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胖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我们总是要消失的……”这是……那个阔别已久的梦,而她上纠缠着的体,仍旧柔软地让人控制不住地想要伸手揉捏。暹茹的手,确实在这样做的——那还是像是往常一样,并不受她的控。“随着这场战争,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等到亿万年之后,所有的人都遗忘掉我们……或许等到我们都在空间夹缝之中煎熬的时候,你啊,早就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个傻傻的一直都惦念着你的人,你从来都没有过我,是不是……消失了就没有了啊……”

    “艾德里安—柯斯基,你再说一遍……”暹茹不知道为何只觉得这个名字熟悉得很,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根本就想不出来……嘴唇上传来湿软的触感,有些微甜。暹茹很无力,但是味道这样美好,虽然不能控制,但是也算了吧。那具贴在怀中的子变得更加的绵软起来。

    “唔……就算……是说……嗯……多少遍……都是一样……啊,别……月泽……”本来还沉浸在那柔软触感之中的暹茹一下子怒了,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自己总是被人当成月泽?不,不对啊……暹茹微微地蹙了下眉头,呃……暹茹觉得嘴唇上一痛,而手上的触感明明就是……暹茹无奈了。呜呜,这应该是月落的记忆?为什么会成为她的梦呢,她和自己这位先祖,还真是,有缘分呐,而且还是孽缘……但是梦,还是要继续啊。

    香艳,完全的香艳……暹茹半是享受半是煎熬……她甚至在想,或许她在神之中的那句玩笑只怕有些成真了……但是很快,注意力又被那柔润而细腻的肢体吸引,她渐渐地看清了在她下呻吟扭动的人……萨克希……她睁大了眼睛。一阵**蚀骨的快感从心底深处传来,她的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天意不可逆的感觉,她想到了艾德里安—柯斯基是谁了,不正是和月泽一起消失的那一位么?那是不是意味着,总要消失的……

    几乎是与此同时,正侧躺在上沉睡的萨克希,蜷曲着子,轻轻地磨蹭着交叠在一起的双腿,那宽松而舒适的衣袍松松的勾勒出他子的曲线。他那微微凸起的小腹,渐渐的发出了淡而瑰丽的金紫色的光芒……萨克希微微地张开红润的嘴唇,口中溢出的是为不可查的吟哦,手指也是不安的摩挲着自己的小腹。

    许久,他才痉挛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脸色潮红一片,那双幽蓝色的眸子之中是一层美丽的水色。又是该死的梦……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都怪那个,那个恶劣的魔族,都怪她,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他抚着那散发着温润的柔光的小腹,不过,这是他的孩子,不是么?他的脸颊上那一层的殷红渐渐地退却,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了。

    暹茹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一个一整个的由一大块通透的紫晶石制作而成的台子上。而她转头四顾,就见自己处的地方仍旧是那个祭台,只是祭台之上由轻柔纤细的淡金色线条划出的玄奥的法阵,至少她看不出其中的玄奥但是,她却能够感觉到,那其中的蕴含着的庞大能量。而她的旁边还是有一个材质大小都与她所躺的地方相同的……

    “艾莉娜……”暹茹侧躺着,她的子因为先前的梦有些汗湿了,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什么失态的反应,但是无所谓,因为周围就只有艾莉娜,魔神还有她自己。魔神萨蒂耶莹白色的脸庞,苍白的透明——暹茹迟钝的嗅觉终于发挥了它的功效,那应该是血液人的甜香,他是失血过多才变得这样透明的吧,只是,怎么看代价都有些大了吧,算是重视?

    “啊,我的宝贝小茹醒了?”已经坐到了另外一块紫晶石上的艾莉娜笑眯眯地看着暹茹,然后躺了下去,与暹茹来了个面对面。“你做了什么梦啊,叫的那样,啧啧……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啊,真是精力充沛啊……”暹茹觉得她笑得很是暧昧,看来,她真的失态了。就连面色苍白的魔神的脸上都浮出了一丝红色,看来自己还不知道嚷了些什么呢。

    “咳咳,好了……别说那些可有可无的事。”暹茹有些无奈地看着艾莉娜,“那个魔神祭祀仪式……究竟是什么……”她大约知道那是某项传承仪式,只是……有些不对啊。

    “哦……魔神之血为引嫡亲之魄为媒的终极传承而已……”艾莉娜毫不在意的说道。暹茹的瞳孔微微放大,嫡亲之魄……那不是意味着。

    “你疯了,艾莉娜……”暹茹看着面色平淡的艾莉娜,也平静了下来,既然艾莉娜这样说了,她也就选择相信了,毕竟,艾莉娜不是个傻子,所以,她也不会做傻事儿,应该不会。

    “呵呵,小茹还真是心疼为娘啊……”暹茹的额头上,青筋欢快的跳了两跳,算了,她不着调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么?“放心吧,只是需要的我的一分灵魄罢了,后遗症也只不过是要睡上一个月……不信,你可以问萨蒂耶。”艾莉娜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某个还在一边打酱油的魔神示意,但是人家根本就没有鸟她的意思,只是冷淡的看了暹茹一眼,然后退出了祭坛。“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样冷淡呢,真是不讨喜。我亲的女儿,我们要开始了……”

    暹茹还未来得及答话,就被暹茹握住了手,然后,那种让她烦躁的失重感与眩晕感重新袭来,她决定,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就让艾莉娜还有那个什么魔神也尝尝这种滋味,希望等她醒了的时候,和这两只之间没有那么大的差距……

    巨大的魔力波动,使得整个祭坛都变得震起来,除了萨蒂耶之外,包括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老们,魔界的子民们都纷纷的朝着那祭坛的所在跪拜下来……然后那些眼可见的信仰之力像是闪烁着毫芒的好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朝着那边涌了过去,然后那种震仿佛被什么平复了一般,消失了。而祭坛之中,没有谁看到的地方,暹茹与艾莉娜之间,与她们下的紫晶石一般颜色的流体像是蜘蛛网一般拉抻着连接着……与下放出了光色的图腾一起交叠起来。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牢不可破的笼,把她们笼罩起来,无法挣脱……

    一切都悄然进行着。这是一种奇妙的难以言喻的奥义——暹茹因为那些不可抗拒的沉睡而只拥有着最基础的感官,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那种好处,那种仿佛天地万物都变得清晰灵动起来的感觉还有那种整个体都被力量填满的充实感……但是她还是醒不过来,这种感观还在加剧,暹茹也有些自暴自弃的停止了徒劳的挣动。

    夜交替,那种轰然的能量波动,渐渐地平息下来。暹茹已经被他的宝贝儿们骂了整整三天……毕竟她打招呼就自己遛了,后来还发生这种大风险的事儿。特伦斯几个自然没有魔族那种朝圣的感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因为那种居高俯瞰而产生的澎湃感而心生敬畏。当然,敬畏的同时,他们自然就开始担忧……

    不想出去被魔族围观,他们只能在那种稍微刺骨的寒风中看着,一直到那种眼可见的奇景消散开来,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于是,当暹茹醒来的时候,她看到的先是昏睡着但是正如她自己所说没有什么大碍的艾莉娜,舒了口气的同时,她感觉到艾莉娜并没有多长时间的生命了……她蹙了下眉头,没有想到竟然有这种事儿。但是很快她就释然了,她所说的没有多长时间也足以艾莉娜陪着暹诺过完一生了……罢了,生死而已。

    暹茹走出祭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朝拜的魔族……于是她果断地在看到萨蒂耶的那一瞬,闪走……萨蒂耶的嘴唇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把所有的收尾工作都扔给了那些挑起这一切的老家伙。毕竟他擅长的从来都是战争,而……他看了看天际,战争,即将降临了……

    时间过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中,暹茹尝到了来自担忧的恋人的报复——不给好脸色,不准靠近,不准摸,不准亲,不准碰——虽然在强大的武力面前,这一切的反抗都形同虚设,但是,她总不能不安慰他们吧,她总是错的那个,不是么?真是越来越柔软了呢……要知道,就连那几个一直都很听话的,都没有给她好脸色。

    于是当萨蒂耶把她从那些煎熬之中拯救出来,她还真的有了那么一点儿感激这个冷脸的魔神了。虽然,她被告知的并不是什么好事儿——那场意料之中的战争开始了。而刚刚醒来的艾莉娜完全的甩手大掌柜了一遭,把所有的事都扔到了她的上,暹茹有些咬牙切齿的同时,也觉得这确实是艾莉娜的风格……但是,暹茹看着站在她的旁边板着一张扑克脸的撒亚,这算是什么事儿啊,她同意出来,更多的是想要与那些生气的小东西有些时间缓冲,而不是和这个在他们眼中可能是危机的小叔叔,培养感……

    “撒亚,带我去魔神战场……”暹茹突然这样说,她知道,所谓的神魔战争,其实是一种天意……好吧,许她用这种不华丽的词来形容……那场仪式,除了让她多了一层朦胧感,还让她知道了一些除了月泽之外,没有谁知道的……新密。

    “知道了……”撒亚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暹茹一眼,便淡淡的应了一声。暹茹看了他一眼,就见他的眼睛之中闪过了一抹担忧……

    浩大的神魔战场,广袤……就像是一只巨大而沉默的上古凶兽,算不得暗,但是却有这一种让所有人压抑的沉闷……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卷进那亘古的战争之中,她也确实被卷入了那些鲜血淋漓尸横遍野的梦境之中……周围那些暗色的土地上,好像再一次被挥洒了那些灿然的金色血液,而脚下平整僵硬的路面上,也被那些扭曲的尸体铺满……她没有听到撒亚的的轻唤,直接的看地朝着梦境之中的方向,走去……

    然后,她真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纤细修长……金色的头发,无风自动,看起来有些萧楚可怜……那纤细柔软的手指,正轻轻地抚摸着那残破的垣柱之上,一声轻柔的叹息让暹茹回过神来,后,她已经感觉到了撒亚紧绷的体,她还是径直的走过去……然后,她又被赏了一掌……这一次,她并不像是先前那般的容易被打飞出去,但还是狼狈的后退了几步。撒亚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暹茹和这个来自的神界的男子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

    “……”暹茹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不怕死的上前,把那个正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她的神帝搂在了怀中。不顾那有些剧烈的挣扎,她的手,划过了那粗了一圈儿的腰肢……不,那是突起的小腹……“呃,你好像过得不错啊,竟然胖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