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章 荒谷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陈放川准备好丹药,收拾了下自己狭小的院子,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直接将所有东西往储物袋中一扔就行。

    他从天云宗外堂借了一匹乌麟马,这次去幽暗森林,起码有近万里路,就算是乌麟马能行千里,也得走了十多天。[.Lvsexs.]

    此时陈放川只恨没有一件飞行法器,要是可以御空而行,既能行的更快,也省了奔波之苦,只是他也知道此时也不过是想想罢了,飞行法器至少都是高阶的品质,他在清河坊市中见到过,起码都要近百灵石。

    微微摇了摇头,直接轻轻抚摩了下乌麟马的头,飞驰而去。

    乌麟马足下显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青烟,不过一会,就没了踪影,行不多时,就到了陈放川从前练功的那处无名荒谷。

    陈放川望着熟悉的草木与山石,不微微让乌麟马放缓了速度,他曾经在此闭关数月,此时颇有些怀念之感。

    刚刚在沉思间,忽然后响起了一阵笑,“你倒是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葬之所!”

    陈放川一惊,蓦然回头。

    却发现一柄长剑凌空击至,来势迅如闪电,杀意凛然。

    陈放川此时根本来不及思考,腰腹之间猛然发力,一股强悍的真气忽然涌出,子凌空飞起,但乌麟马却是被这股大力压的一低。

    长剑险险的从陈放川的小腹间擦过,直接刺入了乌麟马的背上。

    乌麟马那坚若钢铁的鳞片丝毫不能阻止长剑的插入,直接从背上插入,然后从两腿间露出了剑尖。

    一声长长的悲嘶,这头近千斤重的巨兽砰然倒地,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陈放川此时已然怒极,他的神念虽然强于那人太多,却是没有发觉他埋伏于此,如果不是自己先前有所突破,这一剑,定然已经取了自己的命。

    他也沉默不语,从刚才的一剑他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就是上次司马寻欢手下的那名炼血境的高手。

    直接从储物袋中一拍,一柄大枪就出现在了手中,横枪而立,冷冷的看着对面这个青衣修士。

    李青竹手轻轻一招,长剑就飞了回来,他咦了一声,微微赞叹道:“想不到你居然能躲开这一剑,真是不错!”

    陈放川默然不语,这个李青竹也不过是炼体境的修士,居然能御剑击杀,定然是这把剑有古怪,绝对是高阶以上的法器。

    暗暗的将真气凝于枪尖之上,不过片刻之间,他已然定下了策略,必须要先缠住他这柄长剑,然后和他空手相搏,这是唯一的取胜之法。

    李青竹虽然口中赞叹,但却掩不住眼中那四溢的杀气,陈放川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司马寻欢的赏识,还有一粒破障丹罢了!

    他见到陈放川还是横枪不动,微微一哂,左手轻轻一转,长剑直接在空中一旋,从一旁刺杀而至。

    陈放川目光如水,等长剑离自己还有半尺距离之时,惊雷枪忽然微微一转,偌大一把大枪,在他手中便是拈了一根细针似的,居然后发而先至,枪尖直接击上了剑尖。

    李青竹此时眼中也是露出惊骇之色,这惊雷枪法他也见过一个炼血境的高手用过,势若奔雷,威力确实是极大,但也根本不似陈放川现在这般的柔细腻,实在是恶心的让人吐血。

    不管李青竹的飞剑刺出的角度如何的诡异,陈放川都能及时的将枪尖收回来,挡住飞剑。

    这却是因为陈放川的神念比李青竹要高了许多,出招之时已经占了先手,所以李青竹此时才会如此的憋屈。当然,如果李青竹如果到了凝气期,纯以神念御剑的话,也不会被陈放川窥出破绽了。

    李青竹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是难看,他已经是炼体九重的修为,比陈放川要高出三个境界,手中所持又是高阶法器,居然一时解决不了对方。

    陈放川却是沉静如水,他数天之前曾经跟李青竹有过交手,那次虽然他也挡住了李青竹的剑,却被剑上所蕴的真气震的极为难受。

    但是此时枪剑相交,他却再无半点不适,每击出一枪,经脉之中那道真元就会爆发出无比的力量,生生的将李青竹长剑上的真气震散。

    那块千重水柔晶果然是厉害无比,炼血境比之炼骨境,就是强悍在真元之上,但是陈放川此时的真元,却是比李青竹的还要强大。

    李青竹忽然轻轻呼啸起来,手掌微微笔直竖起,长剑就顿时飞上了半天,寒光凛冽,还是对着陈放川。

    然后左手手指在右掌之上疾速的一划,就划出一道血口子来,一道极细的血线居然诡异的飞向半空中那柄飞剑。

    这是血祭之术!陈放川却是认识这门术法,以自的元气,浇灌在法器之上,来换取法器一时的绝大威力。

    这门术法看上去虽然邪恶异常,却也不是魔道之术,乃是用来拼命的法子,流传颇广,就连陈放川自己也会,可谓是低阶修士拼命的不二法门。

    但这血祭之术虽然威力极大,但对于修士自的元气有极大的损耗,如果消耗过大,甚至会从此断绝了晋升的可能!

    李青竹也是个狠辣之人,眼看自己最厉害的这门斩天十三剑居然奈何不了陈放川,直接就用了这血祭之术,准备凭着自己炼血境的修为生生的压死陈放川。

    半空中的长剑也隐隐泛出一阵红光,轻轻的抖动着,似乎是在积蓄着极大的力量。

    陈放川忽然猛然一声断喝,手中的大枪蓦然化作了条黑龙一般,居然凌空朝那柄飞剑去。

    他之前屡次用惊雷枪和李青竹的飞剑相交,却是发觉那柄飞剑上的异样,剑中间似乎隐隐有些断裂之意。

    陈放川忽然想起先前李秣陵救自己之时,曾经一剑断楼,那时就已经把李青竹的这柄飞剑给削断了,看来虽然这李青竹后来回去重新祭炼,但毕竟还没有完全恢复。

    便是这一丝破绽,陈放川却是赌了,如果等李青竹完成这血祭之术,他必然是死无葬之地。

    “砰”的一声巨响,惊雷枪化作的那条黑龙直接中了飞剑,半空中顿时绽放出了一阵灼眼的白光。

    李青竹本来刚刚要斩出这一剑,却忽然喷出口血,飞剑被毁,血祭之术已被打断。

    便是此刻,陈放川双眉一挑,便如那要刺破苍穹的长剑一般,直接飞跃起,朝李青竹凌空扑杀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