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时间是魔鬼(7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张某人hn 书名:最爱
    南郡?

    苏婉宁不自觉的抬头,更仔细的观察他,宽大的额头,高的鼻梁,细细的眉毛,怪不得如此熟悉,竟然是他。(.赢话费,):。

    这城市太小,转来转去总是会饶回到同一个点上。

    只见他客气有礼地和梁伟握手寒暄,然后转过来对她微笑:“检查之前,我想先跟你聊聊,可以吗?”

    这时,梁伟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他再次抱歉地说:“那你们先聊,我出去接个电话。”

    “南医生,你想知道什么?”梁伟走后,苏婉宁才开口询问。

    南郡拉了张椅子在她边上坐下,微笑着说:“在没有得到检查结果之前,我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结论。应该说,你想要让我知道什么?”

    因为是南郡,这个名字过于熟悉,让她产生了莫名的亲切和信赖,苏婉宁直接说:“即使我什么都不说,你大概也知道了。要不然也不会劳烦到你来为我做检查?”

    这样坦诚的对白让南郡也卸下伪装,又变成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你认识我吗?奇怪,这么漂亮的美女,如果我见过,应该有印象才对。”

    果然是她听说的他的风格。

    苏婉宁轻笑,“鼎鼎大名的心脏科圣手,对一个先天心脏病患者来说,应该不会太陌生,何况你还是……”

    没等她继续说完,梁伟已经推门进来,指了指手机,说:“医生,麻烦你接个电话。(.赢话费,)”

    南郡有些愕然,疑惑为何会有人通过梁伟的电话来找他,但是他还是极有风度地站起,接过手机,走出病房。

    “南郡,我告诉你,在我没回来之前,你不许动她一根毫毛。苏婉宁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有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我已经订了明天的机票……”

    他刚把手机放到耳朵边,就传来一阵高亢尖锐的声音,语速极快,连停顿都没有。

    南郡怔怔地站在那里听着,一时竟忘了要回话。

    好半晌,那边又问:“你听到没有?”

    是她,没有错。这世上,能对他颐指气使的两个女人,一个他已经娶回了家,另一个就是现在这位,即使是隔了这么多年,她对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南郡终于回过神来,缓慢又认真地说:“宋懿,新婚快乐!”

    就算不联络,他也能从同学录上知道她结婚的消息,他一直想对她真心的说句恭喜。

    对方沉默了一会,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不似刚才那般激动,转而低沉了下来:“帮我好好照顾她。”

    下午照例是一系列的检查,梁伟全程陪同,却始终没有再开口说话。苏婉宁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也只有沉默。

    她嫁给他的时候就知道,早晚会有这样一天,也没有想过要特意去瞒他,但就是无限期地拖着,想着晚一天,是一天。

    因为她不想知道,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晚上,梁伟把一切安排好之后,在她隔壁的病上躺下来,他们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背对着彼此,像两个赌气别扭的孩子,病房里安静地只听得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她闷闷的声音:“睡着了吗?”

    “没有。”

    又是几秒的静默。

    “你在生气?”

    “没有。”

    苏婉宁轻笑,“还说没有,你这样不是生气,是在干嘛?”

    梁伟烦躁地翻了个,低低地说:“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他要如何告诉她,他不是在生她的气,而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要如何告诉她,他很担心,很慌乱,很无措。

    他要如何告诉她,他真的真的很她,因此不能没有她。

    苏婉宁叹了口气,过了一会,睁开眼睛,突然问道:“如果,如果我有事,你会照顾这个孩子的吧?”

    她的声音很轻,经过空气的稀释变得有些飘渺,可是还是清楚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不懂医学,但也知道她这不可能是普通的晕倒。从她怀孕后,她的状况就时好时坏,他以为不过是孕妇的正常反应,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样。

    这么多的检查,有些名字长得他根本记不住,如果这样,他还猜不出来,那他就真的白活了这么多年。

    这一天,他一直都被害怕和惊恐包裹着,一个字都不敢问。

    因为他怕那个答案,怕那个近在眼前的答案。

    他不知道一旦那个答案变成事实,那么他要怎么办。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他一直都在忽略她。

    从认识她的那天开始,他就在忽视她,因为不确定,所以故意忽视,任由她彷徨无助地跟在他边,就算是后来,他明白了自己的感,可是他还是一直在忽略她,忽略她的感受,忽略她的心

    所以,才会那样离开,是他对她的感太有信心,以为她会一直这样,如同年少时一样,不管他看不看得到她,都会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让他一转眼,就看得到她。

    而究竟是何时,当他

    想要回头牵着她的手一起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在原地等着他了?

    时间是魔鬼,它能够吞噬一切的东西,记忆、感,以及所有的等待和付出。

    回来后,他想尽了办法,用尽了一切的手段,接近她,帮助她,只要她想要的,他通通愿意给她,终于让她再次回到他的边。

    没有也没有关系,只想着,只要他还她,总有一天,她也能再次上他。

    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不是。

    他哪还有什么资格说她,这些年,他答应她的事全都没有做到过,他总是以为,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一起,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总是让她失望,害她难过,让她午休无止地等。

    

重要声明:小说《最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