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献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喂,你有完没完了,你的眼中就只有特伦斯么!”埃尔维斯的一嗓子把暹茹从旖旎的边缘拉扯出来,同时也把特伦斯从颤抖与灼(热rè)之中叫了出来……下意识的,本来被吓到的特伦斯更加的想要挣脱出来,但是却被抱的更加紧了……然后,那女人抱着他直接的转(身shēn),他看不到在他背后的众人的究竟是怎样的表(情qíng),只能感觉到那女人停掉了所有的动作,就是不愿意放下他,而那些不知表(情qíng)的众人,视线聚集在自己的背后。[非常文学].

    “放开我,暹茹,你不能这样……”特伦斯的声音放软了,然后轻轻地带些妥协意味的说道,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哀求,“你这样对我是不对的……”

    “乖,我没有觉得自己是不对的,亲(爱ài)的,我只是抱抱你……”暹茹在特伦斯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不要动哦,我说的是真的,你再动的话,我就怎的不忍了……”暹茹的手暗示(性xìng)的在特伦斯的腰下揉了一下……特伦斯(身shēn)体一僵,终于接受了警告,不敢再动一下。“乖,我只是很长时间没有抱过你了……你乖乖的,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你这个无赖……”特伦斯低低的嘟噜了一声,直接闭着眼睛,忽视那个根本就无法挣动的怀抱。

    “呵呵,我确实是……”暹茹无赖的轻笑一声,“我想,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的。”

    “喂,你们有完没完!”抗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是布兰特。暹茹没有一丝尴尬的看向脸色都多少有些不善的阔别六年的青年们,他们显然都很受时光的青睐,除了(身shēn)高拉长了,面部线条稍显刚毅之外,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怀中的特伦斯序长了头发,长长地金色卷发披在(身shēn)后,美丽(诱yòu)人。对面对她怒目而视的埃尔维斯,(身shēn)上的衣服自然是暹茹送的,勾勒出(诱yòu)人的(身shēn)材,红色的长发被高高的束起,长及腰迹。脸色一样不怎么好,像是要哭出来一般的布兰特,栗色的卷发搭在肩上,小巧的脸颊被勾勒的更小了,(身shēn)上还是那么一(身shēn)的淡金色,已经达到了大剑师的程度,显然一直以来都相当的努力了。(欲yù)言又止的尼古拉斯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她,他的变化相对来说是最大的一个,总的来说是更漂亮了些,而且也不差灵动。暹茹轻轻的((舔tiǎn)tiǎn)了下唇角,心中炙(热rè)。

    对于暹茹肆无忌惮的打量,曾经不知所措的少年,也多少能够掩藏起一些(情qíng)绪。只是,如果真的是盯得时间长了,也会脸红起来,然后把不知所措的(情qíng)绪重新的展露出来。

    “你看什么看!”终于在暹茹盯着青年们看了很长的时间以后,终于,很有反抗精神的某两只对着暹茹轻喝道,声音之中带着羞恼与淡淡的慌乱还有颤抖。

    “哦,不要这样,亲(爱ài)的宝贝儿们……”暹茹轻轻地喃呢了一声,眼神之中带着浓重的笑意还有一丝深沉的颜色,这些小家伙实在是越来越可(爱ài)了,当然或许是许久未见的缘故……在那个只有她一个人的世界之中呆上些许年,即使是某些可恶的人,她也会觉得可(爱ài)。.眼前的青年们,实在是让人悸动。“你们知道的,我只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看到你们了……啊宝贝儿们,你们知道,我只是想念你们而已……”暹茹抱着特伦斯直接的坐到某个沙发上。而一众的人(身shēn)旁的环境已经换了一个样子。

    “啊,可真是神奇呢,暹茹,你是神么?”这是尼古拉斯说的第一句话,还是像是很久以前一样的可(爱ài)且天真呢,暹茹不由地轻轻地笑着,有些打颤。特伦斯蹙了下眉头,他被暹茹抱在腿上,他不敢动,他多少知道,自己乱动会是什么结果……他一点都不怀疑,那女人会突然之间兽(性xìng)大发,到时候他只能任人施为。

    “呜,如果在这儿的话,我想我算是……”暹茹动作夸张的挑弄着特伦斯的头发,然后冲着尼古拉斯眨了眨眼睛。“亲(爱ài)的尼古拉斯,宝贝儿,过来……”

    “不,不要,暹茹会,做坏事……”埃尔维斯还有布兰特都是坐在与暹茹隔得最远的沙发处,没有阻止尼古拉斯的脚步。一直都十分的听话的尼古拉斯走了一半,然后停下了脚步,犹豫不前。暹茹的嘴角有些抽搐,特伦斯低笑出声,埃尔维斯和布兰特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呃,亲(爱ài)的尼古拉斯……你可真是可(爱ài)……”暹茹很快的控制住了那抽搐的嘴角,然后看着那笑得打颤的青年,不由地又觉得有些好笑。“呜,亲(爱ài)的宝贝儿们,你们很高兴啊,因为我出糗……”暹茹的声音轻柔,但是埃尔维斯与布兰特不由地都打了个寒战,戒备的看着暹茹,“宝贝儿,我告诉过你们了啊,在这儿我算是神啊,所以啊,知道不知道这样笑我的结果……”暹茹笑得狡黠,然后又在本来笑得很欢的特伦斯的耳上狠狠地咬噬了一下。“亲(爱ài)的,连你都笑我呢,呜,可怜的尼古拉斯,一定是让你们这些小东西给带坏了。”

    “哼,什么叫我们带坏尼古拉斯,明明就是你自己带坏了。不对,明明就只有你一个人是坏的,你就只知道欺负我们而已。”埃尔维斯气哼哼的说道,还狠狠地瞪了暹茹一眼。

    “哦,宝贝儿,我有欺负过你们么?明明就是让你们很舒服的……不是么?你说是不是,特伦斯?”暹茹轻轻地捧着特伦斯的脸,十分认真得看着那双湛蓝色的,正渐渐的充盈着雾气的眼睛。特伦斯的脸上绯红起来,萦绕在脸上的呼吸让他有种呼吸加速的感觉,但是又有些窒息,那熟悉的手指在下颌处移动,带着让人战栗的酥麻。

    “哼,这也叫我们带坏了尼古拉斯!?你就只知道这种事!”埃尔维斯的语气之中是难以忽略的酸气。暹茹的手仍旧在那滑软的皮肤上轻轻挪移着,暹茹的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戏谑看了过去,埃尔维斯倔强的瞪了过来,眼睛好像更红了一些。

    “哦,亲(爱ài)的,难道你们是在吃醋么……”又看了一眼脸色同样不怎么样的布兰特,暹茹衣服恍然大悟的模样,一边点着头,一边轻轻的梳弄着特伦斯的长发,仿佛她是一个终于得到了娃娃的小女孩,而特伦斯是那个从头精致到脚的娃娃。反抗?如果他没有感觉到那蓄势待发的手的话,或许会的。

    “我们吃,吃个大头鬼的醋!”暹茹有那么一点佩服埃尔维斯的骂人水平了,因为越来越差了。埃尔维斯见暹茹的表(情qíng)更加的气人,不由地更加生气起来,“你,你,你这个,你这个过分的混蛋……”暹茹挑了挑眉,还是像是原先一样没有什么创意啊,轻扯着嘴角,下怒容只觉得更加的好笑起来。“你,你们看看她的样子……”

    “不用理她了,她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布兰特轻轻的撇了下嘴,讽刺道,当然还没有忘记瞪暹茹一眼,而尼古拉斯还是站在原地,已经不知道究竟要上前还是退后。“尼古拉斯,你不要过去我们出去,让特伦斯一个人陪着她玩儿好了,我们修为不够会被玩死也说不定……”暹茹想要翻个白眼,但是那样实在是没有什么格调,而她怀中的特伦斯则是因为布兰特微带讽刺的话而僵硬的像是一个木头人儿。

    “放松,不然我会帮你的……”暹茹凑在特伦斯的耳边,带些笑意地轻语道,然后感觉到那僵硬的(身shēn)子更加僵硬,固定在腰间的手指轻轻地弹动了几下。“亲(爱ài)的布兰特,还有埃尔维斯……”暹茹目光灼灼的看着某两只别扭不听话的青年,心中半是无奈半是喜(爱ài),不是她有受虐倾向,只是她实在是享受这种调教的乐趣。“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我究竟过得怎么样?这六年,有没有想你们……有多想你们,是不是有疯掉……”

    “哼,你想要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毕竟那是你自己的事(情qíng),哦,六年啊,你看看你,一点变化都没有,除了头发长长了,你在看看我们,都这个样子了,你说,如果你下一次离开个十几二十年,或者百八十年,那我们都成了老头子了,到时候,你还愿意看我们一眼?”埃尔维斯说的倒是真的,他现在高阶大魔法师的程度,确实还不能改变他的容貌,也不能活太长的时间,而且如果没有家族后盾的话,还有可能被灭掉。

    “呜,那真的很好啊,还好,我没有一下子沉睡百年,呜,听说这种(情qíng)况也是有的呢……”暹茹本是逗弄这些人,结果却发现无论是谁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地盯着她,暹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压迫,看样子玩笑开得有些大了。“呜,特伦斯,你这样咬我可是不行的,你知道,我的忍耐力一向都是有限的……呜……宝贝儿,你可真狠……”

    “特伦斯,不要喝她的血……”只是,已经晚了,暹茹把眼神渐渐地迷蒙的(身shēn)子也变得瘫软的特伦斯抱着蹭了蹭,然后才放在了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巨大的(床chuáng)上,四周幔帐放了下来,只能隐约地听到,那压抑的声音,然后,其他的三个也都被弄到了(床chuáng)上,然后就见暹茹扯裂了手腕,然后紫中带金的血液流了出来,被白瓷的碗接了,青年们想要躲避却根本就躲不掉,都被喂了几口血,虽然味道很好,但是,效果……只有暹茹和埃尔维斯知道。

    “你,你怎么能,这样……”埃尔维斯的那张红润的带着微微的金色的唇有些不利索的说道,四个青年的脸色都变得烧红起来,眼睛渐渐地失去了焦距,仿佛吃了最为上等的催(情qíng)剂,(身shēn)子开始扭动,渐渐地开始想脱下(身shēn)上的衣衫,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只有那散发着(诱yòu)人气味的某只魔族。

    暹茹的眼神变得深邃,任谁的面前被摆上这么一餐,也会不受控制的沉沦其中吧。真是,(诱yòu)惑……心中对于某个上古魔族有些意见,真是的,如果早早的告诉她也不会让她憋成这个样子,什么实力不够修为不够,全都是借口,可恶的家伙,明明就是在怨恨她契约他。

    “竟然有这种修法,为什么母亲不能,暹诺的修为那么差……”

    “呵呵,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啊,有这种纯正的要人命的血统!而且,这种方法是那个要命的月泽发明的,竟然她的那个没有人敢尝试的破修法你都能用,那这个也是不错的。你现在圣魔导师的修为,倒是不错,但是也只是不错而已……”暹茹撇了撇嘴,如果不是那个家伙去教瑞塔了,她不会轻易地放过他的。

    青年们瘫软如蛇,喘息声交汇,不一样的体香充斥在一起,让人神清气爽。

    “啊,亲(爱ài)的,很快就不会了……”暹茹邪恶的勾起了唇角,一时间(阴yīn)风四起,众人都打着寒战,那一阵阵的(情qíng)潮被冲淡了一些,他们的心中不祥的预感充生,但是很快就被重新涌上的迷茫给冲淡了,他们好像是大海之中的扁舟,没有动力,只能漂浮……

    暹茹的脑海中呈现的却是某个上古魔族对着她展示出来的某些单单属于魔族的修法……呃,或许真的算得上是邪恶。“或许我们可以开始试一试了,你们,呵呵,不会再为了某些事(情qíng)而心中惊慌了。”暹茹的脸上的神(情qíng)有些圣洁。

    “呜呜,主人不理萌萌……”一个金绿色的(身shēn)影带着一抹轻巧圣洁的白色,还有一袭明艳的红,冲了进来,暹茹的眉梢抽动的厉害……不过,七个,倒是一次,献祭……

    只是,可惜了,小羽不在……而瑞塔不行……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