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苏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章节名: 第三十二章 苏醒

    暹茹自然不会关心某些人的某些谈话,见招拆招从来都是她的处事策略。好吧,最重要的是在(床chuáng)上忙碌的暹茹根本就没有那种闲心去管某些对她来说一场无趣的事(情qíng)。

    属于暹茹的低调而华丽的卧室,那张柔软的罗兰紫的大(床chuáng)上,两具充满魅惑的躯体正唯美而蛊惑的交缠着,悦耳的低吟在空气之中回((荡dàng)dàng)着,让人血脉喷张。暹茹看着自己已经成熟到可以从事某些事(情qíng)的(身shēn)体,在看看在(身shēn)子底下柔软虚弱的人,((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虽然埃尔维斯足够的(热rè)(情qíng),即使他已经彻底的脱力,而且,他并不清醒……

    于是,暹茹最终还是放开了那个不断喘息双眼迷蒙的少年。她承认。在少年并不清醒而且足够(热rè)(情qíng)的(情qíng)况下,一些事(情qíng)会更美妙一些。但是她多少还是希望,少年是清醒的,虽然,只要是被暹茹给弄上(床chuáng)的少年,大都会沉溺在暹茹的魅惑之中,以至于,没有谁会是清醒的。

    “今天就放过你好了……”暹茹心(情qíng)很好的给已经有迷茫化为沉睡的少年,敏锐的感觉到少年(身shēn)上上涨的魔力,了然,心中琢磨着是不是给尼古拉斯这些少年们都喝点血,虽然副作用明显,但是提升实力的作用也是相当明显的,不是么。

    暹茹心(情qíng)很好的侧抱着那已经被拨的赤条条的埃尔维斯躺了下来,虽然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但是,有很长时间没有和瑞塔见面了,也很长时间没有冥想了,不过,这具给了无数逆天优势的躯体,还真是好用呢,自己这样的疏于修炼的人,现在也已经开了金手指,达到中阶魔导师的程度了……不过,这样倒是合了她的意愿了。

    “算了……”暹茹轻轻的亲吻了埃尔维斯温(热rè)的额头,慵懒的招了招手,随着她的动作,某枚珃晶球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暹茹颇为怜(爱ài)的摸了摸那一枚珃晶球,然后珃晶球之上闪过一丝幽暗难以察觉的光芒,暹茹合上了眼睛,珃晶球落到了埃尔维斯的背后,紧贴着暹茹环抱着埃尔维斯的手。埃尔维斯无意识的在温暖的散发着迷人的味道的怀抱之中挪了挪,无力且不满的嘟囔了几句,直至找到了舒适的位置,才平稳了下来。

    “暹羽,我们真的要进去么……”尼古拉斯看着旁边像是一只壁虎一样趴在主卧的门板上的暹羽,扯了扯他的衣角。他是被先前巨大的震动吵醒的,然后房门被那个趴在门上的少年给敲响了。他没有想到,暹茹的这个名义上的小哥哥,竟然这般的精力旺盛,想要拉着自己一起,参观暹茹的(春chūn)宫秀。当某个了暧昧气息的词语出现在尼古拉斯的脑海之中的时候,某些撩人十足的画面,像是潮水一般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染红了全(身shēn)。

    “尼古拉斯,你怎么了,脸上红红的……”暹羽十分无知的回过头来,点了点尼古拉斯红得发烫的脸,“呜,耳朵也红了……我们进去吧,我都还没有看过小茹现在的卧室呢,呜呜,以前我最了解她了,但是现在,你们一个个都在她的(身shēn)边,我,反正我的心里很难受,呜呜,我真的很想……”暹羽的小小的脸上,充了血一般,红得滴血。嗫嚅着,眼中亮晶晶的。

    “你们两个……”尼古拉斯的(身shēn)子下意识的紧绷了一下,然后放松下来,特伦斯看着两只明显的展示着他们的目的的少年,“你们难道就不知道累么……那个家伙,哼,怎么会真的放弃占便宜的机会,我说你们也不用这么着急的偷听吧……”

    “我们才没有呢……”尼古拉斯顶着赛番茄的脸,低低的反驳,当然这反驳在那张明显的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脸的映衬下,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我,我们只是,只是……”尼古拉斯只是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接下去的借口,被抓包的尴尬还有被点破了心思的赧然,让他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度。然后没有什么公德心的特伦斯笑了,显然,这家伙是在两个更小的少年(身shēn)上找到了某些心理平衡点。“你,你,你欺负人……”尼古拉斯愤然指责,换来一个爆栗。

    “特伦斯学长……其,其实,其实是我,其实是我,想要,想要……”暹羽的脸色也是一样的红透,只是他除了被抓包的羞赧之外,还有因为“连累”了尼古拉斯而感到愧疚,孩子气的对着手指,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带上了一丝类似于哽咽的哭腔。

    “呃……”特伦斯有点自己欺负了小孩子的感觉……暹羽红着小脸,也红着眼眶的模样,着实的可怜兮兮,像是一只纯良的小兔子。特伦斯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暹茹在的话,那个恶劣的家伙,绝对会像一只饿狼一般,上前,然后拆吃入腹,或者就地正法。

    “我不是那个意思……”特伦斯倒是有点不知所措,天知道,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哄孩子的经验,对于这种纯洁小白兔,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尽可能的不招惹才是正道啊。“难道你想,三个或者四个一起么?”特伦斯压低了声音,带着一丝,隐秘的(诱yòu)惑。两个未经人事的少年,都像是煮沸了一般,晕晕乎乎的差点没有直接的摔到地上,暹羽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才,才不要……呢……”眩晕过后,尼古拉斯像是一只收了惊吓的兔子,“我,我,我累了,我要去睡觉了,暹羽,你,你要进去就进去好了,我,我……”尼古拉斯与语无伦次的样子,可(爱ài)极了。“特伦斯,不要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子。”尼古拉斯抗议着头上那只立志于把他的头发弄得像是杂草一样的手,“我,我真的累了,呜呜,别抓着我……”

    “我和你一起,尼古拉斯,等等我……”暹羽逃也似的追着那已经挣脱了特伦斯逃跑的尼古拉斯,留下特伦斯一个人。特伦斯看着两个逃跑的少年,单薄的背影,勾起了嘴角,然后把手放到了门上,恶劣的家伙,脑子里就只有圈圈叉叉,叉叉圈圈。不过,该死的……该死的迷人。特伦斯盯着门板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还用精神力扫视了一眼那暧昧缱绻的画面,心中一酸,心中骂声不断,急色鬼……满脑子都是YD思想,花心大萝卜,色狼,色狼!

    泄怒似地狠狠地敲了卧室的门板一下,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觉得心中好受多了。然后又不客气的拍了两下,心中舒畅的离开了。至于卧室中的两只,是不是被那沉闷的像是敲鼓一般的声音给吵的不安稳,和他有什么关系。气哼哼的,特伦斯没有风度的拿着地面出气,如果让他的那一堆仰慕者看到,不知道会不会造成脸部伤残——下巴粉碎,眼珠脱眶之类的。

    重重的脚步走远,主卧室旁边的小房间的门,轻轻地打开,唯一没有出现的布兰特,探出了一个青色的脑袋,看了一眼,然后又有些幽怨的看了眼紧闭着的主卧室,瘪了瘪嘴。

    耳朵,从墙壁上拽了出来。他才没有那么旺盛的精力,才没有那种再一次的重复那天杀的三人游戏的想法……脸上绯红晕染。而且,那些人都有足够让人自卑的资本,他可不想被某个恶劣的只知道戏弄人的家伙拿来比来比去。于是那一头活泼的青色跳动的脑袋被狠狠地缩了回去,门被关上了,他才不要想,那个总是让人脸红心跳的混蛋。

    安静之中,时光匆匆流逝……少年们真的正满腹怨念,辗转反侧,被折腾过去折腾过来的心神俱疲,不出意外的沉睡,然后发了几场有关于某个金紫色长发金紫色瞳眸的家伙的(春chūn)梦……个中滋味……

    “嗯……”埃尔维斯是被饿醒的,脑子昏昏沉沉的,(身shēn)上也是松软无力,自己是怎么了。埃尔维斯动了动(身shēn)子,盈盈的香气在(身shēn)周环绕着,埃尔维斯朝着某个柔软的地方挪了挪,然后猛地睁开了眼。“啊!”一声短而浅的惊呼,被温软的唇瓣覆盖。一双如同星子一般的金紫色眸子映入了眼帘。埃尔维斯睁大了那棕红色的眸子,泛起了阵阵雾气。“呜……”

    “咕噜噜……”暹茹肆意的品尝着怀中人的唇,手不停地在那柔软的腰上挪动,然后渐渐地伸向了那柔软白嫩的(臀tún)。一声尴尬的声音,让暹茹停下了继续侵略的动作,唇也从那惊愕微张的唇瓣上移开,一声轻笑,埃尔维斯的脸上火红的颜色越来越艳丽,眼中全是懊恼的颜色,还有被掩藏在眼底的羞怯,被暹茹抱在怀中的(身shēn)子僵硬的微微颤抖。

    “饿了么?”暹茹的唇贴在了埃尔维斯的耳朵上,温柔的低语,埃尔维斯的(身shēn)子不可抑制的颤抖,只觉得丢人万分,脑海中混乱的画面,渐渐地开始连接在一起,埃尔维斯的喘息越来越粗重,(身shēn)子更加的无力的瘫软着。

    “我,我……”埃尔维斯为自己先前的表现懊恼非常。他怎么,那样毫无负担的对暹茹邀宠……像是一个,像是一个……埃尔维斯像筛子一般颤抖着,狠狠地咬着嘴唇,一滴血渗出了唇瓣。“我,放开我……”眼泪,滑落,明亮的光弧。颤抖的声音之中全是哭音。

    “乖……没事儿的……”暹茹轻轻摸着那微乱的红色长发,轻声安抚着,“呵呵,你都不知道,你先前的样子有多么的可(爱ài)……”轻轻地吻了吻那红红的耳朵,迎来的是埃尔维斯更加强烈的挣扎,只是,这没有什么力道可言的挣扎,更像是在挑逗。“乖,可是你主动地吸了我的血,你那么(热rè)(情qíng),我很喜欢……”埃尔维斯重重的喘息,不甘的看着暹茹。

    “咕噜噜……”埃尔维斯的肚子不给面子的叫出了声,暹茹低低的笑着,从紫云空间之中取出了几个果子。端到了把头扭到一边,别扭的不想看他的埃尔维斯面前,“好了,如果不想再发出你认为很丢人的声音的话,就快点吃掉吧。呃,我有没有说,你真是只小狗……”暹茹拌过在她的肩膀上咬的相当开怀的脑袋,狠狠地吻了上去,她决定,让这个已经在饿肚子的家伙,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呜呜,主人……”萌萌的声音在暹茹的意识之中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