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劳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望着犬夜叉那幅摸样,魅倾舞却是低,揉了揉犬夜叉的毛发,浅笑道:“本少爷只是想叫你回云家一趟,告诉那俩夫妻,我现在无事,无忧罢了!”

    低低嗷呜一声,犬夜叉承认,他的确是拒绝不了她那浅笑凝眸地摸样,不过,他还是抬头,望着魅倾舞,问道:“为什么是我去?”她随便弄个飞鸽传书什么的不也行么?

    “去抓一只鸽子那么麻烦,还不如直接让你去!反正你也无事可做!”魅倾舞非常认真的解释道。(最稳定,,):。

    “嗷呜……”犬夜叉细细地呻吟一声,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人了。但是,也没法,若是他还想继续留在她边,就只有唯命是从!

    迈着狼步,犬夜叉刚要离开,又被魅倾舞唤住了。

    “等等,”自怀中掏出一个上等玉制的玉佩,魅倾舞俯将玉佩拿给犬夜叉,道:“拿着这块玉佩,去调动三皇子的精兵团,至于何用……”后面的话,就算不必细说,也能会意。

    此时地魅倾舞笑得邪魅,眸底划过一抹寒,看得即使是经百战的犬夜叉也不由的一抖,她面上却是浅淡道:“你说,谋朝篡位的罪名,会不会太轻了点?”

    声音宛如来自地狱般幽冷,犬夜叉竟从心底生出一股惧畏,这种感觉,只有他在见到认真的尊主时,才会有的,而如今……

    同时,犬夜叉也不笨,知晓她是想要给风启航扣上莫无须有的罪名,这谋朝篡位可是古利斯帝国最忌讳的,凡此为者,皇族中人废除籍贯,废其灵力,丢弃古利斯之外,任由其自生自灭!

    而魅倾舞竟然还敢言“会不会太轻了点?”,犬夜叉自此发誓,绝不惹到魅倾舞!

    但是,魅倾舞却是真真认为,这样实在是太轻了!以前在二十一世纪邪暗时,对待这种人,她绝对可以做到使之渴望地狱的怀抱!

    用爪子接过玉佩,犬夜叉望着魅倾舞道:“这玉佩为何会……?”对于这玉佩怎么会在魅倾舞手中,犬夜叉很是不解。(.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待在空间耳钻时,除了她在枫林那一段被魅倾舞封闭,之后她遇到风启航等事,他都瞧得清清楚楚,可,不管从哪一方面,他都实在是无法理解,玉佩究竟是怎么到她手中的!

    伸出指头点了点犬夜叉的头,魅倾舞勾唇,浅笑,凝眸,道:“小孩子家家,别管那么多!”昏暗光线中,使人看不清她眸底的幽深。

    小孩子家家?犬夜叉嘴角微微抽搐,毛发一颤一颤地。貌似,他已经上千岁了……

    望着每次都对他使这一招地摸样,犬夜叉幽怨的叹了口气,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索迈着狼步走进那片树林里,直到魅倾舞看不见地地点,纵一跃。

    有着纯黑色毛发的狼,在隐隐自天边现出的银月下,紫光一现,已是一袭黑衣英俊的男子,犬夜叉拿着手中的玉佩,掂量掂量了一下,后得出结论:“真是下等劣货!”

    后化作紫光一现,以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消失在树林里,朝着云家的方向而去……

    这厢,犬夜叉走后,魅倾舞便抬步朝黄泰庆与姜信宇走进的那间茅屋走去,想着犬夜叉的问话,眸底闪过一抹精光。

    在邪暗时,她的职业可不止是杀手这么简单,医术毒术样样精通,但,在薄月时才达到顶级水平!

    同时,她又是一名在国内享有威名心学领域的佼佼者——心理学家舞!

    且,莫说琴棋书画,就连上至中国五千年历史,下至2012年未来发展,她也都了解得偷透透彻彻!

    再来,她还是一名闻名中外的a级大盗m!所以,要想拿到风启航的玉佩,于她而言,轻而易举!

    而且,她还顺便在风启航上,下了些‘好’东西!

    收回思绪,魅倾舞踏进茅屋内,一股闷而又潮湿的怪异感直冲心底,蹙了蹙眉,她打量了一下屋内,屋里的设置很简单,可以说是简陋,只有一桌一椅一凳一,和一个应该是煮饭用的灶台,别无其他。

    视线落到用破烂地棉被铺着的木上,上面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甚至可以用青白脸色来形容的男子,一张脸瘦地连轮廓的骨线都能看得出来,双眼凹进,紧闭着,若不是那时而渐起伏地膛,真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死人!

    “他是李玉城,三个月前,还是一个与常人无异的人,却不知怎么的突然病了,且接二连三的,村里除了我与庆外,所有人都染病了!”看到魅倾舞进来,原本坐在沿边的姜信宇,见她盯着上之人看,站起,并解释道。

    黄泰庆就站在姜信宇的旁,同样也朝着魅倾舞望去。

    “所以你们是认为他们都染了瘟疫?才去寻能解百毒除百病的郁樱草?”魅倾舞走到李玉城前,仔细的再观察了番,转过头对着二人道。

    不期然的,黄泰庆与姜信宇都微微点了点头。却见得魅倾舞勾唇,淡淡地望着他们。难道,不是这样么?

    走到椅凳前,魅倾舞随意的坐了下去,双腿叠搭着,一手撑着下巴,望着他们,凤眸狭眯,道:“这不是瘟疫。”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这么简单的病,真没意思。

    见得魅倾舞一派悠然的摸样,黄泰庆与姜信宇同时一愣,不是瘟疫?姜信宇急忙问出口,道:“不是瘟疫,那是何病?”

    “劳、病!”魅倾舞仅是淡淡地吐出二字。

    黄泰庆与姜信宇都是一脸茫然,对于这什么劳病,不知是他们孤陋寡闻,或是他们没有为炼丹师的她懂得多,总是,他们闻所未闻!

    幽幽地叹了叹,魅倾舞简单明了的解释道:“由于长期处于闷加潮湿之处,会得劳病!患者会渐疲惫,起始像是生病,后则愈加劳累,久之,则变成这幅摸样。”

    她斜睨了榻上的李玉城一眼,示意。后继续道:“此病若过八十一内未解,病毒遍布全,必死无疑!”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