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回到云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从地上爬起来,云鹤天瞪着这个没点孝心的外孙,嗔怒道:“好你个臭小子,真是一点孝心都没有!”

    亏他还在为她消失了十天而东奔西跑的找人,急得半死不说,还被亲亲老婆天天指着鼻子骂没出息,连个外孙都找不回来。(赢q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不过,总算,这小子是平安回来了。

    挑眉看着云鹤天与他后那一大队人马,魅倾舞嘴角微扬,风轻云淡。心底却生出淡淡暖意。

    抬步朝着云家走去,待云鹤天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早已没了魅倾舞的人影,他赶紧率着云家兵跟上她的步伐,却意外的发现,她步伐虽懒散若游走,却自有一番规律,步如生风,无形无影。

    走到云家门前雄伟的石狮处停下,云鹤天站在魅倾舞的旁,才注意到手牵着的精致娃,几乎是刹那间他就兴奋了。

    就在魅倾舞为他这兴奋的表疑惑不已时,云鹤天却是蹲下抱起无邪,捏了捏他的脸颊,转头笑着向魅倾舞问道:“我的亲亲外孙啊,这不会是我的小小外孙吧?”

    魅倾舞撑了个懒腰,顺手将犬夜叉也扔给了云鹤天,半眯着一双凤目,懒懒道:“喏,这也是你的小小外孙。”

    “魅儿,你……”黑影一闪,黑狼小小的子已被抛到了他的怀里,看着这只有着碧绿眼眸的狼,再看了看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看着自己的娃,云鹤天撇了撇嘴。

    原来,都是兽……不过,这娃可是个圣兽啊,这只狼,也是罕见的黑色毛发的狼。魅儿这十几天到底上哪去了?

    眨眼间,魅倾舞已经走进云家。云鹤天也只好一手抱着这娃,一手抱着这黑狼。颠的跟上。

    若是此处有外人在此,看到平时公正严明,威武不已的云家长老,在众人心中如主一般存在的人,如今却做出此等让人忍俊不的事,不知会做何感想。(!赢话费)

    走进云家大厅,一声堪比鬼哭狼嚎,惊飞了一群宿鸟的声音充斥着魅倾舞的耳膜骨。

    “魅儿啊!我的亲亲外孙呐!你可回来了,外婆担心死你了!呜呜——”一道青色的影在魅倾舞踏进大厅的那一瞬间,就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她。

    不过这次魅倾舞却并没有躲开,而是稳稳的揽住了程梦儿,深邃的黑眸划过一抹浅到几乎可以忽略的笑意。

    程梦儿抬起那张梨花泪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着魅倾舞哭诉道:“呜呜,我的亲亲外孙啊,你跑哪去了,外婆担心死了!瞧瞧,你外婆我这几天瘦了一圈呢!呜呜——”

    拍了拍程梦儿的肩,魅倾舞好笑道,“噢?怎么我瞧着肥了一圈?”

    “哼,”程梦儿嗔瞪了她一眼,“没良心的小子。”

    “哪有?”魅倾舞柳眉一扬,颇为幽怨的望着程梦儿道,“我什么时候有过良心?”

    程梦儿破涕为笑:“是,是,我们家魅儿什么时候都没良心。”

    俩婆孙聊得正欢,转头,却对上云鹤天一双哀怨的眼眸,略带泪花的望着她们。

    魅倾舞走到他边,将无邪与犬夜叉抱了过来,安慰的拍了拍云鹤天的肩:“老头子,这些天在家受苦了?”

    念念不舍的将无邪递给魅倾舞,云鹤天嘀喃道:“也就你是在的时候,她才变得这么温柔。”想着外孙不在家的那些子,云鹤天不打了个寒颤,那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啊。

    当然,云鹤天的声音很小,也就只有魅倾舞才能听得到。

    程梦儿早在看到无邪的时候,就已两眼发光,一脸兴奋的望着魅倾舞:“我的亲亲外孙啊,这不会是我的小小外孙吧?”

    这俩人不愧是夫妻!

    魅倾舞莞尔:“如果你觉得你的亲亲外孙我是个兽兽的话,那么,这个小东西,你可以认作你是的小小外孙。”

    笑容一僵,程梦儿同样是撇了撇嘴,却还是忍不住捏了捏无邪粉嘟嘟的小脸,还一边念叨着:“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娃啊,怎么就是个兽呢?”

    无邪粉唇一嘟,无比委屈的看着程梦儿,那水汪汪的大眼,任谁见了都会心下一软,哪怕是他要天上的星星,也会摘给他。

    程梦儿当然也不例外,当下便心中一软,将无邪接过抱着,歉意哄道:“不委屈,不委屈,外婆说错了,说错了,兽好,兽好!”

    魅倾舞抚了抚犬夜叉黑亮柔顺的毛发,依旧是一副浅笑的望着程梦儿,但,除了被她使劲揪着毛发的犬夜叉,其余人只有细看,才能发觉她那憋得有些红润的脸色,与泛着浓笑的黑曜眸子,分明显示,她在忍笑。

    原因无他,全因程梦儿那句“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娃啊,怎么就是个兽呢?”在魅倾舞耳里俨然听成了: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娃啊,怎么就是个受呢?”

    而那句“不委屈,不委屈,外婆说错了,说错了,兽好,兽好!”便成了:“不委屈,不委屈,外婆说错了,说错了,受好,受好!”

    好吧,她承认,她的思想的确是狠邪恶!不过,也不怪她,以前,林风最大的梦想,就是看一场现场版的**,久而久之,她的思想也跟着有些变异了……

    闹了会,魅倾舞便有拉着无邪,抱着犬夜叉,活像个保姆似的朝着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去。还有几天便是到翼神报名的子了,她得好好准备才行。

    月圆星稀,凉风瑟瑟,蛐蝉在丛中低吟浅唱,树影攒动,幽暗的月光下,一抹张狂的白影游刃地穿梭于房顶之上,直至停在一棵大树下。

    树影间,一袭几乎与月融为一体的月牙袍飘然而立。柔和的月光映照着男子柔却又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弧线。

    “我已与朱雀取得联系,不知尊主接下来……?”白衣人望着月牙袍男子,虽称对方为尊主,语气却无半点畏惧与低人一等之感,而是淡淡的甚至是冰冷的,却有着一丝尊敬。

    “黑狼……噢,不,现在应该是叫犬夜叉,有他在这助本尊,你只管将黑暗势力集合起来便是。”月牙袍男子在月色下,紫色的瞳孔显得特别妖冶邪魅,细查之下,还能看到那点点笑意。

    白衣人冰眸闪过一抹诧异,黑狼什么时候变犬夜叉了?定了定神后,望着月牙袍男子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尊主何不直接现在就将那东西拿过来?等她变强之后岂不更麻烦?”

    “怎么?你在质疑本尊的决定?”月牙袍男子轩眉一挑,丹凤眼半眯半张,斜睨着他。语气有些生冷。

    白衣人一言不发,依旧如平常。

    看着他那样,月牙袍男子幽怨的嗔了他一眼,本就生的一张比女子更为妖媚的脸更是惑人:“真是的,小虎子老是不解风。”

    这叫不解风?白衣男子怪异的瞥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小虎子你别这么瞧着我,本尊会误会的噢。”月牙袍男子抬起袖子半遮着脸,一脸羞怯的模样。

    待看到白衣男子依旧是什么表都没有时,无趣的撇了撇嘴:“小虎子还真是无趣。”

    长袖一甩,月牙袍男子人影若一道月光划破空气,隐隐中传来他惑人的声音:

    “天、劫、之、。”

    树影攒动,风过,已无任何声息。

    月光飘然落到一座精致的房前,黑夜伴随月光,一双浅紫色的眼眸,透过纸窗,落到木上睡得一脸恬静安详的红色影,幽暗的眸底划过一抹复杂。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