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希望(76)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某人hn 书名:最爱
    他要怎么办?他们该怎么办?

    梁伟上涌出来的悲伤和无望让苏婉宁的双眼潮湿,她不是不懂他的感,她也想要让他相信,她是真的,愿意重新来过。(最稳定,):。

    她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放柔了声音说道:“那你想要我怎么样呢?”

    梁伟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快步往前走:“我要你去做手术,把孩子拿掉。”

    “不要……”苏婉宁一下警醒,试图挣开他的手,可是他箍得太牢,她根本使不上力。

    他从来说到做到,她突然就怕极了,拉着他哀求道:“我不去,我不要去……我求你……你让我生下他……只要你让我生下他,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求你,好不好……”

    梁伟生怕弄疼了她,手上的力道减轻,但却还是拖着她往前走:“只要一会,你别怕,我会守着你。我不在乎我们以后有没有孩子,只要你好好的。”

    苏婉宁急的眼泪簌簌往下落,她是真的慌了,只知道要拽开他的手,只知道要让他放手,所以,出口的时候才会那样没有顾忌:“梁伟,你没有权利不要这个孩子,他不是你的。”

    他不是你的。

    梁伟抓着她的手猛然一松,苏婉宁趁机溜开,她瑟瑟地躲到上,像是受大了很大的惊吓,用被子裹住自己,全都在发抖。

    梁伟看着她这个样子,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不断地在下落下落,就快要什么都没有了。(赢q币,)

    原来,她永远知道他的软肋,知道他的底限。

    她这个样子,他要拿她怎么办才好?

    突然就觉得累了,这段婚姻走到今时今,他看不出他们之间还有任何的希望。

    他一直想要弥补对她的亏欠,一直想要用来温暖她,包容她,就算用一辈子的时间也没有关系。

    她厌恶他也好,对他冷言冷语也好,甚至完全地漠视都好,只要她还在他边,只要她还在,那么即使是折磨,他都可以坦然接受。

    可是她怎么能不惜自己,他那么珍的东西她却可以这样不在乎,她根本不能想象他在跑了这么多家医院之后的心,那样的孤立无援,那样的绝望,和无助。

    梁伟终于觉得疲惫不堪,他无力地蹲了下来,然后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那是一个男人的低声呜咽,是他压抑了太久的感,是他终于失去了全部的信心和希望。

    她太明白他,他就是她,所以不忍心,不忍心她。

    苏婉宁在他的低声呜咽中渐渐平息下来,她走下,一步一步地走向他边。她已经不能再蹲下来,只有伸开双腿,坐到他的面前。

    她轻轻地拿起他抱着头的手,慢慢放到她的肚子上,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你听听,这是宝宝的心跳。我听他们说,孩子在妈妈肚子里一个月的时候就会有自己的心跳。从我知道自己怀孕开始,就一直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好象他在跟我说话,叫我妈妈,妈妈。

    我想生下他,不是因为他是谁的孩子,只因为他是一条生命,一个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你,也是我的亲人。

    我曾经很你,你是第一个走进我心里的人,你说过,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我相信你,到现在,我也相信这句话。

    我也曾经很恨你,恨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你问我,为什么会嫁给你。我也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嫁给你,到底是因为,还是因为恨?我明知道嫁给你会让自己更麻烦,可是我却做了。我想,是因为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从来没有忘记你在我生命里留下的印迹。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你,我,还有肚子里的宝宝,我们谁都不能先抛下谁。

    最近,我总感觉自己在慢慢改变,不再执着于过去的人和事,心境也变得越来越平和,我知道是宝宝在帮助我,他让我觉得温暖,觉得美好。

    伟,我想好好生活,我真的想要放下一切好好生活。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保证,我和孩子都会好好活下来,从此我们一家人好好过子,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做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就当是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给大家一个希望,好不好?”

    苏婉宁讲得泪流满面,她的眼泪一滴滴滴到梁伟的手背上,灼灼得疼。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动了一下,他抚摸着她的肚子,真真切切地感受着这个孩子强大的生命力。

    似乎是过了很久,但其实并没有那么久,梁伟终于站起来,把她抱起,隐隐的责备与心疼,“地上这么凉,怎么能就这么坐下去呢?”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有希望。

    希望这个词,对苏婉宁来说,已经太过遥远而陌生。

    好象自她出生的那刻开始,她就不断地陷入希望和失望一个个循环的轮回里,不能解脱,也无法得到救赎。

    后来她才知道: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更不会绝望。

    所以,很多年前她就告诉自己:希望是她要不起的东西,任何时

    候,都不该有希望。

    可是,这一次,她宁愿相信有,因为只要她相信有,她的孩子就会有,她和他之间也会有。

    她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想要活着,她有了孩子,有了丈夫,她已经有家了,她要他们一家人从此幸福地生活。

    这便是她的希望。

    苏婉宁的体意外地越来越好,南郡每次给她做完检查,都会笑着说:“一切正常。照这种况,再过一个多月,我们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宋懿说:“你看,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希望多一些。”

    她笑,她所求不多,不过是个安稳的家而已,哪会有这么难呢?

    

重要声明:小说《最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