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危机袭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他在这无名荒谷里待了近五天,全骨头也酸的狠了,而且上现在只剩下了六个积分,可以说是光溜溜了,准备回宗门看看有什么任务可以接的,好赚点积分买小培元丹。

    虽然他先前就已经在炼体二重的巅峰,但如果没有这一瓶小培元丹,只靠自己修炼的话,只怕一个月都未必突破的了第二重,由此陈放川愈加明白丹药的重要。[.Lvsexs.]

    而且自己以前只能接些采集药草的任务,现在自己有了极大的进步,他倒想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杀妖兽的任务,要知道杀妖兽可比一般的采集药草的任务多了不少积分。

    天云宗内中间一座山峰上,就设着宗内专门让弟子来挑选接受任务的地方,叫作凌空,虽然外面看上去不过像普通的房子一样,但里面却被设下了极高明的制,足有数里大小的空间。

    陈放川照例披了一件罩衣走了凌空中,只是数里大小的地方里面挤了不少人,却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他自的修为虽然才是炼体第三重,但是神念已然堪比凝气期的修士,所以能够十分敏锐的感觉到周围那些修士的境界。

    大多都是炼体境的外门弟子,虽然有不少已经是炼血甚至炼神的高手,但也未能给他多大的压力。可是偶尔有几个修士气派极大,神识凝练,却已经是凝气期的境界了。

    陈放川甚至敏感的发现了一个站在远处的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上的气势如渊如海,恐怕应该已经到了结丹期了。

    这凌空中所发布的任务最多也不过到结丹境为止,元婴以上的修士,在天云宗中已经较有地位,却是不用来这里接受任务了。

    凌空的正中心摆着一块足有数十丈大小青玉,上面清光浮动,显现出了各种任务,这块青玉已经被宗内的高手炼制成了一件法宝,极具灵,可以自动根据宗门的需要和弟子的修为发布各种任务。

    青玉朝向外门弟子的一面最大,上面排满了各种任务,从狙杀魔门弟子到采集各种药草,最多的是让弟子去击杀各类妖兽,既能让宗内的炼器师有更多的材料,也能锻炼弟子的修为。

    陈放川以前基本都是接一些采集药草的任务,这种任务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耗时极久,回报也少,比如陈放川先前接过一个采集龙须草的任务,寻找一百株龙须草足足花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却只能换五个积分,所以他的积分才会积攒的这么艰难。

    他这次特意搜寻了下那些击杀低级妖兽的任务,可惜这类任务最为吃香,往往一发布就被人接去了,毕竟天云宗中有数千外门弟子,这些弟子中炼皮期和炼骨期的还是占了大多数。

    “击杀七色云鹿三只,取其皮,积分二十。”

    陈放川对于这积分倒是极为眼馋,可惜七色云鹿虽然只是相当于修士中炼体三重的境界,但它喜欢群居,往往出现就是数百只,自己现在可是惹不起。

    “击杀荒鳄两只,取其利齿,积分三十。”

    这荒鳄更是有炼体六重的境界,虽然陈放川自觉有了一门绝学,神识也比一般人强大许多,但也没有信心越三阶击杀妖兽。

    …………

    微微叹了口气,这些任务基本都是自己接不了,如果自己能够冲到炼体四重就好了,一旦到了炼骨境,不但真气会雄浑的多,而且自己的也能强悍不少,到时这荒鳄倒也应该可以单独击杀。

    但自己才刚刚突破到第三重,境界都尚未稳定,又哪有这么快就能突破到第四重。

    看了看,还是接了个采集碧玉荷的任务,这种异草一般生长在大泽之中,采集到还算容易,而且积分也还不错,有六个积分。

    接了任务,他便退了出来,这里修士太多,他倒不好将面罩放下,在自己宗门内还遮遮掩掩,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忽然陈放川刚好走到门口,正要转弯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有一阵得意的笑声传来,还有一些恭维的声音。

    “赵师兄果然是福缘深厚啊,居然能采到一株百年火候的金血玄参,这可值二十个积分呢……”

    是将自己推下悬崖的那个赵千军!

    陈放川瞬间就已经听出了他的声音,但他之前走的过快,却是没有停住脚步。

    赵千军正有些得意洋洋的说着,“亏了我细心,这株玄参居然长在一座悬崖的边上……”

    他的确很是得意,不过是路过那个悬崖而已,居然就看到一个不过炼体二重的外门弟子采到一株金血玄参,如此好的机会,自己哪有不抢之理。

    可惜那悬崖过于险峻,自己也没有爬下去确定下那小子到底死了没,但这么高的悬崖,多半是没命了,自己出于谨慎,还过了这几天才将这株金血玄参拿出,却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正在微笑着接受那些师弟的恭维时,前面拐弯处却忽然走出个修士,差点就要撞到自己了。脸色的笑容顿时敛去,正要大声呵斥时,突然一呆,眼睛顿时睁的极大,一时间居然惊的说不出话来。

    自己明明已经将他一掌击落了悬崖,就算没有击毙也应该被摔死啊!顿时赵千军的脑海中各种思绪纷至沓来。

    同门相残的罪行,在天云宗内还是很严格的,暗中行事也还罢了,但若是被人抓个现成的话,宗内的刑法司也不是设着好看的,赵千军一想起那些一杀气的刑法司弟子,额头就忽然冒出了密密的细汗。

    不对,他应该没有证据,赵千军此时的脑子分外的清明,一块用来记录影像的留音玉璧起码也要十个积分,一个炼体两重的弟子怎么可能买的起。

    想到此处,他不心安了许多,就算这个弟子去举报自己又有什么怕的,大家各执一词,便是刑法司也没有办法吧!

    旁边的人忽然见他不说话了,眼睛还呆呆看着面前的陈放川,

    他们却是认识这个入门两年才修炼到炼体期二重的废柴陈放川,见他走来,自是不以为然,甚至还极为鄙视,只是不解这赵师兄为什么会忽然对这个废柴感兴趣的。

    “赵师兄好啊!”陈放川极自然的笑着朝他打招呼,笑容中有着一丝隐约的恭维和讨好。

    赵千军有些惊疑的看着陈放川,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当面揭露自己杀人夺宝的行为,反而如此的恭谨,莫非他掉下山崖反而失忆了?赵千军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

    就算是失忆了也必须杀人灭口,赵千军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口中却淡然的轻轻嗯了一声。

    陈放川虽然没有看到他眼中的寒光,但他超过了炼体期修士的强悍神识已经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赵千军心中的杀意。

    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了,陈放川一边缓缓的往前走去,一边在心中默默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