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离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陈放川心中慨叹,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份际遇,这位陈道之也真正算得上是惊才绝绝,居然能自己别出蹊径的创出法武之道!

    本来真阳界之中,虽然每个修士在炼体期之中都会去学一些武技,但是一旦迈入凝气境后,大部分都会转修法术,毕竟武技再强,也比不过千里御剑,在极远处就能击杀敌人。[.Lvsexs.]

    至于想将法术和武技兼修,也不是没有人做过,但基本都是两者都没有成就,所以陈放川晓得,这门焚城枪法到底有多珍贵,自己有多幸运!

    他轻轻吐出口气,虽然焚城枪法强悍绝伦,但是自己想要真正的发挥出这门枪术的威力,起码得到了凝气境,甚至结丹境以后的事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学了这门枪术,对于斩杀那尸将却是更有信心了一些。

    随手又将那堆残籍给弄乱了,虽然这里的东西不受人重视,但他还是以防万一。

    陈放川回到门口,看到那个中年修士,轻声问道:“不知道那边的残籍是否有统计?”

    那修士笑道:“统计是有一些,却也不全!”

    陈放川嘿然一笑,说道:“我刚才演习功法之时,却是不小心将其中一本残籍给损毁了,想不到那些残籍居然不设制的!”

    那中年修士哈哈一笑,拍了拍脯,说道:“陈师兄请放心,别说那些残籍不一定有统计,就算真的有,在下也帮您给消去了!”

    “如此多谢了!”陈放川点了点头,随手又扔了那修士五块灵石。

    那修士连忙受宠若惊的接过,陈放川总共给他的六块灵石,对他而言,是相当不少的一笔财富了!

    出了术房,他直接便去丹房转了一圈,在丹房却是迅速了许多,直接将一万多的积分挥霍一空,这些积分看上去极多,但是炼血境以上的丹药却也不便宜,随便一瓶就是四五十积分,而且陈放川还购置了五瓶离殒丹。

    据丹房中的修士说,这种离殒丹药力强大之极,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将人给救回来,他此行青杀山,凶险之极,疗伤的丹药却是必须要必备的。

    一切东西就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下山而去,但陈放川想起了先前曾与赵山河他们约定一见。

    之前自己击杀徐会之时,形极为恶劣,而宋拙和李秣陵居然敢而出,让他心中极为感激。

    他取出赵山河从前给他的百里镜,输入了信息,不过多时,一行文字就出现在了镜面之上,赵山河他们此时正在龙首峰之上。

    天云宗中只要是凝气境的内门弟子,便可以有一座单独的山峰,而李秣陵乃是接近凝气境的巅峰的修为,战力更是超卓,所以宗门赐予的山峰也格外的广阔。

    虽然陈放川现在有了庄伯阳赐予的五云幡,但是宗门有规定,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在宗内飞行,所以他现在也不想违逆,反正那龙首峰也不甚远。

    大概不到半柱香的工夫,一座拔俊秀的山峰就已经立在自己的面前,树木葱翠,山石灵秀,还有一道清澈的瀑布从山峰冲下,溪流旁还有几头灵异的麋鹿在饮水嬉戏,果然是一派仙家气象。

    龙首峰就设有制,陈放川刚刚踏上山脚不久,就有一道白色的剑光由山顶飞来,在他前落下,现出一个容貌俊美的少年来,正是李秣陵。

    李秣陵见了陈放川,哈哈一笑,说道:“你可算来了,宋大哥和赵山河他们都在峰顶等你呢!”

    不等陈放川答话,直接抓起陈放川的手臂,架起剑光就往峰顶飞去。

    剑光极速,不过瞬间,就直接到了峰顶。

    这龙首峰的峰顶范围极为广阔,起码有百来丈大小,上面建了一些亭台楼阁,都是金玉所镶嵌,在练气士的眼中,凡间的这些金银玉器,也跟普通的瓦砾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些好看罢了,随手就能得之。

    陈放川一从空中落下,就看到了赵山河、周锐等一众熟人,正笑嘻嘻的在那边等着自己,还有几个气势雄浑的修士,看来都是潜龙盟的凝气境的成员,宋拙正坐在为首的那张椅子上。

    陈放川虽然现在一意苦修,却也不是不懂人世故,看到宋拙,连忙走上前几步,拱手道:“陈放川见过宋盟主!”

    宋拙呵呵一笑,直接走下了下来,扶住陈放川的双手,说道:“陈兄弟太过客气了,我们潜龙盟,可从来没有什么尊卑之分,只不过是在修道之途上志趣相投,相互扶持罢了,我比要痴长几岁,你叫我大哥便是!”

    态度自然,不见半分做作之意,让人如沐风。

    陈放川刚刚坐下,李秣陵就笑道:“不过大半年的时间,陈兄弟居然进步如斯,得了外门弟子大比第一,果然是天资卓绝!”

    陈放川苦笑道:“李大哥笑话了,我不过是运气好些而已。”

    宋拙摇头道:“陈兄弟过谦了,徐会之乃是炼神境巅峰的修为,而且有秘术可以施展出地阶中品的武技,你这次的大比第一,没有半分侥幸!”

    “对了,不知道庄长老如何处置你击杀徐会之的事?”宋拙忽然脸色严肃的问道。

    陈放川摇了摇头,轻声道:“庄长老让我去青杀山击杀一头尸将。”

    此言一出,在座诸人却是脸色大变,倒吸了一口冷气,就算是沉稳如宋拙也是顿时震的说不出口来。

    在座的一个凝气境的修士皱眉道:“青杀山中凶险无比,就算是凝气境的修士,也不敢说必然能安全出入,更别说陈兄弟不过是炼血境的修为,而且那尸将我也交战过,非常棘手,就算是刚刚晋升的尸将,也远比凝气境一重的修士来的厉害!”

    李秣陵忽然站了起来,面上尽是不平之色,“庄长老此举却是不公平!明明是那徐会之意击杀陈兄弟,陈兄弟也不过是反击而已,就算是镇压黑风洞十年也认了,怎么能去做这几乎是必死的任务!我去找庄长老求去!”

    他口中说着,就要立刻御剑离开,宋拙忙拉住他,喝道:“你总是这般鲁莽!庄长老的子莫非你还不知道吗?就算是结丹境的长老都违逆不得,更别说我等内门弟子了!”

    李秣陵急道:“那还能如何?”

    他忽然目光炯炯的望向宋拙,说道:“要不然,我亲自去斩杀一头尸将帮陈兄弟完成任务?”

    陈放川闻言,心中不极为温暖,说道:“李大哥不必如此,庄长老目光如炬,却是瞒不过他的!”

    李秣陵刚想说话,宋拙忽然举起手,缓缓的说道:“其实庄长老的意思,未必就在这击杀尸将的事上!”

    座中诸人都安静了下来,等着宋拙说话。

    “秣陵,你也知道,司马杀生如今正在闭死关,以他的进境,大概在最多两年之内就能突破到结丹境!”宋拙望着李秣陵,淡淡的说道。

    “我们也晓得陈兄弟与那司马寻欢结下了不解之怨!你以为,以司马杀生的格,一旦晋升结丹境,会放过陈兄弟吗?”

    陈放川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宋拙号称雾外江山,名气极大,果然无半分虚名,居然仅靠猜测,就将事的来龙去脉,推断的**不离十了。

    李秣陵迟疑了一会,决然道:“他晋升金丹又如何!只要有我李秣陵在,杀生会,就不用想动我们潜龙盟的任何一人!”

    宋拙摇头道:“我自然也不会让陈兄弟受到伤害,但是到时大势之下,我们就只能死战而已了!”

    座中诸人尽皆沉默,赵山河他们不过是炼体境的境界,却是没有资格来说这些事,而其他的凝气境修士,与陈放川未必有多少的交,死战一词,对他们而言,却是过于苛刻了!

    陈放川忽然笑道:“大家的厚谊放川心领了,但是这击杀尸将的任务,我也并非是全无把握!”

    李秣陵急道:“陈兄弟,虽然你斩杀徐会之,战力之强,我们都是知道,但是凝气之境,实在和炼体境相差极远……你放心,只要有我李秣陵在,司马杀生休想动你!”

    陈放川诚恳的朝李秣陵道:“李大哥,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但是你也应该明白,修道途中,我们修的便是本心,斩杀一切魔障,若是这一关我自己不去面对,就算他司马杀生不杀我,我心中也会结下心障,从此再无寸进!”

    既然陈放川说到这里,李秣陵也只能一声长叹,他自己也是宁断不曲之人,知道此言无虚!

    只是忽然之间,场中的气氛有些沉默,李秣陵也知道,宋拙其实并没有错,为了整个潜龙盟而言,他当然不能为了陈放川而让整个潜龙盟去冒险。

    但是陈放川的脾十分对他胃口,眼见得他要去做这样一件十死无生的任务,心中还是极恨!

    忽然一道银光闪过,一颗如生铁一样的物事就被李秣陵切开,露出了里面漾漾清波,极是人。

    “既然为兄再也不能为你做什么事,就只能以这铜椰果为酒,敬你一杯,希望你能顺利斩杀尸将!”

    他虽是这般说,但心中也知晓这实在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陈放川哈哈一笑,也举起这铜椰果,说道:“来,大家共饮此杯!”

    诸人轰然而起,特别是赵山河、周锐、杨雄等人,与陈放川交更深,但是此时却没有半分可以帮上忙的地方,也只能大笑一声,饮尽了此杯。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