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曼陀罗——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这里是魔灵大陆,一个真真实实的玄幻的世界!主修职业都是幻师与武师,而她魅倾舞,却是个意外!

    为六大家族之首魅家的大少爷,在十岁测试灵力之时居然一点灵力也没有,也就相当于她不仅成不了幻师,就连成为武师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就算她是大陆第一废材,可她毕竟也是魅家的大少爷,所以就算众人鄙视她却也只是背地里。(赢话费,)请使用访问本站。更令人气愤的是,这魅倾舞废物也就算了,竟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仗着魅家的势力,横行霸道,十足的纨绔子弟!

    如今她被魅家赶了出来,众人却也只叹息魅家太过慈悲,竟养了一个废物十四年。

    想到这,魅倾舞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暗芒。看来,这前主混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闭上眼,她刚想休憩一下,可当她闭上眼的刹那,脑海里却蓦然出现了一个漂浮着的女人影。

    诧异之际,那人影却开口了:“魅倾舞,汝可愿意予吾寄生与,自此生亦有汝,死亦由汝,相随一生,不离不弃!”

    声音轻幽幽的似乎有些飘渺,可那语气却是十足的庄重!

    愣神过后,魅倾舞打量着这位白衣飘然的女子。她的体几乎呈透明状,一张脸也只能隐隐的看见那柔美的轮廓,令人惊叹的是,女子有一头血红的头发,之所以说血红,是因为那红令人胆颤!没有束起也没有装饰的红发就那样诡异的披散着,长长的直至腰间。一红一白两个极端,在她上却是不可思议的契合,宛如魔鬼与精灵的结合!

    魅倾舞看着她,语气十足的痞气:“有这么个美人儿主动投怀,哪有不愿之理,所以,我自是愿意!”

    虽然不知道女子为何会出现在她的意识里,前主的记忆也毫无可查,但是,她却不想去探究。她啊,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变强!把魅家夺回来,这,算是为了爸妈当初被魅家羞辱的仇!另外,还有魅家与她的仇!

    其他的,她懒得管,也懒得想,那样劳力伤神!

    她的话音一落,女子周立即泛起一圈金光,随即化作一道血红的光从魅倾舞的眉间出,直直的印进了她的左肩上。(最稳定,,.)

    魅倾舞掀开被角,瞥了眼肩上烙下的纹痕,却是再也移不开眼。那竟是一朵极尽妖艳的血色曼陀罗!

    它就那样静静的印在她的肩上,九瓣似叶非叶,似丝非丝的花瓣呈烟花在空中四散般绽放。花蕾由不知几瓣的椭圆形红叶包裹着,却还是露出了那一点黑得似墨,明亮似眸的心蕾!

    红得妖艳,黑得诡异,描绘在她肌如白玉的肌肤上,竟是别样的魅惑!

    回过神,魅倾舞勾了勾唇角,喃喃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话音一出,她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

    而同时,她的脑海里又回响起了女子轻柔的声音,只是这次却不再是飘渺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吾乃万花之主,自然主宰,六界之外自行孕育的血色曼陀罗,血。”

    “血……”默念着这个字,魅倾舞笑吟吟道:“很不错的名字。不过,你怎么会在我体内。”

    声音很平淡,似乎并不为血的份感到一丝惊讶。

    听到魅倾舞的话,血先是顿了顿,而后道:“此因吾也不知,但,吾万年之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吾,故而进入汝体内罢,然,汝之血竟是至纯至邪,方才能纳吾之魂体。”

    听着血的话,她只觉得就像一个古板的老先生拿着一本《论语》在自己面前摇头晃脑的念着,叫她头疼。蹙了蹙眉,魅倾舞道:“说人话!”

    虽然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可若让她就如此与她交谈,那么,恕她不奉陪了!

    血顿了顿,脸有过一丝涨红。

    诧异的是,魅倾舞居然能清楚的在脑海里看清她的表

    虚咳了两声,血正色道:“我的魂体是寄住在你的体内的,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们是一体!作为我血的一体,你必须变强!而且,你也需要变强,你的仇,我知道!但是现在的你太弱了,我得帮你进行一次改造,而且,你体内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冲撞着,我想应该是幻师与武师的天赋,如此才导致你灵力为零,如今,我首要的是要先将你体内的那两股力量分放,让它们能够同时生存!”

    血的语气还带着诧异。她从未见过同时存在两种天赋的人!不,应该是说,这个大陆这个世界从没有过这样的人。

    眼角微挑,听了血的话,魅倾舞却是扯过被子,把头一埋,懒懒的道:“嗯,这事等我睡醒了再说!”

    心里虽然诧异,可她现在有点累,那什么鬼老子的事先闪一边去,她先睡个好觉先。反正血放那又不会跑了!而且,血的声音好像催眠曲……

    知晓魅倾舞在想什么的血,嘴角不经意的抽了抽,敢她在这正正经经的说了半天,她老人家却给她埋头就睡?还说什么她的声音像催眠曲……

    她血万年都没见过此等人,似乎对什么都懒得提起精神,明明她变强的念头是那么强烈……

    可,血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知道以后的路会不好走,会很艰苦,所以她才想最后一次放松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得睡一觉。天亮之后,又是一页新的序幕……

    阳光透过云层照在大地上,带着似暖暖的气氛,这里,似乎是一个四季常的地方……

    冰火森林里,少年一袭红衣若曼陀,慵懒的靠着一棵树,绝美的脸上泛着似笑非笑,嘴角叼着一根野草,狭长的凤眸微眯,黑曜般的眸子流转间似能勾人心魄,若不去看她那显得痞气十足的抖着的脚,无疑是个翩翩美少年。

    魅倾舞靠着树,回想着血说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

    要为她体内的两股力量分放,需要浴火草、冰魄草与冰火莲练成的丹药。药铺里基本上没有这三味药材,所以她只能向外公说趁利维尔学院放假出来历练一番。然后来冰火森林自己采集。云鹤天虽担心却也是由她来了,只是给了她一根续命草,说是备用。

    而此时,那颗续命草现在却被她当成野草般叼在嘴里。

    一口嚼碎了嘴里叼着的续命草,魅倾舞整了整衣襟,看着周围树木丛生的环境,凤眼尾微挑。这,便是冰火森林的外围。

    所谓冰火森林,就是南是火,北是冰,两个极端却融成了一片森林,极是奇观的同时却也是特别的危险。这里魔兽遍布,奇物不泛,很多人曾想来此寻些宝回去,可却没有一人能从冰火森林的内部走出来,就连她爸妈也一样……

    “你爸妈或许还可以重生!”

    突然,脑海里想起血轻柔的声音,魅倾舞差点一个踉跄,她激动的问道:“你说什么?我爸妈真的可以重生?”

    她,还可以拥有那温暖的亲吗?还可以再次投入爸妈的怀抱里吗?

    感受到她的绪波动,血好笑的眨了眨眼,她还以为这丫头什么都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呢。寄生在她体内之后,血就已经知道魅倾舞是名女子了。跟魅虽然只相处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可血却还是有些了解她的。

    她表面看起来一副笑意,很好相处,也很容易相信人。可,实际上她却是什么都不在乎都不放在心上,而且,她似乎从来都没真正相信过谁,就连她也一样,哪怕她现在已是她的一体!

    “嗯,其实这个世界并不止有一个魔灵大陆,而是还有三个界面,这里是第二界面,而在这里死了的人的灵魂都会去第一界面的冥界,你上流淌着的血和你爸妈是有着血缘联系的,所以,我可以感知得到,你爸妈现在就在冥界!只要去冥界找到他们的魂魄,然后去最高层的第四界面神界,取得仙露水,就可以令你爸妈重生。”

    血的话就像是在魅倾舞的心底投下了一颗石子,起了一圈涟漪。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