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原来是只狐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唔,就叫你寒好了,怎么样?”魅倾舞对着手中的匕首,似喃喃自语道。(最稳定,)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匕首却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银寒的光芒更是耀眼了,那颗血红色的硫玉仿佛一只眼睛一般,闪着诡异莫名的光。

    忽然,一阵风刮过魅倾舞的脸颊,抬眸,竟是桃渊明一脸激动而又泣的摸样,那眼睛直直的盯着她手中的匕首,愤愤道:“顶级匕首!竟然是顶级匕首!”桃渊明承认他老了,实实在在的老了。

    挑了挑眉,魅倾舞转而将寒扔进了幻钻里,似笑非笑的睨着他:“怎样?如此,算是练成功了么?”

    本就被魅倾舞那右耳上的幻钻给震得神志不清的桃渊明,一听这话,猛地的抬起头,瞧着她那笑吟吟,却带着无尽散懒甚至妖冶的眼眸,他突然有种感觉,眼前这人,就像是只披着猫皮的狐狸!

    “咳咳,成功,当然成功了!”桃渊明略带咬牙切齿意味的话,使得魅倾舞的凤眼尾角微微的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

    桃渊明这下是真的沮丧了,真不知道是他老头子太久没上去过,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脚步了,还是这魅倾舞太变态了。

    他本来以为收了个徒弟,可以好好过把当师傅的瘾,结果,人家两天就把他的绝招给学了个要门,那他还去教什么?

    或是看出了桃渊明的沮丧,魅倾舞拍了拍他的肩,好心的安慰道:“老头子你也不用太过伤心了,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老人家也就别太难过了。”

    你确定你这是在安慰人?!

    血淡定了,彻底淡定了,跟这丫头待在一起,若不能练就一淡定的本领,迟早有一天会因为受刺激太大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堂堂自然主宰,再怎么样也不会死得这么窝囊不是?

    眼看着魅倾舞在对他说完这句话后,甩了甩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桃渊明真想咆哮一声:“魅倾舞!你就是一个狐狸!狐狸!”

    亏他之前还以为她是个彬彬有礼的佳公子!看来,他真是老眼昏花了他!

    走到石凳边,魅倾舞伸手抱起无邪,悠哉悠哉的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桃花酿的香酒,举到鼻端,微微眯眸,品闻着那袅绕着的淡淡花香。(最稳定,)

    桃渊明鼓着一张脸,两颊因生气而涨的通红,看着魅倾舞竟然还在那悠闲的喝着他辛辛苦苦酿的酒,他的气硬是有飙高了,指着她怒道:“你,你小子行啊你,骗了我老人家这么久!敢现在你学会了,就过河拆桥了是吧?”

    “哟,哟,瞧您说的,就跟那本少爷是个白眼狼似的。”语气虽是不尽的痞味,可她那神却是依旧懒散悠闲,黑曜深邃却又清澈明亮若星的眸子,似被那袅袅而起的酒香蒙上了一层薄雾,虽然很薄,却足以让任何人都看不清。

    桃渊明气结:“你不就是个白眼狼么?”本少爷?还本少爷都出来了?敢是真的越来越放肆了!

    不过,不知为何,桃渊明却对魅倾舞怎么都讨厌不起来,顶多骂几句,却也只是发泄发泄罢了,若是他人,惹了他桃渊明,可还真没几个能好好过活着的!

    拿起酒壶,魅倾舞帮他斟了一小杯,推到他面前。就在桃渊明以为她是在向他赔罪,且也打算就此消气时,魅倾舞却退回,一手轻抚上无邪的毛发,吐出了几让他发狂的话:

    “您老人家可别气坏子了,毕竟都一把年纪了,要真气个两腿一蹬,升了天,本少爷可就罪过了。”

    “你……你……”桃渊明硬是一口起没上来,憋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一张老脸涨的通红,那眼睛却是狠狠的瞪着魅倾舞的。

    见他那样,魅倾舞也就算是良心发现,挥一挥袖子,如一道重锤打在了桃渊明的背部,将他那一口憋气给打了出去。

    “咳咳,咳咳……”那口气总算是出了来,桃渊明猛地咳嗽,待稳定不少后,刚想指责魅倾舞云云,却被她先开口了。

    “本少爷呢,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就是,不知道您老人家为何会待在这无忧崖的崖底?”魅倾舞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语气很平常,像是在聊家常一般。

    桃渊明一听,却是一挑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他愤怒的事,当下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入,愤愤道:“哼,还不就是那个该死的姓云的人……”

    摸了摸鼻头,魅倾舞看着眼前被自己一句话就给转移注意力的人,很是无奈。怎么这人就这么……呃,单纯?

    “姓云的人”四个字很好的引起了魅倾舞的关注,她细心的听着桃渊明继续往下说,可,她的那张脸,却是越听越扭曲……

    六十年前,桃渊明四十,在魔灵大陆,也算是正值青年,那时的他已是一名九剑幻导师,大好的前途。

    “我一直都喜欢着我的表妹,那时的我们,两小无猜,两相悦,到深处正是浓!可是……”说到这,桃渊明顿了一下,明显是想到了某个万恶不赦的罪人般,接着又开始讲述他的感史。

    魅倾舞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她保证,接下出现的那个人物肯定就是什么恶霸,什么强抢民女的人,夺走了他的最

    果然,桃渊明拍桌而起,还真是一开口就骂:“可是,都是那个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万恶的恶霸,他强抢民女,罪恶滔天,仗着家里的财势,强行娶了我心的表妹!”

    他那一副愤怒不已,恨不得将他口中之人碎尸万段的表,使得魅倾舞脱口而出:“那人是谁?”

    闻言,桃渊明却是理了理形象,又坐下,喝了口酒,似润了润喉。使得魅倾舞都不想要知道,那个桃渊明口中的横刀夺的罪人是谁。

    “咳咳,”清了清喉咙,桃渊明开口便是一堆脏话:“tm的那小子就是一个让人见了就想打,看了就想剁的,长得还奇丑无比,满脸麻子,动不动就抠鼻孔的肥猪——云鹤天!”

    “啪——”魅倾舞手中的酒杯光荣的摔在了地上。

    桃渊明却是不以为意,依旧滔滔不绝的开始他的如果论:

    “如果不是云鹤天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怎么会跟我亲的表妹程梦儿分开,如果不是云鹤天那个乌龟王八蛋,我又怎么会失去梦儿,如果不是云鹤天……”

    本来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魅倾舞,在听到“程梦儿”三个字时,整张脸彻底扭曲了,当然,她绝对不是因为替自己的外公感到愤怒,而是一想到那个一向公正严明,受人戴的云家长老云鹤天,竟然被说成是一个强抢民女、横刀夺的恶霸,她就直想拍桌子狂笑。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外公长得奇丑无比、满脸麻子、还抠鼻孔,还是个肥猪?还有,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她的亲亲外婆是被云老头子强抢过去的?

    ------题外话------

    嗷嗷~祝大家愚人节快乐嗷嗷~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