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练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然而,还没待桃渊明从眼前这幕惊异回过神,魅倾舞接下来的动作,直接让他想晕了过去。(.赢q币,):。

    魅倾舞加大手中的火种后,附在药炉两旁持续加,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她便又催动灵力将放在一旁的牛黄放进了药炉里,“哧哧”的响声顿时传开来。

    用灵魂力感知到牛黄已差不多溶化,她便调小了些火,带到牛黄几乎溶化成泥浆的时刻,她立马将绿矾放了进去,奇怪的是,那绿矾却没有与泥浆般的牛黄混合在一起,反而是独自化。

    照着这样,魅倾舞很快便把最后一份药材叁谷放入了药炉中,运用灵魂力来感知药的熟化程度,待四种药材已经融成水般摸样,她又猛地加大了灵魂力的释放,得以来控制。将融成水般的药材急速混合起来。

    待到药材完全混合后,魅倾舞调大了些手中的火种,随后,只听得“哧哧”几声,她也顿时收了火种,将药炉稳稳的停放在草地上。

    药炉先是旋转了一阵,而后冒出了缕缕清烟,“唰”的一声顿住,凑近药炉边往里看,赫然是一粒青色的丹药!

    丹药全体呈翠绿的青,外表光滑透亮,散发着似有若无的淡雅幽香。

    抹了把额头的点点汗珠,魅倾舞将丹药拿出,勾唇一笑,转头对着桃渊明问道道:“怎样?还行不?”

    “九点五的完美点?!天,我的天!魅倾舞你就是一个神!”桃渊明在她那几乎可以说是熟稔的炼丹动作下,本就够震惊了,待看到她指中拿着的青色丹药,尤其是那色泽、那幽香,无不让他震撼得差点就想对魅倾舞三叩九拜了。(!赢话费)

    挑了挑眉,魅倾舞微微一扬嘴角,开口道:“那么,可算是成功了?”

    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桃渊明清咳了两声:“咳咳,当然。”要这都不算成功,那么,别的那些第一次只能练出一粒六点甚至五点完美度的人,岂不是要去跳湖?

    摆了摆袖子,桃渊明顺手便扔给了魅倾舞一本黄页本:“这是我几十年来炼丹时写的随笔录,里面有介绍一些药材与难点的丹药的制作方法,你的天赋极佳,便把这送予你罢,反正老头子我现在也用不着了。”

    “如此,便谢过了。”接过那泛着旧黄的本子,魅倾舞也并不矫,道了声谢,便又问道:“不知桃先生何时教我炼器?”

    桃渊明却是一副死了爹妈的表:“呃……今天,还是,算了吧。”若再这么下去,他怕他真的会直接因刺激过度而交待了他这把老骨头!

    摸了摸鼻头,魅倾舞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桃渊明赶忙拿着酒壶,一溜烟的跑不见了踪影,活像是后有鬼在追一般,那速度,堪比超音速车!饶是她都不得不佩服。

    “血,你说桃老头子跑那么快是见鬼了还是怎的了?”疑惑的问着血,魅倾舞一面将手中的丹药意念一动,扔进了幻钻里。

    走到缩在草地上,抱起似乎睡得还安逸的无邪。

    在脑海里叽里咕噜将魅倾舞念叨了个遍,血才幽幽的开口:“或许真是见鬼了。”而且还是你这顶级变态的鬼!

    现在,血总算是知道自己跟了个怎样的寄主了,一个字来形容“强”,两个字来形容“变态”,三个字来形容“超强变态”,呃,貌似多了个字,不过,就当买一送一好了。

    邪魅的挑起眼尾,魅倾舞低眸,正对上无邪凝视自己的双眼,流露出清澈如水般的流光,还有那一闪而过甚至还来不及捕捉的难以名状的波光。

    笑嘻嘻的看着魅倾舞,无邪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形:“小魅魅。”

    魅倾舞微微一扬嘴角,点了点他的脑袋,并不言语。不知为何,她竟从他的那一声“小魅魅”中,听出了一丝丝邪气……

    自腰间一摸,寒光一闪,一手了那把剑。魅倾舞看着周围这环境,又低头瞧了瞧手中的银剑,将无邪放回了地上:“先去一边玩去吧。”

    无邪抖了抖毛发,便一蹦一蹦的朝着里面更幽静的桃林里去了。他还得好好静修……

    阳光下,手中的剑闪着刺眼的泽光,轻轻抚着剑,魅倾舞似呢喃道:“今天起,便叫念罢。”

    这是爸妈留下的,既然已念无可念,思无可思,那么,便寄思念于剑罢。终有一,她会让父母重生!静静的世界里,一阵水声打破了她的思绪,回望而去,不远处的小山隙间缓缓流过涓涓清泉,汇集成一汪天然温泉,旁边是一片青草,萤萤碧光,微飘花香,真是练剑绝佳之处!

    这还真是个天然的好地方!

    魅倾舞微笑,轻点脚尖,一袭红影掠过,稳稳落在泉边。练御天剑法的第一式便是轻功。

    但是,若是有人见到,却定是会又一次震惊。因为,在这魔灵大陆,只有到了幻皇才能御剑飞行,而幻皇之上才是自由飞行。她没有御剑飞行,很容易被认为是到了幻皇之上的级别。

    一个十四的幻皇级别以上的人,真的是要颠覆大陆了!

    这会儿,魅倾舞探朝清澈见底,碧波漾的水里一望,竟一时失了神。

    黑发细致如丝绸,披散在肩后,只余点点缀在肩前,额前的碎发斜贴着脸颊微扬于风,略带慵懒的脸庞俊美而微显不羁,一双凤目邪魅而略显张狂,仍是那不明的笑意挂在唇边,这时更让她显得神秘而惑人。

    犹令人移不开目光的便是那对漆黑如深潭的眸子,明明是带笑的眉眼却又透着淡到没有一丝起伏的眸子,让人明知是飞蛾扑火也忍不住去捕捉。

    依旧还是自己前两世的模样,只不过那颈间凸起的喉结,显示了她现在,是一名男子,不过,倒还是依旧那么的张扬。

    魅倾舞小小的自恋了一把,抽出念,凭着脑海里记着的御天剑法第六式的招式,轻移形,微转手腕,念立即有灵似的舞动起来。

    红衣胜血,衣袂飘然,招式游走若行云流水,形变换如惊龙浮云。念蜿蜒似蛟龙,气势凌人若虹。

    拿着剑的手,升起一道红光,腾腾绕起五圈,魅倾舞却没有理会,而是忽一跃而起,抖臂间,泉中的水竟喷涌而上,形成一道水柱随着剑的招式变化而游动,无数桃花纷飞散落,却飘不进那坚固似一道石壁的水柱。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