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寂寞狂沙 书名:绝代神祭司
    “要不要再去一次魔兽山脉呢?”暹茹坐在石椅上,一边轻轻地撩动着靠坐在她怀中的埃尔维斯那酒红『色』的长发,一边看着那高远的天空,低低的呢喃。不知道是在问谁。其实她根本就没有问谁,只是觉着这种样子很忧郁很有型。

    “呜,不要你。”埃尔维斯的口中溢出了一句低柔的喃语,暹茹反『(射shè)』『(性xìng)』的垂下头去,就见她怀中的人朝着自己靠了靠,眼珠在紧闭的眼睑之下游移,脸颊上是艳丽的『潮』红。显然他睡得很熟,正做着什么梦。至于那是怎样的梦境,暹茹的嘴角挑起一丝满是深意的笑弧。“坏……人。”他嘟起嘴唇,在暹茹的怀中重重的蹭了蹭……暹茹只觉得一阵阵的酥痒袭来,微微地挑眉,这小东西。

    “呵,古灵精怪的小东西,睡觉都不服帖,我还以为你是在反对呢。”暹茹低笑了一声,把人打横抱起,体贴的让他柔顺的小脑袋,伏在了她的颈窝。“在外面睡,可能会着凉呢。”她十分无良的笑着,全然忘记了就在刚刚她还在这种凉爽的环境之中,她还强压着她怀中抱着的可怜的小艾尔,进行了一场长时间高流汗的剧烈运动……那显然更容易让人着凉。

    “坏……人。”怀中的人又嘟哝了一句,把脑袋更深地埋进了柔软的颈间。这一次,即使不看,暹茹也知道埃尔维斯做的是怎样的梦。

    “呵呵,真是可(爱ài)呢。”暹茹低低地喟叹一声,轻轻地『摸』了『摸』那有些暖(热rè)的小脸,那眼角之间的泪痕还在。“去不去魔兽山脉,还是要问问雷烁,白鸾,亦或是,炎烈吧。”她微微地弯起了唇角,手从那微湿的眼角,一直滑落到柔软白嫩的颈子,好心(情qíng)的捏了捏,然后才紧了紧怀中的人,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啧啧,终于舍得回来了……”暹茹抱着埃尔维斯站在那儿,看着显然已经休息够了的特伦斯。他的(身shēn)上已经齐整的穿戴起来,齐整的让人想要撕碎扯烂……暹茹暗骂了自己一句,看着那人带些慵懒地斜倚着门柱,抱着(胸xiōng)看她,眼神之中还有这熟悉的戏谑还有一丝淡淡的挑衅。戏谑?挑衅?

    “呃,休息好了么?”暹茹轻轻的吞咽了一下,有些没话找话。不过,想来,休息了半天还要多,没有恢复也怪了。看着特伦斯更是戏谑的眼神,她多少有些恼了,这人还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哎哎,是呢,不仅仅越来越调皮了,还是越来越难缠啊,不过,该死的可(爱ài)。暹茹有种扶额的冲动,自己还真是越来越享受这种被折腾的,感觉了。

    “看你那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就多少猜到你究竟做什么了。”特伦斯撇了撇嘴,若有所指的看了她怀中的埃尔维斯一眼,一脸的嘲讽与醋意……眼前这个人是什么德『(性xìng)』,什么事(情qíng)能够让她绊住脚,他还不至于不了解。

    “你还真是了解我呢,只不过,你如果不这样嘲笑我的话,我一定会更开心呢。”暹茹把埃尔维斯放在了(床chuáng)上,转头看向特伦斯,眼中是纵容的笑意。特伦斯越来越尖锐的模样,还真是可口的要命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好像我很无理取闹似的。”特伦斯有些气恼地看着暹茹,他现在确实是有那么一些(情qíng)绪化,但是这不代表着眼前这个人可以这样看着他。如果不是眼前这人,他才不会这样。

    “呵呵,特伦斯,我一点都没有觉得你是在无理取闹。”暹茹走上前去,不顾他的躲闪,把人抱在怀中。“我就喜欢你这样。”特伦斯扭动了几下,恶狠狠咬住了暹茹的脖颈,还示威『(性xìng)』的在上面磨了几次牙。这人越来越可恨了,咬死她算了。“呵,特伦斯,你可以再用些力,到时候,你会求着我碰你哟。”

    “谁,谁会求你了!”特伦斯被戳到了痛处,他下意识地反驳一句,猛地松开了暹茹的脖颈,挣扎的更加厉害起来。“放开我,谁准你抱我的!你无赖,无赖……”他的声音之中全是颤抖,重重地捶打了暹茹几下,动作无比的熟练,仿佛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虽然用力很大,但是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某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好好,你不会。”暹茹勾起了嘴角,不顾那人的挣扎,把人横抱着,坐在了房间之中的一个临时取出来的软榻之上。“你不会,才怪呢。”暹茹把人压在了软榻之上。“我的记忆力,可是好得很呢,尤其是对于不久之前的事。”

    “胡,胡说。你放开我。你又要做什么!?”暹茹看着不断挣动着的特伦斯,俯(身shēn)堵住他那微张的嘴唇。“唔……”特伦斯大睁着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她,那眼神实在是让人心动万分,不由自主得想要沉沦。那(吮shǔn)吻的力道更大了起来,特伦斯没有力气挣扎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身shēn)上无比熟悉自己的人掌握了,这个人了解自己的(身shēn)子,比自己更甚。特伦斯的头脑变得混沌起来,眼前愈发朦胧起来。一直到被完全放开,特伦斯还是沉浸在暹茹漫不经心编织起来的(情qíng)网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呵……”暹茹轻笑一声,『迷』『迷』糊糊的特伦斯真是漂亮极了,也实在是惹人(爱ài)怜。“特伦斯,你应该再睡一下。”她在特伦斯的耳边低语一声,惹来一阵颤抖。暹茹相信如果这人真的还有些神智的话,一定会狠狠地就着她的脖颈来上一口,根本不管那血『液』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吧。“乖了,睡吧。明天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是要去一趟魔兽山脉呢……你不是还要和我一起?”特伦斯渐渐地回神,他软绵绵的瞪了暹茹一眼,然后赌气一般地闭上了眼睛。其实,他确实有些累了,尤其是某人刚刚拉着他激吻之后。“哎。”暹茹叹息一声,连亲吻都会遭遇这种(情qíng)况。她站起(身shēn)来,轻轻地『揉』了『揉』额头。

    “雷烁。”暹茹唤了一声,她决定征求一下雷烁的建议了,啧,暹茹自嘲的咂了下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民主了。她的呼唤没有什么反应,那个黑紫『色』头发一点都不像是龙反而像是刺猬的男子没有出现。暹茹挑了挑眉,这个小东西又在闹别扭啊……“雷烁。”她不死心的又唤了一声,如她所料的没有什么反应。算了,暹茹『揉』了下额头,她是越来越柔软了……但是总不能直接用契约之力把他弄出来吧,不然的话又要闹脾气。

    “白鸾。”暹茹叹息一声,唤出了那个久未出口的名字。心中不由又一次叹息一声,一个个都是那么别扭,这一只倒是没有尖刺儿,只是总是把他自己的存在感放在最低呢。“白鸾。”她轻轻地喃呢了一句,话音落时,一(身shēn)白衣的修长人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白『色』的头发懒散的披散着,好像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那蓝『色』的眼睛看向她的时候有些『迷』茫,还有些慌『乱』。

    “你,你找我……”白鸾咬着嘴唇,嗫嚅道,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忐忑的看了暹茹一眼,即使仅仅是那一眼的万种风(情qíng),也让暹茹有些呆了。白鸾见暹茹直直的看着他,脸上一下子变得红润起来,自从暹茹那样对他之后,他就像是鸵鸟一般,躲避她,即使是平常的接触,他也不敢和她有眼神上的接触。“有,什么事(情qíng)么?”

    “没有事(情qíng),就不能找你么?”暹茹轻轻地调笑了一句,把没有防备的人猛地抱在怀中。“说不定,我只是想你呢……”暹茹挑起了白鸾那柔软的下巴,吻住了那柔软的双唇,当然只是轻触了一下,就轻柔的放开。即使只有轻轻地一触,也成功地使得白鸾像是被烫着了一般,退后了一步,慌『乱』地差点摔倒。

    “你,你不要在开玩笑了……”白鸾咬住自己粉嫩的嘴唇,声音颤抖。他几近无措地别开了眼。“我,我……你……”他的(身shēn)子颤抖着,整个人都紧张万分。暹茹她……把他叫出来是要做什么。

    “白鸾啊,其实我是真的在想你呢……”暹茹轻笑着再一次把人揽在怀中,双手在他柔软的后腰处交叠。“你不用这样的……白鸾……”她用自己的鼻子轻轻撩起了那柔软凉滑的银『色』头发,嗅着那馨香的味道,那是一种香草的味道,很淡很清幽。许久,她垂头吻住了那白皙柔软的耳垂儿。

    “暹茹,你不要这样……”白鸾颤抖着,他那蓝『色』的眼睛湿润柔软,满是水雾的眼睛之中带着无尽的慌『乱』。他轻轻地晃动着手,仿佛想要抓些什么……“暹茹,放开我吧。”他的声音之中竟然带了一丝哭腔。

    “好吧,好吧,我放开你。”暹茹微微的放开了白鸾的(身shēn)体,白鸾一下子挣开了暹茹的怀抱,他轻咬着嘴唇,颤抖地看着暹茹,差点跌坐在地上。“哎哎,你不用这样吧。白鸾啊,相信我,我还不至于会吃了你。”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鸾嗫嚅了一句,然后垂下头去,不敢看暹茹一眼了。

    “好,我不逗你了,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的。”暹茹轻轻地勾起了嘴角把白鸾抱在了怀中。“呼,其实我想问,你是不是想要回一趟魔兽山脉……别动,我不碰你。”暹茹抱着人,心(情qíng)很好的闪入了紫云空间,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白鸾,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难道比在怕我?”她走进一个房间,然后坐到房间之中那一张柔软的躺椅上。白鸾没有逃开,不能逃避的被暹茹抱着一起坐下,他没有做多余的挣扎,听到暹茹的话之后,更是咬住了嘴唇。

    “我没有躲着你,也没有怕你。”白鸾干巴巴的回应了一句,声音却少有的没了颤抖,“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唔……”他睁大了眼睛,骗人,她说了不碰他的。他看着那熟悉的放大的脸,呜呜的低鸣。“呜……”口中的侵占越发的凶恶肆虐,那种侵夺好像要把他整个人都吞下去,白鸾颤抖的更加厉害,朦胧的泪眼在对上暹茹那双噙满占有(欲yù)的眼之后,整个(身shēn)子一下子放松下来,软绵绵地靠在了暹茹的(身shēn)上,忘了呼吸。

    “白鸾,呼吸……”暹茹看着秉着呼吸瘫软着(身shēn)子的白鸾,不由得轻轻地唤了一句他的名字,声音带着沙哑柔软。她『摸』了『摸』那红透的脸,“白鸾,乖,呼吸。”

    “暹茹。”他急促的呼吸着,直到他的呼吸平顺下来。他才用自己柔软无力,也有些湿意声音,悠悠的说道。“你说了,不碰我的……”

    “哎……”暹茹看着他那湿润的眼睛,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你在逃什么啊,你其实是喜欢我这样的,不是么?看看你的反应,白鸾,你喜欢我的,不是么?”

    “那有什么用!”白鸾睁大了眼睛,“我,我只是你拿来凑数的……”他的声音之中是浓浓是低落。他咬着嘴唇,闭上眼睛,仿佛是接受审判一般,“我只是……”他的声音再一次被夺取了,他的眼睛完全被泪水湿透了,那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直至湮没。

    衣料脆裂的声音敲打在白鸾的耳畔,他的衣服被扯烂,衣料划过皮肤带来的刺痛感让他睁大了眼睛,那湿润之中透出了一丝虽然淡却不是难以察觉的绝望与羞耻,他微微地张开嘴,却迎入了暹茹更加深入的探索。

    “敢这样想我……”暹茹的眼神之中全是掠夺的『色』泽。“谁告诉你,你是凑数的?嗯?”暹茹扯掉了那缠绕在腰间的最后一块布片……狠狠地附(身shēn)上去,“看来,我必须做些让你难以忘怀的事(情qíng)了……”暹茹在白鸾微微蜷缩的(身shēn)子上剐了一眼,声音之中意味深长。“即使你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暹茹看着白鸾那张羞红的脸,嘴角挑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弧。

    “唔……”再一次被压在(身shēn)下肆意掠夺的白鸾呜咽出声,眼中剩余的,也只有浓重的(爱ài)意。暹茹看着白鸾的眼神,不由得叹息一声,动作变得柔软而细腻起来。

    “乖,我会很温柔的……”白鸾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却是柔软异常的抱住了暹茹的脖颈,算作回应。暹茹的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动作更加轻柔。“你不是凑数的,从来都不是,只是啊,白鸾,我好不容易找到借口拥有你,谁知道你竟然逃了,还有这种想法,你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呢?”白鸾呜咽一声,柔软环抱变得更紧了,眼睛朦胧的睁开,泪水更加汹涌起来。

    于是这一场征伐,在柔软的喃呢声之中进行着。而与此同时,暹茹房间之中的软榻上,特伦斯嘟起嘴哼了一声。“还以为……”他嘟哝了一句,然后翻了下眼睛,“哼。”请牢记本站域名:g.*

重要声明:小说《绝代神祭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