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科举考试(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魅倾舞 书名:曼陀邪尊
    魅倾舞坐在书桌前孜孜不倦的读着从书架上拿来的《薄月史记》,昏黄的烛光照在她白净的脸上似蒙上了一层面纱,琉璃般的眸子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赢q币,)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一个青色的影站在窗边,透过薄薄的窗宣纸看着房里的影,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低头看了看手上端着的菜,最后还是转走了。

    小王爷……真的变了,变得像换了一个灵魂……

    房里,魅倾舞斜斜的靠在座椅上,嘴角习惯的勾起一抹浅浅的惑人的弧度。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书,眼睛依然是充满了兴趣的看着书中的内容。

    没想到,这薄月国竟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而且制度和政策就算是现代21世纪也未必能做得很好。

    薄月国走的是开明**道路,各级阶层的官员的尽职尽力,以作则和负起责任——提倡“民无信不立!”对内以人为本,对外纵横开合,皆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最高目标,屏弃地方,部门,个人之权力私,而且历代君王都是豪杰圣主,国家物产丰饶,如此不成第一强国倒还真是奇怪了。

    门外,雪还是在不停的下着,在黑夜中,它们旋转着零落,尽的飞舞。而,天,无星无月,黑得如同墨水。

    白昼取代了黑夜,蓝天取代了黑云,当雪不再下,当太阳从东边升起的那一刻,四季更换,迎来了天……

    飘渺阁门外,魅倾舞抬头看着东边刚升起不久的太阳,唇角勾起一抹不明的笑意。

    转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季的科考也开始了。

    “小王爷,我们走吧。(赢q币,)”魅倾舞边的马统出声提醒道。他还是一青色衣装,眼睛看着魅倾舞闪过一抹惊艳。

    “嗯,”

    点了点头,魅倾舞手上拿着一把玉骨扇,“唰——”的一声打了开来。

    她摇了摇扇子,大步走出了飘渺阁院,红色的衣角在风中划着完美的弧度。

    她的后,跟着一脸担忧的马统。今天便是科考了,真不知道小王爷能否考好,虽然这一个月里她每天都在房里看书,可是王爷无点墨的事是众所周知的,一个月恐怕也改不了什么吧……

    真亲王府门口,一群丫鬟仆人都在忙忙碌碌地将一些大包小包的物品往马车上装。

    今天可是他们小王爷去科考的大子!而且小王爷真的好俊美啊!真不愧是薄月国的第一美男!

    这样想着,在场的丫鬟们无不脸蛋羞红的看着他们家小王爷,原来小王爷穿红色会这么俊美啊,以前这么就没觉得呢。

    甚至一些大胆的丫鬟在帮打理包裹时还送上了自己的贴饰物,女子对男子送出贴饰物,若男子接受了,那便是两人两相悦。

    马车前,魅倾舞额角划过三条黑线。这,这些足以堆满整个房间的大包小包是帮她准备行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搬家……

    而且,那些花痴丫鬟们是怎么回事?难道还嫌东西不够多,怎么猛扔东西,还有扔就算了,干么全往她上扔?还扔什么手镯、头钗,难不成她惹了她们还是这前主惹了她们,她们想把她活活给砸死?

    “哈哈哈,我的魅儿魅力果真不一般啊。”

    正郁闷中,又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魅倾舞抬眸看着踏过门槛走到她前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她父亲月先凌。

    “爹,你怎么出来了?”他不是要陪着娘的吗?

    今天的月先凌已经比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好多了,脸上没了胡渣,也显得精神了些,眼睛也不是那么暗淡了。穿着一土黄色的袍子,脸上挂着爽朗的笑意,没有丝毫王爷的架子,整个人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普通的大汉子。

    “呵呵,你娘体已经好多了,她叫我来送送你,看看你有没有把该带的东西带齐了。”月先凌笑了笑,这一个月,他每天都会帮燕儿用内力将寒气出,虽然不能治好,可总算是有用的,燕儿现在的脸色已经不想开始那么苍白了,甚至已经多了一丝红润,这样是不是意味着燕儿就快好了呢。

    月先凌乐观的想着。就连心都好了不少。

    魅倾舞转头看了看马车上堆积成小山的物品,再看着自己上挂着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貌似已经很齐很齐了!

    不过,她心底还是有一丝触动的,离家时能有父母牵挂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想着母亲的病,她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今天,她不仅是要通过王爷的考试,还要拿到考到帝师!因为,中榜帝师者,可以向皇上讨一个条件……一个月了,母亲的病长久让父亲用内力寒下去也不是办法,只怕到时母亲的病还没好父亲又会倒下了。

    毕竟每天那么损耗内力对体不好,而且因为这个体没有一点武功底子,她现在也只能重新练御天剑法,也没有很深的内力,帮不了母亲。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考取帝师!

    在众丫鬟的心碎中,魅倾舞将上的饰品一点一点的拿了下来然后交给一旁的马统,看着月先凌道:

    “东西已经很齐了,不过我是一样都不会带的。”

    “为什么?”月先凌很是不解。什么东西都不带她这三天要怎么过?

    将手中的扇子“唰——”的打开,魅倾舞风流无限的瞥过一群犯着花痴的众人,凤眼尾挑,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然后看着月先凌道:

    “因为……我不想被压死!”

    语毕,待月先凌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她就已经快步往科考的方向走了。脚步快得来不及捕捉,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里。

    月先凌愣愣的站在原地,似还没反应过来。魅儿什么时候跑得那么快了?而且,那步法倒像是常年习武之人才能做到的。

    马统什么表都没有,此时的他既不是魅倾舞面前憨笑的男孩,也不是笨得被她一言两语就唬住的小厮。那双眼里闪过一丝无人看见的暗。

    喜鹊在枝头。风杨柳燕影斜。风如酥,花似火。十里桃花相映红。

    雨后笋,争相破土而出。

    小麦青青,一片粉花翠浪,远处近处的田畴里,风泛起涟漪。

    阳三月,微风和煦,绿柳含烟。

    京都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闹,过去了寒冷的冬天,好不容易迎来了天的第一个晴天,众人当然是有事做事,无事瞎逛。

    而且,季科考也就在今天,所以大街上也有不少富家子弟。

    本书由首发,请勿!

    

重要声明:小说《曼陀邪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