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求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下一秒,杜海眼睁睁地看着魅倾舞轻笑一声后,红袖一挥,一道白雾袅绕的寒气直直到他手中的大刀上,接着他手中的刀便怎么也砍不下去了,诧异之际,抬头望去,只见那大刀上竟结了一层厚厚地冰!

    莫说杜海,在场所有人几乎都张大了嘴,满眼不可思议地望着魅倾舞!冰能源!竟然是冰能源!

    魔灵大陆,属中存在风系、火系、水系、土系、电系、雷系,唯独,不存在冰系!而魅倾舞她竟然能够释放出冰能源?!这能不惊讶吗?这能不轰动吗?!

    然而,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一幕令他们几想死的画面就那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赢话费,):。

    只见,魅倾舞往后稍倾,脚下生风般朝后瞬间移动,生生从杜海面前退了出去,接着便是腾飞而起,伫立在半空中,与树同高,红衣决然,绝美的脸庞,挂着邪魅的笑意。

    就那样在半空中斜睨着他们,如同看一群蝼蚁般,但,那如漆似墨的黑曜眸子里,却是淡无波痕,仿佛万物在她眼中都是一样,都是平等,无高低之分,亦无好坏之分。

    这种平等,不是什么道德仁义上的人人平等,而是,任何人都入不了她的眼,进不了她的心!

    无邪望着魅倾舞淡然地眸子,心底不知为何,有一丝不爽!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自己为何会如此时,他已跃飞到魅倾舞旁,停立在同样的高度,环着她的腰一把将她带入自己怀中,望着她依旧黑墨的眸子,低声道:“小魅魅好冷淡!”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些委屈。

    “是么……”魅倾舞大大方方的让他抱着,抬眸,似笑非笑地睨着他,意不明。(最稳定,,.)

    这时,所有人都静默了,惊诧了,迷糊了!上百个人,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半空中亲密无比的两个绝色男子。不仅为这唯美地画面,更为他们竟然能够在空中随意飞行!

    人人都知道,在魔灵大陆,能够自由飞行代表着什么!

    一名幻师,要达到幻皇,才能御银剑飞行!达到幻圣,能够御金剑飞行!而自由飞行,只有修为达到幻尊者!

    幻尊,整个魔灵大陆,千百年未曾出现一个!如今,他们却见到了,真真实实的见到了!

    所有人中,只有黄泰庆与姜信宇除了震惊外,还有不解。魅倾舞不是大幻师么,何时竟成了幻尊了?!

    现在,最诧异的莫过与杜海了,他本以为对方只是个小白脸,没想到竟然是个千百年以来出现的唯一一个幻尊!

    杜海原本圆肥红润的脸唰地苍白,额头直冒冷汗,就算披着虎皮,仍是觉得全发凉。若早知她是幻尊,就是打断他的狗腿,他也不敢跑到她面前叫嚣啊!如今,他算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手一抖,大刀从手中掉落,杜海“砰”的一声直直地跪倒在地,哆哆嗦嗦朝着魅倾舞赔罪道:“刚刚小的眼拙,不知道是冕下大人,竟然拿刀对着您,实在是该死!”说着,狠狠地朝自己那张肥满满的脸上打了几巴掌,后急忙磕头求饶:

    “求冕下饶了小的吧,小的知道错了,只要冕下饶了小的,小的必定为冕下做牛做马!”又是一阵磕头声。

    众人被这突然起来的一幕弄得云里云雾的。而杜海的那些个小弟们见势,也都纷纷放下刀剑,磕头求饶,一时间,不绝的求饶声回响在整片树林里。

    “冕下饶命啊!”

    “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冕下海量饶了我们吧!”

    “……”

    魅倾舞望着底下那群正拼命求饶的人,蹙了蹙眉。望着杜海,张口,缓缓道:“不是说该死么?又为何向本少爷求饶呢?”

    杜海一顿,抬起磕得血迹隐现的头,望着眼神漠然,面上却又笑得无比妖娆的魅倾舞,顿时心中一阵绝望,却还是抱着一丝丝希望,求道:“求冕下饶了小的吧,小的以后愿为冕下做牛做马……”

    那些个求饶的小弟,也都停了下来,一脸绝望悲哀地望着魅倾舞,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

    “本少爷有说过让你们死么?”奇怪,她有那么恐怖么?魅倾舞一副不解地模样。

    其实,她也知道,这些人估摸着是把她当成了幻尊了罢。幽幽地叹了叹,又麻烦了……

    看出魅倾舞所想,无邪凑到她耳边,缓缓道:“我们家小魅魅一点都不恐怖……”还特别可……

    颤了颤,魅倾舞最不喜的就是夜魂凑到她耳边说话,那温的气息总会使得她走神,心颤。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推开某妖孽的头,魅倾舞瞥都没瞥夜魂一眼,直接朝着底下因她的话而兴奋不已的人望去。

    “冕,冕下的意思是,可以放我们走吗?”杜海迫不及待的问道,激动得差点蹦起来了。连带着他的那些个小弟们也都松了口气。

    执起前的一缕发丝,把玩着,听得他的话,魅倾舞浅浅一笑,却是无比邪恶:“当然——不!你们挡了本少爷的道不说,还毁了本少爷的好心,更重要的是,竟然还敢拿刀想砍了本少爷,你说,若是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显得太好欺负了?”

    望着脸色又是唰的灰白的杜海等人,魅倾舞黑曜般绚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促狭,若是此刻在现代,应该可以用做云霄飞车,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罢。

    “放心,本少爷不会要了你们的命,我还嫌麻烦!”

    顿时,杜海的心真的是如一下天堂一下地狱般起伏着,眯细的眼睛刹那光亮起来,等待着魅倾舞接下的话。

    “诺,只要把这群姑娘们给本少爷留下,你们就可以离开了!”魅倾舞指着那群个个张的清灵秀丽,约莫十四五岁的女子们,语气幽幽地,令人无限遐想。

    原来她是看上了这群姑娘!杜海抹了把虚汗,赶紧狗腿的朝着魅倾舞道:“成,成!冕下说什么便是什么!”然后朝着他那群手下喝道:“还不赶紧把这些姑娘放了,好生交到冕下手里!”

    “是!老大。”应喝一声,他们哪有不从之理,快速的给这些好不容易拐来的女子松绑,放了她们。

    女子们一阵雀跃,却又担忧会不会再次落入虎。因为她们实在想不通,这个貌胜天人的,修为又是幻尊的红衣少年,把她们救出是为何。

    “冕下,您看,这样行了么?”见手下把人都给放了,杜海即使心中不舍那白花花的银子,但怎么着也比没了命好。当下,扯着一张谄媚地笑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挥了挥衣袖,魅倾舞表示他们可以走人了。只是,她那闪耀着促狭地眸子,可躲不过无邪的眼。

    她会这么容易便放人走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