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蒂娜塔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暹茹,暹茹……”外面吵嚷的声音,是布兰特,暹茹睁开了眼睛,怀中仍旧是一片软滑,垂头,便看到萌萌蹙了在她的怀中摩挲了几下,嘟嘟噜噜的撅着嘴,嗜睡的孩子一般,可(爱ài)极了。暹茹看着那红润的泛着水光的唇瓣,伸出手指轻轻地摩挲了几下,“暹茹,暹茹……”萌萌睁开了眼睛,看着暹茹正相当认真的看着他,脸上绽开了一抹灿然的笑容。

    “主人……”看到暹茹明显的有些不对的眼神,萌萌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一般的红了面皮,听着外面传来的一声比一声近的布兰特的声音,萌萌抬起手来,羞赧却又大胆的拦住了暹茹的脖子,那被暹茹摩挲之后更加红润的唇印在了暹茹的唇上,然后便没了动作的抵着,睁大着眼睛看着暹茹近在咫尺的眼睛。暹茹怎会不知道萌萌所想,悠悠的叹息了一声,罢了。撷取了那如同果冻一般香软的唇舌,狠狠地把萌萌压到了(身shēn)下,不顾他的反应,毫无保留的索取起来。

    “暹……茹……”布兰特掀开了帐篷,兴奋地声音化作了喃呢,帐篷之中暧昧的(热rè)度差点没有烫伤了他的眼睛。暹茹与那绝美的人儿抱在一起缠绵的场景,着实的让他的心中又胀又闷。低低浅浅的喘息声,好像是重铅一般,灌倒了心间。暹茹眨了眨眼,看着迷蒙之中还残留着一丝狡黠的金绿色眼睛,不由地勾起了嘴角。这个小家伙,越来越聪明了呢,就是用的地方有些偏差呢。不过,(身shēn)后酸楚的眼光……

    虽然早就知道暹茹和萌萌之间这样,沉闷的(胸xiōng)口昭示着,亲眼看到更加的具有冲击力。他兴冲冲的来了,谁知道,暹茹昨天那样的对了他,现在……只要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暹茹和萌萌从昨晚就一直地在一起,自己算什么……布兰特放下了手,转(身shēn),脚步沉重的离开,脸上的兴奋早已经被酸涩代替。只是,拍了拍脸,布兰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异常勉强的笑容,(日rì)光,洒满了路边。

    早晨的(情qíng)形如在眼前,布兰特好像已经忘了暹茹早晨时候有些恶劣的行径。萌萌回到了契约空间之中,两人也回到了原先的相处模式之中……当然,布兰特眼中时常展现出来的那种失落显示了布兰特并不像是暹茹一般的淡然。“暹茹……到我的车上来吧!”这是今天布兰特第一次的邀请,暹茹懒懒的躺在火云的背上,看着布兰特愈发失落的眼神,只觉得逗得好像有些过了。早晨的时候,想必不好受呢吧。

    “火云,辛苦了,来,主人带你坐马车……”火云下意识的想要反抗,但是真的能反抗么……呜呜,会长针眼的……

    火云心中一声哀嚎,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人,视而不见就好。火云安慰着自己,然后那已经能够拟态的(身shēn)体,迅速的缩小,如同一猫儿,被暹茹相当温柔的抱了起来,进了车厢。瞟了一眼贝迪的车,一颗鬼祟的小脑袋缩了进去,暹茹挑起了嘴角。然后放下了车帘。光光和恒在贝迪的车上,显然两个小家伙正趁着自己小姐懒散的时候偷懒。没有以(身shēn)作则的暹茹也没有追究什么,随从什么的,有的时候是要哄的。

    至于另一辆马车之上,又传来了某只蝴蝶相当兴奋地吼叫声还有砸东西的声音,不过,那被暹茹直接的忽略了,(身shēn)后直直地刺向她的尖利怨恨的视线,更是无视了个彻底。

    “暹茹……”一进车厢,暹茹就看到布兰特像是小媳妇一般坐在车厢之中小桌子的一面,轻轻地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扯啊扯啊扯啊。暹茹很想说,你穿的金灿灿的捏衣角的动作很恶寒……但是对上布兰特幽怨的眼神之后,暹茹下意识的把到了口边的话吞了下去。果然,小孔雀的气场独特。暹茹把火云放到一边,火云相当积极的去找了那个不碍眼的角落,然后趴在厚重的毯子上,便进入了神游的超常状态之中。

    “怎么了,今天,我不和你一起乘车,你很失落?”暹茹打量了一圈之后,异常满意的收回了视线,这马车虽然没有尼古拉斯的华丽,但是却相当的舒适,只是和眼前这个家伙有点不符呢。对上布兰特的眼,暹茹觉得那碧青色的眼睛好像又弥漫上了(诱yòu)人的光芒,干咳了一声。她觉得眼前的这一个是故意的,故意引(诱yòu)她。((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柔软的唇,暹茹的嘴角勾起了一次邪魅地微笑,只可惜,不安特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只听到暹茹淡漠的声音。

    “你问我怎么了……”布兰特的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沮丧,好吧,他是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确实沮丧。明明就是这个女孩子挑起来的不是么,那女孩子主动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吻了他……然后又不顾他的感受的在他的面前与别人秀恩(爱ài)……现在,她竟然,问自己怎么了……他,他还傻傻的以为女孩子昨天的行动象征着什么,欢喜了整夜,如果不是掩盖的好,只怕都能够看到眼睛底下那淡淡的青纹了。但是暹茹却问出了这种问题……布兰特有种想要哭泣的感觉,而暹茹也的确发现了这家伙想给她来一个泫然(欲yù)泣了。

    “布兰特……”暹茹轻轻地唤了一声,声音之中夹杂着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贪恋的温柔。好像蕴含着无穷的魔力,打破了布兰特周围那一片落寞的气场。“抬起头来,布兰特,看着我……”暹茹并没有等待着布兰特抬头,纤细的手指捏住了布兰特有些尖翘的下颌,抬起了他的脸。布兰特这才发现,原来暹茹竟然靠的他那么近。那悬在脸上的头顶的脸,带着玩味的表(情qíng),手指上传来的(热rè)度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漫上了暧昧的湿(热rè)。布兰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暹茹,你,你要做什么?”布兰特的((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干涩的嘴唇,他很渴。但是盯着的确是暹茹那红润的嘴唇。想要挪开视线,但是却怎么都挪不开。布兰特想到昨天晚上的那漫长缠绵的吻,不由地脸上漫上了一层红晕……暹茹挑了挑眉,有些口干舌燥。“暹茹……呜……”布兰特看到了一双炙(热rè)的能够把人融化的眼睛,嘴上的温(热rè)带着暹茹特有的气息,好像要把他完全的吞噬。

    ……这是一个能够融化一切的吻,(热rè)力十足……

    “咳,这是你自找的……”暹茹看着仰躺在车厢之中的衣着不整的像是刚刚被人强暴完的布兰特,有些懊恼的说道。显然这家伙占了便宜还说风凉话。但是暹茹也没有办法,她是怎么了,她也不是很清楚,心中究竟是什么感(情qíng),她自己也摸不清楚。这样失控的把布兰特弄成了这样,除了赏心悦目,就是……暹茹眨了眨眼睛,心中的懊恼之意也仅止于此。不过,布兰特的味道还真的不错呢,((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暹茹的神(情qíng)变得有些邪恶起来。火(热rè)的眼神别开,看向那看起来相当含蓄的车壁。

    旁边神游之中的火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情qíng)绪异常的主人,然后又看向那一脸茫然的布兰特,对其抛了一个包含着同(情qíng)的眼神,然后继续神游。车厢之中的(情qíng)形不可谓不香艳,布兰特(春chūn)光大现,显然被暹茹那流氓给调戏了个透彻,堂堂大剑师水准的人,直接的被一个女孩子搓扁揉圆,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暹茹,你……”布兰特终于回过神来,脸上的潮红不仅没有淡下来反而更加的浓重。暹茹什么意思,自找的?他自认为没有做出什么勾引的动作啊……“你,你是什么意思……”吻了就算了?得了便宜就卖乖……那可是初吻啊,好吧,他承认初吻是昨晚的那一个。

    “都说了是你自己找的了,如果你要我负责,我也不会介意的……”暹茹十分彪悍的扔出了一句,布兰特更加的目瞪口呆了,倒不是觉得暹茹的负责一说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有些受宠弱精,不过,想到暹茹和萌萌之间的互动,布兰特的脸色再一次的黯淡了下来。

    “咳……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布兰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我只是想知道,你把我置于何地,是朋友还是,什么……”布兰特有些懊恼自己问的这样直接了,或许暹茹只是觉得好玩,而且暹茹的年纪不大,应该只是好奇……吧……狗(屁pì)好奇!布兰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浓重的潮红,好奇?暹茹的吻技怎么那么厉害了!而且,早晨时候帐篷之中看到的一幕,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暹茹她明明就是,就是一个高手……布兰特脸上的表(情qíng)愈发的怪异起来,想想暹茹(身shēn)边的大美男小美男,脸上越来越黑。闻到了一股子酸味,暹茹看向了酸味的发源地,就见布兰特变换的脸色还有那幽怨的眼神,不由地呼吸一滞。

    “呐,布兰特,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怨夫一样……”暹茹嘴巴狠毒,语气之中饱含着戏谑,看着布兰特恶狠狠地瞪视过来的眼神,暹茹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呜呜,好酸好酸,不过我还真的想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竟然让潇洒的布兰少城主这般的,嗯,大冒酸气……”不由地扯了扯那气鼓鼓的包子脸,暹茹不是第一次发现这小孔雀不是一般的好玩儿啊,这脸蛋儿捏起来也很是顺手啊……

    “你的眼花了……”终于小孔雀恢复了原状,好吧,这小孔雀除了打扮孔雀,在自己的面前确实没有体现出什么孔雀的自恋本(性xìng)。这种原状或许只是符合那骄傲小孔雀的标准吧。只是,不知道为何,暹茹还是想笑,于是暹茹笑了……布兰特哼哼了几声,算是表达了对暹茹的不满,然后便赌气一般的背过(身shēn)去,侧躺着,也没有整理被暹茹扯开的衣服,就这样没了声响……努力忽视那根本就没有办法忽视的视线。

    许久,平稳的呼吸声传了过来……暹茹眨了眨眼睛,竟然睡着了……算了,暹茹看着布兰特修长纤瘦的背影,松垮的衣服有些厚重的搭了下去,勾勒出纤细的腰肢,还有那紧窄的(臀tún)。毫不客气的剐了好几眼,暹茹挨着布兰特仰躺了下来,昨夜和萌萌互动了一会,就一直在冥想之中度过,虽然不疲惫,但是现在这种时候就当睡回笼觉也不错……调整了一下靠枕的高度,暹茹合上了眼睛,清爽好闻的气味环绕在口鼻之间,暹茹叹息一声,竟然沉沉的睡去,火云看了自己主人一眼,呼,总算解脱了。

    “啊……”不知道睡了多久,暹茹被短促的惊叫声那局促的喘息还有(身shēn)上的异样给吵醒了,暗骂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一张惊愕的布满红晕的脸,眨了眨眼睛,暹茹鬼使神差的在布兰特的唇上响亮的啜了一下,“早上好……”

    暹茹的一句早上好算得上是她最经典的一句了,因为,外面已经是夕阳西斜……二人相顾无言,暹茹把自己紧搂在布兰特腰上的手臂抽回,把伸在人家衣服之中的手拿开,还有挤在布兰特腿间的腿也一并抽了回去。动作相当的理所当然,没有一丝滞涩感,脸上更是不带一丝的尴尬……就差来一句夕阳无限好,一起看(日rì)落吧。当然,布兰特的没有某人的厚脸皮,“噗嗤”一声,整个人都沸腾了。

    “砰……”车停了,本来没有注意这一些的两人这才意识到现在车外竟然是一阵阵的熙攘,不仅仅是白沙佣兵团的声音,还有那其他人的声音,至于其他人,是一些素不相识的人。

    “我出去看看,你……把衣服整理一下。”暹茹很不负责任的扔出这么一句话,然后直接出了车子,当然所谓的出了车子,只不过是打开车门坐在车前。

    看着那以晚霞为背景的高大古老的城墙,还有那城门之前那比长龙还要雄壮的队伍,暹茹知道自己应该已经到了最终的目的地了。看了看那长长地人车相杂的队伍,暹茹翻了下眼睛,果然首都神马的,都容易得心脏病……不过,看了看那看不到边际的又高又长的城墙,暹茹淡定了,这地方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呢,但是至少要顶上几个小国的大小了,点了点头,就算是建城墙也不知道要多少钱呢,果然是大帝国啊,财大气粗……暹茹漫无边际的想着,前方传来争吵声……

    “喂,你踩到我的脚了……”经典的挑衅的开场白,没事找事的典型对白。暹茹挑了挑眉,无趣的倚在车门上,看(日rì)落。

    “谁踩着你的脚了,你是不是看我长得帅,故意找茬啊……”周围传来呕吐的声音……暹茹无语的转移了视线,只怕那被踩人的家伙不是什么养眼的货色啊,因为听到那些恶心的声音,暹茹就知道她还是不理会比较好,不然的话不好过的是自己。不过,无聊啊……

    事件的发生地,距离暹茹不远,之间相隔的仅仅是两辆马车。两只瘦得像是猴子一般的普通人,说着没有什么创意的找茬宣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建设(性xìng)的台词……但是百无聊赖啊,看看就看看。暹茹看着那肥皂的不能再肥皂的场景,说不定还真的能够看到什么出乎意料的结果呢。反正,无聊嘛……

    “你这家伙,阻碍交通是不是……”吵架声还在继续,百无聊赖的人们显然觉得漫长的排队之路,煞是无聊,即使是八点档的肥皂剧也要好过没有(热rè)闹看。即使是那些充当海关的守卫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管的只是城内而不是城外,只要不砸了蒂娜塔城的城门,他们自然也是乐得看(热rè)闹,当然更确切的是听(热rè)闹,毕竟盘查工作不能停顿。

    暹茹感觉到了(身shēn)后马车的动静,也没有回头,转移了视线,开始打量着那不知道是用什么石头建成的城墙,心中衡量着它的历史长度与高度,无聊也没办法不是……但是暹茹知道到了城内只怕就要(热rè)闹了,看了看周围的车与人,有不少都是和她一样的以帝国学院为目标的。应该是来参加考核的,毕竟帝国学院的考核也就只剩下半个月了。

    “你在想什么呢……”布兰特的声音,靠的很近,声音之中带着不同于往(日rì)的清润,暹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布兰特换了一(套tào)衣服,只因为那相当妖艳的金色皮甲上,沾上了暹茹的味道,穿的他很不自在。当暹茹回过头去的时候,他有那么一丝淡淡地心虚……暹茹却是眼睛一亮,她从来都没有看见孔雀船金色之外的衣服,无论是战甲还是常服,都是那种艳丽的金色。现在乍一看这不知道从哪淘换出来的红衣,还真的是有点城主大叔的韵味了不错不错,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城主大叔的手笔啊……

    “你这样穿很好,以后不要总是穿金色的,太招人……”暹茹的声音之中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占有(欲yù),当然布兰特也十分迟钝的没有感觉到这些,只是觉得暹茹的眼神有些炙(热rè),让他无法平静,不由地心中骂了自己几句,没用,只不过是吻了几次拥抱了几次,就沉沦了……然后又觉得心中沉沉,失落至极,看了看暹茹,难道她真的没有什么感觉。暹茹对上布兰特有些幽怨有些失落还有一些(爱ài)恋的眼神,不由地心中一叹,真是造孽啊。

    “暹茹……”布兰特偷偷地瞟了暹茹一眼,看到暹茹有些怅然的眼神,不由地张口道,然后只见两只人型生物从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伴随着的是两声短促的惊叫还有重重的落地声,无赖一般的哀嚎……当然,肇事者不为所动。

    “要吵滚一边去吵!”暹茹挑了挑眉,这结果果然是出乎意料的,即使只是一打眼,暹茹也看到了那相当英勇仁兄的英姿,一手一个像是扔铅球一般,丢出了队伍,动作流畅,体态优美……迎来了一阵相当清脆的叫好声。暹茹不由地满脸黑线,因为那英勇的仁兄,正是暹茹相当熟悉的白沙佣兵团的团长贝迪,至于那叫好声,主要是来自于自家的两个好(热rè)闹的小鬼。

    “对了,你刚刚叫我有什么事(情qíng)……”暹茹自然注意到了布兰特的(欲yù)言又止,轻轻地问了一句,脸上的怅然已经变成了浓浓的笑意,即使是在夜幕之下,也仿佛闪烁着浓浓的星辉,看的布兰特,不由地呆了。

    “没,没有什么……”布兰特被看得脸色通红,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让他说什么……如果我这样装扮,你会不会喜欢一点?那,是不是有点太卑微了……布兰特看向了那古老的城墙。

    “啊,我们和你拼了……”周围传来的打斗声都好像变得很遥远。

    “哦……”暹茹似是而非的应了一声,看了莫名其妙的布兰特一眼之后便看向了那有些幼稚的打斗场面,心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翻了个白眼,只是争斗的等级有所差异罢了。不过,看着那越来越大的争斗规模,暹茹的嘴角抽了抽。这样的场景,还真是越来越(热rè)闹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