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挑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无邪眨了眨眼,粉紫色的小爪子扯着魅倾舞的袖口,委屈道:“唔,无邪只是,只是想帮帮小魅魅……”

    既然她不想通过文试,那他就帮帮她啊……。(.最稳定,):。谁他看这小子实在是“太顺眼了”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魅倾舞抱起无邪,眼神微闪,“好了,本少爷知道就你最有良心了,如此,我便也不怪你……。”

    就在无邪诧异她怎么会如此好说话时,她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小邪邪,你莫不是上本少爷了?不然怎会这般替我着想?”

    不过,就他这小不点,貌似又不太可能。魅倾舞如是这般的想着。

    细长的睫毛抖了抖,无邪抬起拳头般大小的脑袋,眼神无比天真的看着她:“咦?什么是呀?”

    轻抚着他柔软毛发的修长的手顿了顿,魅倾舞敛下眼皮,长而弯细的睫毛盖住了她眸底的光,勾了勾唇角,轻笑道:“,是空气吧……”

    不知道是谁曾经说过,,是空气,看不见,也摸不着,失去了,却会窒息,犹如行尸走般的活着。

    起,便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她那似开玩笑,又似看破的语气。使得无邪抬眸,不明意味的瞧了她一眼,便又缩着子在她怀里安憩。爪子抓着两只尖茸茸的耳朵,覆盖住了他宛如紫钻般闪着邪冶光芒的眼眸,倒像是在思考魅倾舞话里更深层的意思。

    刺眼的阳光使得魅倾舞不由的伸出手挡着眼睛,在室内待久了,对于外界强烈的光,眼睛会一时接受不了。

    待适应后,她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武试会场而去,神好不悠闲。(最稳定,,.)

    一路上,偶尔会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见到她时,都指指点点的,脸上全是鄙夷与讥讽。

    “听说了吗?魅倾舞竟然考了一百分!真是不可思议。”

    “不可能吧,就她?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信她能考一百!不然,她就不是大陆第一废材,而是大陆第一天才了。”

    “可是,刚刚听天字班的人都是这么说的,试卷还是皇家学院的老师当场批改的!”

    细细碎碎的声音充斥着魅倾舞的耳膜鼓,她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在众人的舆论与各色各样的表下,依然悠然自在的走到武试会场。

    会场周遭围在站着约莫百人,全都是激奋或是紧张的拿着手中的号码牌。

    会场几米远的高上坐着数名应该是老师类的人,正襟危坐,一副严正摸样。其中上座的四名男子,全是皇家学院里的。

    皇家学院,顾名思义也就是皇亲贵族或是朝着臣子的后代才能进学的贵族学院。

    瞥了一眼,魅倾舞便从老师那里拿来了号码牌。那老师见着她时却也只是仅仅诧异了一秒钟而已,就将号码牌递给了她。是36号。

    摸了摸鼻头,魅倾舞随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有些兴趣缺缺,嘴角却是浅浅的勾起一抹弧度,这,是习惯了。

    流墨般的青丝顺着她脸颊划下,魅倾舞慵懒的斜倚在精致的镂花檀木椅上,双腿叠搭着,怀里抱着一团白色的绒毛,浑散发着令人移不开视线的邪魅之气。

    “咳咳,”秦文宇看着眼前这足以让人血脉暴涨的画面,轻轻的虚咳了两声,他不过是想找个清静点的地方而已,却没想到魅倾舞也会在这。

    挑了挑眉,魅倾舞斜睨着站在她面前的一袭竹青色锦服的男子,然后又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看过的那一方草地上已经燃烧到一半的火。

    被魅倾舞直接漠视,秦文宇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恼怒,而是径自在她旁坐了下来,同样悠闲的欣赏着风景。

    只是,眼波一转,她那精致的侧脸轮廓就深深的印进了他的眼眸里,乌黑的绸发随意的梳在脑后,余下的如瀑般直泻而下,搭在她的肩后,额前斜长的一缕碎发遮住了她的神,那立的鼻梁却是泛着亮泽的光点,红嫩晶莹的薄唇轻抿着,浑散发着惑人的气息。

    他好像有点懂了一句话的含义,“有一个人,她,闯进了我的风景里,只需一眼,却是定格一辈子。”

    突然,秦文宇有被自己蓦然蹦出脑海的话吓到了,轻笑着摇了摇头,他真是吃错药了罢。强迫自己移开视线,瞥着不知何时已经开始的武试,又恢复了他翩翩佳公子的摸样。

    余竹站在会场上,一袭青玄官袍倒是有几分清傲的气质,带着毫不掩饰的威严的话响彻在会场的每个角落:

    “武试正式开始,若无其他况,便请各位学子准备好,待巳时(9到11点)一道就可以进行比试了。”

    话音一落,顿时会场便是一阵激奋声,除了魅倾舞与秦文宇还在悠然的坐在角落的一处外,每个学子都是暗自鼓劲打气,若是考上了翼神,那便是前途不可限量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粗狂的声音响起,循声而去,见一为穿着亚麻色衣服的男子正站在会场中央,颇为剽悍。手持一把大弯刀,轻蔑的看着魅倾舞坐的那个地方,“魅倾舞,我要挑战你!你,可敢接受?”

    “天,魅倾舞这下死定了,那可是天字班的雷震青,已经是四剑幻士了对付魅倾舞简直就是如同捏死蚂蚁一般简单!”

    “听说这雷震青是夏沫云的追求者,他挑战魅倾舞不会是……”

    “别乱说,这夏沫云是你惹得的人吗?”

    “总之,这次魅倾舞是死定了,不过,没人会同她!”

    “但是,魅倾舞接不接受挑战也是个未知数啊,若她不接受,也只能是取消武试资格已!”

    小声的议论传到魅倾舞与秦文宇的耳里,秦文宇挑眉看着依旧不为所动的魅倾舞,心里暗自寻思着。这魅倾舞,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一向考试从未上过两位数的她竟然考到了一百分!

    因为在考试时,每个人都是垂头集中精力写题,余竹也是闭目养神的,所以,可以说,没有一个人看到魅倾舞的那张试卷其实是无邪写的,否则,这比魅倾舞自己写的还来得震惊!

    勾了勾唇角,魅倾舞站起,看着会场中央的雷震青与人群中的夏沫云,黑矅般的眸子掠过一抹冷笑,然却一瞬转即为兴趣与期待。她正愁没有人来练练靶子呢,毕竟升到一剑幻师,她都还没真正的战斗过……。

    却是撩了撩绸丝般的墨发,痞笑道:“呵呵,本少爷自然是接受你的挑战。”

    不是学子与老师们愕然了,就连秦文宇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不过,魅倾舞嘴角那抹浅浅的笑意,竟让他有种预感,她会赢!

    细细一想,其实她上一直都有种虽然已经尽量隐藏,却还是无形中透露出的狂傲不羁的气息,和细弱到几乎无法察觉的强大气场,竟让他有一种见到了云家长老云鹤天的敬畏!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