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建立邪暗(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众人皆是一阵颤栗,全上下似乎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赢话费,)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满眼惊艳加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奇怪的是,明明是两个男子如此亲近,他们却一点不觉怪异,反而认为再自然不过,再和谐不过。

    戏谑地望着“扒”在自己上的妖孽,魅倾舞挑起无邪的下巴,邪气十足道:“夜……‘伤’不痛了么?”

    随即拿过他手中的茶杯,优哉游哉地轻抿一口,还若有其事地细眯了眯眸,神极是享受。

    经过魅倾舞‘亲昵’唤的一声“夜”,与那特意加重的“痛”字,在场人无比联想翩翩,一张张脸泛起点点羞红。

    黄泰庆则是白皙的俊脸上泛着可疑地红晕,微微侧目望着旁同样别扭地姜信宇,眸里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愫。

    那名十**岁的少年尴尬地站在原地,搔了搔头。他还要不要继续?

    相较于众人的无措与羞意,无邪却是笑靥如花,欣喜万分地将脸紧挨着魅倾舞的手臂,嘟囔道:“人家……人家好多了啦!”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些羞?

    听得夜煞有其事的话,众人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将魅倾舞与面前这个同样美到令人屏息的俊美男子——夜,当作一对了。

    斜睨了无邪一眼,魅倾舞对着站出来的十**岁左右的男子,道:“开始吧。”拿起茶杯押斟喝了一口。

    “在下邓小平,修为,四剑幻士。”

    “噗——”一口茶水猛地喷出来,接着便是魅倾舞一阵剧烈地咳嗽声:“咳咳——邓……邓小平?!”

    “小魅魅……”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无邪委屈外带咬牙切齿地声音。(.赢q币,)无邪正凑到魅倾舞面前,想要将她手中已无茶水的茶杯拿过,再去斟些来,却不想被噗了个满脸。

    茶水顺着无邪额角的碎发滴答落下,睫毛上承接着一滴水珠,似乎只要一眨眼便会掉落在脸颊上,一张俊美的脸此时也显得无比狼狈。

    “不,不好意思,本,本少爷……咳咳,”嘴角一个抽搐,魅倾舞强忍着笑地冲动,拿起袖子擦了擦无邪“湿润”的脸。

    看着面前几乎是邓小平话一出,便发生的一出戏剧化的事件,众人皆是不解外加嘴角抽搐忍笑地辛苦摸样。

    原本委屈黑的脸,在魅倾舞的红袖擦在他脸上,鼻尖传来那熟悉的淡淡清香时,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邪一脸甜蜜的笑脸。

    若是此刻有认识无邪的人,或者是魔宫的任何一个在此,必定会以为他们无比尊贵,视万物为蝼蚁,玩世不恭的尊主,被掉包了!反正,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个替人端茶递水,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

    擦得差不多后,魅倾舞在无邪的失望中收回袖子,虚咳一声,对着邓小平道:“咳咳,那个,邓,邓小平是吧?咳咳,你可以下去了。”

    好吧,魅倾舞现在完完全全的服了老天爷了,够nb!不知是谁曾经说过,生活真tm好玩,我总tm被玩!

    世外桃源,这可以是巧合,桃渊明吧,她认了!姜信宇和黄泰庆,她也认了!再来个永琪,她更认了!可是,这中国伟大的邓小平同志……实在是让她有种吐血的冲动!

    且,今后做事时,边竟有个“邓小平”做手下,可真是够强势!

    虽是满心疑惑魅倾舞为何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邓小平却依旧是老老实实的下去,站在一旁。

    “下一个——”小小的插叙告一段落,魅倾舞整了整思绪,又恢复了一贯的邪魅,慵懒地斜靠着。

    无邪则是像一块牛皮糖似的死死地粘着她,整个子都快扑她上去了。

    下一个站上来的是一个莫约二十好几的青年男子,一脸正气刚正,浑厚地声音突兀响起:

    “在下**,修为一剑幻师。”

    “啪——”魅倾舞支着侧头的手一软,整个头都砸在了桌上。若细看,还能发现那不停抽搐着的嘴角。

    毛……**……

    “在下**,修为,一剑幻师。”

    魅倾舞的眉开始抽搐……

    “在下何炅,修为,九剑幻士。”

    魅倾舞的脸开始扭曲……

    “在下梁山伯,修为,七剑幻士。”

    “……”

    “砰——”终于,一阵巨大响声后,魅倾舞光荣从长椅上跌倒在下去,带起一层灰尘。

    “啊呀,小魅魅!”无邪第一个反应便是赶紧将魅倾舞从地上拉起来,扶着她担忧急切地问道:“有没有摔到哪了?”

    摆了摆手,魅倾舞不自然地笑了笑:“没,没什么……”

    众人也总算是从惊诧中回过神来,皆是一脸担忧地望着魅倾舞,言却又不知说何。

    姜信宇与黄泰庆走到魅倾舞边,皆是蹙眉望着她。姜信宇上前一步,担忧的问道:“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摔下去了?有没有怎样?”

    还不忘细细地将魅倾舞上下打量一番。

    无邪眼眸一眯,将魅倾舞搂过怀里,望着姜信宇与黄泰庆,笑吟吟的:“我们家小魅魅好得很!”

    姜信宇顿时语塞。黄泰庆自是上前将姜信宇拉到旁,淡淡地瞥了无邪一眼后直接无视,对着魅倾舞问道:“还要继续么?”

    “自然,本少爷又不是什么老爷爷,摔一下无妨。”说着,魅倾舞干脆直接靠在无邪怀中,一点不觉得有何不妥,或是神有何不自然。

    有个人靠着,至少等一下不会再次摔倒……

    耳边是铿锵有力的心跳声,闻着无邪上淡淡地幽香,魅倾舞竟觉有些安心。被自己的想法吓到,魅倾舞苦涩地扯了扯唇角。

    在以前,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触碰,且养成了不靠任何人的习惯了不是么……

    如今,在他怀里却并不觉讨厌,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心感,莫名的想要就这样靠一辈子……

    他上这股的幽香,她至今也闻不出,到底是什么香味,竟会如此好闻。

    无邪低眸,却只能望着魅倾舞的头顶。嘴角扯起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他现在的心极好,就算是打败了云墨,恐怕也无现在的心来的好吧。

    明明只是一个她靠在怀里,他却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般……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