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饮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微风轻拂落叶,阳光透过云层洒下疏疏落落的柔光,走廊道上一红一白两道站立的影,绝世倾城,独世而立。(最稳定,,)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魅倾舞摸了摸鼻头,抬头看了看已上中天的头,轻勾起嘴角,对着云墨道:“那么,云叔叔你,也在翼神上课?”

    “天幻(一)班。”对于魅倾舞那刻意加深的‘云叔叔’三个字,云墨也仅仅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摸了摸鼻头,魅倾舞对于云墨,确实是有点无言,不过,见他那永远一副淡漠出尘的摸样,她突然有种想要破坏的感觉。

    “高我两个年级?”魅倾舞顺了顺无邪的毛发,漫不经心的道,眼神却是瞥道了走廊外面那一方草地。

    碧草连天,一望无际,偶尔一阵清风拂过,便是柔和万分,仿佛处万绿中,寻不到一丝其他的颜色。校长办公的地方还真是景色优美,他也真会享受的!

    点了点头,依旧是淡淡的,没有一丝起伏的双眸看着她,却更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一袭白衣风华绝代。

    斜睨着他,魅倾舞勾着唇,黑邃的眸子里掠过一缕促狭,随即悠悠道:“若无事,一起走走如何?”

    虽是稍瞬纵逝,但云墨却还是捕捉到了那灿若星子般耀黑眸子里的算计,清明波痕的眸子清浅的望着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漫步在柔软的草地上,魅倾舞一边逗弄着不知为何一直垂着眸子的无邪,时不时的再笑着戏谑一番犬夜叉,完全将旁的云墨放在了一边。(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因为是校长所处的地方,所以这里基本上没有一个人影,只余魅倾舞与云墨二人悠闲的漫步。

    微微侧目,眼角的余光瞥到旁一袭红衣胜血,却依旧绝美不凡,全散发着慵懒气息的魅倾舞,云墨眸里掠过一缕悠然。

    如今的魅倾舞,已经不是以前的魅倾舞了,现在的她,已有三分像她……

    潺潺的水声传来,魅倾舞循声望去,隐约可见一个断桥。想不到此处竟还有这种地方,倒着实有趣。

    转过头,魅倾舞挑眉:“响午也到了,不如就去那饮几杯?”

    云墨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却始终望不进她那漆黑深邃的眼眸,最终也是微微点头。

    得到云墨的答应,魅倾舞低眸,浅笑着望着无邪:“小邪邪,你就先回空间里待着。”又侧头看着肩上的犬夜叉,道:“你也是。”

    犬夜叉喃喃埋怨道:“嗷呜,幽会怕我们打扰?”

    魅倾舞凤目一眯,犬夜叉立马住嘴,乖乖的化作一道黑光进她右耳耳垂的雪白耳钻中。

    抖了抖,无邪抬起浅紫色的眸子望着魅倾舞,水雾泛起,尖茸茸的耳朵一只垂下,一只立着,小小的爪子紧揪着她口的衣襟,好不委屈道:“我也要饮酒酒,小魅魅不能抛下我!”

    点了点他的小脑袋,魅倾舞扬起一抹悠深的笑意,黑曜眸光意味不明,绝美的脸庞,笑意愈发灿烂:“噢?小邪邪确定?”

    语气是不尽的邪恶!

    揪着她衣襟的爪子松了松,无邪全一个寒颤,眨巴这圆鼓鼓的眼睛,指控道:“小魅魅不厚道!”

    “本少爷从不知‘厚道’怎写。”魅倾舞悠悠道,漆黑的长发顺着肩倾泻而下,放置前的两顺墨发点点散散在无邪纯白的绒毛上,丝丝缠绕。

    无邪垂了垂眸,眼角的余光在不可见着的角度,瞥向云墨,带着一丝玩味。后化作一道白光进了魅倾舞右耳耳垂的耳钻里。

    解决完这两个小东西,转头瞧着云墨,见他依旧一副淡漠冷清没有一丝绪的摸样,魅倾舞耸了耸肩:“走吧。”

    云墨并无多言,二人并肩,漫步式的朝着那水声出走去。

    绕过一棵蓬宋茂密的丛林,视野即刻开阔起来,一处望不着边际的湖流,碧波漾,一道断桥自岸边青绿微泛黄的草地延伸到湖中央,而断桥末尾,大理石桌摆放其中。

    就是这了!魅倾舞率先三步作两步走了过去,云墨自是随其后。

    踏上红漆木断桥,“踏踏”的响声自脚下传来,视线朝着湖水望,水是流动的,泛着微微波光,浅碧色的水纹,灵动而干净,由岸至中央渐深,源头蜿蜒而不见,听微微的哗哗的水声,大概不远处有个瀑布。

    这翼神果真不愧是魔灵大陆最顶级的学院,简直大得不可思议,且犹如处自然之中!

    走到大理石桌前的石凳上坐下,魅倾舞抬眸望着云墨,浅笑:“就在这如何?”

    优雅的下座,云墨伸出修长的手,只消青光朦胧般抹过石桌,石桌立即如明镜一般亮堂,不见一丝杂质灰尘,收回手,淡淡道:“酒。”

    挑眉,魅倾舞意念一动,自耳钻中迸出一道光幕,光幕停顿在石桌上,若白雾袅绕,待光幕消失后,已是几叠精致的小菜,一小壶酒,两盏白瓷杯,整齐的摆放在石桌上。浓厚的酒香弥漫开来。

    魅倾舞单手衬在大理石桌上,一手拿起酒壶往两人面前的酒杯里斟酒,后执起面前的白瓷酒杯,懒散地把玩,朝着云墨微微一笑。

    云墨眼睛扫过面前的小菜小酒,道:“云长老的夫人做的?”

    魅倾舞一愣,转而笑道:“看来你经常吃外婆的菜。”今天出门的时候,是程梦儿特意要她带上的,说什么怕她在学校的时候饿着。索,她也就将这些酒菜放在了空间耳钻里。

    因为报名从早上开始,经过一些复杂的手续,最早也要到下午才能正式办好入学。

    不过,若是无程梦儿的这些酒菜,她又如何进行她的计划呢……

    “魅儿莫不是真叫我来喝酒罢,有事且直说好了。”云墨直直的望着她,却最终是看不透。

    “不急,我们不如先把酒言欢一番如何?”说罢,魅倾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云墨亦掩面饮尽。

    “这光是喝酒倒也无趣,歌能助兴,不如墨你来唱支儿歌来听听如何?”魅倾舞浅笑。

    “魅儿莫不是为难,我实在是不会唱。”对于魅倾舞突然转该的称呼,云墨也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双手撑着下巴,魅倾舞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就当是庆祝本少爷考上翼神学院,墨你就唱一首罢。”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