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返老还童 第141章 快前往皇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再龙 书名:大吞噬术
    ( )    帝国京都警卫处!

    这个警卫处,专门负责处理,京都里面发生的系列事。i

    就在十分钟前,负责警卫处的帝国官员袁金山,接收到属下送来的报告,在报告里面称,一群纨绔子被人诛杀在西门大街,请求派人调查。

    如果是一些斗殴事,他是不屑管理的,但是当他听到那些纨绔子,一个个都死了,那么就在也无法平静了。

    打人,打脸,那是孩子们之间的游戏。

    大人是默许的。

    但是如果孩子死了,那么就不是打人,打脸那么简单了。虽然是纨绔子,是被家族放弃的人,可他们毕竟是家族的一份子,是某个大员的儿子。

    当然也可能是某某个儿子,可能那个官员,那个家主自己都不知道,但他就是他的儿子,那么就要受到自己家族和势力的保护。

    如今有人将他们击杀了,那么就是主动挑衅那些势力。

    而且在袁金山得到的报里面显示,这些纨绔子里面,有许多当朝二品官员的后代。

    甚至有一个人,还是当朝一品大员的旁系后代。

    这个人,自然是阻拦北宫星河的那位悲将军。

    一个纸片子!

    就抹杀了的将军,不得不说他就是一个悲剧。

    所以袁金山,不得不慎重,他派出了最出色的队伍,最出色的仵作,最出色的捕头,希望可以尽快的抓住凶手。

    然而就在那个他自认为精英的队伍,刚刚出发不久。

    他另一个属下,再一次进入警卫处,找到了袁金山,并且根他禀报了一件事。在这一件事里面,袁金山再一次听到了让他震惊的消息。

    又一批纨绔子,联通一些军中干部,被人诛杀在大街之上,而凶手扬长而去,没有人可以阻拦。

    袁金山大怒,这是在他执政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恶劣的事,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为了自己的地位,他再一次阻止了一批精英队伍,外出寻找凶手。

    可惜他的命令,刚刚发出去,不足三分钟,再一次有噩耗传来,这一次居然是国教内门弟子,在京都之中,被人一番羞辱之后,直接击杀在大街之上。

    而且这一次的事,居然又人证。

    周围的街道,有很多人可以看到,刚才那一幕的发生,那些国教的弟子,如何被杀死。

    和第一次,第二次的况,几乎一摸一样,都是一张纸,从轿子里面飞出来,然后那些阻拦轿子的人,就全部分成两段,魂归天外了。

    这是每一次事,都有的为一个共同点之一。

    叛逆的城卫军,轿子,轿子里面的人,一张杀人凶器白纸。

    这是他们目前唯一了解的事

    当然如果给他们足够时间,他们可以调查清楚,那叛逆的三十名城卫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家里有什么,修为如何。

    可惜这些都不住要,因为从信息传递回来的况来看,那些人都是死在轿子里面的那个人,发出来的白纸之上。

    接二连三的噩耗,让袁金山的脸色,苍白无力。在帝国,有两种人是不能得罪的,一个是帝国皇室,一个是国教弟子。

    帝国皇室,那是皇帝的亲属,你得罪他,那就是在找死。而得罪国教,那就等于得罪了,满天下的国教弟子。

    要知道天下大派,弟子都是有数的,简单一调查,就可以知道的差一不二。但是惟独国教,没有人知道他的弟子有多少。

    上到帝国一品大员,皇室宗亲,下到街边卖艺,军队里面的士兵,几乎都是国教的弟子。国教可以说就是一个大杂烩,当然因为这样的弟子太多,所以每一个人,能得到的资源,也就变少许多。

    因此国教培养的弟子,除了一些有势力,有家族,有后台的,那么很少有人可以得到最大化的资源培养。

    当然如果你是天才,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这样一来,就造成国教的弟子众多,但是大众化也多,所以遍布各行各业,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一些比较有能力的人,都愿意加入那些大门派,而不愿意加入国教,这也是国教的一个尴尬之处。

    如今袁金山,就得罪了国教。

    因为国教的弟子,是在他执政,并且管理的地区出现的事故,那么不算你头上,算谁头上?

    所以一旦这一次的事,彻底暴光之后,那么袁金山必定,第一个落马,甚至脑袋搬家。这是袁金山,不希望发生的事了。

    扑通一声!

    袁金山倒在地上,浑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宛如落汤鸡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下属官员,急冲冲的进来,一把抓住袁金山的肩膀,道:“大人,大事不好了。”

    “说!”

    “在天大的事,又能如何?”

    在说这话的时候,袁金山的表很痛苦,因为他知道,他的未来,已经没有了。

    然而他的下属,却不知道袁金山心里的想法。因为他现在很着急,他比袁金山还要着急,所以见到袁金山让他说,他就再也无法忍住了,于是他张嘴,就说出来一个让袁金山整个人瘫倒在地上的话。

    “大人,刚才我们几个在隔壁讨论,并且进行了一番分析,结果让我们得出来一个惊人的结论,所以我想,我有必要通报您一声,请您尽快做决断。”

    这个人如此紧张这次的事,自然是因为他和袁金山是一条线上的人,一个死,那么就一连串的死。

    所以他绝对,不希望袁金山落马,那等于让他,让他们失去了一个靠山。所以他紧张袁金山,紧张一次的事

    袁金山也明白他的想法,听到他们有猜测,顿时眼前一亮,道:“你说。”

    “回禀大人。”

    “经过我们的猜测,我们发现这三次的事,发生的地点,如果串联起来的话,会指向一个地方。i ”

    “什么地方?”袁金山凝眉询问道。

    “皇宫!”

    “什么?”

    袁金山大吃一惊,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进入不远处的柜台里面,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地图。

    这个地图,赫然就是京都的地图。

    这是警卫处,必须存档的地图,方便警卫处的人,在京都里面做事。

    袁金山连忙在地图上,将那三次事的发生地点,一一串联起来。结果串联完毕之后,他一股坐在地上。

    因为他串联的结果,和他属下们猜测的结果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那个凶手争吵着皇宫行去。

    如果他在皇宫前面,在犯下一些滔天大罪,那么袁金山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死,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侥幸。

    甚至整个家族,都会因为那个凶手的出现,而一起毁灭。

    想到了这里,袁金山面如土灰,他彻底放弃了。

    然而他的属下却没有放弃,依旧在说道:“大人,你也看到了,眼前的况,正好是咱们唯一的出路。”

    “什么出路?”

    袁金山暗淡的询问了一声,事实上他丝毫的希望都没有。

    然而当他听到属下的话,顿时眼前一亮,宛如希望出现了一样。

    只见那个属下,道:“大人,我们警卫处,在皇宫前面,有一个暗营,专门负责在皇宫外围守卫。”

    “按照往的规定,城门以内是军和近卫军的管辖范围,而皇宫外面,则是咱们的天下。但是那出暗营,是前几代大人,放在那里保证皇宫安全的,历代警卫处大人,没有一个撤换的。”

    “因此这么多年,很少可以利用。但是咱们现在正好可以利用一下这个暗营,没准可以逆天而上,反而立下大功劳。毕竟这一次的事,事发突然,就连国教的阵法大师,都没有办法阻拦,何况是咱们这些人呢?”

    “所以只要大人,给暗营一个命令,让他们立刻拦在皇宫前面,拼死也要将那个凶手阻拦下来,那么就是咱们的希望。”

    暗营?

    袁金山嘟囔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那个暗营是干什么的。

    可以说那就是一个夹板气,在那个位置办什么事,其实都要经过军和近卫军的审核,所以那个暗营,这么多年来,一个事都没有办成过,甚至很少出动。

    所以在那个地方,也很少有人可以立下功劳。

    按照以往的模式,凡是得罪袁金山的人,那么他都会发配到暗营,让他们在那里养老,而不用和自己作对。

    所以在提到暗营的时候,袁金山面色仍然没有太开心。

    “大人,只要你通过警卫处,一级密碟信息过去,让暗营在宫门位置防御,那么他们就算再怎么补愿意,不高兴,也会前去的。”

    “为什么?”

    “因为,也渴望立下功劳。而一级密碟,那说明有大事发生,所以他们必然不敢怠慢,而且大人,你从现在开始,也立刻快马加鞭,从小路赶去,争取先一步赶到皇宫,并且指导他们防御,如此一来,必定可以得到皇帝陛下的赏识。至于那个凶手,大人根本不用担心,如果他真要去皇宫,那么必定有去无回。”

    袁金山听到上下的分析,一想也确实是那么个道理。

    这么多年来,还真没有人敢独自一个人,强闯皇宫的。奥布,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做到,那么就是李宇轩。

    当然是巅峰时期的李宇轩,而不是现在返老还童的李宇轩。

    只不过李宇轩的脾气很好,而且不喜欢来京城,所以并没有和皇族发生冲突,也就没有和皇族争斗的可能。

    所以在袁金山的眼里,在这个世界之上,凡是强闯皇宫的人,一定会死无葬之地的。

    “按照最快的速度来分析,那个轿子大概还有六分钟,才会赶到宫门前面。而本大人骑上踏雪,最多五分钟,就额可以赶到,如此一来,还真能赶上这一次的事。”

    袁金山大喜,他知道如果自己护驾有功,必然可以免死。

    甚至如果陛下高兴,还可以护着自己,而不被国教和其他官员制裁,这才是袁金山,最大的饿希望。

    于是他连忙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吩咐后的那个属下,道:“我现在立刻赶去,你立刻安排人,并且利用密碟,传递给暗营,让他们马上出动,违者决不轻饶。并且你立刻给军,近卫军同一时间密碟,让他们给一个方便,并且告诉他们咱们的推算,让他们立刻派高手出动护住宫门,同时希望他们禀报陛下,咱们的推测。”

    等袁金山的话音刚刚落下,他人已经踏上了坐骑扬长而去。

    至于他离开之后,那个属下具体如何作,已经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事了。

    ……

    国教!

    这里是京都,仅次于皇宫的第二个秘密之地。

    在这里可以说,汇聚了大半个京都里面的高手,甚至还有国教第一人,当代的老国师大人。

    此时国师所在的静心

    国师本来是和几个长老商议事,结果在不久前,一个执事进来禀报,说负责城墙守卫的阵法系执事苍松鹤归来,并且有要是禀报。

    于是国师停止了商议的事,让苍松鹤进来。

    这个苍松鹤,就是城墙之上的阵法系武术师之下,他奉命前来禀报城墙之上的发现。因此在见到老国师之后,他就立刻禀报起来。

    等他说完,却发现整个大之内,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宛如看傻子似的。

    “苍松鹤执事,你们师兄弟三人,是不是又去喝花酒了?”

    “我告诉你苍松鹤,当年你的修为,就是因为喝花酒,而耽误了修炼,所以才会停滞不前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像过去那样,天天喝花酒,我告诉你,你的寿命绝对长不了,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可惜了,本来你的成句,成就至少可以在灵武境五重天左右,可是因为你自我放弃,如今只能有灵武境二重天的修为,实在太可惜了。”

    “就算你喝花酒,怕我们责罚,那么也不用,用一个如此荒谬的谎话,来欺骗我们这些老家话?”

    “就是,如果你们三个,不想继续负责那里的守卫,你可以跟我明说,我们阵法里面,可是有不少人的修为,都可以去担任,那里的守卫责任。”

    “换一换也好,毕竟他已经担任,成为的阵法守卫,差不多有二十年了,也到时候挪挪位置了,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好了,你们几个都给我闭嘴!”

    就在这个时候,老国师突然开金口,盯着苍松鹤看了一会,然后思索了一下道:“他并没有撒谎,我在的心理,看到了真诚,真实,所以他所说的事,应该是真的。”

    “掌教!”

    “国师大人,您……?”

    “你们听着,这个世界之上,有很多人,很多势力,都是隐居不出的,但是他们都很厉害。隐古门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他们的堂主,随便走出来一个,修为都不弱于老夫,而他们的门主,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老国师抚摸自己的胡须,然后一脸思索的道:“很多年前,我和李宇轩等人,曾经一起考取隐古门的弟子名额,结果全部被淘汰。由此可以知道,隐古门多么的强大。”

    “在这个强大的门派,自然有人可以撕开结界,也不足为奇。就算是老夫我,如果趁着他们喝花酒的时候,用尽功力,也是可以撕开一个口子的,当然口子的大小和时间,一定不会太长,太大。”

    有了老国师的,这么一番比喻和结束语。

    大家心里都明白,一定是有一个高人,进入京都了,而这个人的修为,一定强大到,让他们恐惧的地步了。

    “他有什么目的?”

    “他为什么要前来京都,难道他是隐古门的人?”

    “可是隐古门的人,不是很好出世吗?而且就算出世,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隐古门的人,如此的霸道和嚣张啊?”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呢的时候,老国师的头顶之上出现一团团血气。这些血气出现之后,瞬间飘散在开来。

    下一刻,老国师的脑海里面,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在这些画面里面,整个京都的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可见。甚至就连,某一个小屋之内,某一对男女,正在做那苟且之事,他也可以看到。

    看到老国师的这个动作,所有的长老都闭上了嘴巴,他们当然知道老国师在干什么,所以他们不敢打扰老国师在施展武术。

    就这样时间,不断的飘逝。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老国师的眼睛顿时起来,紧接着他从椅起来,道:“来人的修为很强,怪不得可以撕开结界,进入京都呢。”

    “现在他要前往皇宫,恐怕皇宫那些废物,根本无法阻拦他,所以我要亲自去会会他,而你们现在开始,回去处理各自的事物!”

    话音一落,老国师的体,瞬间从大之中飘散。

    在老国师离去的时候,另一个阵法师,已经来到了皇宫,并且通过份审核,进入了皇宫深处,等待皇帝陛下召见了。

    !dt

    i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大吞噬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