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建立邪暗(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咳咳,”黄泰庆清咳一声,示意两人要注意场合,可惜,人家连瞥都没瞥他一眼。(最稳定,)请使用访问本站。

    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魅倾舞望着还有大半数人没报完,眼神有些微闪,扯了扯嘴皮,道:“下一个……”只要不给她再来个秦始皇,她或许还能承受得住。

    “在下秦始皇,修为七剑幻士。”一个满脸胡渣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粗声道,语气中尽是豪迈。浓眉下一双澄澈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魅倾舞。

    嘴角微抽,敢这老天爷故意玩她的!勾唇,魅倾舞却是彻底淡定了,笑而不语。

    早晨的暖阳在不知不觉中,已上中头,刺眼地光芒铺洒在这片树林,茂密的树叶遮盖下,只有偶尔几束光线透过,直在落叶满地的林间,带来些些亮意。

    此刻,总算在‘心煎熬’之下,记录完总共一百零二人的姓名及修为况的魅倾舞,带领着一群人走在这草丛遍布的树林里,脚走在明明是四月,却已干枯地落叶上,“卡兹卡兹”的响着,在静谧地林间,甚是显耳。

    “敢问魅公子,我们这是……去哪?”姜信宇跟上前于魅倾舞同步,不解地问道。从记录完名单开始,她就带着他们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了。

    顿步,魅倾舞转过头,狭长地凤眼尾角微微挑起,眼眸定定地望着姜信宇,轻轻启唇,道:“本少爷没说过么?”好像没说过……大概是嫌太麻烦了。

    随着魅倾舞顿步,众人也都停了下来,纷纷朝着她望去,待听得魅倾舞与姜信宇的对话时,皆是无言。

    黄泰庆抬起那内双眼,淡淡地瞥了魅倾舞一眼,对着姜信宇解释道:“她怕是嫌麻烦。(.最稳定,)”

    “呃……”顿时了音,姜信宇张了张唇,却是什么都没说出口。对于泰庆的话,他百分百相信,这不仅仅是因为泰庆可信,更因为,他的话,他很赞同。

    “诺,小魅魅,张口……”将细心剥掉橘子皮的橘瓣放到魅倾舞嘴边,无邪凑到她面前,笑得无比妖媚,似惑一般开口道。

    对于一路上不是喂橘子就是喂草莓给她吃的夜魂,魅倾舞表示非常享受,微微张口咬下那橙黄的橘瓣,甜而不腻,很是香甜。

    魅倾舞很是享受的将橘瓣咽下后,望着面前这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黑曜眸子里闪着不明的流光,她伸出纤长的手,挑起夜魂的下巴,痞气十足,道:“夜魂还真是体贴啊……”

    无邪顺势朝魅倾舞抛了个媚眼:“那是,本尊可只对小魅魅你一个人好呢。”

    听得那一声“夜魂”,无邪耀黑的眸子里不经意闪过一抹复杂。果然,还是‘小邪邪’比较顺耳。

    望着一路上不知上演了多少遍的戏码,众人默契地选择无视,虽然两个美人儿都吸引人目光的魅力,但是,他们怕看多了这种剧,会长针眼。

    “魅少爷,前方五十米处正有一批人马朝此处来。”届时,一亚麻黄衣袍的青年上前朝着魅倾舞道,精明的眸子闪着微光。

    斜睨了青年一眼,魅倾舞懒懒地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邓小平同志啊,这一路上,你报告了几次了?”

    邓小平的脸有过一丝涨红,吞吞吐吐道:“九……九次而已……”

    “嗯,才九次‘而已’?!”魅倾舞侧,偏着脑袋看着邓小平,神甚是无害。

    看来,眼前这青年跟邓小平爷爷压根不是同一人!至少人家邓爷爷不像他这么罗嗦,也不像他这么疑神疑鬼。

    如此一想,魅倾舞原本因邓爷爷、毛领袖而顶着的“巨大压力”顿时没了,以后该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众人忍俊不,一路上,邓小平整整说了九遍“魅少爷,前方五十米处正有一批人马朝此处来。”的话,且一字未改。还害得众人除魅倾舞与夜魂依旧是一脸悠然外,皆是戒备万分。但是,每次他报告完之后,出现的不是一群蚂蚁搬家,就是一只只兔子蹦蹦跳跳窜过草丛。这一次,众人也都只把他的话当做玩笑来听了。

    “这次是真的了!”望着众人憋笑得脸,邓小平涨红着一张脸,肯定道。

    然而,却无人能够认真的回应他。黄泰庆走到邓小平边,看看魅倾舞,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郑重道:“小平啊……以后‘火’若是还未烧到眉睫,你就别同魅少爷说了。”

    见邓小平又疑惑的望了望站在泰庆边的自己,姜信宇也微微点了点头,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一抹弧度。

    搔了搔头,邓小平的视线在一脸悠然自闲的魅倾舞上扫过,望向黄泰庆,不解地问道:“为何?”

    “因为……”好笑又似无奈地摇摇头,黄泰庆朝着魅倾舞睨了一眼。

    未等黄泰庆说出,无邪就接着说了下去:“因为,只要不惹到我们家小魅魅上,任凭你杀人放火还是谋朝篡位,抑或是,天塌了,她的眉头也不会蹙一下。”相反的,若是惹到……

    笑吟吟地望着魅倾舞,无邪朝她抛了个妩媚的眼神,妩媚中又透着丝丝邪气。

    众人了然地点了点头,不仅是邓小平,就连他们都不得不为眼前这个人,他们的老大虚叹一声。这子,还真是……有点危险。

    “当然了……”一句飘渺淡然却幽然地声音自魅倾舞口中吐出:“若是惹到本少爷的人……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本少爷都‘跟’定了!”

    一句话将众人的思绪拉回,皆是抬眸望去,却只见一片绿意中,那个深红地背影。

    魅倾舞双手枕在脑后,甚是悠闲地迈着脚步,嘴里哼哼唧唧着不知名的歌儿,只留下一句若人之间誓言般动人话,却是令在场百余人胆寒不已的同时,又是满怀感动。

    黄泰庆与姜信宇默契地对视一眼,对方眼眸里都是相同的笑意。

    不知为何,就是那么莫名的相信,这个不过十四的红衣少年,会是至尊的强者!莫名的相信,有一天真的能够与她一同傲睨天下。

    所以,这些人才会无二话的就跟随了她!或是因为她上慵懒中又带着无人比拟的贵族气质,或是她眼眸浅淡中又带着令人甘愿臣服的霸气,总之,随她,无悔!

    直到不久之后的将来,他们也许会更加坚定这个信念!

    跟上魅倾舞的步伐,无邪与她并肩,侧目望着她白嫩的脸庞,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眼眸微闪,凑到她颈脖处,道:“不知本尊可是小魅魅的人呢?……”

    伸出温的舌尖,咬上她的耳垂,明显感到她的躯体一震,却只是刹那,无邪笑得更是邪恶,声音显得无比迷离惑人。

    轻轻侧头,魅倾舞抬眸睨着夜魂,黑曜眸子里闪过一抹促狭,眼角微挑,缓缓道:“若你肯委做本少爷的男宠……”

    话还不待说完,前方突然传来一道粗哑暴厉地喝声:

    “前面那群人,识相的赶紧滚开,别挡着你们大爷我们的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