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收了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章节名: 第二十八章 收了你

    “自己来……”暹茹的声音之中除了命令,还有(诱yòu)哄,原本沉淀在眼底的(欲yù)念完全的升了以来。这样的眸子看的萌萌的(身shēn)子狠狠地颤抖起来,带着轻微的颤抖,那一双纤细白壁般的的双手,举起,环上了暹茹的脖颈……然后,萌萌昂起了头,青涩的吻了上去……嘴唇所触所及都让他的抖动更加厉害了起来,筛子一般,让人心疼,紧闭起来的双眼,渐渐地被泪水沾湿,那金色的长发随着他的抖动,散在了暹茹的脖颈之间,酥痒的触感让暹茹几乎想要叹息。

    “别怕……”暹茹看着动作生涩却相当卖力地讨好着她的萌萌,那张挂着泪迹与潮红的小脸,眼神变的更加的深邃起来。伸出细长的手掌,沿着那(热rè)烫的脸,向下划过那纤细的有些僵硬的脖颈,直抚上光滑柔软的(胸xiōng)膛,感觉到那重重的颤抖,再一次地喟叹一声。箍住了萌萌的后脑,重重的压了下去,口中溢出低喃,“就是这样,乖……”暹茹轻轻地揽住了萌萌的腰,然后一个翻(身shēn),把萌萌翻到了自己的(身shēn)上。

    “不……”萌萌濡软的叫了一声,(身shēn)下的触感让萌萌的手脚都开始晃动,挣扎,只是却根本就不敢挣脱,或许只是根本就没有那种力气挣脱。只是,暹茹的动作让他不安了,不能反抗,只能乞求。那充满乞求的双眼,看着暹茹,可怜兮兮的模样,着实的惹人怜(爱ài)。只是他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完全的激发了暹茹狠狠地惩罚他的(欲yù)念,这个小家伙不能姑息,绝对不能姑息。暹茹的嘴角勾起邪恶的弧度,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求饶了,刚刚怎么就那么勇敢……

    终于抵不住暹茹的抚弄,萌萌哭泣求饶的声音变得细弱却也高昂,那双氤氲着湿意的眼睛让暹茹叹了口气。掌下滑腻异常的触感,颤抖的像是筛子一般的濡软声音,算了,暹茹手上的动作放慢放柔,最终停了下来……本来,这孩子,就是为了自己的啊,暹茹想着,她只是别扭了,这小家伙的不听话,让暹茹不高兴了,或许,暹茹摸了下正在自己的颈窝之中哭泣的萌萌,她只是生气萌萌受伤了。

    “主,主人……”萌萌虚弱的唤了一声,带着哽咽,暹茹顿下来的动作,让他更加的难过了,扭动着(身shēn)子,贴紧了暹茹的手掌开始挪动,“主人……”萌萌哭泣着,看着暹茹的眼神之中哀求的色彩更重了起来。暹茹前笑了一下,眼中的(欲yù)念已经退下了不少。

    “过来……”捧住那哭泣的小脸,暹茹轻轻的喃呢了一声,抚上那湿润的眼睛,那金绿色的眸子颤颤巍巍的闭了起来,含住了那颤抖的唇瓣,轻柔的(吮shǔn)吻。

    萌萌嘤咛了一声,再一次的软倒在暹茹的怀中,暹茹的温柔让他有些怔忡了,主人,不是要,惩罚他么,怎么这么温柔了。暹茹看着怔忡的萌萌,“这个时候,你竟然敢走神……看来还真的不能温柔呢……”狠狠地翻(身shēn),把本来被她翻到(身shēn)上的萌萌紧紧地压在了(身shēn)下,俯视着那复又慌乱的眸子,紧紧地吻住了那甜美异常的唇。手指,在那还未着起衣物的(身shēn)子之上,那记忆之中敏感的地方,点按开来。

    “呜呜,不敢了……”萌萌声音虚弱的呜咽起来,眼中的水雾升起堆叠然后眨落……“呜呜……”闷哼声,饮泣声,从紧密相贴的唇间渗透出来,抑郁缠绵,瑟缩着的(身shēn)子,像是虾米一般的蜷缩起来,在那柔软的手指之下,不断地紧绷放松颤抖扭动。“嗯嗯,饶了我,呜呜……萌萌不敢了,呜呜……”终于暹茹从那红肿的唇瓣之上抬头,放了那两眼几乎晕黒的萌萌,让他呼吸。萌萌喃呢的求饶着,让暹茹有些哭笑不得。

    “你觉得我还是是想要处罚你么?”无奈,暹茹再一次的捧住了萌萌通红的如同番茄的脸颊,在那微张着的唇瓣上,温柔的啜吻了一下,再一下。然后,萌萌不由地再一次怔忡起来,暹茹温柔而不肆意的举动让他不知所措,习惯于暹茹的掠夺式的吻,对于这种味道不同的吻,萌萌不适应了。“唉……你又走神了呢……看来我有必要再教你一下,怎样专注。”说着暹茹又一次的吻了上去,这一次直接的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主人……”萌萌呜咽了一声,幼猫一般的声音,仍旧可怜兮兮,水光泛滥的眼睛乱成了一片,“嗯……”回答他的是更加蚀骨缠绵的吻还有仿佛无止境的缱绻与窒息。“啊……”萌萌睁大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不断地翻滚下来,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萌萌揽住了暹茹的脖颈,迷乱的吻上了那浸在支持的下颌,惑人心魂的声音不断地溢出,萌萌蜷缩着脚趾,全(身shēn)都开始痉挛扭曲,但是脸上的表(情qíng)却更加的动人。

    终于,一声哀叫之后,剩下的只有缠绵的气息与焦灼的空气。

    许久之后,暹茹拂过萌萌的脸颊,看着那粉嫩精致的小脸,苦笑了一声。“主人,萌萌……萌萌不是故意的……”萌萌昂着头看向了暹茹,眼神之中带上了慌乱还有一次缠绵,“萌萌做的不好,让主人不高兴了……”暹茹知道萌萌所说的不好究竟指的是什么了,不由地勾起了嘴角,摸了摸那双凌乱的鬓角,萌萌慌乱地别开了眼,从脸红到脖子,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可(爱ài)。“主人,萌萌……”萌萌的嘴被暹茹的手指轻轻地抵住。

    “乖……你做的很好……我很喜欢……”暹茹一边说着让萌萌脸红的话语,一边坏笑着,在萌萌的(胸xiōng)前摩挲。“你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可(爱ài)得紧呢……”萌萌的脸颊变得更红了,顾盼生辉,根本就不足以形容萌萌动人的模样。暹茹勾了下嘴角,“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在引(诱yòu)我不成?”暹茹捏着萌萌的下颚,让他正视着自己,不顾萌萌的躲闪,暹茹垂下头去,抵上萌萌(娇jiāo)嫩的小脸。“你知道,我是最经不起(诱yòu)惑的了……”暹茹笑得邪魅,嘴唇贴在萌萌的脸颊上,像是蠕虫一般的挪动,惹得萌萌更加惊慌,不敢看暹茹一眼。

    “主人,外面……”萌萌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借口一般的大叫一声,震得暹茹的耳朵都跟着发颤,暹茹眨了眨眼睛,看着萌萌的眼神之中带上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与纵容。萌萌像是被暹茹的眼神烫到了一般,想要别开眼睛,视线却像被黏住了一般。“外面……呜……”萌萌指向外面的手指被握住,唇,再一次被封缄了。“呜,外……”萌萌下意识的握紧了暹茹的手,心中矛盾万分,不知道究竟要如何做,终于,当(身shēn)子更加虚软无力的时候,终于熟悉的空气涌来。“主人……”萌萌可怜兮兮的看着暹茹。“我们应该出去了……”萌萌只觉得无比委屈,他只是提醒主人而已……

    “好了,我想我们确实是应该出去了……”暹茹看着满眼委屈的萌萌,不由地莞尔,声音有些拖长,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不过,小萌萌,在那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有些事(情qíng),交代一下呢,嗯?”暹茹从柔软的泥土之上坐了起来,然后,把衣服穿了起来,俯视着躺在地上一脸茫然的萌萌,只觉得一阵阵的无力,这个小家伙,怎么能一副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的表(情qíng)。“我总要知道,你的(身shēn)子,对于那碧蛟的攻击有什么反应,难不成你不想我知道?”暹茹看着萌萌虚软的样子,“我记得先前的时候,你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呢……”暹茹在萌萌(身shēn)上轻轻地捏揉了下,“怎么现在,反而这样了,嗯,难不成因为刚刚的两次?”暹茹调笑着,眼神却异常的认真。

    “主人,我……”萌萌本来被暹茹的调笑弄得局促,但是撞到暹茹的眼神的时候,却一下子愣了。“主人,我,我没有事,那个碧蛟的攻击虽然不够吃,但是总算还是够精纯……”暹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萌萌绞着手指,任由暹茹肆意的打量着他,手不由得绞得更紧了。“主人,我,我不是贪吃,我,我是害怕主人受不了那个攻击,而且,而且,萌萌只是感觉到了那种能量很可口,而且主人的(身shēn)体不足以承受么,所以,萌萌不是,不是贪吃……”萌萌显然再一次的误解了暹茹的意思,暹茹挑起了眉,有些怀疑这一个萌萌和先前那个指派着炎烈对布兰特多加照顾的是不是一个。

    “呼……”暹茹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那在她的眼神之下局促的,浑(身shēn)没有半点遮蔽的萌萌。然后意念一动,一件带些朦胧的水蓝色衣衫出现在了手中,虽然朦胧,但是却只是视觉上的朦胧罢了,衣服的表面流动着一层水雾一般的质感,凉滑的感觉却好像是流水一般丝滑。衣衫的纽扣用的是水蓝色的晶石,闪烁着璀璨的光晕,美轮美奂。这自然是艾莉娜留给暹茹的,只可惜,暹茹抽了抽嘴角,为什么给自己准备的全是男人的衣服……

    萌萌看着暹茹手中那件晶莹美丽的衣衫,眨了眨眼睛,眼中闪烁了一丝欢喜。他喜欢漂亮的衣服……而且,萌萌心颤了一下,脸上爬上了一丝潮红之色,如果,这样穿的话,主人是不是就不会老是看那个总是穿得满(身shēn)金黄的傻孔雀吧,萌萌不由地又有些担忧,他并不是真的讨厌傻孔雀,只是,只是主人是自己的,主人都对自己这样了,那傻孔雀更不应该,算了算了……萌萌晃了晃脑袋,然后对上了满是笑意的眼眸。

    “萌萌在想什么,我很有兴趣呢……”暹茹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的戏谑,萌萌的(身shēn)子一僵,连表(情qíng)都变得僵硬,难道要说我打算取悦你……吗……萌萌嘟了嘟嘴,样子有些可(爱ài),看的暹茹莞尔。摆了摆手中的衣服,“你说,是你自己穿呢,还是,让我来帮你呢?”暹茹声音温柔,“帮你”那两个字咬的死重死重的,惹得萌萌的(身shēn)子狠狠地颤抖着,然后便伸出手去抓那一件透着冰凉的衣衫,再然后暹茹像是逗弄小猫一般的地把衣服举到了一边,“不过,我还是比较想帮你,怎么办呢……”暹茹举着手中的衣衫,对着萌萌戏谑道……“所以,小萌萌……”暹茹的脸色一肃,“所以,小萌萌,我们应该出去了……”

    萌萌的脸上一惊,虽然说是没有什么事儿,但是却不是真的就是那样,吞噬消耗精神力增长魔力,至于,刚刚暹茹肆无忌惮的索取,却是耗费体力。暹茹看着萌萌这样的表(情qíng),(爱ài)怜的摸了摸那柔软冰凉的小脸,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邪念。手上衣服一颤,已经包裹在了萌萌的(身shēn)上。然后(身shēn)形一闪,两个人已经从那紫云空间之中消失了,不远处,一个个好奇的大小脑袋伸了出来,偷偷地呲牙咧嘴,应该称得上是笑吧。

    “主人,你没有事(情qíng)吧……”暹茹就这样凭空消失又是凭空出现,引来了无数的注意力,红发少年状的炎烈相当嗨皮的凑上前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把暹茹给打量了一遍。暹茹翻了个白眼,有事的应该是萌萌吧,这炎烈简直就是自傲自讨苦吃,暹茹几乎已经预见到了他在萌萌的手下吃苦的场景,只是炎烈这家伙迟钝至极,一无所觉的冲着暹茹就是一连串的口水攻击,讲述的自然是暹茹与萌萌消失这一段时间的事(情qíng),当然也免不了对雷烁奇怪的反应进行陈述。暹茹眯起了眼睛,对于炎烈所说的全盘接收。心中也是觉得蹊跷,要说这魔兽狂潮早不早晚不晚的,虽然听说是一个固定的时间,但是,暹茹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那个叫作雷烁的家伙,对于自己不一样。

    暹茹心中一个声音一直的叫嚣着,得到雷烁,就像是告诉她契约萌萌的声音一样,暹茹慵懒的低嗤一声,见怪不怪。多次以来的而经验告诉暹茹跟着感觉走没有什么错,只是,暹茹撇了撇嘴,说的轻松,雷烁那家伙美则美矣,也符合她的审美,但是一看就是那种找虐的臭(屁pì)德行,不是自己的菜……如果调教一下,暹茹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这(性xìng)子是越来越邪恶了。先前对萌萌对瑞塔甚至对布兰特特伦斯都是如此,对于这个只凭第一感觉就想要据为己有的雷烁也是如此,暹茹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这(身shēn)子上原来的灵魂在作祟。不过,那又怎么,暹茹眯了下眼睛自己也享受到了不是么,而且(身shēn)上的浮躁,不是也纾解了……

    周围的视线变得更加的强烈了,暹茹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了,苦笑了一声,还真是越来越不想自己了呢。耳边传来炎烈滔滔不绝的声音,暹茹看着怀中意外地没有动静的萌萌,小家伙一脸疲惫的模样。暹茹的眼中掠过一抹灵光,萌萌的等级明显的高过那个叫作雷烁的气场强大的极品帝王样子的妖孽,正如萌萌说的,萌萌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暹茹若有所觉的对上了某偷瞄过来的视线……回头,视线越过急匆匆上前的布兰特,对上了雷烁同样奇异的目光,暹茹的心中一跳,这种眼神,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喂,暹茹,我在叫你呢……”布兰特走上前来,金色的衣服上带着一丝红,看样子有些狼狈,显然这些先前和那些飞行魔兽战斗的时候留下的痕迹。只是,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却又有着一丝奇异的美,只是暹茹现在却也没有恣意欣赏的冲动了。“暹茹……”布兰特看着视线越过了他,明显在对着某些其他人走神的样子,很是不高兴,不由地重重的唤了一声。暹茹并没有转移视线,继续的看着也在看着她的雷烁……“哼……”布兰特失落的哼了一声,“萌萌,你没有什么事(情qíng)吧……”看着被暹茹抱在怀中,一副疼惜姿态的萌萌,布兰特有些吃味。而且,萌萌那一(身shēn)异常漂亮趁着如雪肌肤的蓝衣更是让他眼(热rè)。即使如此,布兰特的声音之中还是相当关切的味道,眼神亦是。

    “哦,我没有什么事儿……”萌萌虽然对暹茹以外的人不冷不(热rè),但是还不至于用冷(屁pì)股去扇人家的(热rè)脸。声音中也有着一丝的不高兴,显然,暹茹的走神,他心中也好过不到那儿去。呜呜,坏主人,竟然刚刚和他……现在就抱着他看别的人……萌萌腹诽着,吃味的嘟着嘴,哀怨的看着暹茹。其实,萌萌更想狠狠地在暹茹的(身shēn)上来上一口,只可惜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即使是在(情qíng)动的时刻,也只是……咳……萌萌瞪向了那正相当专注的看着暹茹的雷烁,心中更加懊恼。

    “主人,如果,你想要,萌萌捉了给你,好不好……”撒(娇jiāo)一般的,萌萌在暹茹的怀中扭动了几下,暹茹的眉尖一挑,这小家伙哪里是在撒(娇jiāo),分明就是在挑逗,暹茹轻笑一声,移开了与雷烁对视的视线,看向了大胆挑逗,但是却满脸通红的萌萌,不由地叹息一声。这小家伙说的倒是轻巧,好像捉了雷烁,就好像是捉一只虫子那么简单。

    “小家伙,我是不是曾经和你说过……”暹茹捏了捏萌萌粉嘟嘟的小脸,“只有自己捉来的才有乐趣啊……你说是不是?”暹茹的话挑起了魅惑的尾音,浸透着一丝邪恶。听得萌萌的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慌乱,不敢看暹茹的眼睛,萌萌飞快的点了点头,带上了一丝乞求的味道,生怕暹茹做出什么邪恶的事(情qíng)。显然,暹茹接收到了,当然,她再邪恶,也没有想过真的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情qíng)。“所以啊,就算是要捉,也是要我自己捉,你说是不是?”暹茹坏笑了一下,只有一瞬,便退却下来。萌萌的(身shēn)子下意识的颤了下,然后,头点的像是在捣蒜,可(爱ài)极了。

    “竟然小萌萌都这样认为了,那我就去把他收了好了……”暹茹抚掌,好像一切都是萌萌这样做的一般,萌萌很是无语,其他旁听者更是无语,这家伙要不要再理所当然一些,而且,收?好大的口气啊……那个绿脑袋的都那么的厉害了,另一个,有多难对付,不清楚,或许,难以想象的难对付……“呜,既然这样,我下去了……”暹茹变成了绝对的行动派。直接在别人的惊呼声中,翩然的飞下了城墙。

    魔兽们像是闻到了(肉ròu)味一般的凑了上去,恶狠狠地看着暹茹,暹茹挑了挑眉,看着一股脑的凑上前来呲牙咧嘴,显然是想要咬她的高阶魔兽们,勾起了嘴角,应该是气场不够强大,所以这种东西都赶上前了。那一瞬间,暹茹(身shēn)上平和的气息一下子消失,与此同时,强烈的肃杀之气带着浓重的威压朝着那些魔兽覆盖了上去。那本来还威风凛凛的高阶魔兽们都畏惧的趴在了地上,低压压得一片。众人终于知道,这个看起来最没用的女孩子,好厉害……

    暹茹慵懒的看了那些颤颤巍巍的怎么都站不起来的魔兽们,轻蔑的一笑。然后径直的向着雷烁的所在走去。

    “你来做什么?难道是专门来送死的?”雷烁这样说着,语气之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而是带着那种凝重。女孩子这种气势,如果果然是那传承之中所说的人的话,雷烁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他也只能放下心中的异样了放手一搏了,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屈服与命运的人。

    “找死?那种事(情qíng)我从来都不做……”暹茹的嘴角勾起了迷人的弧度,“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想收了你……”

    ------题外话------

    WORD先抽,潇湘后抽……郁闷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