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上掉下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时间推移,时光荏苒,三年一度的帝国学院的入学测试,已经开始。

    那一晚上的疯狂之后,是有后续反应的,那就是布兰特见到暹茹之后,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会躲。当然,萌萌还是一样会粘,其他的基本上不受什么影响。只是特伦斯和尼古拉斯好像商量好了一般,两个人多在书房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在策划着什么。

    “呜,真是稀客啊,啧啧,这两天,我们特伦斯根本就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呢,啧,终于舍得来了……”暹茹坐在一个椅子上,慵懒的抿着茶,萌萌竟然不在(身shēn)边。“特伦斯,你来做什么……”暹茹慵懒的把尖翘的下巴,搁在椅背上,看着特伦斯,脸上的表(情qíng)难得的带上了一丝不成熟的味道,特伦斯有些迷惑了。怎么会就只有暹茹一个人在。

    “那个,暹茹,你怎么了……”特伦斯有些慌神了,暹茹的状态看起来着实的不正常。“萌萌还有光光小恒布兰特呢……”

    “呜,我知道了,你应该是来招呼我参加入学测试了,貌似就是今天啊……”暹茹答非所问的样子,成功的使得特伦斯又抽了一下,暹茹这次不会是搭错线了,好不正常的说。于是,特伦斯十分配合的走过去了……“那好,我们走吧,我还真的很好奇呢,这帝国学院的入学测试,是怎么回事……”一只手,搭到了暹茹的额头之上。

    “暹茹,你不会是没有睡醒吧……”特伦斯有些担忧的说道,温软冰凉的手指在暹茹的额头上摩挲着,然后被暹茹猛地抓住。就在特伦斯以为暹茹时故意的等待这件事(情qíng)的时候,暹茹轻握了他的手。

    “现在已经醒了,走吧,对了,你刚才有问我光光小恒萌萌还有布兰特去了哪儿?”暹茹好像突然正常了一般,突然之间问道。

    “是啊,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暹茹今天抽了吧……特伦斯有些崩溃的想到。虽然暹茹抽风很奇怪,但是特伦斯还绝决定配合。一边被暹茹拉着,向着外面走,一边轻声答应。“还有,一直跟在你(身shēn)边的,都到哪儿去了……尼古拉斯是先走了,据说是准备在那儿等待你的精彩表现。对了,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你究竟要去哪一个院……”显然特伦斯相当失控的配合了很多的问题。

    “特伦斯,你很兴奋么?”暹茹已经恢复了正常,先前之所以会走神,却是因为瑞塔小先祖。小先祖的状态显然是不对的,以至于暹茹进了珃晶球的时候,看到的是某只沉睡的魂体,惹得暹茹现在都心不在焉。只是,暹茹的脑子一直都是相当的灵活,所以她决定长期观察来找到原因,或者,某魂体也要进阶。

    “你才兴奋呢……”特伦斯对着暹茹轻嗔了一句,两个人已经相当亲密的走出了某伯爵府,途中惊呆了不少伯爵府的仆从,包括那曾经冲撞过暹茹的侍卫与另外一个。

    “那,你想要我先回答哪一个?”暹茹轻轻地笑了,看着自己已经和特伦斯握在一起的手,好在这个时候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不然的话,暹茹只怕就要承受众怒了,当然,更多会发生的,只怕是,被追杀之类的事(情qíng)了。刚到街的尽头,不明物体从天而降。

    “一个一个回答啊……”特伦斯直接的把某只不明物体给拍飞掉了去,然后看着暹茹说道。暹茹握着他的手,自然不再考虑的范畴之内。

    “好吧,那就一个一个回答好了。他们几个应该和尼古拉斯一起了。布兰特应该也去了吧,这两天一直都躲着我……”暹茹的声音之中有些无奈,显然对于自己把布兰特给吓到了很是无语,当然,她的这种无语,完全来的没有什么道理。“至于,我要报哪一个院啊,还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意么?”

    “呃……难道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事(情qíng)么?”特伦斯又受刺激了,不过暹茹这种家伙,不刺激人倒是更不正常一些。

    “想过啊,不过我根本就不怎么知道帝国学院的……”暹茹根本就毫不在意是不是把特伦斯给震惊了。“还有,你能告诉我,刚刚拍飞的那一个是什么东西么?”暹茹勾起了嘴角,其实她知道被拍出去的那一个,只怕是布兰特的那个师傅,耶尔卡诺。卡伊,传说之中帝国学院的校长,帝国第一圣魔导师……暹茹的精神力,知道这些事(情qíng),一点都不值得奇怪。不仅仅知道,这个家伙,是谁,还知道,这家伙根本就还在周围。

    “小丫头,我可不是什么东西!”一个相当具有磁(性xìng)的声音,从(身shēn)后传来,声音是那样的深沉严肃。只是,暹茹不由地有些憋笑,不是东西……“我是帝国学院的校长哦……乖徒弟,这是你的小女友么,嘿嘿,如果你说些好话,我会帮你走后门哦……”暹茹看着眼前长相相当温雅的,和特伦斯的气质相似,长相也很是相似的耶尔卡诺。心中八卦意识重生,至于想象到什么程度,自己想象。

    耶尔卡诺确实是一个美男,也确实与特伦斯很像。一(身shēn)洁白的魔法袍,遮掩了修长的(身shēn)材,内容怎样,看不太到。白皙的脸孔,殷红的嘴角,一头浅金色的长发,一双浅蓝色的眼睛,透着睿智与深沉……只是,配上现在的这个表(情qíng),怎么看都有些傻……忽略一些表(情qíng)来看,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耶尔卡诺绝对会被划到美大叔的范畴。当然,这家伙的年龄,暹茹想,应该没有自家艾莉娜的年龄大。至于他的话……

    “……”“……”暹茹与特伦斯相当默契的选择了沉默。那鄙视的意味十足的眼神,看的耶尔卡诺一阵的不自在,摸了摸脸,难道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么?用不着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样子吧……好吧,耶尔卡诺承认,在特伦斯的面前,他确实还没有受到那种应该受到的尊敬,当然,所谓的没有尊敬,指的是表面上的。罢了,耶尔卡诺不在乎那些形式上的尊重,谁让自己的徒弟是天才来着,还是万年难得一遇的那种……但是,为什么连自家徒弟的小女友都用这种鄙视的眼光看自己?这小女孩完全是一个小剑士而已啊……原谅这眼拙的第一圣魔导师吧,只怪暹茹丫的太变态,想要掩饰的话,就算是圣魔导师也别想知道她的修为……

    “喂,你们两个都什么意思啊,特伦斯小子,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你这小女友是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么……喂,你那是什么表(情qíng)啊?”暹茹看着某校长都已经有些抓狂的表(情qíng),不由地勾起了嘴角,拉了特伦斯的手,直接的向着前面走,特伦斯自然也跟了上去,显然对于自家的师傅也是相当的吃不消。只是,暹茹真的知道帝国学院在哪儿么?因为先前有听到暹茹那种没有常识的话,特伦斯理所应当的表示了怀疑,但后主动地上前带路。他不知道的是,暹茹对于帝国学院的位置并不知道,但是对于那种人员密集的地方,想要用精神力探查一下没有所谓的吃力一说。“喂,忙着走什么啊,小丫头,真的可以走后门啊……”

    “大叔……”暹茹旋(身shēn),定下了脚步。看着那品相不错,但是着实的有些难缠的某校长,十分认真地说道。“第一,我不是特伦斯的小女友……”特伦斯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一下,然后有些抖。“你的表达上是有错误的,他是属于我的,是我的人……”暹茹相当认真地说道,紧握了特伦斯的手,特伦斯的脸上有些微的粉……“第二,我想,我根本就没有必要走你的后门……”暹茹说完就觉得说的话,有些不对了。好在其他的两个没有想太多。“咳,我对于我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你说是不是,特伦斯……”

    “嗯,你的实力确实比我强,不然,你就是我的,而不是我是你的,不过,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特伦斯对着暹茹相当别扭的说道,眼中却是绝对相反的(情qíng)绪,暹茹不由的翻了翻眼睛,这个家伙倒是学会了什么叫做口是心非了。“你那是什么表(情qíng),还有你这个死老头!”可怜的某校长,无故被骂,已经成功的处在了出气筒这种很有前途的位置。“你接着说第三……”

    “呵,好吧,我说第三……”暹茹轻轻地笑了一声,只觉得某校长相当的可怜。但是看着特伦斯的表(情qíng),暹茹只觉得这比看到某校长郁闷的表(情qíng)更加的有趣了,“第三啊,我还是觉得去破坏些公共设施相当的成就感的事(情qíng)……”暹茹说的确实是实话,她号称“水晶球杀手”。好吧,这完全属于体质问题,但是暹茹突然想到,那所谓的入学测试不会是简单的水晶球测试吧,真的是那样的话,只怕是真的要走后门了吧。

    “就这些吗。那是不是应该走了?”特伦斯显然因为暹茹的笑而没有什么好气了,开始的时候是好奇,这个时候只怕也是好奇,但是却是敷衍的成分居多了。虽然生气,但是还是矛盾十足的扯了暹茹的手,向着前面走去,而被无视的某校长,再一次沦为了出气包。

    “徒弟啊,不要那么无(情qíng)啊……小丫头啊,那个破坏公共设施是什么意思啊……”某校长,穷追不舍……

    ------题外话------

    亲(爱ài)的们,这是挤出来的,真滴,文卡的要死啊,总算是挤出来了。啊……

    嘿嘿,我觉得那个走后门的,写绝了,嘿嘿,邪恶啊,我也是写完之后才发现的啊,对,就是要接这个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