼丹炉的zhōuwéi,还有一些装丹药的葫芦。只可惜那些葫芦,yǐjīng出现了破损,并且里面méiyǒu任何的丹药,想来是被师父他们吃光了。

    感叹了一下,李宇轩继续在里面搜查,很快他发现了一个秘籍,于是连忙激动的凑过去,简单扫视了一下,发现那本功法的名字,居然是鸿蒙仙法。

    这是鸿蒙仙人,亲自创造出来的仙法,名列远古仙人时期,最强大的两本功法之一。很显然,师父和天山门祖师爷,都是修炼的这一本功法,于是经常遭雷劈,而且méiyǒu准确的规定期。

    “只可惜,这一本功法不完全,只有淬体篇。”

    简单来说,这一本功法,就是专门用来。培育新生代弟子的。想来鸿蒙仙府里面,那些最低级的仙人,都是修炼这一部分吧?

    “鸿蒙仙法,得到与混沌之初,与盘之仙法,共同维持宇宙和平,保证阳相济。一旦修炼此功法,nàme五年一小雷,十年一大雷,百年一惊雷。千年九雷轰顶,万年灭世大雷,万年之后,雷电变化无常,分忧而至,时大时小,让人防不胜防。”

    “然,一旦修炼此功法,就可以锻造远古仙人之体。凝聚混沌,最终问道成仙,与天地同寿。”

    很显然,这是一本好处与坏处。都十分明显的功法。

    修炼了,nàme就可以成远古仙人,横扫宇宙八荒。但是修炼了,也要遭受雷电的劈。而且不是西夏大陆那种小雷劫,破坏力是成倍叠加,并且一次比一次可怕。

    李宇轩记得。师父当年的修为,yǐjīng是百年的惊雷,但是那种第三档次的惊雷,也让师父差yīdiǎn小命不保,最终不得已,选择了诈死,前来鸿蒙仙府避难,寻找破解之法。

    “对了,既然师父前来这里,寻找破解之法,nàme显然鸿蒙仙法,应该有办法克制的。现在想想也对,鸿蒙仙法rúguǒ真的如此,大雷小雷不断的话,nàme修炼之人,不kěnéng达到数千才对,很显然有一些克制,或者降低雷电出现的方法,祖师爷和师父,都是前来寻找此法的。nàmezìjǐ,进入这里,是不是也可以寻找此法呢?”

    其实在看到鸿蒙仙法的shíhòu,李宇轩就决定修炼他了。

    因为李宇轩有大吞噬术护,所以他修炼鸿蒙仙法,有很多的好处,危险的几率,会大大的降低。因为他可以排除雷电的杂质,凝聚雷电的精华,吸收其精气,锻造几

    “弄不好,当年创造出来三千大道的诸位,就是为了克制那种毁灭的天雷。而大吞噬术,应该是其中的佼佼者吧?”

    不管咋样,李宇轩都决定,先将淬体篇的鸿蒙仙法修炼出来一个结果。rúguǒ他能在短shíjiān内突破,nàme他就继续寻找鸿蒙仙法,继续修炼下去。

    rúguǒ他méiyǒu办法在短shíjiān内突破,将其修炼成功,nàme李宇轩就放弃修炼此法,直接利用大吞噬术,直接将鸿蒙仙法淬体篇的力量,全部吸收的一干二净,也不用担心,那个所谓的远古仙人遭遇的天雷(仙雷)。

    “鸿蒙之始,天下大安,三千大道,鸿蒙唯心,万法之王,为我鸿蒙。”

    在看到这个总篇的shíhòu,李宇轩也不由得心惊,这个鸿蒙仙人,还真是狂妄啊!估计他认为zìjǐ,yǐjīng是天下无敌了,所以才会如此说?

    难道,那个盘真的不如他厉害?

    在典籍里面记载的况来看,盘应该不弱于鸿蒙,甚至要比鸿蒙强大,因为盘是第一个远古仙人,拥有雄厚的根基,而且他创造的盘之仙法,更是武术师的祖师爷,属于武术师,最高级的功法。虽然méiyǒu人见过盘之仙法,但是大家都认为,他不会比鸿蒙仙法弱。

    再加上盘的体,要比鸿蒙坚固,按理说盘,应该要比鸿蒙小胜一筹。

    当然两种功法,并méiyǒu正式碰撞过,所以méiyǒu人zhīdào,他们到底谁更强。其实鸿蒙收nàme多徒弟,就是希望zìjǐ的徒弟,在修炼zìjǐ的功法之后,能与盘的弟子对抗一下,看看到底谁更强大一些。

    但是盘不如他意,从修炼开始,一直到他神秘的失踪,从来méiyǒu收过zìjǐ的弟子。因此他méiyǒu弟子,鸿蒙仙人的徒弟,自然无法找他的麻烦。而鸿蒙他zìjǐ,更是碍于某些原因,不能与盘战斗,所以两个功法,自然méiyǒu办法碰撞。

    “管他呢,既然碰到了鸿蒙仙法,又有大吞噬术在,不尝试一下,都说不过去。”

    李宇轩人真的点点头,然后全心的投入修炼之中。

    ……

    在李宇轩修炼鸿蒙仙法的shíhòu,西夏大陆那边,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听说méiyǒu,最近有一个门派被灭掉了。”

    “嗯,我也听说了。”

    “哎,现在大家的绪都不稳定,随时都kěnéng引发暴动。虽然天山门的人,曾经制止过几次,但是对于那些门派被灭掉的门主来说,他们根本无法在忍受。这种离开也不行,在这里也不行的子。再加上,他们的门人,亲人都被对手杀死,从而导致他们的绪,更加的不稳定,随时都kěnéng爆发血战。”

    “不zhīdào,天山门的人,到底决定如何处理,那些不尊重邀请令。前来天山门聚会的门派。”

    “不错,rúguǒ天山门,无法将这个事搞定,nàme整个shìjiè,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天山镇之上,大家互相聚拢在一起,一个个绪比较暴躁。因为有一个门派被灭掉,就会有第二个。bìjìng大多数门派的门主,都是zìjǐ门派之中的巅峰战力。rúguǒ门主,长shíjiān里面zìjǐ所在的门派,nàme况他们的门派战力,自然要成几何数下降。从而给对手以可乘之机。

    此时,站在这群议论之人的另一面,有一群天山门的执事,隐藏在黑暗之中。静静的观察者此地发生的一切事

    “哎,这样的子,不zhīdào要持续多久。”

    “是啊!自从前一阵。第一个报传来,有三十多个门派,被对手覆灭之后,天山镇之上,不少门派的门主,都开始暴走了。最近几天,我们执法队的人,yǐjīng陆续抓捕了十余名门主,并且击杀了七八人,才算是勉强,震慑住剩下暴躁的门主,但也只是权宜之计,rúguǒ事继续恶化下去,nàme后果这是不堪设想啊!”

    “对了,门主不是说,yǐjīng在安排人负责处理了吗?”

    “嗯,门主确实安排了,但是门主安排,也不代表,可以立刻产生效果。bìjìng现在都是dìfāng的小势力在争斗,tèbié是那些偏远,而且地域的小门派,他们往往会在杀了对手之后,选择逃遁。并且这个事好处理,但是东周帝国与魔法王国的边境,最近发生的冲突,更加的可怕,据说yǐjīng发生了一百多起血战,死亡十余万人,其中灵武境的人,也不在少数。”

    “不过也好,大概还有两天,两天之后,就是天山大会,正是召开的子,那个shíhòu,一切就都有了结果。至于具体的事,都不是咱们这些小人物,可以商议和决定的。上面的人,想来应该有足够的思考。否则以咱们执法队的本事,又如何能控制住,那些狂暴的门主?tèbié是那些二三流门派的门主,一个个都是灵武境的高手,但是这几,yǐjīng连续被抓捕多少个了。”

    咚咚咚!

    就在这个shíhòu,一阵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一个天山门的传令弟子,来到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执事边,并且递给他们一个,门主传来的信函。

    “门主的信函,想来应该有shíme具体安排吧?”

    传令弟子下去之后,那名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天山门执事,则打开了信函,仔细阅读上面的况,良久之后,心中才大定的道:“诸位,原来咱们都多心了,门主他老人家,果然是老谋深算啊!”

    “怎么回事?”

    “门主又做了shíme事,是咱们不zhīdào的?”

    “柳执事,您到是说啊?”

    被称作柳执事的人,对着zìjǐ的心腹和同袍,道:“原来在十几之前,门主就在大陆之上,大部分地域,摆放了传送阵,并且设定了许多,漂浮的地点。可以随时,传送高手过去。在接收到,méiyǒu门派覆灭的消息之后,门主立刻调动一部分长老,前往那些事发地点调查,并且寻找凶手。”

    “tōngguò几的搜寻,最终调查出来了凶手,并且给予格杀。同时门主,还下令那些长老,将当地所有méiyǒu参加,天山门大会的门主,全部诛杀,并且覆灭他们的门派。因此在昨之前,全大陆méiyǒu前来的门派,全部被我们天山门覆灭,其中包裹两个一流门派,十个二流门派,三流门派,四流门派,末流门派数百个之多。”

    “经过这一次的清洗之后,所有拒绝我天山门的门派,全部被肃杀的一干二净,因此那些门派的门主,终于可以安心,在天山镇之上居住了。”

    “柳执事这样的事,应该立刻让大家zhīdào,稳定大家那个暴躁的内心,以此达到天山镇的稳定,而不是利让咱们在这里监视,以免他们暴动。”一名黑袍执法弟子,在这个shíhòu,提出来zìjǐ的见解,希望柳执事,能立刻宣读,门主送来的信函。

    然而柳执事,在听到他的话之后,méiyǒu立刻同意,相反摇了摇zìjǐ的头,道:“现在还不是shíhòu。”

    “nàmeshímeshíhòu才对?”

    这些人能在柳执事的队伍里面,nàme自然是他的心腹,因此大家都好奇,他为shíme这么决定。

    在他们的关注下,柳执事缓缓道:“现在这群人,心里太压抑了,所以必须让他们释放出来,否则他们带着如此压抑的心,登上天山浮岛,会为我天山浮岛,造成更多的麻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吞噬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