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答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本少爷有没有说过,我是一名炼丹师?”勾着唇,魅倾舞笑意浓郁的望着他们,尤其是在看到他们那诧异不已,嘴巴涨得都快塞得下两个鸡蛋的摸样时,更是兴味盎然。(.赢话费,)请使用访问本站。

    直到此时此刻,黄泰庆与姜信宇才明白什么叫流言不可信,什么叫变态级人物,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先前打赌时,虽知道魅倾舞并不是传说中没有丝毫灵气的废物,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会是一名大幻师,如此倒也罢,更为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还是一名炼丹师!见她那自信满满的摸样,恐怕已是一名高阶炼药学徒了罢。

    在魔灵大陆,炼丹师相当于什么样的存在,人人都知道。幻师攻击力很强,但是,炼丹师的一颗丹药便可使之变成废物,当然,那得是炼丹皇才能有的境界,不过,即使只是一名炼丹王,也足以令幻师或者武师停驻不前的修为得到提升!

    若能达到最高阶的炼丹神,哪怕是幻尊与武尊联合起来,都无法比拟!

    总算是镇定下来后,姜信宇有些急切的向魅倾舞问道:“那么,可以请魅少爷为我们制一枚丹药么,若成,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答应!”

    黄泰庆抬眸,同样望着魅倾舞,薄唇紧抿着,并不言语,明显是赞同姜信宇的话。

    “话可不要说的太绝噢!”魅倾舞伸出食指在两人面前摇了摇,表示不赞同姜信宇绝对的说法,“且,上次的赌注,你们俩就已经是本少爷的了!”

    闻言,姜信宇的眼底划过一抹黯然。他,还是无法解救那些人么……

    走到姜信宇前,黄泰庆一手拍在他肩上,待他抬眸望着自己时,浅浅勾唇:“魅少爷没说不同意不是吗?”

    还有,看到信宇黯然的样子,他也会不好受……或许,真的是陷进去了罢。(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悠悠地叹了口气,却见姜信宇原本黯淡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激动的看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魅少爷同意了?”

    不敢去看他那太过耀眼的双眸,黄泰庆点了点头,后转过头朝着魅倾舞抛了个眼神。

    魅倾舞原本好好欣赏着这一幕有戏的画面的,结果黄泰庆却突然给她抛个眼神过来,且,那眼神在她看来就是‘还不快向我的小心肝解释解释,看他这难过的’!

    嘴角抽了抽,魅倾舞收回脑海中不健康的思想,虚咳一声:“咳咳,本少爷的确是没说过不答应!”

    “那你是答应了?”姜信宇就差没有高兴地跳起来了,俊逸的脸上泛着纯傻的笑意,黄褐色的瞳仁光彩灿然,干净澄澈,渲染了整个树林的绿意,似铺上一层阳光般地金渡。

    魅倾舞的笑容不由得扩大,她总算有些明白为何黄泰庆会冒着道德伦理都容不得的险,上了眼前这个温暖的少年。

    不过,对于黄泰庆的,姜信宇怕是到现在还以为是兄弟之罢。她并不排斥断袖,只要两人都有,什么伦理什么道德都是虚话。

    人世间,什么都能看懂,唯独字一绝,饶是她魅倾舞猜不透。

    黄泰庆习惯的揉了揉姜信宇的脑袋,手中是熟悉的柔顺触感,轻叹一声:“现在你该放心了罢?”

    姜信宇温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对着魅倾舞感激道:“谢谢!”是出自内心,真诚的道谢。

    “走吧!”魅倾舞耸了耸肩,并无多大的表示,率先朝着树林里出走了进去。

    知道她是何意思,黄泰庆与姜信宇相视一眼,便也快速跟了上去。

    树林还是一如上次来时绿意盎然,棵棵高大坚的树枝叶茂密,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大网,罩住了下面的这一片草地。

    四月末,风带着稍稍凉意,三道同样急速,几乎与风比拟的影窜游树林其中,朝着树林最末的那一端疾去,深红的幻气光幕丝丝围绕在白影与黑影周,只有那浅绿色幻气如柔化的丝绸,缠绕着那抹深红似血的影。

    经过无忧崖时,魅倾舞躯明显的顿了一顿,在崖底短短十,她已火速的提高了修为,由一名四剑幻师,越级式的晋级成了一名四剑大幻师,且在桃渊明念叨哀怨中,赫然成了高阶大炼丹师与中阶炼丹师!

    停顿也不过三秒,魅倾舞继续前进,凤目中似乎满载着一幕星夜,黑曜的眼眸里绽放着璀璨的星芒。不过多时,她便会去看看那个说谎话的老头子……

    本已黄昏至,又消磨一些时光,待魅倾舞等三人到达树林尽头时,已是黑幕将至,最后一抹晚霞也在天际边消失殆尽。

    望着眼前所呈现的一幕景象,魅倾舞挑眉,绝美的脸庞,依旧是邪魅地笑意,眼底却并不尽是如此。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村子,小到应该只容百来余人,每座房屋都是用木头与草棚搭成的,石头混合泥铺着地面,有些落魄。一眼望去便望尽,萧瑟不已,且整个村子竟没有一点生机。若不是知晓,定会以为此处是久无人住的地方。

    村子的后面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做背景,却只能衬托得它的渺小,山上树草杂生,却似在讽刺它一般。

    望着毫无生机,萧条不已的村子,黄泰庆与姜信宇心里也不好受,却是同时转过头望着魅倾舞,像她这种大少爷,应该会嫌弃这种地方罢。

    谁想,魅倾舞竟然是单手抚着下颚,径自走在不平坦的路面上,一边细细的看着那些茅屋与一些晾在外边已经干掉的玉米类,一边啧啧叹道:“啧啧啧,真是个有气氛的地方!”尤其是再配上这昏昏暗暗的天,简直就是一鬼屋!

    朝着众多茅屋中离他们最近的一处,黄泰庆与姜信宇直接走了进去,对于魅倾舞,他们就该异别看待!

    仿佛能吞噬黑夜的墨眸停,留在盖在木屋房顶的枯黄茅草上,魅倾舞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原来如此……

    “犬夜叉,出来!”懒懒地唤了声,魅倾舞望着她话音一落,便一道黑光过,出现在她眼前的犬夜叉,笑得灿烂。

    被她那笑容一震,犬夜叉反的打了个寒颤,碧绿的眸子望着魅倾舞愈发灿烂的笑脸,弱弱道:“有……有事?”

    嗷呜,他堂堂黑狼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即使是在面对尊主,他也是与平常无异,唯有面对魅倾舞时,他就成犬了……

    她的笑容很迷人,很灿烂,也很危险,很寒。对魅倾舞,犬夜叉始终是持能避则避的态度。若不是命令,他在她边绝对连一秒都呆不下去!

    最令他气愤的是,尊主竟抛下他一狼独自面对这个恶魔!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