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三条黑线划过额角,魅倾舞微微低,用大拇指与食指夹起无邪的耳朵,将他拎到自己的面前,对着他那泪眼朦胧,繁星璀璨的黑眸闪着疑惑:“咦?兽兽也会流泪?”

    一手摩擦着下颚,就像在看一个稀奇物一般,尤其是对着无邪那金豆豆般大小的泪珠,更是显得好奇不已。(最稳定,)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眼泪“刷——”的收住,无邪却还是抽抽搭搭的指控:“小魅魅,欺…欺负小兽兽!”

    那声音,那语气,那无辜的眸子,活像人家把他给怎么着了似的。

    眼泪收得倒快的!魅倾舞将无邪那肥嘟嘟的子带进怀里,狠狠的蹂躏的一顿后,撩了撩额前的碎发,得意道:“本少爷还就欺负你了,怎么着?”

    “唔……”委屈的嘤嘤一声,无邪蹭着她的口,被蹂躏得乱糟糟的发毛中,那小小的脑袋瓜埋进了她怀里。

    瞧着小东西那样,魅倾舞忍住想要再蹂躏他一次的冲动,对着眼前这一片巉岩围绕,绿树环合,深深的吸了口清气,再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顿时只感心旷神怡,好不舒畅。

    也就在此时,她的脚下升起了五星阵芒,一把橙色幻剑漂浮其上,但随之,又跳跃出了三把橙色幻剑,四剑并列,待五星阵芒旋化为血色曼陀时,再一起迸进那黑色花蕾里,最后消失无迹。

    竟然又是跳跃式的晋级,成了四剑幻师!

    饶是血也不咋舌了,见过变态的,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变态的!果然是验证了一句“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方魅与雷震青那一战,说实在的,血也是惊讶的。(!.赢q币)她知道,魅是练过一种武功,可以控制风能,在花海时她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令血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能控制风**露!

    不过,不管魅是个怎样的人,她也都是她血唯一的寄主!

    魅倾舞倒是没多大的反应,懒懒的“啧”了声:“这晋级倒也不是多难的事,简直比吃饭还简单!”

    若有人听到这话,肯定会想要将她掐死,为甚?别人晋级,几年甚至十几年才升一两级,结果这家伙竟然几天内就由一个毫无灵力的废材,成了四剑幻师,而且还说什么晋级比吃饭还简单。这要是让那些自诩天才的人知道,那还不得吐血死?

    在无人看见的角度,窝在魅倾舞暖暖的怀里的无邪,眯了眯眸子,妖冶的紫眸闪过危险的光芒。但是,他那翘长的睫毛与全的绒毛,很好的遮掩了他所有的绪。

    风袭过,卷起了红色衣角,林间,山间,独独一道红色倾城的影立于万物中。有种睥睨苍天,傲视人间之意。

    突然想起什么,魅倾舞摸了摸右耳上扎手的耳钻,上次听血说,这还是个空间。意念一动,竟是进入了那耳钻中,心中一喜,她便放开了灵魂力,任由灵魂力包围着整个空间。

    若是有一名幻师在此,定会惊讶得无与伦比。因为人的灵魂力是有限的,更不可能整个释放!

    但是血却没多大的表,魅是万年之魂,灵魂力自然也就是百分百,所以,无论魅怎么释放怎么运用,都不会有灵魂力消耗的那一天。

    环视着空间内,竟是一间以淡蓝色为格局的书房,一桌两椅,一两窗,一扇门。粉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惟妙惟肖的画,而那画里,竟是相拥着的男女。

    视线仿佛定格了般,魅倾舞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那幅画,画里的男子一袭青衣,脸依旧俊美,低眸注视着怀中圈抱着的粉红色罗纱裙女子,即使是在画中,却还是一笔一墨的描绘出了男子难掩的柔意。

    女子有着一张与魅倾舞三分相似的眉目,恬静的依靠在男子的怀里,绝色的脸庞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嘴角勾着一抹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的微笑。

    他们的后是一片湖光山水,碧绿渲染着画墨,两人倾世而独立,依依相拥。

    狭长的凤眸里,闪着耀眼的光芒。魅倾舞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那画迹,薄唇轻启,低喃:“爸,妈,你们,可好……魅儿想你们了……”

    黑曜般的眸子泛起一层淡淡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氤氲,她闭了闭目,卷长的睫毛盖着眼睑。只是两秒钟的时间,她便又睁开了那漆黑如深潭的眸子,却已是清明一片。

    转走到窗前,瞥见挂在窗边上类似腰带的东西,还挂着剑绳,难道是剑?魅倾舞意念一动,竟能将其轻轻抽出,顿时一道寒光一闪而过,剑宛若灵蛇出洞,时而弯曲,时而直,锋如雪,气如澜,好一把长软剑!剑鞘就是一条腰带,暗紫底镶着精巧的紫云玉石,华丽而又不觉累赘。

    魅倾舞收剑,看着那木质窗,直觉告诉她,外面,又是一个世界,但是,她现在还不想去探寻。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很自然的走到质地精美的红木书架前,书架里整齐的摆放着类别齐全的书籍,不过,她暂时没兴趣。

    换上一贯淡淡的笑,魅倾舞闭目,意念一动,又退了回去。

    睁眼时也只是一秒后,拿起手中的长软剑,突然有种想要武剑的冲动,况且,她也要开始练御天剑法,现是练到第五式,离第十式还差得远。

    抬眸,看着面前的崖谷,勾了勾唇,一抹兴味又邪魅的笑出现在她脸上。魅倾舞对着血问道:“你觉得,我下去这无忧崖的机率有多大?”

    虽是问语,但她话里却是不掩的自信与势必。

    幽幽的叹了口气,血似答非答:“你想做的,会有做不到的么?”

    魅倾舞轻笑一声:“呵,我们家血可真是了解本少爷啊。”

    翻了个白眼,她是被魅这变态的家伙搞得没有一点自信了罢。若是其他,血可以随意说出她知道的结果,但是,到了魅上,血发现,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结果是什么。

    “小邪邪,待会可要用你那小爪子抓紧了本少爷,不然,摔得个粉碎,可怨不得我。”魅倾舞低眸,揉了揉无邪的毛发,眼里眨着邪恶的光芒,看的无邪眼皮一跳一跳的。

    从她怀里探出一颗小脑袋瓜,无邪眨巴着眼睛,坚定的点了点头:“恩恩,无邪会抓好小邪邪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