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绝对恶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呵呵,我一向都是这么恶劣……”暹茹完低低的笑着,承认的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说罢,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儿!”特伦斯直接的撑起(身shēn)子然后坐了起来,对于暹茹那无赖的模样完全地无限的怨怒,但是表面上却不做表(情qíng),他多少有点认识,那就是对于暹茹,直接的不假辞色,或许才是最好的应对之策。

    “呜,真是伤心啊……”暹茹作西子捧心状,带着笑意的眼睛哀怨的看着特伦斯,典型地装模作样。“难道,没有事(情qíng)我就不能找你?”暹茹完全没形象地星星眼,配上她的形象就有点……“呜,亲(爱ài)的特伦斯,你的心可真是硬呢,呜呜……”特伦斯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少装模作样了!”特伦斯有些挫败的倒回(床chuáng)上,不打算在看暹茹一眼。“快说,究竟有什么事儿,我还要睡觉呢,我可是很忙的,不像是某些人那般的悠闲……”特伦斯直接的拉了那深蓝色的被子,钻了进去。合上了眼睛,不去理会某人。

    (床chuáng)的一角塌陷下来,然后是(身shēn)侧……特伦斯感觉到了左手边传来的视线,从上到下,扫遍全(身shēn)。终于受不了那抹视线,特伦斯有些无力又有些无奈地睁开了眼睛。

    “你究竟想要怎样啊……”不自觉的,嘴唇卷起,让特伦斯看起来异常的好看。

    “呵呵……”暹茹伸手,想要摸摸那卷起的唇,被特伦斯敏捷的躲开,恶狠狠地瞪视。“呜,别这样看着我啊……好吧好吧……”暹茹收回了手,“你知道的,那些圣庭的……”暹茹蹙了下眉头,然后瞬间放开。“呵呵,圣庭的人啊,请我去当圣女……”暹茹如无其事的说道。

    “圣女!”意料之中的高分贝……“你,圣女?如果他们知道,你是……”特伦斯的声音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暹茹无声的念了一句什么,然后敏锐的感觉到了那些魔法元素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排列起来,然后他才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突然之间消失了,眼神震惊。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儿?”房间之中静谧了一会儿,特伦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弄得是什么?还有,是谁,在用精神力偷看我们……”暹茹勾起了嘴角,特伦斯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反应敏锐啊。她所结界的布置,用精神力的力量,语言的力量还有不同元素的不同位置组合而成……完全属于现学现卖的范畴。特伦斯能够感应到,根本就在意料之中,但是能够感觉到那比他的精神力水平完全要高上一个层次的精神力……确实不负天才之名呢。

    “呜,就是那些圣庭的家伙了……”暹茹不屑的撇了下嘴,她还以为会更早呢,谁知道一直等到现在,这些家伙不知道说他们是谨慎还是没用,不过,暹茹勾了勾唇角,说不定在这之前就已经做了这些动作了,只不过都被挡在了外面了。“应该是对我很有兴趣。”暹茹的声音之中带上了笑意,意味深长的看了担忧的特伦斯一眼,看到那眼底的担忧,笑意更浓了。

    “哦……”特伦斯闷闷的应了一声,被暹茹那好像看穿了他一般的眼神看着,实在是一件让人极为不爽的事(情qíng)。特伦斯不由地愤恨的瞪了她一眼。“那你同意了?”特伦斯的声音有气无力,兴致缺缺……瞟了一眼盯着他的脸看的暹茹,然后又故作无事的撇开了眼……

    “同意什么?”暹茹明知故问的继续进行着惹毛特伦斯的事业,特伦斯的表现显然很有取悦她的潜质。许是太无聊了,暹茹觉得这种事(情qíng),完全地比收拾一些惹人嫌恶的家伙更加的有乐趣。

    “明知故问……”特伦斯嘀咕了一声,然后直接的僵起脸,不做反应,在他看来,这才是最有用的反映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我是问,你同意做圣女了?以你魔族的(身shēn)份?”

    “啊,我以为你知道呢,我当然不会同意了……”特伦斯的反应来的不(热rè)烈,暹茹却是不以为意,这样才更有趣,不是么?“呜,想想那个叫做,呃,叫什么来着……”暹茹自然不会费力气记住某些圣女啊,天才少女啊之类的人的名字……克洛伊自然也不再被记得的范畴之内。“就是那个有些像(奶nǎi)牛的花痴圣女……呜,我还是不去比较好……”

    “你不去做圣女,就只是因为这个?”特伦斯觉得心中很不忿,自己在担心她魔族的(身shēn)份,而她根本就没有一点默契……想的完全是某些让人连想都不想想的恶心家伙。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暹茹轻笑地眯了眼,看起来异常的欠揍。“呜,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白痴呆在一起时间长了也会越来越白痴,和花痴在一起,往往会变成花痴。”暹茹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像我这么纯洁的人,和某些只会勾心斗角发花痴的女人呆在一起……结果你知道的……”

    “你,还纯洁?”特伦斯只觉得没有谁能比眼前的这一只更无耻了,她怎么不说她去了以后,会把那些圣女给衬托的很纯洁……看着那人还是一脸的确实如此的表(情qíng),特伦斯很是没有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好吧,我们不谈论你纯不纯洁的问题了,反正,你没有同意就好了。”

    “啊,原来,特伦斯你担心我哦……”暹茹好像是得逞了一般的坏笑上前,伸出手去,这次没有被躲过,暹茹直接的摸到了那细滑的肌肤。“我很高兴呢。”然后就开始占便宜一般的戳着特伦斯的脸,虽然不是(肉ròu)(肉ròu)的,但是手感还真的不错呢,暹茹一边戳着,一边下了评论。然后,手被拍到了一边,特伦斯的脸黑黑的,凶恶的瞪了他一眼。

    “你,你,无赖!谁担心你了,我是……因为你和我走的近了,怕被你连累了。”特伦斯有些别扭的找了个理由,显然是被暹茹的话和动作弄得恼了。

    “呜,特伦斯别扭的样子还真是可(爱ài)啊……”暹茹由衷的称赞着,然后看着特伦斯的脸变得更黑了,笑得更灿烂了。“啊,怎么了,你不开心么?”暹茹明知故问,继续撩拨。然后就被特伦斯直接的扑倒了。被压在(身shēn)下的暹茹勾起了堪称雍容的笑弧,声音变得低沉而带着浓重的蛊惑。“亲(爱ài)的特伦斯,你想要做什么?”

    “亲(爱ài)的暹茹,你说我想做什么?”特伦斯的脸上,笑意也弥漫上来,和暹茹的笑看起来异常的相似。特伦斯一边笑着,直接压了下来,用他的(身shēn)子捺住了暹茹,好像忘记了被他压在(身shēn)下的人拥有一(身shēn)的可怖的怪力。“呵呵,自然是作你对我做的事(情qíng)!”暹茹勾起了嘴角,好整以暇的看着上方悬着着,明媚的脸,反正她不在乎特伦斯对她做什么……

    如果他真的还记得一个多月之前的那一次是怎样的场景的话,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一定会吃亏的事(情qíng)。就在她失神的时候,她的脸被一根手指上戳戳下戳戳,戳的好不开心……

    等到被特伦斯的动作给弄得有些懵的暹茹反映了过来的时候,他的那张绝美而(娇jiāo)嫩的脸,已经被捏在了某只,拉来拉去。暹茹不得不承认,她想歪了,当然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尴尬,暹茹直接的挣脱了出来,然后环住了某个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的腰,然后一个翻(身shēn)……

    “我还以为……”暹茹捏了捏少年脸,就见少年的脸上带着一丝意味深长,暹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由地莞尔……俯下(身shēn)去,轻吻了一下被捏的发红的脸。

    “你以为什么?”特伦斯没有躲开暹茹的轻吻,而是用一种戏谑的语气对着暹茹细语。“哼哼,思想不纯洁的人,想的自然是不纯洁的事儿……”特伦斯轻轻地哼着,弯起了嘴角的样子像是一只狐狸。暹茹不由地被眼前的景色所迷惑,垂下了头,吻住了特伦斯那还想要在说什么的唇。“呜……放开了,尼古拉斯他们没有满足你么!”特伦斯气哼哼的推着暹茹。

    “嗯嗯,是呢,是呢,你们成功的让我食(欲yù)大涨啊……”暹茹微微的抬着头几乎只要一说话就能碰上唇下红肿的唇瓣。“啧啧,特伦斯啊……我确实没有被满足呢,呜,越来越不被满足了呢……”暹茹((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唇瓣,然后((舔tiǎn)tiǎn)到了那近乎紧贴的唇瓣之上,一时间,眼色深沉。

    “放开我……你不满足,关我什么事儿……呜……”特伦斯大睁着眼睛,湛蓝色的瞳孔如同蓝海之中浮上来的蓝色钻石,让人迷醉。暹茹逐渐的加重着吻,但是心中的一丝莫名(情qíng)绪让她不打算继续下去,要知道最后痛苦的还是自己啊……“你,你这个女人,你就只知道……”特伦斯捂住自己被吻得更加红肿的唇,眼中还带着迷雾。

    “呵,是我的错……”暹茹语气认真地认错,声音之中还带着细微的沙哑。特伦斯一怔,他还以为……没有想到,这样就算了……但是这样也好,特伦斯微微的收了收双腿,省的某些必定会引来一阵调笑的反应被那个恶劣的家伙看到。注意着特伦斯的暹茹自然看到了少年的反应,却当做没有看到,只是心中却是洋溢着笑意,少年的反应,还真是……迷人……

    “哼,放开我!”特伦斯轻哼了一声,然后被暹茹楼紧,无辜的声音(身shēn)侧传来。“我困了,我们睡觉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