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萨克希失神的看着那长长的金紫色头发,血腥的甜香味在口中弥漫开来,他的思绪有那么一丝的清明,但是又无奈的发现,他自己竟然就这样地被吸引了,不是因为这个欺负自己的人,是因为那一分深埋了千万年的(爱ài)恋……呵,仅仅呢……自嘲的笑了一声,也只有这样想,才能安慰自己把。血液的甜香仍旧在唇舌之间蔓延,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掌,脱离了那掌握着自己的手,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摔在了柔软的(床chuáng)上,丝滑的触觉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的(裸luǒ)掉了。

    他用自己最后剩下的一丝力气,向着(床chuáng)内移动了几寸……然后在下一瞬,惊叫一声,跌进了(床chuáng)榻之中。因为,有一股子奇异而让人难以阻挡的酥软从头顶蔓延到脚底,他惊愕的睁大了眼睛,雾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眼中萦绕开来。

    这,这是什么?他下意识地想要自己的思绪清明,但是他面临着的仍旧是一片的混沌,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在自己的思维之中了,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不知何处……

    朦胧间四周的软榻塌陷了下来,酥软的(身shēn)体被什么笼压下去……敏感的皮肤上传来了陷落的触感,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个仿佛全都是水的空间,窒息的感官弥漫了全(身shēn)……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仿佛懵懂仿佛又全都知道……(身shēn)上,酥麻燥(热rè)的感觉让他有些委屈……他迷蒙的视线之中映入了来自那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居高临下的俯视。

    “你,呜……”硬撑着那仿佛弥留之前的半丝理智,他想要说话,却被那突然闯入的刺激味蕾的丝滑触感止住了。熟悉的味道,香甜丝滑,柔软腻人……(身shēn)上的躁动不增反减。随着那金紫色血液被更多的灌入口中,他轻咽了一声,(身shēn)体更加的绵软,丁点都不受他的控制,如同婴孩吸(吮shǔn)母(乳rǔ)一般(吮shǔn)吸着那一根纤细的手指。

    “嗯……”他慌乱,从未有过的慌乱,心底最深处的惊惶让他(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发起抖来,只因为那种失控的(情qíng)势,从来都没有过的(情qíng)势……眼神迷离之中掩藏着(欲yù)念,他想他或许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可笑他堂堂一现世的神帝,竟然面对着那成群结队的想要爬上他的(床chuáng)的女人,(禁jìn)(欲yù)了漫长的时间。现在,竟然因为那(情qíng)迷之际的一口血而坠入这种境地……心中不只是苦涩还是酸楚,或许什么也没有……

    “你不是很喜欢掌控的感觉?”居高临下的,暹茹能够看清那湛蓝色的美丽眼眸之中除了(欲yù)念与柔顺之外的东西,那种复杂与苦涩,着实能够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惜。那雾气蒙蒙的眼眸让一丝柔软的(情qíng)绪从心底涌动上来。但是,她又怎么能因为那一丝的心软而轻易放过,这人先前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些。现在他看起来虽说太孩子气,太没有防备,但是也不排除这人是小瞧自己的缘故。

    不过,暹茹摸了摸自己的脸……或许,他也是在这张面孔面前,才会失去了应该有的分寸。她轻轻地摸着他那被血染上了一丝魅惑的唇瓣,说话的声音淡然而柔和,眼神却是有些鬼畜气息……“你知道么?一直以来,你的做法很让人火大啊,尤其是,让我火大啊……火大得紧呢……”暹茹仿佛是自言自语的喃呢。

    “哼……”萨克希完全的迷茫,他无措地轻晃着头,仿佛是想要让自己清醒起来,那灿烂美丽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拉出一道道魅人心神的弧纹……可惜,他的脑袋仍旧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渴求,对于那蹂躏着他的唇瓣的手的主人的渴求……

    “不,唔……”下意识的低吟了一声,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发出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可能,他的心底深处,一个声音重复着“不行”……但是他还是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紧紧地含(吮shǔn)着那肆意妄为的手指。“呜呜……”舌尖被指腹摸索而过,酥麻从舌尖蔓延到全(身shēn),他轻轻地瑟缩了一下,不由得缠绕上那不上不下搔弄他的神经的手指。

    “呵,我倒是糊涂,现在这种(情qíng)况,就算是我抱怨,你也是听不进去的啊……”暹茹低笑出声,有些嘲弄,她的指尖蔓延起一阵让人心颤的酥麻,不由轻轻的缩了缩手。那绵软湿滑的舌尖着实的让人**非常啊,只可惜,她的思想却有些飘忽,不合时宜的思考着,想的最多的就是究竟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是来上一次没多大希望的跑路……

    暹茹抬起了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跑路啊,往哪儿跑都是问题啊,从那儿跑也是问题……“呼,还真是难办啊……”没有动作的手轻柔地扶了下额角,不过(肉ròu)到了嘴边不吃,确实不是自己的风格啊。

    “嗯……”躺在(床chuáng)上那人,微微的扭动着白晃晃的(身shēn)子,似是难耐异常的颤抖着……那(娇jiāo)弱如同(春chūn)花一般的唇轻轻地张着,泄出了一丝丝滑柔媚的轻哼,那柔软的喃呢声让她有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而下一瞬,那原本胡乱挥舞的纤细的手,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了她的手,急匆匆地挪到了白皙的(胸xiōng)口,不轻不重地压在了那一抹(娇jiāo)柔的粉嫩之上……

    “呵……”暹茹的心中一((荡dàng)dàng),低低的笑出了声,顺了萨克希的手厮磨几下。“萨克希……你这还真是(热rè)(情qíng)的邀请呢……呵……都没有人告诉过你,魔族的血很危险么,尤其是我的这种……”暹茹肆意的在那满是粉色的躯体刮了几眼,轻((舔tiǎn)tiǎn)了一下有些干涩的唇瓣。“不过,你应该知道啊,毕竟,都活了这么长时间了,不该这样的无知啊……难道是气到糊涂了不成?”当然,暹茹完全属于自说自话,只是想到这人如果知道了自己曾这样说过之后会是怎样的脸色,她就觉得有种变态的快意……

    “呵呵,虽然你听不到……”暹茹总算是恢复了正常,姑且算是正常了罢,只见她的脸上似笑非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但是,我还是很期望看到你可怜哭求的模样呢……”边说着,暹茹轻轻的抬起了(身shēn),半坐到了(床chuáng)榻之中,半伏着(身shēn)子,轻轻地吹拂了那已是一片粉嫩的耳垂儿。

    “唔唔……”萨克希颤了颤,鼻间轻嗅几下,呜呜的轻哼了几声,像是一只被(欲yù)念所扰的小兽,看上去煞是可(爱ài)。暹茹的眼光微微一滞,轻轻的喟叹一声,细细地揉了揉额头,先前鬼畜的想法,不知为何竟然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看着那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萨克希,先前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现在却已经这般扯了她的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求助模样……

    “哎哎,真让人无奈啊……”暹茹得了便宜卖乖……其实她自己说的完全是实话,真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步……只是,她也确实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人物,看看这(床chuáng)上的人,单单看起来就是如此的可口啊,暹茹的表(情qíng)不由自主地柔和了下来……

    “月落……”陷在(床chuáng)中的萨克希无意的喃呢了一句,脸上尽是迷离的(娇jiāo)态,惑人非常,可惜他的话着实让暹茹脸上的柔和滞涩了下……暹茹敲上了瘾似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这被人当做替(身shēn),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儿啊……呵,就算是他的心不在她的(身shēn)上,这(身shēn)子她又怎的看不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雏儿,可真是难得啊……

    想着,她俯了(身shēn)去,衔住了那唤着别人名字的唇瓣。“呜……”暹茹满意的感觉到那被压制在(身shēn)下的人的反应如她所料的生涩,呵呵,不得不说,这人(身shēn)上(禁jìn)(欲yù)的感觉着实让人有凌虐(欲yù)啊……就算是月落也没有碰过他,不是么……渐渐地,她那狂风暴雨般的席卷平息了下来,动作柔和……萨克希显然招架不了那狂卷但是更加招架不住那让人难耐的温柔……啜泣一般的声音从唇间溢出,“嗯……不……”

    许久,暹茹才抬起头来,放开了那可怜的唇,细细的摩挲着。(身shēn)下的人已经完全化了一滩水儿……“现在就这样了,我倒还真是想要看上一看……接下来,你待要怎样……”暹茹的语气戏谑,有种把人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快感,要知道,人总是有报复心的,而恰巧在不久之前这人还把自己玩弄在鼓掌之中呢……不爽的劲儿又上来了……还真是(情qíng)绪化啊。

    “呵呵……”暹茹无奈的轻笑了几声,感觉到萨克希似是胆寒一般的瑟缩之色,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暹茹的眼神之中带上了某种炙(热rè)的颜色。“不用怕,我不会像你一样恶劣的……”暹茹伸出手去动作轻柔地摸了摸(身shēn)下之人的颈间,那儿已经一片的湿(热rè)。她眨了眨眼睛,再一次的俯下(身shēn),轻啄了一下,有些鲜甜的味道。“真是可口呢……”

    “嗯……”萨克希反(射shè)(性xìng)的瑟缩了下,眼角之中已经蓄满了泪水。只听他低低的哼哼了一声,然后便像是着了魔一般的伸出手去,似是想抱住那似近似远的令他渴求的气息,但是,那本还在咫尺的气息却在他将要抓住的时候离他远了……他只觉得满心的委屈,那本来还在眼眶之中打转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涌了下来。

    “呃……”暹茹有些呆怔地看着萨克希如同孩子一般哭泣抽噎,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可怜至极……这神帝的哭泣着实是数亿年难得一见的奇景……“啧啧,真是可怜见呢,你这是为了什么哭呢?”虽然知道这人已经神志不清,根本不会回答。“不过,你哭泣的样子可比你嚣张高傲的样子好看呢……”虽然心中难以抑制的怜惜,但是暹茹还是兀自嘴硬着,煞是有点得了便宜卖乖的感觉。

    当然,暹茹不会觉得她的行为是什么占便宜,她说的可是实话呢。回答她的也同样是无意识的低喃,轻抚了抚额头,暹茹终究还是心软的送上了一只手让他握了。

    “呵……不要急,乖,很快……”口上说着快,动作却是慢条斯理的,暹茹业务熟练的用单手解开(身shēn)上的衣物,随即,顺滑的衣料没受到一丝阻隔的掉了下来,那修长完美的(身shēn)子也随即毫无遮掩的舒展了开来。

    只可惜,这么一幅美景,除了神智已经混沌的萨克希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欣赏到……而这唯一有机会欣赏到的萨克希却是朦胧着眼睛,定定的盯着暹茹,只是他那已经完全被泪水蒙住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到一二分就未可知了。

    他的喘息更加的沉重,口中溢出了一丝似是呓语的低喃……本来还握着暹茹手的两手像是受了什么吸引一般的向着暹茹白皙的躯体探去。暹茹挑了挑眉,凑上前去,任由萨克希无力的手贴上她的(身shēn)体。“呼……”她呼出一口气,看着那强撑着(身shēn)子,一脸迷离的抱住自己轻轻啜泣的萨克希。

    “呜呜……”萨克希用尽所有的力气抱住这个让他舒服的人,低低的啜泣,等待着这人的恣意采撷。只可惜,那人好像完全看不到他的急切,隔靴挠痒一般的玩弄着他的(身shēn)子,潜意识之中,他感觉到了愤怒,但是,他也只能哭泣求助。“呜,要……”他就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青涩却魅惑的紧。

    “呵……”暹茹轻笑了一声,看着萨克希哭泣的模样,轻轻地吻住了那红润的唇,手已经沿着那粉润(诱yòu)人的脖颈向下……“萨克希……叫我的名字……”暹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事(情qíng),真是莫名其妙的多事了。

    “月,唔……”从红肿湿润的唇瓣之中溢出来的声音,被柔润如玉的手指缄在了口中。

    “乖,是暹茹……”暹茹更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这般自然地喊出暹茹这个名字,果然啊,习惯这东西……摇了摇头。暹茹收回了那被柔软的触感包裹住的手指。

    “暹……茹……唔……”这一次堵住了那唇瓣的,是同样柔软的两瓣柔软。萨克希闭上了眼睛,心中喃呢的名字,却莫名其妙的变作了“暹茹”。

    翻雨覆雨了很长时间,偌大的房间之中,暧昧缱绻的气味交缠在一起,无力的喘息与哼鸣渐弱,暹茹像是一只餍足的猫,慵懒的舒展了(身shēn)子,右手支着头,左手抚上了旁边那人满是红晕的脸,嘴角勾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