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疯狂的O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清晨。

    阳光明媚,微风和煦。

    一直以气势磅礴著称的帝国学院,好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贤者,矗立在微风与阳光之中,让人仅仅是看上一眼,就完全的被她的气势所摄,然后,肃然起敬。

    就在帝国学院最北的一片建筑,就是帝国学院的学生公寓。在这儿,即使你是一个贵族,没有实力也只能和别人共享同一个公寓。同样的,即使你一贫如洗,只要实力强悍,就能够有自己独立的公寓,大小全看实力多少。当然,这不单单是在向学生展示着强者为尊的规则。只因为,越是强者就越有资格,享受特殊待遇,享受安静舒适元素之力充实的修炼环境。这,就是一个极端的世界,愈强则愈强,愈弱则愈弱,没有所谓的公平。

    所谓灵气强弱,则是完全取决于那建筑之下的聚灵法阵。至于是远古法阵还是后来追加的,就不是学生们所应该考虑的范围了……暹茹所处的O院的公寓楼就坐落在最北,一迈入其中,就能感觉到让人舒适的元素之力……四栋……仅属于O院的公寓楼,走着低调的奢华路线,即使是所谓的教师公寓也比之不得。淡银色的穹顶,圆润细腻。(奶nǎi)白色的墙体,说不清楚的材质,散发着难以察觉的魔法波动。完全一体的,仿佛玉石磨制,闪烁着柔和温润的光芒,迷人的就像是圣洁的女人,让人抑制不住的想要接近,想要步入其中。通体的(奶nǎi)白,即使是窗子与门都是那种让人舒服的淡金色,不刺目却是奢华。

    阳光通过淡紫色的窗帘,跳进卧室之中,偷窥着卧室之中的美人……或许,美人们,更贴切一些。卧室之中简洁大气,最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床chuáng),通体紫色,软玉一般的材质……如果忽略那从(床chuáng)头到(床chuáng)(身shēn)甚至到四个(床chuáng)脚之上浮着的精美的浮雕,简直就像是一个大通铺。地板上是厚重低调的米白色地毯,长长地毛层,看起来很暖和,淡淡地魔法波动昭示着,这是属于魔兽的毛皮。地毯之下是雕刻着奇异图腾的青色地板。除了各色各样的水晶吊灯立灯,还有与紫色的(床chuáng)同款的精雕细琢的一桌四椅之外,什么都没有。虽说有些空旷,但是却不空((荡dàng)dàng)。

    偌大的卧室之中,除了平稳的呼吸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暹茹整个(身shēn)体都陷在那张比kingsize还要kingsize的大(床chuáng)之中,(身shēn)上盖着一层轻柔的紫色被子,衬得莹白如玉的肌肤,无限(诱yòu)惑。棕色的头发张牙舞爪的撒的到处都是。顺着那光泽很好的发丝,就见头底下一个和(床chuáng)的宽度相媲美的巨大的枕头。而就在暹茹没在枕头之中的小脑袋左侧通体黝黑却又晶莹剔透的珃晶球,正深深地陷在枕头之中。其上,一只纤弱的手轻巧而随意地搭着,白与黑的冲击,不可谓不刺激视觉,也是该死的漂亮。

    “呜……”一声刚刚睡醒而发出的软糯声音,使得暹茹醒了,意识从珃晶球之中撤离出来,嘴角弯曲一抹邪魅地笑,餍足而慵懒。“主人……”(娇jiāo)软的声音轻轻的唤了一声,本来就贴紧在(身shēn)上的(身shēn)体,魅惑一般的摩挲了几下。

    “嗯?”暹茹的声音之中都带着慵懒,手掌在那柔软滑腻的躯体之上,轻轻地摩挲了几下。“萌萌,醒了……对了,今天好像是开学的第一天呢,不过……”暹茹捏揉着右手边散发着莹白色光泽的躯体,用那晨起时特有的慵懒还有特有的脾气,异常反常的的碎碎念着。嘟嘟噜噜的样子,如果让某些人看到,一定会觉得是应该做恶梦的时候了。当然,暹茹旁边的小萌兽完全没有这种不适反应。

    此时,这个刚刚睁开眼,就开始不知死活的对着暹茹不断地击打火石的小家伙,正一脸茫然的睁着眼,(身shēn)子在暹茹那主动贴服上来的手掌之下,颤抖。听到暹茹说话的声音时才相当疑惑的抬起小脑袋,努力地撑起了暹茹抱的不是很紧的(身shēn)子,本来温顺的沿着紫色的枕头蜿蜒的金色长发,也因为他的挪动轻轻扬扬的扫在了暹茹的脖颈之上。下一刻,撑起(身shēn)来的小家伙被暹茹整个揽到了(身shēn)上,紧密贴合,带着隔着被子无法看到的香艳。

    “主人,有什么不对么?”萌萌小心翼翼的看着暹茹,可怜兮兮的样子,成功的叫停了暹茹的碎碎念。“是不是昨天晚上,匆匆忙忙逃走了的叫做特伦斯的人类,让主人生气了?”萌萌好像终于找到了原因一般,愤愤然,怯怯的询问。看到明显的被他的疑问给镇住了的暹茹那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立刻把沉默当做了默认,自以为得到了真相的小萌萌充分的发挥了其在暹茹面前就智商退化的又是,被暹茹环抱住的(身shēn)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弹簧一般弹了起来。“我帮主人教训,呜啊……”难得灵动暴躁的小家伙被暹茹在腰间掐了一把,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水汪汪的眸子带着一丝委屈的看向了暹茹。对上暹茹已经转向深邃的眼睛,本来精力充沛的小家伙一下子委顿了,全(身shēn)像是被烫了一下,粉嫩起来。

    “主人……”瘪了瘪嘴,更加的可怜兮兮,语气之中都带上了委屈的湿软。暹茹的心中一酥,每(日rì)必到的(情qíng)绪瞬间爆发起来,恶魔因子开始散发着特有的戏谑味道,敏锐的小萌萌再迟钝也通过经验察觉到了一些事(情qíng)。“主人……”

    “小萌萌真是越来越心疼我了呢……”暹茹捏了捏粉嫩的小脸,魅惑的笑靥,如花一般绽放在了脸上。“不过,小萌萌是不是觉得你的主人我很弱啊,嗯?”指下柔软的触感很吸引人,而那因为蹂躏的手指而变得更加得湿漉的眼睛,更是让然欺负人的**大涨。暹茹的手不由自主的转移了方向,渐渐地开始往那纤细的带些痕迹的脖颈上移动,脸上还做出一副比萌萌相似的委屈表(情qíng),“还真是伤心啊……”暹茹装模作样,说的委屈,但是怎么听都像是咏叹调。

    “不是,主人,主人最厉害了……”萌萌因为水汽而变得茫然的眼睛之中带上了一丝哀怨的控诉,那样子明显的是在怨怼暹茹欺负人。当然,这样的表(情qíng)也只是助长了某色女的(欲yù)念而已。

    “说的那样勉强,真是太伤我的心了……没有想到,我在萌萌的心中,竟然……”暹茹继续逗弄着萌萌,除了眼神戏谑,其他的表(情qíng)动作都做的相当到位。

    “那主人,到底想要怎样……”显然徒劳的挣扎无意,萌萌的声音更加的软了,脖子上轻轻地(骚sāo)弄的手,让他颤抖。

    “你想,我对你怎样……”暹茹看着萌萌越来越红的脸,笑得越来越邪恶,手指开始在那白嫩滚动的咽喉处轻轻地点弄,眼中带上了深意。

    “主人……”萌萌轻轻地唤了一声,带着厚重的一层水雾,金绿色的眸子怯怯的看着暹茹,然后,便相当体贴暹茹的恶趣味一般的对着暹茹传递着求饶的(情qíng)绪,还撒(娇jiāo)一般的握着暹茹的手,轻轻地亲吻暹茹的指尖,(娇jiāo)媚的模样着实吓了暹茹一跳。“主人……”(娇jiāo)软的声音还有手上苏苏麻麻的触感都让暹茹有些恍然,这轻((舔tiǎn)tiǎn)着她的指尖的小家伙……是在故意挑逗么?可怜的萌萌,讨好的动作被某变态主人当做了挑逗,当然,某人只是愿意这样曲解罢了。于是……

    “小萌萌……”暹茹抽回了手指,轻轻地把那濡湿的手指放到了唇边,粉嫩的舌尖,((舔tiǎn)tiǎn)舐了一下。“我是不是说过呢……不要挑逗我,不然会被惩罚的……”暹茹恶人先告状,一面引(诱yòu)着萌萌向着她作讨欢的动作,一面又摆出这种让人咬牙的姿态,满足那些邪恶的趣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空虚的生活总是需要调剂……

    暹茹的手在轻软的被子下,游移起来,轻轻地在某些敏感的地方捏揉了几下,引得萌萌轻泣起来,才邪笑着罢了手。当然,暹茹绝对不是什么良心发现,只是萌萌那中国上不去下不来的可怜模样,真是可(爱ài)的要死。

    “啊,我都忘了,现在还真的不是惩罚的时间啊……”萌萌相当配合的因为“惩罚”二字重重的颤抖了一下,泪痕还在脸上挂着,(身shēn)子因为暹茹停下的动作而颤的更加严重起来。“所以……”暹茹拉长了语调,抽出还在被子之中的手,轻柔的摸了摸萌萌又凉又滑的金色发丝,魅惑的吻住了那粉嫩的唇瓣。话说,萌萌的恢复能力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小萌萌,今天晚上,继续昨天晚上的事(情qíng),新的惩罚方式呢,萌萌一定会很喜欢的……”可怜的小萌萌沉迷在暹茹的亲吻之中,相当茫然的应了一声,暹茹也相当满意萌萌的迷糊可(爱ài)。亲吻下意识的较重。

    “主人,要……”萌萌直接的搂着了暹茹的脖子,显然也就被暹茹的吻给迷惑了。“主人……”萌萌在(身shēn)子在暹茹的怀中扭动,而暹茹虽然乐意之至,但是门前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却让暹茹有些犹豫,直到萌萌主动地吻了上来,暹茹才不去顾及什么的重重的吻着挑火的小家伙,心中的邪火渐渐地燃烧起来。“呜,呜……”

    “砰砰砰……”相当有礼貌的敲门上,不急不缓的响起,暹茹感觉到僵硬的精神力在自己还有萌萌贴在一起的(身shēn)子上扫了过去。那敲门的声音也直接的滞了下来,不过,人还在……暹茹知道,那是特伦斯,突然之间,邪恶因子爆发开来。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直接的伸手招了一下,那门就听话地开了,本来还(情qíng)动的萌萌仍旧(情qíng)动,本来把萌萌压在(身shēn)下的暹茹,仍旧压制着赤果果的美少年,被子因为暹茹的动作而滑落到腰间……于是,本来僵硬的特伦斯还有……是的,还有……尼古拉斯,更加的僵硬了。

    “暹,暹茹……”尼古拉斯傻傻的先开了口,当然,或许他也不怎么想开口的,只是那光(裸luǒ)的脊背着实的冲击力有些过大了,迟钝地尼古拉斯不由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虽然猜到了一些事(情qíng),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qíng)会发生的这样的彻底。尼古拉斯咽了咽口水,直勾勾的看着暹茹单薄光润的背,直接忽略了暹茹(身shēn)下还在因为几人的视线而更加不知死活缠住暹茹的萌萌。

    “呵……”暹茹轻笑一声,在萌萌的脸上一点都不客气的拧了一把,直拧的萌萌眼泪直流。“调皮的小家伙。特伦斯看够了么,看够了,就带着和你一样看得很开心的尼古拉斯先出去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出去……”暹茹淡淡地说道,一点狼狈的感觉都不存在,好像当着两个人做出这种动作算不上什么……确实,暹茹就是这样想的,毕竟在暹茹的眼中,尼古拉斯和特伦斯的(身shēn)上都已经盖了章了,谁想要抢去的话也要看看有没有命来消受。

    “呃,我们,我们在楼下等你……”答话的仍旧是尼古拉斯,特伦斯则是看着暹茹背对着他们的(身shēn)形,轻轻地蹙了蹙眉头。可惜处于慌乱与冲击之中的尼古拉斯并没有那般幸运的察觉到特伦斯这百年难得一遇的表(情qíng)。心中暗想,难怪布兰特他们没有一起上来呢,原来人家知道上面的(情qíng)形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心中不由地有些不平衡,为什么就自己要和特伦斯遇到这种尴尬的场景啊,想到暹茹那白的晃眼的背,尼古拉斯的脸颊红的更加彻底,像是熟透了的红柿。而特伦斯还在晃神,百年难得一遇的晃神啊……

    “怎么,小茹还没有起么,我上去喊她起(床chuáng)……”看到特伦斯与尼古拉斯下楼,楼下巨大的会客厅之中,环绕成一个半圆的沙发上,暹羽先喊了一句,眨着银绿色的眸子,(胸xiōng)有成竹,但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有些懊恼。哼哼以前都是自己交小茹起(床chuáng)的,那时候小茹可听话了,现在,小茹……偷偷地看了眼旁边眯着眼看不清神态的埃尔维斯,暹羽委屈的瘪了瘪嘴。

    其实他是想上去叫暹茹起(床chuáng)的,但是旁边这位小茹的未婚夫也就是自己国家的埃尔维斯国王陛下却不想上去只是拉着那两只严肃着脸的在一楼乱闯……作为臣民,暹羽一向都相当的听话,自家国王陛下要参观宿舍,自己也只能放弃叫自家小茹起(床chuáng)的伟大事业,陪同观光。瘪了瘪嘴,暹羽更加的委屈了,一定要告诉小茹,埃尔维斯陛下欺负他,呜呜……

    当然,相对于迟钝的暹羽,可(爱ài)的埃尔维斯陛下就不是那么天真了。他是真的想到了上去可能碰到的场面,某国王陛下怀抱着“眼不见心不烦,不去看,就不伤心……”理论,做出了极为明智的决定。当然某别扭的国王阁下不会承认自己这样做只是因为鸵鸟心态,自欺欺人的保持着自己作为国王的尊严……更不愿承认,即使是保持着国王的尊严,也只不过是在加强这可以讨好暹茹的资本罢了。

    “她一会儿就下来了,已经醒了……”这一次回答的是特伦斯,对于暹茹的哥哥,实则谁都知道不是哥哥那么简单的小动物,特伦斯还是相当客气的。特伦斯在内心深处轻轻地唾弃了自己一把,竟然为了一个女孩迁就别人,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暹茹的未婚夫,还他令堂的(爱ài)屋及乌……做出不属于自己作为的事(情qíng)。算了,特伦斯直接的拉起了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尼古拉斯,踩着名贵的地毯,走下了宽大的楼梯。

    “小茹起来了啊,我还以为……”暹羽孩子气的吐了吐舌头,他还以为暹茹没有起来呢。“对了,小茹(身shēn)边的两个小侍从呢……啊,我都忘了,他们现在和我一样也是帝国学院的学生了。不知道今天会上什么课呢……不过特伦斯学长,暹茹在的0院好像没有几个人呢,你知不知道,O院究竟做什么啊……”知道了暹茹就要下来了,暹羽相当兴奋的干查到了先前并没有太过关注的事(情qíng)。于是,暹羽像是连珠炮一般发问,问的特伦斯有些哭笑不得,因为除了最后的问题,其他的事(情qíng)他也没有理由知道的说……看着暹羽的样子,特伦斯已经可以肯定,暹茹与暹羽绝对绝对不可能是亲兄妹……因为,太幼稚了……

    其实,光光和小恒早就已经“抛弃”了自家小姐,带着某拟态火云狮,带着学院统一发放的帝国学院校园地图。加入了寻找训练场进入长久以来晨起锻炼的伟大事业……

    在暹羽的(身shēn)边闭目养神的布兰特也睁开了眼睛,带着求知(欲yù)的看着特伦斯,对于暹羽的问题,布兰特也是很有兴趣的。至于为什么不上楼去,布兰特撇了撇嘴,用脚趾都能想得到那个可恶的坏女孩究竟在做什么,上去做什么,叫人家起(床chuáng)还是直接去……看到了之后自己吃味,还便宜某女,被抓着戏弄调戏……

    这边布兰特已经从求知化作了怨念,那边埃尔维斯也难得好奇的怔了下眼睛,决定顺便听听。至于暹羽,这小孩正闪着星星眼,看的特伦斯有些不知所措……

    “咳,我又没有住在这儿,暹茹的是从的去向我是不知道的。不过,看你们的样子都是对于O院感兴趣的很,所以,我就给你们讲一下好了……”特伦斯好整以暇走到了成排的沙发上,挨着布兰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角落处的大座钟,“反正时间还是有的……”

    “咳,其实我也很好奇的……”暹茹从出现在楼梯处,对着特伦斯还有特伦斯旁边一见暹茹就红了脸颊的尼古拉斯一个极具深意的眼神。而她的旁边是满面(春chūn)色的萌萌,水光潋滟的金绿色眸子,只是看着暹茹,带着浓浓的依赖。“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边吃边说,虽然这并不符合贵族礼仪……”暹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已经携了萌萌,到了楼下,看看已经坐满的沙发,一挥手,一张软椅被放到了暹羽的座位旁边。然后又从紫云之中拿出一些从某些紫云空间之中植物结出的果实,盛在水晶盘之中,水蓝色的果子看起来异常的(诱yòu)人。暹茹倒是第一次吃,但是没有毒就是了,而且,能量精纯的样子完全可以改变体质。

    “蓝淋果!”特伦斯惊呼一声,和见鬼似地,吓了暹茹一跳。

    “蓝淋果?是这些小果子么?”暹茹不以为意的说道,要知道紫云空间之中可是像水果园一般,种满了这种果子,几乎囊括了所有的颜色。暹茹虽然感觉到了这些果实不同但是却不在意拿出来给自己在乎的人分享。至于价值连城……暹茹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不在意罢了。“有什么功能么,竟然让我们的天才少年这般的失态?”看着少年滑稽的模样还有其他几个和自己一样无知的表(情qíng),暹茹悠悠的有些好笑。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蓝淋果……这,这明明是,明明只有(禁jìn)忌之森才会生长,而且是在精灵领地之中,所以,又叫精灵果……吃了之后,可以增强,增强体质,相当于,初级战士……尤其是对于水系的魔法师,更是有极大地作用……虽然没有太多的叠加作用,但是,蓝淋果的好处在于,它不会产生副作用……这样一只果子,能够卖上万金币……”特伦斯讲解着,所有的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二十几个蓝色果子,咽了咽口水……

    “我知道了,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没有毒了……”特伦斯有种跌倒的冲动,好在他现在的状态是坐着……看着暹茹那无害至极的表(情qíng),不由地有些无奈,点了点头。“

    没有毒的话,就吃吧,以后每天都来聚餐好了……不然烂了就可惜了……”暹茹吓死人不偿命的喃呢了一句……成功的,每个人都反映强烈的差点没有从沙发上翻滚下来。其实暹茹完全是在逗人玩,因为紫云空间之中,保鲜作用还是很不错的。“都愣着做什么,对了,特伦斯,不是还要讲述一下关于O院的事(情qíng)么,昨晚你的胆子太小了,我才那样,你就吓得跑了,以后要多加锻炼啊……”特伦斯手中,价值万金的可怜果子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咳,我知道了……”特伦斯健气那枚蓝淋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叹了口气,被暹茹抢走了,然后被扔进了紫云空间。其他的几个人也都在一愣神之间反映了过来,虽然有点吓人,但是,都伸出手去一人拿了两颗,吃了起来。至于埃尔维斯(身shēn)后的那两只,只有咽口水的份儿,毕竟,暹茹对这两个没有好感,就算是有好感,他们也不敢吃。

    “都掉到地上了,还有很多呢,不要客气……”看着特伦斯纠结的模样,暹茹不由地莞尔……谁跟你客气了,特伦斯难得别扭的嘟了嘟嘴,腹诽一声,看着盘中所剩无几的几枚果子,不由地叹了口气,拈起一颗,放到了口中。

    清凉酸甜的液体一股脑的滑出,刺激着特伦斯的味蕾。特伦斯不由地眯起了眼,清凉细腻的感觉弥漫在全(身shēn)各处,舒服极了,魔力也有明显的上涨,特伦斯不由地又拈了一颗,吃了起来,沉醉的模样,着实的吸引人,直到暹茹轻咳了一声,才有些尴尬的回过神来,看着周围几个比他反应还大的人,不由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咳……”特伦斯咳了一声,众人都回过神来,看了眼神戏虐的暹茹一眼,特伦斯有些无力。“其实,所谓O院,最大的特色就是,放任自流,没有老师教导的……”特伦斯的第一句话,所有的人都张大了嘴巴。毕竟0院还是很神秘的,因为O院的学生,除了特伦斯时常露脸之外,其他的人都是隐蔽其中,没有人知道O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毕竟没有人看到过O院的授课……只是谁也没有想到,O院竟然根本就是放任自流的。

    “因为O院的都是一些,嗯,你们知道的……”特伦斯觉得自夸不是一件好事儿,所以就用某些你们知道的之类的话,来代替变态一词……“所以,校长认为,任其自由发展,比老师教导更有可行(性xìng)……咳……”暹茹点了点头,被人觉得震惊的事(情qíng),她倒是想到了一些。而且,暹茹觉得很不错,非常不错。自由的,低调的,只要成天的呆在这个环境优越的寝室之中,就什么事(情qíng)都没有了……

    “虽然没有老师教导,但是,O院的学生可以到任意的学院旁听……总之很自由。”确实很自由,几个人都以一种十分羡慕的神(情qíng),看向了特伦斯以及暹茹。“当然,也因为O院很超然,所以,ABCD院的都是可以直接挑战,如果挑战成功的话,就可以成为O院的学生了……所以O院的学生都很忙……”暹茹翻了个白眼,果然,没有什么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儿。不过,挑战什么的,只要杀鸡儆猴就行了。暹茹看着特伦斯,眼睛之中染着炙(热rè)的光芒,好像要把特伦斯一口吃掉,其实暹茹坏心的捉摸着,那特伦斯来当那只鸡!“咳咳,所以O院的学生都深居简出,当然,现在O院的学生,只有两个!”

    那两个就不用多问了,除了暹茹就是特伦斯……暹茹撇了撇嘴,难怪不知道其他的O院学生呢……好吧,暹茹承认,就算是有其他的O院学生,她也懒得理会。于是,暹茹转移了视线,毕竟,特伦斯被她看得不自在,暹茹也觉得自己有点太欺负小孩(?)了,于是暹茹十分难得的放过了特伦斯。“没有老师,虽然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应该有别的特权吧?”特伦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然在暹茹说道特权的时候,感觉到一丝邪恶的味道,不由地有些戒备的看了暹茹一眼。“咳,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知道我能得到什么福利而已……”暹茹安抚的笑了一下,特伦斯跟着战栗了一下。“总不会只是你以前说的,修炼场与公寓楼吧……”

    “当然不是,还有在图书馆。帝国学院的图书馆,是帕森卡大陆上最大的图书馆了。图书馆分为三层,第一层,所有的人都能进入。第二层,只有老师和一部分优秀的人才能进入。第三层只有部分老师和0院的学生能够进入。里面是几乎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还有就是……”特伦斯有些迟疑地看了看旁边的人,犹豫着,是不是真的就这样开口。

    “我觉得,另外的事(情qíng)其实可以等到我们一起上课的时候再说,对于一些事(情qíng),我还是很好奇的呢……”暹茹隐约的感觉到,特伦斯所说的事(情qíng)绝对对自己很有好处,有好处就意味着很危险,看着周围好奇地闪着星星眼的几只,暹茹勾起了嘴角,好奇心还真是旺盛啊……不过,竟然危险地话还是算了吧。“不过,特伦斯,还有,诸位……”暹茹指了指角落之中的巨型座钟,眨了眨眼睛。

    “啊,要迟到了……”叫出来的只有暹茹的宝贝哥哥……

    “好了,我想,我们可以结伴同行。”暹茹安抚的笑了笑,从沙发上跳起来的暹羽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

    “我就不一起了,我是剑士学院的……”布兰特讷讷的开口,鼓足了勇气看了暹茹一眼,刚要起(身shēn)离开就被暹茹拉住了手,“放,放开……”布兰特慌乱的挣扎,其他几个神色都有些不对。某不知何时决定走低调路线的小孔雀直觉的想要逃走。

    “亲(爱ài)的布兰特……”温(热rè)的气息吹拂到布兰特的耳朵之上,“虽然青色的衣服很适合你,但是我还是喜欢穿着金色战甲的小孔雀……亲(爱ài)的布兰特,如果你是为了我做的改变的话,那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我可是(爱ài)极了你张扬的个(性xìng)呢!”布兰特的(身shēn)子重重的颤抖着,无论是暹茹的话,还是那吹拂在耳边的清润的气息都成了催(情qíng)剂。布兰特忘记了挣扎,任由暹茹贴近他的(身shēn)体。“真是可(爱ài)呢……”

    “咳,你们两个,在这样下去就要迟到了……”暹茹抬起头,便看到青的青黑的黑,对着他们行注目礼的一群。不由地讪笑了一下,放开了布兰特,至于布兰特,更是尴尬的脸色烧红,恨不能钻了地缝,心中把暹茹骂了千遍,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有出息的被某人的花言巧语迷惑。

    “呵呵……”暹茹轻笑了一声,不知道是想着缓和气氛还是做什么,把所有人都笑得有点神经紧绷,也不再向着她放冷刀什么的。“那,走吧,特伦斯,你今天要去哪儿……”暹茹握紧了布兰特的手,一点都不在乎那挣脱的动作,还挑逗似地捏了两把。另一只手则是直接的牵住了萌萌……

    有点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感觉,几个人被暹茹丢了几个御风术的改良版魔法,速度极快的赶上了几个迟到的老手。不至于落在最后……暹茹黑线的看着那全都朝着一个地方行进的人群,优美的唇抽搐了几下。看了不自在的几个人一眼。第一堂课,竟然是整个学院的新生的集体课——帝国学院发展史,暹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那唯二的跟进来的老生,眼中带着无奈。

    “你们也上过这个课?”暹茹有气无力的问道。唯二的两个动作一致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们不是故意的遗忘了的。

    “用点名么?”唯二的两只动作一致的摇了摇头。“那好,走吧,一起逃课……”暹茹眼睛贼亮,闪着光芒的环视了众人,几乎所有的人都点头同意,包括本来就好像逃课的特伦斯和尼古拉斯,唯一的例外是暹茹的宝贝哥哥。

    “小茹,逃课不好……”暹羽摇着头,然后被暹茹捏着小脸,转移视线。“呜呜,小茹,呜要捏……”暹羽眨着眼睛被暹茹拖着,向着传说之中最大的图书馆走去。其实除了屈服在(淫yín)威之下的暹羽,还有两只想要反对,并且想暹茹发(射shè)死亡视线。只可惜,暹茹对于死亡视线的感觉和对空气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同。这两只跟(屁pì)虫一般的家伙,被某国王帝王威慑(性xìng)的一眼看得没有反抗的冲动,唯唯诺诺的跟在后面,大气不出。

    “不愧是帝国最大的图书馆啊……”暹茹昂着头,看着那虽然只有三层但是却高耸庞大的建筑赞叹一声。“特伦斯,O院的学生应该有凭证吧,不然怎么进入那所谓的三层(禁jìn)区……”暹茹对着特伦斯眨了眨眼睛。

    “……”特伦斯无力地看着百变不足以囊括的暹茹……“精神力确认,而且,一共就只有我和你两个是O院的……”暹茹看着特伦斯有些抓狂的模样,不由地勾起了嘴角,笑得好像(阴yīn)谋得逞的狐狸。好吧,就算她真的是临时范二才问出这个问题,也要以完全是逗弄别人的姿态……

    “这样啊,那,我们进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