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只要咬得动,随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属于布兰特的那个房间之中,是一片十分符合布兰特的审美的淡金的颜色。这里不得不再一次赞一下这华丽且一应俱全的公寓,就连客房都色彩丰富的足够满足任何人的需要……本来还半闭不闭的窗帘被拉起,不漏一点空隙……淡金却厚重的颜色,散下唯美曼妙的褶皱。

    房间的门被锁着,没有一丝的声音被泄露出去,因为,这里已经被某个严谨的人打上了算得上玄奥的隔音结界……虽然这里的隔音效果一向很好。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精神力的东西,总是可以穿透……像是水一般的,无孔不入,作为暹茹这种精于此道的人士,自然不会在行某种旖旎之事的时候还忘却这种防备事(情qíng)。虽然如果有人放进精神力就会在第一时间被暹茹察觉,但是终(日rì)打鹰还有被鹰啄了眼的时候……

    于是,那一片醉人的风光没有人看见……好吧,这好像与隔音结界没有什么关系。总之,这隔音结界相当强大,杜绝一切偷听偷窥精神力扫视的行为……是居家旅行地下交易交流感(情qíng)……必备良“阵”……

    就这样,不仅仅那美妙的声音都一丝不露被挡在了房间之中,就连那美丽到难以形容的旖旎缠绵都没有谁看的到……虽然还真的没有谁会不知死活的进行某些恶趣的参考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回((荡dàng)dàng)在房间之中的声音由挣扎反抗变成了弱势的求饶饮泣,最终只剩下阵阵无意识的低吟,急促的喘息,然后越来越无力,越来越虚软,最终弱不可闻。

    算不上大但是也绝对不小的房间之中,充斥着浓重地带些微苦的兰麝之气,白金色的(床chuáng)上,是相互贴在一起的纠缠着的(身shēn)体,一个衣着凌乱,一个一丝不挂全(身shēn)无力,显然已经力竭了,只有任人施为的份儿。

    “不,不要了……呜,嗯,求你……”可怜兮兮的求饶声细细弱弱断断续续。

    “乖,睡吧,我不动了,听话,我的宝贝儿……”暹茹抚着那疲敝的脸,看着那在自己的(诱yòu)哄声中,呼吸开始均匀起来的布兰特,嘴上微微的笑意划过了一丝淡淡地苦涩……

    “呜,母亲好像没有说什么不能……只是为什么根本就做不了最后一步啊……我也好可怜呢……”暹茹自怨自艾外加自言自语。轻轻的把像是面条一样软趴趴的少年安置到了一旁,轻拉了薄被,附上了两人的(身shēn)体。(身shēn)旁,少年不安的挪动了一下,像是一只小蛇一般的靠近。暹茹再一次的发出了一声万分幽怨的叹息,带着浓重的(欲yù)求不满……这种时候,暹茹低咒。

    只能看不能吃的事(情qíng),着实的让人痛苦,尤其是面对这些让她从心底之中喜欢的并且一直都想要完全地占为己有的美丽少年,这种甜腻的苦涩,来得更浓重了。当然,暹茹这个样子完全是在自讨苦吃……当她逗弄着美丽的少年们,看着他们沉迷在自己钩织出来的(情qíng)网之中不知所措的缱绻着(身shēn)子婉转呜咽……着实是一种视觉盛宴,当然同时也是一种甜腻的折磨。

    暹茹摸了摸自己已经明显燥(热rè)的(身shēn)子,无奈而悠长的叹出了口气。许久之后,才不带**的看了眼怀中已经十分听话的沉睡过去并且不再乱动的的少年,(爱ài)怜的亲吻了那红肿的唇,满意地看到了拥有者浅栗色头发的少年,无意识的轻颤,然后低软的呢哝了一句无法分辨的呓语,心中有那么一阵的柔软。“呵,可(爱ài)的小东西,早晚,你都会是我的的……完完全全。”

    暹茹轻轻地勾动嘴角,眼中流转出占有(欲yù)与势在必得,虽然根本就没有必要……布兰特好像感觉到了某人的不怀好意一般,轻抖了一下,然后有意识的一般的寻找暖源,自投罗网,然后抖动的更加的厉害起来。暹茹不由地有些莞尔,眼神之中是一片笑意,真是敏感的小家伙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猫科生物的直觉?不过,少年如果知道她再一次把他归到猫科的话……暹茹摇头,有些失笑。看着那白皙光洁的额头,垂头,烙下一吻……还是,休息一下。

    环住了四肢虚软的少年,轻柔的蹭了下,然后,轻轻地合上了眼睛,(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喟叹了一声……被环抱的少年柔软的靠了上来,光(裸luǒ)的手臂软软的放到暹茹的腰间,脑袋靠在暹茹的颈上,摩挲了几下,满足的咕噜了一声,呼吸渐渐地深沉,吹拂着颈间的肌肤……

    不长不短的时间,暹茹的眼睛不带睡意的睁开。

    “呼,还真是睡不着呢,不是先前的血液腾烧的太过澎湃,就是因为先前的时间睡得时间太长了些。”暹茹有些烦恼的揉了揉额头,看着旁边手足虚软的布兰特,他只是轻轻的靠在她的(身shēn)边,纤细的手也是虚虚地搭她的腰上,根本就没有用一丝力气。

    巧妙地侧(身shēn),就从那(身shēn)体的空隙之中移了出去。一只手轻托着布兰特脑袋,让柔软的枕头代替那颈窝上的好位置。另一只手则是轻轻地挑着那仍旧在虚空处的手,仍旧轻柔的把那双无力的手放到了被横着放置的大枕头上。布兰特舒适的低哼了一声,可能是觉得枕头比暹茹柔软很多……软绵绵的四肢齐上,布兰特成功的把枕头抱在怀中,姿态撩人的蹭了蹭……

    布兰特的动作,十分成功的让观察着他的暹茹的眼底再一次染上了暗沉的颜色,像是深邃的紫水晶,染着高远的星光。当然这一切事(情qíng)的罪魁,还在无意识的抱着某个白金色的抱枕,就差流口水。暹茹无奈,少年完全不做防备的样子,着实的让人有种想要啃噬的**……

    唉……暹茹微微的垂下了眼,那些深邃的神色被金紫色的睫毛遮蔽起来,让人难以看清,许久之后,羽翼一般浓密的睫毛掀起来的时候,那暗沉的颜色已经完全的被清明取代,轻轻地点了点那微着湿气的脑袋,“可恶的小家伙……”暹茹的声音极低,除了某个少年虚弱的躲避,什么都没有换来。“呼,还是去找特伦斯好了,在这儿只有找罪受的份儿罢了。可恶的小东西……”暹茹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口中可恶的小东西,然后细心地整理好了被子,才转(身shēn)。

    窗外已经退却了月明星稀的巨幕,夜深深,无心睡眠的很多,当然不包括被某兴奋地色女折腾的没有什么力气的少年们。当然,没有被折腾的特伦斯自然是在无心睡眠的行列。与他同样无眠的除了某个(身shēn)为万恶之首的某个色女之外,还有被另外的方式荼毒过的其他人。

    当然,其他人是否好眠,特伦斯根本就懒得去管。此时的他正很是没有形象的趴在(床chuáng)上,微微的卷着唇,牙齿咬着枕头纠结的撕扯着,磨牙。心中正把名字叫做暹茹的小人扎了个几百遍,“坏女孩,坏女人,好色鬼,就只知道做那种事(情qíng),坏女人,坏女人,贪心好色的坏女人,咬死你,咬死你……”如果是平时,特伦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qíng),但是现在这儿时候,无心睡眠,丢脸就丢脸,反正也没有人看到。于是,暹茹走进来,被逗得笑了。

    厚重的窗帘隔绝了那黑漆漆的夜空,温暖的橘色的灯光,很是柔和的照着如海一般深蓝的(床chuáng),挂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属于光与影交错之间的少年,趴伏在柔软的泛着暖光的深蓝色(床chuáng)上,(身shēn)上的衣服自然地垂落,显现出相当柔和的曲线,当然,最让人想要发笑的是少年像是小狗一般的动作,虽然见惯了温润如玉却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少年在自己的面前丧失理智,但是却还没有看到少年这种可(爱ài)的样子呢。真是……

    “亲(爱ài)的特伦斯,你在想什么呢?”暹茹的声音成功的让某个正沉溺在自己的思维之中的特伦斯回过神来,几乎在同时,少年松开了一直充当咬咬胶的蓝色的大枕头,懊恼了一瞬便狠狠地瞪视着某个不请自来的罪魁……

    “想什么?自然是想着,怎么吃某人的(肉ròu),喝某人的血!哼哼!”特伦斯咬牙切齿的看着因为看到他的窘境而满脸笑意的女孩,用眼神凌迟着某个笑得不痛不痒但却异常气人的某只魔族,平(日rì)里总是温和的声音变得有些(阴yīn)惨惨的,平添一丝诡异的感觉。丝滑的声音,好像是被渗出来的蛇信。让暹茹想要伸手,直接扯住然后拽掉。

    “呵呵……”暹茹直接的走上前去,温暖的灯在她的(身shēn)后拉出了长长的影子,加上那魅惑十足的低沉笑声,如同魔帝降世,带着无尽的压迫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战栗。“亲(爱ài)的特伦斯……”暹茹轻声的喃呢着,“其实我可以直接送上满来的,你大可以过来,吃我的(肉ròu),喝我的血,只要……”暹茹轻轻的笑起来,“只要你咬得动……”

    “你,真是够恶劣的……”特伦斯轻轻地哼了一声,没有继续那啃咬抱枕的行为,而是侧着支起了(身shēn)子,有些慵懒的看着已经到了(床chuáng)边的暹茹,眼神有些幽怨。

    “呵呵,我一向都是这么恶劣……”暹茹低低的笑着,承认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