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一百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教室里一片安静,只有偶尔一缕清风吹过撩起窗边华丽的帐帘

    时光不知匆匆流过多少,在上东南之时,余竹清润的声音兀然响起:“考试时间还剩下5分钟!”

    他的话音一停,顿时有不少学子哀嚎一片。(赢q币,):。这次的试题比以往几年的都要难得许多,全班除魅倾舞外的39人全部苦思冥想也没有多大答对的希望。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魅倾舞瞥了瞥正向她望来的余竹,脸上绽开一抹灿烂的笑颜,黑矅般的琉璃眸子闪着邪魅。

    余竹莫名的心底一阵虚寒,被她那仿佛能穿透人心的眼睛一扫,他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的站在她面前一般,不由的避开了她犀利的眼神。

    他甚至觉得,夏沫云与魅幽罄一早就买通他,叫他让魅倾舞进最后的武试之事,她会不会知道了?

    但是,余竹又暗自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

    然,他不知道的是,魅倾舞早在余竹一进教室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猜测了。这夏沫云与魅幽罄,不,应该是魅家与夏家联手,一心想着找个正当的借口将她除掉,如今这高考的武试,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武试时,是举行进阶制,参与考试的共一百多人,由这一百多人进行比试,最后选出最后得胜的十名,再从十名中挑出三位作为翼神的新生!

    但是,还有一个不成文规定,便是:在比试期间,有一人可向另一人发出挑战,若对方接受,便只由两人对打,赢的人可直接进入十强,而且,打斗过程中,生死不定!

    想到这,魅倾舞的眼里掠过一道暗芒。当然,这武试的前提,是要先通过文试!

    本来她还不确信,但自看到余竹的眼睛时,魅倾舞就已经确定了,这次的考试,哪怕她一个字也不写,也会进入武试!

    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更何况是魅倾舞在邪暗时,还曾学过心理学,并且成了心理学领域的佼佼者!只消一个眼神,便能知道,这余竹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

    不过,不知怎的,余竹那清润的声音,让她脑海突然里又浮现出那一袭胜雪华浮白衣的云墨,他那墨发微扬披于后,在漫天火红的映衬下,仿佛隆上一层妖冶的红光,俊秀至极的眉目更似踏云而来的仙,让人不由从心底生出仰慕而不可亵渎之。(.赢q币,)

    魅倾舞目光有些悠远起来,不知现在他人在何处,上次虽说来方长,可后才记起,云墨不住在云家。

    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魅倾舞又蓦然回神,看着眼前似乎从被她当成睡枕后就一直未曾吭声的无邪,眉头有些紧拧着。

    因为这小东西,竟然在用他那鸡蛋般大小的拳头,握着那与他几乎一般高的毛笔,在她那张和发下来时一模一样的白色试卷上“挥挥洒洒”的画着,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不过,魅倾舞也没多在意,她还就不信这个小东西能写出了,顶多是玩心大起而已。

    将视线移到窗外绿幽幽的一方草地上,却没发现无邪眼底那一抹促狭。

    窗外草地上那一堆堆在一起的木材惹起了她的注意,那木材是一些树木被加工后余下的,便要拿来销毁。木材横横叠叠的齐堆成一座小山般,而从那木材底部,一簇小小的火苗正一点一点的燃烧着,冒出一股昏黑的烟雾,相信过不了几个时辰,便会将整堆木材烧尽。

    将视线移回时,余竹已经开始收试卷了,因此,魅倾舞并没有看到她的试卷竟然是满满的字迹!

    因为文试与武试都是在同一天进行的,所以试卷收上去时,会当场批改!学子必然要在教室里等着。

    余竹是改一张念一张分数的,清润的声音在安静的班上显得特别突兀:

    “马志诚,62分。”

    “李嘉悦,68分。”

    “秦文宇……”余竹顿了顿,看了靠窗组最后一个青衣男子,眼里有过一抹赞赏,“90!”

    “靠,90?秦文宇真神了!”

    “不过,他向来是班上的第一,倒也没什么稀奇的,只是,这次的题目这么难,也算是他神了!”

    细碎的声音顿时溢满的整个教室内,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余竹蹙了蹙眉,却还开始批改试卷,并一边念道:

    “黄子怡,59,不及格,取消武试资格,明年再行考核。”

    被称做黄子怡的女子顿时一阵哀嚎。

    “魅幽罄,87。”

    “夏沫云,86。”

    班上又是一阵喧哗声,这魅幽罄与夏沫云可真不愧是魅家与夏家之女!

    魅幽罄紧拧着眉头,这个成绩,她很不满意。

    而夏沫云则是洋洋得意的勾了勾唇角,她,还是第三!

    也不知念了多少成绩后,目前已经有8个人不及格了,而那第九个人,众人不用想都知道,是魅倾舞!

    然而,余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彻底让他们瞪大了眼,甚至连下巴张开都快塞得下两个鸡蛋了。

    “魅倾舞,一…一百?!”余竹拿着手中的试卷,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可是,白纸黑字,还有魅倾舞的名字,他也不得不信!

    “什么?!一百分?!还是魅倾舞?!”

    “怎么可能?!不会是她作弊的吧!”

    “可是,这根本没有作弊可言,因为试卷上没有一个题是跟书上教的有关的!”

    “难不成,是老师……”

    一男子的话一出,余竹那淡淡的却带着无限威压的眼睛就瞥了过去,男子立马住了口。该死的,他怎么能怀疑老师!

    夏沫云与魅幽罄是直接僵住了,她们是有叫余竹让魅倾舞通过文试,但,也用不着这么多分啊!竟然直接成了全班第一名!不,或许还是天、地、玄、黄四个班级所有人中的第一!

    夏沫云恼怒又带着询问的眼神对上了余竹疑惑的眼神,两人又都是齐齐转眸看向魅倾舞。

    同时,班上所有人也都望向坐在中间最后一个的魅倾舞。

    只见她一手支着头侧,斜靠着课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一条腿叠搭在另一膝盖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击着韵黄的课桌。瀑黑的长发垂下,看不清她的神,却似乎是还在浅寐。又似在睨着她面前的白色魔宠。

    周泛着一股随意慵懒的气质,竟是让人移不开了目光!

    像是感受到了大家切的目光,她才悠悠的抬起眸,见所有人都盯着她看,痞痞一笑:“怎么?本少爷脸上长花了?”

    她那痞气十足的语气将众人的愣神扯了回来,众人唏嘘一声,全都是一脸不屑的转过头。他们真是吃错药了,才会盯着她离了魂。

    虚咳一声,余竹对着她淡淡道:“你考了100分,已经通过了文试,待会便准备武试吧。”

    虽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和诧异,但只要魅倾舞通过了文试,那么他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整了整卷子,余竹不待魅倾舞是何反应,直直的走了。他还要去准备武试。

    余竹一走,接着便是三三两两的学子陆续走了出去,有的是高兴,有的是垂头丧气,有的是悠闲。

    夏沫云狠狠的瞪了魅倾舞一眼,便随着魅幽罄走了出去,蓝色的衣角在空中化过一抹弧度,飘来一阵脂粉味!魅幽罄则只是淡淡的瞥了魅倾舞一眼。那眼里,有的是探究!有的是怀疑!更甚,眸底深处,一抹浅到不可察觉的暗芒。

    待所有人都走了后,魅倾舞方才半眯着凤眸,斜睨着课桌安安分分,站着与坐着无异的无邪,幽幽道:“小东西,这100分……是你吧!”

    从余竹那分明诧异的眸子里,她便知道,这,不是余竹弄的。更何况,他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分数高过魅幽罄与夏沫云。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