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武试获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一场雨,下得沁人心脾,一滴水,落得洗涤污秽,一缕风,吹得洒脱狂傲。(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此时,无人会去关心,比试是谁赢谁输,他们都只看到,那个风雨中似镶进天空的红衣少年,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是什么“大陆第一废材”。

    撩了撩额前微湿的碎发,魅倾舞一手抱着无邪,一手轻抚着他的毛发,顾不得面前这一群已经石化中的人,抬步就走,深红的衣角在空中划下一个卷起的弧度。

    她可没什么闲逸致的陪这群人在这淋雨!刚刚自丹田处似乎涌上了一股流,肌肤也似乎张开了一个一个的小孔般,所以,她现在必须先找个清静点的地方。

    待魅倾舞消失在他们眼前后,众人才得以回神。

    雷震青此时已是一脸颓废,拿着大弯刀的手无力的垂着,一张本就粗狂不已的脸又是添了几丝狼狈,叫人由心的生出一抹厌恶。

    输了,他竟然输了!而且,还输得这么惨。所以人都知道,这一场雨,淋湿的不仅仅只是那簇火焰而已,雷震青本就灵魂力所剩无几,他那必杀技一使,却无半毫用处,若接下来魅倾舞还继续打下去的话,他可能会比现在还要输得惨。

    回过神后的余竹同其他所有人一样几乎震惊得无法言语,但,这武试还是要比的。

    印制中内心的一丝丝恐惧,淡淡的开口:“好了,这场比试毫无疑问的,是魅倾舞胜了!接下来,各位学子请准备进行比试。”

    甩一甩袖子,他坐回到那高中的座位上,同旁的几位还是一脸激动无比的老师。(最稳定,)

    余竹的声音总算是唤醒了所有人的神智,这时,雨也奇异般的停了,天空又是晴朗纯净一片湛蓝,白云朵朵漂浮着,似描绘着一副纯洁的画。

    尽管接下来学子们都是一群一群的攻击打斗着,却谁都没有了那股斗志,所有的老师也开始觉得枯燥乏味起来,草草的了结了比试后就匆匆走了。

    最终的结果是,第一名魅倾舞,第二名秦文宇,第三名魅幽罄!于次月月初到翼神学院报到,也就是离现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而夏沫云,落榜了。

    那些没有上榜的,此时却一点也不气馁与不甘,反而都因为看了一场如此激动人心的控制风雨,感到激动不已。

    从这一天,这一刻,这一瞬开始,大陆再也没有了那个“第一废材”,有的只是“大陆第一神”!

    无人注意到的角落里,一抹深蓝与淡青。夏沫云咬着下唇,手指的关节骨似乎要捏碎般,那双秋波里迸出无尽的恨意与寒。

    她,没有进榜。也就等于为家族蒙羞,爷爷也一定不会再给她好脸色了,那么她在家族中的低位也会一落千丈!这一切,全是因为她,魅倾舞!

    魅幽罄还是以往的,低垂着眼眸,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永远都不会像夏沫云那样什么心就什么表为魅家的子女,心机是无人可拟的。

    树荫下,一袭竹青锦服似融入了那一片绿意中,泼墨的长发披肩,俊逸的脸上泛着淡淡的薄雾,半眯起双目,墨瞳里闪着不明的光。

    “魅倾舞……”低低的似呢喃的声音自秦文宇口中流泻而出,颇有意味深长之气。

    这厢,魅倾舞却是不管她究竟造下了多大的震惊,而是急忙的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这无厘头的走着,竟走出了利维尔,朝着一处森林里走了进去。

    现在魅倾舞全都充满了力气,飞速般的窜游在林间,似一抹深红划过空际,流瀑的墨发起一圈圈的涟漪,忽的,躯一顿,自一崖前停了下来,崖前立着一道木石碑,精妙的刻度与洋洋洒洒的字迹赫然写着“忘忧崖”三个大字。

    朝崖底望去,竟是一层一层的薄雾笼罩,看不见底,四周奇山怪石,巉岩四处可见,倒有种仙袅烟起的感觉。

    “此处甚是奇怪,因为,我感觉到崖底有一种纯净质朴之气,没有一丝杂意!”血轻柔的声音响起。

    魅倾舞顿了顿,收回目光,浅浅的应了声,便随地坐了下来。这里,该是无人了罢。

    温和的阳光铺洒在这片山林之中,四周山高谷深却又绿意无垠,万物间,魅倾舞一袭红衣胜血,盘地而做,绝美妖魅的脸庞,微勾的薄唇擎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翘长的睫毛盖着眼睑,轻轻的风扬起垂落两鬓的墨发。

    极其缓慢的运着气,魅倾舞可以感觉到血液在自己的各个经脉里游走着,微微一提,一股气流自丹田涌向气,又缓缓的流窜到中注,温温的气流围绕着那一朵血色妖娆的曼陀花,竟是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掉,而她肌肤上的毛孔顿时也如扩张的几倍,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周围的灵气却疯涌而至,形成以眼看不见的小颗粒从她的肌肤里慢慢渗进。

    魅倾舞一楞后便开始吸收这些小颗粒,她知道,这些是灵子,到达幻师后,可以靠吸收灵子来提高修为,但只能吸收各自的系属灵子。

    无邪圆成一团的子,安静的待在她的旁,清澈透明的双眸似眯非眯的睨着魅倾舞,抖了抖睫毛。

    魅倾舞将那吸收进体内的灵子缓缓的运成一气,形成一股柔和又不失强韧的气息缓缓在体内游走,仿佛一注清泉轻柔的拥着子,心,也随即宁静下来。

    慢慢的又将那一股气流压缩,直至压缩成一滴白色的小滴,然后“叮”的一声打在了那朵血红曼陀的黑色蕾心处,顿时发出“吱——”的一声,犹如菜入油锅般。

    随即血色曼陀便开始急速运转起来,形成一个红色妖冶中带着一点黑色宝石的漩涡。待运转速度逐渐慢下来,最终又归于平静时,那似叶非叶的瓣片依旧四散开放着,只是那包围着黑色花蕾的,椭圆形的红色花瓣却似乎绽开了一丁点,虽小,魅倾舞却还是发现了。

    她本就不是什么多想的人,索也懒得深究,微微睁开眼睛,一双犹如汪泉水般清澈透明,却又宛如紫色宝石般绚烂的星眸,便直直的撞入了她的眼里。

    扯了扯嘴皮,魅倾舞拎开面前这小小的一团白色东西,拍了拍尘飞站起

    “唔哇,小魅魅不喜欢无邪了!哇——”被魅倾舞拎开的无邪猛地大哭了起来,金豆豆般大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声音也是稚嫩清脆犹如珠落玉盘的童音。但是那震耳聋般的哭声着实惊飞了一群宿鸟。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