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引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山河 书名:魔道天君
    天泽星!

    那大如星辰般的巨掌忽然从空中猛的拍了下来,无数陈家族人就和那精美绝伦的亭台阁宇一般化作了齑粉,神魂俱散。

    陈家本来也是这一片星域之中数得着的大世家,家主也是至仙皇者的境界,还有金仙数百尊,势力极大,只可惜如今在这巨掌的碾压下,摧枯拉朽的如同蛋壳一样碎掉了。[.Lvsexs.]

    陈北河望着那些眼神中还存着惊怒、疑惑就被巨掌震作灰烬的族人,目光苍凉,转头向那天际中无比巨大的躯,问道:“离皇,我陈家素来与你离皇宫没有什么恩怨,你为何要远跨数个星域来灭我陈家?”

    离皇面色淡然,平静的道:“原因告诉你也是无妨,你的儿子陈放川在天机商行曾无意中拍得一块断碑,正是我离皇宫寻找万年的元辰白骨碑。”

    陈北河目光一凝,道:“就是上个纪元之中陨落的元辰天君的遗物?”

    离皇嘿然一笑,眼神中森之意更重。

    “正是,虽然宝物蒙尘,就算是寻常皇者也认不出它的本来面目,但我离皇宫寻此物已然万年,有特殊的法门感应这件神物。”

    他目色苍茫,望向星空,“匹夫虽无罪,怀璧其罪也!陈北河,你陈家的覆灭也是气数,谁敢阻我离皇成就天君之路,便尽成灰灰。”

    “哈哈哈……”陈北河仰天大笑,“气数已尽?我陈北河自从修道以来,只知以双拳破天,却不知道什么气数天时!”双拳微握,天地元气顿时暴乱,正是大崩灭神拳的起手之势。

    离皇微微摇头,眼中微微显出嘲讽之意,说道:“你不过刚刚到至仙皇者之境,我却已经是至仙十二重的巅峰,离那天君之位,也不过是半步之遥,莫非你真以为你能挡的了我一击?而且……”

    他眼皮微抬,望了眼陈北河的后,“我已在这天泽星的虚空之中布下了大周天须弥神阵,什么人都不能从这里逃离出去。”

    陈北河脸色一变,手中忽然出现一柄漆黑无光,布满符文的长刀,朝那虚空之中斩去。

    仙器之中,除上中下三品之外,又有王品与圣品,陈北河这柄长刀,就是王品仙器,实力堪与至仙皇者并列,平时只需轻轻一斩便能破开虚空。

    但此时一斩,那无尽虚空只是微微泛起一层涟漪,居然不能将空间切割开来,他也是极为决绝之辈,知道此刻已是生命中最关键的一刻,陈家已经毁了,自己也绝然逃不出去,但陈放川作为陈家最后的血脉,必须要活下去!

    怒叱一声,他手中的长刀居然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一件王品仙器,就算对至仙皇者而言,也是无比的珍贵,整个陈家,也就这么一件而已,但陈北河居然就这么狠心将它自爆开来。

    那大周天须弥神阵居然被震的微微露出一道细丝也似的缝来,离皇也未想到陈北河居然有这般凶悍,一见面就将自己温养万年的王品仙器给自爆了。

    但脸上微微露出冷笑,双手一抹,就想将这道细缝给补上。

    陈北河忽地仰天长啸,将一个人从那道细缝中扔了出去,面容俊秀,双目含泪,正是陈北河的独子陈放川。

    离皇猛然一吼,那本来就庞大无匹的躯上再度爆发出惊人的威势来,大掌微微一抹,那道裂缝居然又缓缓的合拢了起来,陈放川还未出去!

    “哈哈哈……”离皇微微露出戏谑的神,“别说你将自己的天河斩神刀给自爆了,就算你陈北河自己自爆,某家又有何惧!”

    陈北河方正的脸上尽是庄严肃穆之色,似乎没有听到离皇的话一般,只是深深的看了眼陈放川。

    那一眼望断之后,陈北河对着那离皇淡淡一笑,笑中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意味,是一种大悲壮,大舍!他的全真气忽的逆行起来。

    离皇从这一笑中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之意,他心灵之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警兆,虽然以陈北河至仙一重的修为,就算是自爆也根本伤不了他。

    但陈北河的威势忽然高涨起来,从至仙第一重,到第二重……值到第四重才停了下来。

    离皇终于勃然变色,怒喝道:“居然是妖神裂魄**!”

    陈北河狞笑道:“不错,正是妖神裂魄**,离皇,此时你还敢能说挡的了我的自爆么?”

    妖神裂魄**乃是数个纪元之前横行一时的妖族的秘术,能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三层,但代价也是极为巨大,事后不但本的修为会跌落一个境界,连寿命,都要骤减一半!

    只是现在陈北河连自己的命都已经不要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些。

    至仙第四重的皇者自爆,跟初入至仙之境可是有着天壤之别,虽然陈北河在短时间内根本不能熟悉第四重时的战斗方式,但是他直接就炸裂开了自己体内的那个小千世界。

    至仙皇者与金仙最大的不同就是体内自成一个小千世界,这就是金仙与至仙的巨大差距,只是这个小千世界若是彻底破裂,这个修士也会修为尽毁,连一个凡人都不如!

    但陈北河此刻不仅是破碎了自己体内的小千世界,就连自己的灵魂,神念都在燃烧,这是献祭生命的一击!

    陈北河的躯忽然变得如此的高大,他的体,神识,甚至灵魂,都在缓缓的化作了白光,但是他双目圆睁,一手指天,道髻一断,漫天长发飘舞,每一根青丝都似乎是在挣扎着一种不屈。

    他陈北河,可以死,但不可以败!

    离皇开始退了,甚至连刚才被扔出去的陈放川都来不及去抓回来,他不敢不退,这一击要是真落到自己上,就算他以至仙十二重,半步天君的修为,也得重伤收场,闭关万年才能恢复。

    “嗡”的一声巨响,似乎连整座星域都微微震动了一下,陈北河的整个体,都化成一圈白光,四散开去,便是那颗天泽星辰,也在白光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侵蚀下,化作了无数元气被白光卷了进去。

    离皇弹指间已经退了数百万里,已经离开了爆炸的正中心,上浮现出一圈金色的光环来,这是他的成名仙器,七离别轮。只是他退去之前,左掌轻挥,一道金色的火焰朝方才陈放川匿去处燃去。

    陈北河那圈白光虽极盛,但在这道坚韧无比的光圈的抵挡下,却再也是伤不了他了。

    良久,陈北河自爆加上牵扯了半颗天泽星形成的恐怖白光,才渐渐散去,离皇的七离别轮也忽的传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在如此狂暴的爆炸之下,七离别轮的器灵也终于受了极重的伤害。

    离皇的脸色极为难看,他想不到陈北河居然会有失传已久的妖神裂魄**的秘术。这天界之中,至仙皇者也是一方霸主了,每尊至仙,寿命都达数百万年之长,虽然不是永生,但也是接近天君的王者,若不是到了极处,谁肯舍得漫长的生命自爆!

    陈放川怔怔的看着这圈白光从自己上扫过,这圈白光乃是陈北河所化,似乎是能认出陈放川一般,穿过他上时却没有半分的伤害。

    但离皇先前放出的那道金色火焰却是跟上了他的形,这股**蚀骨的火焰直接就沾染了上来,将他的慢慢化作了灰烬,连同他的神魂,也渐渐燃烧起来。

    但他没有感到一点痛苦,他依然还沉浸在整个家族被灭,无数亲人被杀的仇恨之中,还有父亲先前的那一眼!

    终于,陈北河以化成的白光渐渐的消弭了下去,他的所有魂魄,所有在这个世上的存在都消失了。

    只是离皇和陈放川都没有发现,陈北河所化成的那白光之中,却有一道透明的虚影,缓缓的渗到了陈放川的体之中,然后他的体内忽然隐隐散发出了一层清光。

    天界已经平静许多年了,已经很久没有一个至仙皇者死于争斗之中。

    陈北河如此壮烈的战死,让这漆黑的星空之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沉默与悲伤,渐渐的笼罩了这个死一般沉寂的战场。

    我不要死!在还剩下最后一缕残魂之时,陈放川看着昔繁华的天泽星只剩下一片残垣,忽然无声的嘶吼起来,他要报仇,哪怕杀伐天下,也要洗尽这屠族之恨,灭杀离皇宫一脉。

    忽然,他那缕残魂中涌出了一道清光,隐约是一块残碑的形状,缓慢而坚决的将那白光推了开去。

    此时陈北河自爆而生出的白光,甚至连虚空都被切割开了,露出了黑洞洞的空间来,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道清光卷着陈放川的一缕残魂,忽然就钻进了那漆黑的空间中,不知所踪。

    片刻之后,离皇就出现这片虚空之中,此时本来被切割开的虚空已经合拢了,只是空间之妙,只有传说中的天君之境才能勘破其中的奥妙,离皇虽然离天君的境界只差半步,只是这半步,却似是天人之隔,突破不得。

    他脸色铁青,手中托着一面玄镜,却也是一件王品仙器。

    玄镜下,一切隐形之术都无所遁形,但是他无论怎样照遍虚空,还是找不到陈放川。

    震怒之下,大袖一甩,一片烈焰就将这数万里的虚空都给包围了,似是要将整片虚空都焚烧干净,只是数之后,还是一无所获。

    离皇这才颓然的准备离去,以他半步天君的修为,在冥冥之中似乎可以感到,陈放川绝对没有死,而且以后,或许会再出现在这一片星空中。

    只是现在,他只能离开,留下一片破碎和渐渐荒芜的天泽星。

重要声明:小说《魔道天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