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断碑!断碑!(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陈放川的双目蓦然张大,看着这只灵气所化的巨掌,他首先想起的居然是那次天泽星上离皇所化的倾天巨掌,那毁灭陈家的一掌!

    “啊……”陈放川忽然嘶吼起来,左手的真气狂暴的泄出,先前刺出的那一枪蓦然上挑,刺向了朝那巨掌的掌心。[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但洛隐然却是脸色平静,未有半分变化,惟独有改变的就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似的笑意。

    他一掌虽然击出的轻描淡写,但却是一门地级中品的武技,又蕴涵着自己三成的法力,这个炼骨境的修士如果还能接住的话,他也不用再打了,直接自裁得了!

    丝毫没有悬念的,惊雷枪的枪尖一触到这巨掌,瞬间就化作漫天的了烟尘,然后整杆大枪也瞬息间没有了影子。

    就在巨掌要按上陈放川的体时,他的识海之中,忽然绽放出了无量的清光,一块断碑渐渐的从他的体里浮现了出来。

    这个奇景也让洛隐然看的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炼体期修士会有这等奇特的变化。

    但便是此时,那断碑之上忽然化出了一个道人来,高冠峨带,面容看似古拙,却又隐隐被一层光幕笼罩着,但是上浮现出的那股气势却是异常的浩瀚威严。

    洛隐然此时脸色却是骤变,这个道人上所蕴涵的气势,简直山岳大海都不如他上的一粒微尘,洛隐然曾经在一次宗内大会中见过天云宗宗主,已经是化神期的绝顶修为了,却也根本及不上这威势的万分之一!

    那个道人一出现,双目就直接望向了洛隐然按出的那只巨掌。

    灵气所化成的数十丈大的巨掌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瞬间的就散成了漫天的碎屑,晶莹剔透。但是转瞬之间,道人的眼睛就望向了洛隐然。

    此时洛隐然已经是惊惶至极,他此生也曾遭遇过不少大险,但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景。

    手中的扇子唰的一下张了开来,忽然幻化成了百来丈大小的大山,清光盈盈,挡在了自己的前。

    洛隐然这把山河风云扇乃是极品灵器,极具灵,便是在内门弟子之中,也算得上是极为强大的法宝了。

    但是那道人目光所望之处,山河风云扇所化成的大山也瞬间消解了开来,便似冬雪消融,虽然缓慢却是那般的坚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洛隐然来不及心疼自己的灵器被毁,眼中忽然现出了疯狂之色,左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忽然连续出了九件宝气四的法宝来,居然每一件都是中品以上的灵器。不愧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家丰厚之极!

    他伸手一指这浮在空中的九件灵器,忽然围成了个小小的圈子,然后一口鲜血喷到上面,猛喝道:“给我爆!”

    洛隐然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元气大伤,这一口血却是他心头精血所聚,这口血喷出,起码也得让他的修为倒退两个境界。

    但此时他却根本不管有什么后果,那道人的目光便如一条追命的绳索一般压的喘不过气来。

    一件灵器如果自爆的话,起码能炸毁一座山头,这九件灵器结成了阵势,又得了洛隐然一口精血,自爆之威,几乎能把这座荒谷移作平地。

    洛隐然却再也不去管后是怎么样的景了,取出了一柄飞剑,直接离空飞去,他此时心头正在滴血,懊丧死,刚才一件极品灵器,还有九件中品灵器已经是他大半的家,如今却全毁于此地。

    他此时心中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思绪,一个凝气期巅峰的修士来追杀一个炼骨境的外门弟子,本来就是一件极为荒谬的事,但更荒谬的居然这个凝气期的修士还败于那个炼骨境的弟子手上。

    不管此时陈放川的上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的景就已经是这样了。

    只是洛隐然真的能逃的出么!

    那九件灵器将要爆开之时,道人的目光已经注视在了上面,异常狂躁的天地灵气居然就缓缓的安静了下来,然后也和那山河风云扇一般,如雪一般化作了漫天的烟尘。

    洛隐然此时已经御剑飞出近里路了,却发现后的灵器居然没有爆炸,便回头望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却刚好看到了那道人举起了一根手指,朝自己轻轻点出。

    “啊……!”

    之前一直淡然若水的洛隐然此时却是神魂俱丧!一种无边的绝望蓦然从心底蔓延开来,但是所有的挣扎都是枉然!

    “嘶拉”一声,一道数十里长的煌煌剑光便从那道人的手指上了出来,这一方天地之间忽然就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这一道摧天坼地的剑光只是短短的一瞬,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但是陈放川看到方才洛隐然遁走的方向,却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连先前存在的那座山峰,也在刚才那一剑中瞬时消失了一半。

    陈放川有些愣愣的看向自己的上方,先前那个古拙的道人却是不见了,那无际的清光也全部消失了。

    这难道就是那半块元辰白骨碑的强大威能!陈放川此时的面容还有些呆滞,那个道人给予他的震动也实在太大了一些。

    只是他此时却是没有时间再考虑这个,虽然先前他为了避人耳目,在离天云宗数百里找了这个无名荒谷,但是刚才那道人诛杀洛隐然那一剑也太过威猛,恐怕连天云宗的长老都要被惊动了,必须得马上离开,否则自己的秘密若是被发觉,只怕想死都难。

    陈放川立刻如一只灵猿一般朝远处奔去,只是行了近里路,忽然发现空中居然滴溜溜的浮着一只储物袋。

    方才那道人惊天一剑,居然只斩杀了洛隐然,却把他的储物袋剩了下来,陈放川顿时大喜,他唯一的法器惊雷枪也被洛隐然所毁,也不知道李青竹的储物袋中也什么东西,但这个洛隐然的储物袋中,必然有好东西。

    将那储物袋往前一塞,催动真气,直接往西方飞奔而去,此时以陈放川的修为全力奔跑的话,除了耐力不行,爆发力就已经比那乌麟马要厉害多了,没有一会,陈放川的形就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之中。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一道赤色的火光就从远处飞来,现出一个面容清矍的中年修士,他有些谨慎的探视了下周围的景,没有发现什么之后才飞到那座被斩去一半的山峰前。

    惊疑不定的自语道:“刚才此处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剑气,到底是哪位大修士在此处争斗。”

    他轻轻用手里抚摩了下那半截山峰平滑的触面,叹道:“这等犀利霸烈的剑术,莫非是清虚观中的化虚境的长老出手?”

    这修士也不敢四处搜寻,他虽然也是化神境的大高手,但如果真的碰上刚才出剑的那个人的话,他自忖也没有半分生路。

    微微沉吟了一下,他的长袖忽然一张,就将这半座残峰给笼了进去,“轰隆”一声巨响,他居然把这半座山峰给连根拔起,然后又蓦然化作一道火光,朝天云宗的山门遁去。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