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断碑!断碑!(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新书期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拜谢诸位了!)

    血祭之术,本来需要准备的时间,如果一旦被打断的话,施术者会受到极大的反噬,但是李青竹自恃有真气护体,又有法衣防,陈放川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攻破自己的防御。[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只要能撑过十息的时间,陈放川必然会毙于自己这一剑之下。

    他却万万没有想到陈放川居然从自己的最强处出手,从自己的飞剑当中窥出了一丝破绽,一着不慎,满盘兼输,半空中的飞剑被陈放川的惊雷枪给击断,血祭之术也受到反噬,此时,李青竹的真气已散。

    陈放川却是已然凌空朝他扑杀而去。

    “青龙吞天”、“抚琴鼓瑟”、“批亢捣虚”……大擒龙手中的绝杀之招倾泻而出。

    李青竹本来离陈放川有几十丈远,但这点距离在陆川凌空扑击之下却是瞬息而至。

    “砰砰砰……”陈放川的双掌直接印在了李青竹的前。

    虽然李青竹一修为已经到了炼血境的巅峰,筋骨之强,几乎已经到了炼体期的极致,因为到了炼神境,也只是修炼神念而已,对于**,也没有多大的进益了。

    但陈放川这大擒龙手也被其修炼到了阳极生的地步,刚柔相济,威力绝伦,关键是如今他体内的真元也是雄浑强悍至极,每拍出一掌,就直接震散了李青竹上残余的护体真气。

    瞬息之间,陈放川就拍出了十一掌,李青竹前的经脉骨骼,早就被击的粉碎,但他毕竟是炼血境顶峰的修为,竟是硬生生的撑着一口气没有死去。

    “你!”李青竹的口已经深深的塌进去了一块,全部的内脏也被击的粉碎!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口中拼命的咯着血,然后带着一种悔恨、不甘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陈放川!

    陈放川却是神漠然,手掌一横,直接朝着李青竹的颈上切去。

    “咔嚓”一声,李青竹的脖颈在陈放川一记重击之下,顿时碎了喉骨。他的眼睛睁得极大,似乎怎么也不信,自己居然真的会死在陈放川手下。

    “呼……”陈放川大口的吐出口气,看着死不瞑目的李青竹,终于瘫软在了地上,他却也终于力竭了。

    先前一枪破去李青竹的飞剑,也蕴涵了他近一半的真元,否则就算那柄飞剑曾受过创伤,也不能被陈放川一击而破。

    看到比自己高出四层境界的李青竹也被自己毙于掌下,陈放川的中蓦然升起了一股豪气,这场争斗,虽然占了李青竹飞剑曾被损坏的便宜,但是他此时却有自信,就算没有这个侥幸,他也能击杀李青竹。

    所谓战意,便就是在这一场一场的战斗之中,击杀无数的敌人而竖立起来的,而自己,正一步步踏在这条路上。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几颗回气丹吞服下,稍稍恢复了下,便从李青竹的尸上找出一个储物袋,看了也不看,直接放入怀中。

    这里离天云宗还太近,刚才的战斗过于激烈,他怕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却是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陈放川从一旁捡起惊雷枪,还有那两截断剑,刚才虽然一枪击断了飞剑,但是那柄飞剑品质颇佳,已经是高阶法器了,一击之下,惊雷枪也是受了些损伤,等完成任务后,必须要去器房修理了。

    有些惋惜的看了眼那匹乌麟马,刚才李青竹一剑刺杀之下,乌麟马立时就毙命了,要赔些积分倒也罢了,此行幽暗森林的这许多路,却只能由自己步行了。

    从怀中取出离火符,看了看地上李青竹的尸,然后微微催动真气,就有一道火光朝着尸体卷去,将这具尸体缓缓的燃作了灰烬。

    忽然此刻,后响了一阵轻笑声。

    “寻欢公子果然猜的没有错,这李青竹真是当不得大用,居然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陈放川猛然回头,却发现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站着一个白衣修士,面容俊朗,只是颧骨稍高,有些显得鸷。

    这个修士手中随意挥动着一把扇子,朝着陈放川笑道:“不过,你确实也有些能耐,虽然李青竹不中用,但也有一柄高阶的飞剑,也要比你高出三个境界,你居然还能败而杀之,真是不错……”

    虽然这个修士面露笑容,神态悠闲,但陈放川却是感觉背后森寒,心中忽然像压了一块大石一般,喘过不气来。

    陈放川刚才已经用神念窥视了一下对方,又发现对方的气势如渊似海,居然跟李秣陵相差不多,心就渐渐的沉了下去,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司马寻欢居然真的会派来一个凝气顶峰的修士过来。

    不微微苦笑,究竟是这个世界太过崩坏,还是那司马寻欢太过谨慎,就算是那炼神境的修士,自己就算打不过,逃总是能逃掉的。

    但是凝气期的修士,关键还是这种接近凝气巅峰的修士,却让自己如何对付!

    怪不得这个修士根本不像似李青竹一般还要偷袭,他只要站在了这里,无论如何陈放川都已经跑不出去。

    所以洛隐然还在轻笑着,他想看着陈放川的惊惶失措,这更似是一种猫在玩弄老鼠时的恶趣味。

    他洛隐然也是天云宗内天才式的人物,虽然不及司马杀生那般的惊才绝绝,但是也已经修炼至凝气十重,乃是杀生会中的中坚。

    因为司马杀生担心有人会暗杀自己的弟弟,所以将洛隐然派到司马寻欢旁边保护他,一个凝气期十重的高手,已经足以面对绝大多数的况。

    谁想这次司马寻欢却是太过于仇恨陈放川,而且他自己又曾在陈放川的手下吃过亏,所以才让洛隐然跟着李青竹。

    陈放川的脸变得无比的严峻,这次确实已经是十死无生,但这又如何!父亲面对着离皇时难道有过迟疑么!

    死则死矣,关键要站着像个男人一样的死去!

    陈放川轻轻一张手,惊雷枪便又出现在了手,你是凝气期的又如何!你高我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又如何!你可杀我,却不能辱我!

    大枪斜举,陈放川冷然看着洛隐然,手中真气涌动,枪上居然隐隐的化出了一条蛟龙的形象来,这却是惊雷枪法中最后一式杀招:狂龙噬天。

    洛隐然双手负背,两眼望天,就似是没有看到陈放川的动作一般,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自尽吧。”

    此话虽然说的无比嚣张,但是其实也不算过分,别说了陈放川才是炼骨境的修为,就算是炼体十二重,只要没到凝气期,就还是凡人。

    但是一旦感应气感,凝成氤氲紫气,那就是真正的跨入到了练气士的行列,两者间的距离,不可以道里计,何况洛隐然还是凝气十重的大高手。

    陈放川呵呵一笑,手中的惊雷枪却是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直接刺向了洛隐然的口。

    只是洛隐然还是一脸的闲适,微微摇了摇头,口中轻声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连手中的那把扇子也未动用,这把扇子其实不仅仅是用来装饰风流的,也是一件极其珍贵的极品灵器,他只是朝着陈放川轻轻的按下了一掌。

    这一掌却是迎风而变得极大,终于化作了数十丈大小的巨掌,直接铺天盖地朝陈放川压下!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